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不等東方玉卿回答,蘇菲直接繞過他就朝前跑去,「慢走,不送!」

東方玉卿緊蹙眉頭,顯然是被蘇菲這幼稚的行為氣的不輕。

因此某男大步流星追上去,二話不說就從後面將蘇菲抱起來,徑直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說實話蘇菲著實被東方玉卿這粗魯的舉動嚇了一跳,手腳並用地掙扎著,與此同時還口不擇言地大聲嚷嚷著:「喂,你快放我下來。」

「東方玉卿,你個混蛋、王八蛋!」

「東方玉卿,我才不要跟你……」

「閉嘴!」

有那麼一瞬間,東方玉卿覺得他畢生所有的耐性都要被蘇菲這個小妮子給消耗殆盡了,真想狠狠地將她扔到水泥地面上,然後轉身離開。

「我偏要說……你再不鬆手,我就喊非禮……」

看著如此炸毛的小女人,東方玉卿竟莫名的有些想笑,難得耐心地提醒:「你喊啊……如果你不怕被人圍觀,我倒是不介意讓你的指控成真,估計大傢伙都很樂意看到現場直播的。」

「你……混蛋,你欺負人!」

興許是害怕東方玉卿真會說到做到,蘇菲只好委曲求全地噤了聲,畢竟這個妖孽可是有前科。

見懷中的小女人總算消停下來,東方玉卿緊繃的俊臉這才稍稍緩和一些。

身高腿長就是有優勢,就在蘇菲愣神的瞬間,就被塞進了副駕駛座。

東方玉卿迅速回到車裡,動作瀟洒地啟動油門離開。

蘇菲氣呼呼的望著窗外疾馳而過的風景,也懶得詢問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反正就算她事先知道,即便是想反對,估計這個霸道的男人也不會尊重她的意願,索性聽天由命好了。

東方玉卿一邊神情專註地開著車,一邊斜瞄了幾眼蘇菲的側臉,識趣地選擇沉默。

醉仙樓的某個VIP包廂里,兩個中年女人圍著圓桌而坐,氣氛看上去非常的融洽。

「蕭太太,謝謝你為我們家倩倩所做的一切,她以後一定會把你當成親媽一樣的伺候。」說話的,是白倩倩的母親張月梅。

她大約四十五歲左右,雖然保養的很好,但依稀可以看出歲月留下的痕迹。

蕭伊敏輕抿了一口菊花茶,溫柔地笑了笑,「咱們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倩倩是個好女孩,將來能娶到這樣的兒媳婦,是我們東方家的榮幸。」

張月梅假意為難地提醒:「不過,我還是擔心玉卿那孩子……」

說實話,要不是沖著東方家的巨額財富,她才不會捨得將自己唯一的寶貝女兒嫁給一個私生活混亂的花花公子。

要知道,前不久爆出來的出軌緋聞,那個叫蘇菲的小狐狸精長的還真標緻,就連她這個中年女人見了都覺得眼前一亮。

「放心吧,一切有我做主,那臭小子不敢欺負她!」蕭伊敏說這話時,明顯有些心虛。

「呵呵,有你這話,我心裡也就踏實了……」

「嗯,先喝點茶,估計他們快到了。」

蕭景睿抱著一大束鮮花推門進來時,就看到她們相談甚歡的畫面。

他狹長的黑眸眯了眯,悄然劃過一抹促狹,就連唇邊的笑意也瞬間僵硬在半空中。

蘇菲不是發微信說她會在這兒等他,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毫不相干的閑雜人等,關鍵是蘇菲也不在這兒。

可是,蘇菲發來的背景圖分明就是醉仙樓這兒的,莫非是自己進錯了包廂?

隨意將鮮花放到一旁,蕭景睿趕緊將電話打給了蘇菲,電話卻提示關機狀態。

緊跟其後進來的白倩倩,在看清屋內的所有人時,則是怔愣在了原地。

什麼情況?

