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6 日

不止有老輩人物在隕落,不少年輕天驕也都遭遇禍事。

「諸位道友還在等什麼?此時不合力,就該被這頭凶物逐個擊破了。」人族的至強者發聲,召集諸強。

事已至此,無人再推脫,太古異獸比想像中更難對付,如果不齊心協力,誰都討不到好。

「無需保留,直接祭出最強攻殺術,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將這頭凶物鎮壓,如果不能收服,就直接殺了吧,太古異獸的寶體同樣有大用。」妖族的高手也不能淡然處之,更不敢說太古異獸是近親之類的話,唯恐被猰貐針對。

「僅論肉身之力,我蠻族可沒怕過誰,太古異獸也無懼。」一名蠻族強者登天而上,直面猰貐,要與其肉身爭雄。

「小肉蟲都是美食,統統吃掉。」猰貐面目猙獰,兇惡的模樣簡直能嚇哭小朋友。

「孽畜不知天高地厚,若無界域法則壓制,老夫一隻手都能捏死你。」

數十位老輩人物齊出手,毫無保留,剛照面便是最強攻殺術,打的虛空直發抖,差點破碎。

界域法則更是頻繁復甦,不少至強者,好幾次都差點突破極境,幸虧及時收斂,要不然,肯定要被界域法則轟的魂飛魄散。

「太凶了,各族強者齊齊對抗太古異獸,這種場面萬年難遇,能親眼目睹,也算是不虛此行了。」各族天驕紛紛驚嘆出聲,但也並不是所有人都在觀戰。

老輩人物對抗猰貐的同時,附近還有不少獸王在虎視眈眈,它們無法參與那個級別的對抗,只能將目標放在這些年輕人的身上。

「打吧打吧,最好鬥個兩敗俱傷,好讓我在大後方坐收漁利。」楊昊早就盼著這一刻了,心繫獸王精血的同時,也在偷偷關注道紋靈果。

這枚奇珍已經成熟,表面的道則神鏈全部長成,只等人採摘。

但現在卻沒什麼機會,那片區域已經淪為風暴中心,猰貐和各族強者打的天崩地裂,風雲變幻,輕易踏足,肯定要丟命—— ,

第110章

杜海平,去賓士4S店,還真是裝了一頓逼。

人家看他穿得不錯,長得也算一表人才,很有派頭,也是熱情接待。

哪知道他並不買車,而是非常生氣的說,先前那個買S600的男人,是他連襟,欠了他不少錢啊,剛才是誰接待的他?

聽到這話,銷售員還是把胡海媚副總供了出來。

杜海平,直接說要和她談談。

見到胡海媚,這傢伙果斷問出了林洛嬌的情況。

胡海媚也高興,不用動關係,知道林洛嬌傍的是個什麼人了。

杜海平離開后,情況,向老婆蘇有晴彙報了。

蘇有晴自然給妹妹講了。

蘇有容整個人都崩潰的不行。

原來,他這個情人,居然是個判過刑的寡婦啊!

真是不要臉啊!

我蘇有容,好歹也是大學畢業,遵紀守法,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還比不過一個寡婦了?

好吧,宋三喜,你這樣傷害我,你會付出慘重代價的。

不知道,李蕊陽要是知道你泡上寡婦了,會怎麼對你?

