2020 年 11 月 19 日

不得不說,直到這一刻,他們才充分到了,這個所謂王妃的可怕!

「還不走?!」

一聲怒吼,帶著一股震天的氣勢!

那一瞬,嚇得眾人紛紛抱拳行禮:「屬下告退!」

……

時間流逝。

當顏芷月來到了將士們所在的城樓中心點處時,一眾將士已經整裝待發,只是那眼底卻都帶著一股不自信和恐懼,畢竟,攝政王夜蕭炎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頂樑柱一樣的存在。

現在到這種時候還沒出現,這絕對是不合常理的,亦是讓很多人心中簡直是產生了千百種猜測,只是卻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 軍心渙散。

還未開始真正對決,這樣的士氣就代表輸了一半!

所以,顏芷月心中簡直是把夜蕭炎罵了千萬遍,她看著這個爛攤子,內心真的是崩潰的!

可現在能怎麼辦啊?

就算明知不可為,也要使勁試上一試啊!

顏芷月面上依舊保持著無比的平和的態度,甚至還要傲嬌與自信滿滿的看著眾人:「攝政王就知道你們這群人,肯定會變成這種模樣,所以特地讓我帶來了一些東西給你們。」說著,她擺了擺手,接著沐晨和笑問天分別抱著一個大箱子走了過來。

「這是?」

「這是攝政王準備的?」

顏芷月冷哼了一聲:「當然!」說著,她便從裡面拿出了一粒紅豆大小的東西,將其丟到了旁邊的一個石桌方向,只是一瞬之間便將那個石桌炸成了碎末!

「……」

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卻是片刻,卻又紛紛狂喜了起來:「這個不是上次對戰虛無時,攝政王用的炸彈么?」

「對對對!我也想說來著。」

「王妃娘娘,這些都是王爺準備的?」說到這裡,一眾將士的臉上立刻變得分外興奮:「我就說攝政王不可能真的不管我們,原來是安排好了一切啊!」

「哈哈,早說嘛,也不用把老子都該嚇尿了!」

「就是啊,能有攝政王準備的這個神兵利器,我們肯定能拖延住三天,等到我們的援兵到來!」

炸彈的出現,對所有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定心丸一樣的存在。

可顏芷月卻有些氣的牙痒痒,畢竟自己千辛萬苦準備的炸彈,現在功勞全給夜蕭炎那個混蛋了!

正在這時,一抹淡藍色的身影緩緩而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敬如雲。

敬如雲憑空出現在城樓之上,不只是城內的將士被驚呆了,就連外面的十萬大軍看到敬如雲的出現,紛紛也是震驚的瞪大眼睛。

一些人甚至開始歡呼起來:「那個人是敬如雲么?」

「真的是敬醫尊么?」

「對對對!我……我……之前有福見過敬醫尊一面!」

「我的天,敬醫尊竟然在這裡能看到,真的是我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可是,他……為什麼去了那一邊?」

龍吟國的人眼看著敬如雲緩步走到了鳳泣國的城內,為首的夜宇文昊看到這一幕,臉色自然是變得前所未有的陰沉:「看樣子,夜蕭炎那個小子學計謀學的還算不錯!」

忽而一笑。

笑容有些凄楚,有些陰冷……

錯綜複雜的感覺,令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

反觀。

「乖徒兒。」

敬如雲如仙如畫的身影,緩慢的如同一縷流動的青煙:「累不累?」

「師父!」

顏芷月一把撲進了敬如雲的懷中,蹭了一下才離開他的懷抱:「徒兒不累,這次的事情既然是師父和攝政王對我的一次考驗,那我自然會全力以赴才行!」

「……」

敬如雲眉梢微挑,感覺自己似乎被利用算計了。

顏芷月再次說:「不過,師父您可一定要幫我,好不好?」 第379章狐假虎威(1)

「……」

聽到這裡,眾人才猛然明白……

原來這次攝政王不出現,竟是為了考驗王妃娘娘的能力么?

於是,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顏芷月身上,她一襲銀裝盔甲,陽光洋洋洒洒跳躍在她的身上,映襯的她的眉眼都變得分外明亮,再次彎了彎眸子:「師父?」

「幫。」

只是一個字。

敬如雲的眸色變得分外柔和,接著竟伸出手輕點了一下顏芷月的鼻尖:「這次考核通過的話,為師就能把必勝所學交給你了。」

「……」

我的天?!

畢生所學?

那一瞬,在場的人皆是瞪大眼睛,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一些人甚至忍不住挖了挖耳朵,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了幻聽。

要知道,敬如雲的能力是眾所周知的,這次收徒已經令人大跌眼鏡了,可是現在竟然要傾囊相授?

如此說來,眾人到也算是理解了,為什麼在這種時刻攝政王夜蕭炎都不出現了,敢情是為了幫助敬如雲的考核徒弟啊?

其實,如果細說起來的話,王妃娘娘如果真的得到了敬如雲的真傳,那對整個鳳泣國來說都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呢!

可以說,敬如雲的出現,加上了顏芷月將炸彈功勞給了夜蕭炎,這兩種情況加在了一起,對所有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定心丸一樣的存在。

原本有些動搖的軍心,立刻又再次穩定了起來……

「敬醫尊,你說的是真的?」

夜子喬剛來到了這裡,就聽到了這個消息,簡直是被氣的險些發瘋!