東方玉卿不是說他在這兒等她,來的男人怎麼又變成了蕭景睿那個二世祖。

虧得她下午特意翹班,跑去做了個全身SPA,還提前從國外空運了一套晚禮服……。

雖然僅僅只是吃個晚餐,穿的那麼隆重有嘩眾取寵的嫌疑,但這是唯一能夠跟她心愛男人接觸的機會,她也只能矯揉造作一次了。

別看她是東方玉卿名義上的女朋友,實則兩人在私底下根本沒有任何互動,幸虧還有蕭伊敏這個蠢女人願意協助她搞定東方玉卿。

「倩倩,景睿,你們快過來坐!」

總裁的蜜愛新娘 蕭伊敏溫和的聲突兀地驚擾了白倩倩的思緒。

原本想離開的蕭景睿,在接收到蕭伊敏的眼神后,象徵性地沖著張月梅點頭問好,然後冷著臉找了個位置坐下。

算了,說不定蘇菲去了洗手間,亦或者是臨時有事先行離開了。

萬古狂尊 既來之則安之,索性留下來打探一下東方玉卿的情況再說。

「媽,蕭阿姨—」白倩倩頓時綻開一抹燦爛的笑容,動作優雅地向圓桌走去。

刻意忽略掉蕭景睿眸底的玩味笑意,白倩倩依舊笑嫣如花,「蕭阿姨,好久不見,您的皮膚看上去越來越好了……」

蕭伊敏心不在焉地回應道:「阿姨用了你專門從國外買來的護膚品,皮膚當然好了。」

正猶豫著要不要找個借口出去給東方玉卿打電話,包廂的房門再次被人推開,來的人是蕭景睿的父母。

短暫的尷尬對視后,蕭伊敏率先起身迎接:「哥,嫂子,你們怎麼才來?是不是遇上塞車了?」

蕭伊德嘴唇蠕動了一下,還沒有來得及解釋,就被蕭景睿的母親梁慧珍搶先回答:「不是你說倩倩要上班,讓我們不要來太早的嗎?」

「那個……」蕭伊敏多少有些尷尬,自然是因為她沒料想到自家嫂子會當著外人的面拆她的台。

張月梅見狀,不由得主動跟蕭氏夫婦攀談起來。

眾人直接把蕭景睿當透明人,正好也省的某人逢場作戲了。

席間,梁慧珍冷不丁地冒了一句:「景睿,倩倩這姑娘挺好的,你可要好好照顧人家。」

梁慧珍的請求,讓蕭景睿深邃的眸子迅速瀲灧一抹暗光。

他裝模作樣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卻沒有回應。

因姑姑的關係,他曾經與白倩倩見過幾次面,對於這個熱衷於嫁給自家表哥的女人,他打心眼裡其實是不排斥的。 氣氛,因為君無邪的一句話而變得沉重。

君無邪竟然要方昊天現在急趕到青梧山,那青梧山那邊的情況是何等的糟糕才會讓君無邪提出這樣的建議啊!

當然,就算君無邪沒出現,大家也都想到青梧山那邊情況已經很不妙。

這麼多的惡魔追殺圍殺齊螟石等人這麼多天,除了急趕過來的赤霞軍之外,至今沒有發現其他的聯軍過來。

這麼多惡魔能夠脫離青梧山的防線到達這裡,簡直就是進入無人之境,無軍之境。

大家甚至能想像到大家不出現的話,這股魔軍在齊螟石等人死後定會湧向人類的住區。

這些惡魔能進入人類住區,那其他的惡魔也行。

也就是說,誅魔聯軍的防線已經形同虛設了。

所以君無邪讓方昊天儘快到青梧山去,出乎大家的意料,但似乎又在意料當中。只是覺得情況可能比自已想像中還要糟糕。

"方威呢?"方昊天聲音微沉:"他已經連表面上的功夫都不想做了嗎?"

方威既然已經確定與魔勾結,與魔為伍,那現在的局面應該跟他有絕大的關係,大多數的原因估計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前段時間,嗯,就在你殺了鐵鉉骨的第三天左右,他就不顧眾人的反對強勢下令聯軍全面進攻魔軍。"君無邪眼中難掩怒色與憂色,憂怒交加,"本來全面進攻魔軍並沒有什麼不可,可是他將兵力分得太散了。表面上看上去是以一個大陣勢圍剿魔軍,但兵力分散,實力大減,短短几天的時間裡就有十幾支聯軍被魔軍反殺,潰敗慘烈,據說已經死了近百萬人了。"

"什麼?百萬人死?"

所有人臉色劇變。

"該死!"

方昊天徹底坐不住了。

如果再讓方威繼續坐在人族誅魔聯軍的大統領位置上,估計千萬之數的聯軍將會全部葬送。

"夜月,我必須要先到青梧山去才行了。"方昊天看向虛夜月,"你和無邪哥帶著大家全速到青梧山去。"

"你一個人去?"