這邊,胡海媚當然是在同學QQ群里,狠揭林洛嬌的老底,說她現在,又傍上一個賭鬼,一個打老婆打孩子的人渣。

反正,林洛嬌也不在群里。

丈夫的事發后,她就被踢出同學群了。

因為,胡海媚是群主。

同學中,就她現在混得最好,少不了一頓捧臭腳,把林洛嬌罵了個慘。

然後,胡海媚心裡,平衡了,舒服多了。

平時,她不怎麼喜歡4S店的老總馮光的。

結果,這時候,馮光請她去南山高爾夫俱樂部休閑一下。

她居然,愉快的答應了。

這邊,宋三喜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按著自己的思路行動。

開著車,電話打給李蕊陽。

李蕊陽這時候,已經到重症監護室外,看到爺爺了。

呼吸平穩,心率略快,看起來,就是沉睡的老人。

她,真的有些感動,也震驚。

愣沒想到,宋三喜還有這本事。

要不是他,這時候,恐怕李家已經在治傷了。

聽說,遠方參加學術研討會的關教授,聽聞此事,愣了半天沒說出話來。

等老教授說話的時候,第一句就是:我一定要見見這個年輕的醫生,要拜他為師。

接到宋三喜電話,李蕊陽的語氣,軟和了許多。

「三喜啊,什麼事?」

再也不叫敗家子了。

「老同學,李叔呢,在你身邊嗎?」

「他回局裡去了,你找他?」

「一點小事,能給我他的電話嗎?」

「可以啊!」李蕊陽爽快的答應了,「三喜,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回頭」

宋三喜掛了電話。

李蕊陽還笑笑,「嘿,這死傢伙,上學的時候,挺貧的。出身社會,也貧,話多得很。現在,怪了,沒那麼多屁話了。」

當下,她把父親李正剛的手機號發了過去。

宋三喜照著打過去。

「李叔,我,三喜。」

「啊!三喜啊,是你小子啊,什麼事?」 (簡思坐在車上,半天沒有下來,她沒想到奚紀桓竟然會帶她來這裡。***

奚紀桓站在車邊的樹籬旁,仰頭看整棟暗沉沉的房子中唯獨光線明亮的那扇窗,並沒催促簡思。簡思透過車窗也去看那燈光。。。。。。是她和奚成昊原本的卧室。

她沒想到,曾經決絕離去的他。。。。。。竟然又搬回了這裡。

奚紀桓看了一會兒,突兀地快步走上台階,用力地敲門。簡思看著那一路從樓上亮下來的燈光,突然想撒腿就逃,但卻只能僵硬地坐在車座上,腦子一片空白。

奚成昊看見是奚紀桓並不意外,除了他,沒別人會半夜三更這樣敲他的門。進來吧。他瞥了奚紀桓一眼,以為他又喝多了,夜色深沉,他沒注意到車裡還有一個人。

奚紀桓也不說話,轉身到車邊略為粗魯地拉簡思下來,一直拖到奚成昊面前。

今天你們倆必須把話說明白!我就這麼看著!奚紀桓推開已經眉頭緊皺的奚成昊,把表怔忡的簡思扯進大門,扔在沙上。

奚成昊愣了一會兒,神恢復了漠然,進廚房弄了一壺咖啡。

奚紀桓站在茶几邊,看著兩邊各自悶不吭聲坐在沙上的兩個人:沒別的,哥,你就說,你還愛不愛她?其他的都不重要,你就回答這一個問題。

簡思沒想到奚紀桓居然開門見山地就拋出這麼個問題,局促地動了動,她不明白平靜地過去了三年,怎麼就突然就陷入這樣的局面里。

奚成昊並沒回答,喝了口咖啡,面無表地看著杯子里裊裊的輕霧,胡鬧。他的眼垂著,長長的眼睫擋住眼底洶湧的怒氣。如果愛和不愛就能決定一切,他和她何必經歷那麼多痛苦?

生活、婚姻絕不是因為愛或者不愛就能改變的。

又來了!奚紀桓咬牙切齒,他明白奚成昊是希望讓簡思生活得平靜而簡單,可他真的能放開自己的手嗎?!如果他能,他奚紀桓又何須妄做這樣的小人,好像硬拖著簡思下油鍋似的!

就算我胡鬧!今天我就要你拍著自己的心口說一句,你還愛不愛這個女人!他憤然地指著緊皺眉頭的簡思。既然不能放手,就再搏一把啊!