聽到這個聲音,敬如雲轉眸看向夜子喬,眸中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漠:「你有意見?」

「不是不是,敬醫尊你不要誤會!」

夜子喬慌忙行了一禮,臉上堆起笑容:「子喬的意思是,王妃真的是太幸運了,能有敬醫尊收為徒弟,這可是很多人修了八輩子也修不來的福氣呢!」

「……」

敬如雲沒說話,只是極為冷淡的看了一眼夜子喬。

接著,冷淡如同冰川一般的話語,才從唇齒間流出:「你錯了,能有這樣一個徒兒,是我敬如雲的福氣才對。」

「……」

「……」

「……」

咕嘟!咕嘟嘟!

所有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臉上帶著一股濃烈的震驚。

這話說的簡直是……太護犢了!

太帥了啊!

不得不說,現在所有人的心中,簡直都是嫉妒死了顏芷月,先是嫁給了攝政王不說,現在又被敬醫尊這個如仙如畫的人物如此疼惜……

叮。

集齊仇恨一顆心。

叮叮。

集齊仇恨十顆心。

聽到這提示,顏芷月看著敬如雲的眸子簡直是兩眼放光,她忍不住眨了眨:「師父,您真好。」說著,微彎的眸中帶著滿滿的算計之色。

如果敬如雲只是說說話,就能給她拉仇恨值的話,那她想要千枚兌換心的夢想,豈不是很容易就會實現?

顏芷月真的是第一次覺得,這個所謂的師父還真的算是有點用處的。

「……」

敬如雲感覺自己又被算計了? 「……」

夜子喬看著二人的互動,雙拳抑制不住的攥在了一起。

不過,他的面上卻始終維持著平和,反而笑容更深了幾分:「既然如此,那子喬還是不留在這裡了,先行告退了。」

「告退?」

忽而,顏芷月笑了起來,笑容分外嘲諷:「太子殿下,下面來的可是你的父皇,你真好意思來這裡露一面,然後就走?」

「……」

夜子喬沒想到顏芷月如此簡單直接,臉色有些發白:「我是龍吟國的太子,自然要站在龍吟國這一邊,所以,王妃娘娘,你這句話過分了!」

「過分?」顏芷月上前了一步,似笑非笑道:「你似乎還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過分吧?」

「……」

根本不給對方半點反應的機會。

下一秒,顏芷月一記手刀便劈向了夜子喬的脖子,待見其暈倒之後才開口道:「姑奶奶教你一下,這才叫真正的過分!」說著,她踢了夜子喬一腳,才對旁邊的一個將士道:「把太子殿下抬下去,免得到時候父子情深了,壞我們的大事!」

「……是!」

那人被嚇得一愣。

豪門戀:重生天后成嬌妻 待反應過來后,卻也知道顏芷月這是明智之舉。

很快,打暈了的夜子喬便被抬了下去,這樣的行為顏芷月並不想過多的解釋,只是冷冷的掃視了眾人一眼:「這次的事情由我和我師父掌控,你們這些人最好配合一點,要不然我師父發起怒來,可能連自己都打!」

「是!」

「全憑王妃娘娘吩咐!」

「……」

敬如雲沒說話,只是清淡的看著顏芷月。

那般模樣赫然映襯了那句話,最溫暖的事情就是她在鬧,而他卻在笑……

可是,顏芷月卻只感覺到了莫名的寒意?

不知道這樣算計利用敬如雲,她的下場會怎麼樣?

……

反觀。

另一邊。

龍吟國的十萬大軍,烏壓壓的聚集在城樓下方,那些人全都整裝待發,氣勢洶洶的模樣似乎將半邊天空都給染上了殺氣與死亡的氣息。

只見,夜宇文昊站在中心位置,他的左右兩邊分別是龍吟國的左右將軍,左將軍名為江離,為人較為精明,擅長與算計:「沒想到,敬如雲竟然在這裡,這次算是我們失算了。」

「是么?」

右將軍名為郁莫心,年月不過二十歲的模樣,但是眉眼間卻只有殺氣和死亡的殺戮:「我到覺得,遇到一個殺一個,遇到一對殺一雙!像你那樣累的算計法,還沒動手可能就被對方秒了!」

江離笑眯眯的看向郁莫心:「你就知道打打殺殺,一個女孩子這樣是嫁不出去的!」

那一瞬,郁莫心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夜宇文昊,才冷哼道:「誰要嫁人了?!」

「好了。」

夜宇文昊擺了擺手:「你們皇帝讓你們跟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看你們鬥嘴的。」

「……」

二人相繼沉默。

夜宇文昊看著不遠處的天空,微眯了一下眸子:「那個所謂的敬如雲,我倒是很想會上一會呢!」

忽而,天色微變。 忽而,天色微變。

那一瞬,原本的天空被染成了壓抑的色調,接著一個將士快步而來,他行了一禮之後便在夜宇文昊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才快速的退了下去。

江離親眼看到夜宇文昊的表情變得深沉了起來,自是挑眉:「什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