大家大吃一驚。

君無邪也是驚愕道:"你的意思是我留下來,你一個人去青梧山?方威的實力恐怕不在鐵鉉骨之下。而且他當大統領這麼多年積威甚重,經營多年,你一個人去很危險,不一定能奪得了他大統領的位,你需要慎重行事。"

"哼,就算我不能排眾而奪了他的大統領之位,我也要甘冒天下之大不違將方威斬殺才行。"方昊天殺氣騰騰說道:"哪怕他已經是天人境二重修為我都能殺他。 我的導演時代

眾人心裡一震,每個人都發現還是低估了方昊天的實力。

如此說來,他已經擁有斬殺天人境二重的修為了!

這樣的話,大家倒是放心了許多。

方威再是強大,都不可能是天人境的修為,不然的話他一旦動用天人境修為就得離開這個世界。

最強大,也只是跟鐵鉉骨一樣以元陽境的修為發揮出天人境的強大實力。

可是超常發揮也有個限度。

以元陽境修為,再怎麼超常估計也就是到達天人境二重,不會比鐵鉉骨強大多少。

方昊天既然殺鐵鉉骨,那對上方威,再是不濟也有自保之力。

可是再怎麼放心也不可能完全放心。

方昊天此去說是隻身入虎穴沒什麼區別。

其中的危險說不定比方昊天現在一個人闖進魔軍還要危險。

於是虛夜月將虛元劫力珠拿出來,說道:"帶上青衣四衛和一些人去。"

方昊天不接,說道:"這個留著給你們以防萬一。裡面的空間足可容納五百人了。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到了那一步,你們至少可以讓五百人進入此珠讓無邪哥和四衛帶走。以他們五人的實力,逃命的話,就是我都攔不住。"

"但……"

虛夜月真的擔心。

"我答應你。"方昊天笑著伸手撫了一下她的臉,說道:"不管發生什麼情況,我一定會活著回來見你。"

"那……那好吧。"虛夜月知道方昊天意已決,也不好再勸了,上前一步摟著他說道:"記住你的話,活著回來見我。"

她此時並沒有說要跟方昊天一起去,因為她去了那才是方昊天最大的危險。

以方昊天的實力,獨自一人的話,只要肯逃命,蠻獸封境真的沒有人難留得住他。

之前跟鐵鉉骨之所以打得這麼慘烈,那是因為方昊天身系整個幽血門,他不能走,不能退,唯有戰。

如果當時他要走的話,鐵鉉骨再是厲害也是留不住他的。

在蠻獸封境,他想走,真的沒有什麼力量可以將他留住。

所以他說一定會活著回來見虛夜月,就意味著他肯逃。

只要他肯逃,那一個人去青梧山危險係數就小了許多。

一會,虛夜月退後,離開了方昊天的懷抱。

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人覺得兩人如此有什麼不對。

雖說方昊天肯逃,危險會大大減少。

但世事誰敢說絕對?

一個不好,兩人這一別就是生離死別,這一抱也許是一對有情人最後的一抱。

神醫嫡女 方昊天看向君無邪,說道:"無邪哥,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拜託你了!"

"看來你是不會改變主意了。說真的,我現在突然有點後悔跑過來了。"君無邪有點無奈的輕輕一嘆,然後拿出兩塊奇特的玉牌說道:"這是命線玉牌,你將血滴在上面,你我一人一個,這樣我就能一直知道你的生死。"

"好。"

方昊天當則滴血,然後拿走了一塊。

"我們青梧山見。"

方昊天飛身而起,在空中稍微停頓,目光一掃赤霞軍上下一眼后便朝青梧山的方向急速掠去。

"無邪哥……"

虛夜月等方昊天的身影在視線消失后才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然後看向君無邪。

君無邪明白她的意思,遲疑了一下后將玉牌遞給虛夜月。

虛夜月將玉牌接過來,就像是接過世上最珍貴的寶物一樣。

確實,這塊玉牌對虛夜月來,這是世間最珍貴的寶物都是比不上的。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君無邪說道:"雖然方威在聯軍經營多年,積威多時,但元武堂不可能皆是不忠之輩。昊天是元武堂的總堂主,定會不少人支持他,我們要相信他一定能應付得了方威。"

虛夜月將玉牌小心收好后展顏一笑,道:"這個我倒是不擔心。"

只是怎麼會不擔心呢?

心愛的人隻身入虎穴,不管是誰都會擔心。

如果不擔心,只能說你並不愛他。但虛夜月也知道此時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她很快就收斂心境,飛身而起,聲音浩蕩:"大家都看到了,因為方威與魔勾結,出賣人族,青梧山情況非常危急,所以統領先一步趕去青梧山力挽狂瀾。青梧山現在無疑是龍潭虎穴,大家放心統領一個人在那裡嗎?"

"不放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