好了!一直沒說話的簡思終於開口了,其實她和奚成昊之間的默契一直近乎可怕地存在,尤其碰見奚紀桓這樣魯莽的局外人咄咄相逼的時候。這麼多年。。。。。。兩次分手,若說她懷疑他們之間的愛,那她也侮辱了自己。

看著他對曉曉克制的疼愛,她其實。。。。。。什麼都懂。

他不忍把曉曉從她身邊奪走,不忍打擾她平靜的生活,就如同她想放他自由一樣,他也想。他們為了解脫彼此,已經付出了很多,實在太多了,他們已經不忍前功盡棄了。就算他和她都承認愛還在,就能有什麼改變嗎?她的父母,他的父母,過去的一切。。。。。。全被愛打敗?

如果愛能打敗這一切。。。。。。她和他就不會陷入這樣的局面了。

她淡然地笑了笑:說這些。。。。。。已經沒意義了。

的確已經沒意義了,她和他已經走到今天這步,再也不能回頭了。

奚紀桓瞪了簡思一眼,奚成昊的臉色已近青蒼,剛才如果還有一絲動搖和希望,現在也全然被理智壓服。

好,好!奚紀桓呼吸急促,顯然氣壞了,你們既然決定各走各路,就不要這麼牽著扯著!你。。。。。。

門鈴被人有些失禮地按著,奚紀桓搶先一步去開了門,果然是姜冰慌慌張張一頭撞進來,她來得急,一進門卻蒼白著臉愣在那兒,傻傻地看著奚成昊。

你來得正好!奚紀桓氣急敗壞,這兩個人今天算是說明白了。姜冰,明天就和奚成昊結婚吧,他同意了!

姜冰臉色慘白地倒退了一步,好像腿軟一樣。兩年來一直盼著的驚喜突然到來,她卻沒有半點兒高興。

簡思緩慢地站起身,這是她第一次見姜冰,她真的很漂亮,一種時尚而高雅的漂亮,即使這麼倉促地趕來,從頭到腳還是打扮的沒有一絲可以挑剔的地方。相比之下,她的休閑裝扮顯得有些小家碧玉。簡思苦澀地嘲弄自己下意識的比較,她和姜冰沒什麼可比的。看到姜冰的那一瞬間,她竟然有些韶華老去的正室夫人狹路遇見年輕貌美的小三兒那種幽怨嘆息,實在可笑。[] 「哼!小子,你是自尋死路。」

凌仙素從三足火鴉的背上站了起來,紫色水晶散發出來的光芒,將他全身包裹,形成一個圓球形狀的光罩。

身下,三足火鴉的身上散發出刺目的光芒,每一根羽毛都像是鎏金一般。隨著一聲長鳴,一口火焰從它的嘴裡吐出,如同岩漿大浪,瘋湧向張若塵。

「好恐怖的火焰……竟然是天金之火,難道凌仙素的坐騎,是一隻四階中等蠻禽?」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立即在虛空借力,身體向後一仰,退出百米的距離,躲開湧來的火焰。

火焰將虛空燒得扭曲,發出「哧哧」的聲音。

四階中等蠻禽與四階下等蠻禽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級別,戰鬥力不止相差一籌那麼簡單,。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可以殺死四階下等蠻禽,但是,十個張若塵加起來,也不可能是一頭四階中等蠻禽的對手。

即便是那一隻實力強大的龍鷹,也只是一隻厲害一點的四階下等蠻禽。

凌仙素大笑一聲,道:「小輩,你真以為老夫有那麼好殺?實話告訴你,老夫的坐騎三足火鴉,乃是一隻四階中等蠻禽,別說是你,就算是雲武郡王親自駕臨,也未必敵得過它。哈哈!」

「四階中等蠻禽,這下麻煩大了!」

韓湫趕了過來,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準備施展出陰陽兩儀劍陣。

別的那些蠻獸紛紛趕過來,里三層,外三層,將張若塵和韓湫緊緊圍在中央。它們露出猙獰的眼神,鋒利的牙齒,發出低聲的吼叫。

「噔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