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不管如何,比起按照其他道路繼續逃跑,不如鑽進那個地方拼一拼運氣。

提高速度,拉扯著兩樣東西的夏目發現體力即將透支,繼續下去的話就跑不動了!

一把將右手的長劍丟出去,身子在如同鯉魚躍龍門一般跳進了那個空間。

砰!

轟隆的巨響被完全隔絕,抬起頭,夏目開始大量起這個空間來。

溫暖的空氣,散發著熒光的石頭和潺潺的流水聲。

自己的正前方,有一個不大的噴泉,假象噴泉的射水效果十分逼真,激起的水花和波紋的產生恐怕需要大量的演算和系統支撐吧,而在噴泉中間的高台上,放置了一本看上去裝飾十分豪華的書本。

它有著鑲著金邊的書骨,被嶄新的羊皮紙所包裹,而書的名字則是為。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五十一章老爺子的遺言

「就知道瞞不住你,這些都是爺爺之前打電話告訴我的呸

吳昇平苦笑搖了搖頭,吳庸本來瞪得直直的眼睛突然變成了獃滯,本來吳庸還以為這些話都是志明或者朱奇讓吳昇平對他說的。

「你是說,爺爺生前對你說了這些?」良久,吳庸才慢慢的問道,眼睛中還充滿著不相信。

吳昇平點了點頭:「是的,爺爺上次給我打電話就對我說了,讓我有機會的時候把這些話告訴你!」

「爺爺為什麼會說這些,不可能,三哥,你老實告訴我,究竟是誰告訴的你這些東西?」

吳庸猛然搖搖叉,這些話如果是志明或者朱奇說出來吳庸不會懷疑。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透視神醫兵王 可是說是老爺子對吳昇平說的吳庸就不怎麼相信了,以老爺子的見識還有地位怎麼會說出這些話來。

「真的,我沒有騙你,這些都是爺爺對我說的,並且讓我找機會對你說一下,爺爺還說了,現在的你可能還沒有這個想法,等哪天你真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去找大伯。爺爺還留了一些話在大伯那裡,大伯會把剩下的話都告訴你!」

吳昇平微微搖頭,老爺子臨終之前考慮最多的就是吳庸,看似這幾年老爺子不問事了,可他一直在暗中為吳庸推算著以後,這是老爺子想出最好的解決吳庸難題的辦法,當然這些都不是吳昇平所知道的了。

「我一定會問的,肯定會!」

吳庸到現在還有些接受不了這些話是老爺子說出來的,又喝完一大杯啤酒後才滿懷心事的回到臨時住宿的房間,至於今天晚上吳庸能不能睡好就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立國,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同時也是一個極其瘋狂的想法,吳庸現在是有這個實力,想要立國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立國之後面臨的將會是很多的問題,遠沒有他現在背後操控著整個非州要好。

這也是吳庸最想不明白的,半爺子怎麼可能會提出這麼一個想法。這根本不符合老爺子的作風。

第二天,吳庸沒有和吳昇平道別便離開了研究中心,核武專家已經給他們這邊送來,造船廠也已經投入生產,海軍的建設邁出了重要的一步。雇傭軍在向著好的方向快速發展著。另外,為推行非元打下地基的非洲經濟聯合體制已經建立起來,在這個體制之中和平集團會擁有著極大的影響力和能量,慢慢的控制住非州各國的經濟體系,最終控制住整個非洲。

吳庸現在最心急的就是返回華夏。他要弄清楚吳昇平說的那些到底是不是老爺子說的,如果是老爺子說的他的意思又是什麼,老爺子怎麼會說出這些話來。

口月舊日,本以為這次要在非洲留上幾個月的吳庸再次匆匆返回了華夏,這一年來吳庸幾乎走到處亂飛,很少能在一個地方穩穩的呆上一段時間。

飛機上,吳庸一直沉默不語,讓和他正面坐著的杜貴也沒敢多說話。吳庸上次回去的時候就已經幫助杜貴擺平了國內的事情,不過杜貴為了穩妥起見還是在非洲等了一段時間。直到現在才和吳庸一起回國。

上次美國打來的時候杜貴是一直住在了納爾遜那裡,美國針對的是雇傭兵和吳庸,杜貴不過是個跑路的小子,美國人也不會去特意的為難他。相對來說杜貴的安全還是沒有問題。

在戰爭期間,杜貴也一直在關注著國內的情況,華夏建國以來最大的那起走私大案終於浮出了水面。涉案金額震驚全國,國家的力度也強大到讓人震撼,一個個政府高官都因為這起走私大案落網,杜貴如果不提前跑路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不過現在一切都過去了,杜貴有個好爺爺,又有個好朋友,兩人一起幫杜貴度過了這次難關。以後杜貴低調一些就沒事,他依然還是斤,少爺黨。

這幾個月,杜貴對吳庸的力量和影響力也有了個全面的了解,吳庸能打贏美國有運氣的使然,但更多的卻是吳庸一直以來的努力,換做幾年前的雇傭兵,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打贏這樣的戰爭。

飛機緩緩降落在北京的軍用機場。吳庸這次回來乘坐的依然是高速偵察機,這種飛機遠沒有私人飛機坐著舒服。

這次吳庸是秘密回國,事先也沒有張揚,所以不像上次那樣前來接機的人很多,除了吳家的幾個人外就只有杜家的了,杜家的人是來接杜貴的。

「爸,您怎麼親自來了!」

杜貴一下飛機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父親,急忙的跑了過去。

「還說,都是你做出來的好事!」杜貴父親狠狠」他一眼,泣次杜貴父親也受到了點牽連,平調離開了福剛日,杜家在福建的勢力也受到了很多的影響。

「吳庸,這次還真的要多謝你了!」杜貴父親斥過兒子之後才對吳庸道謝,這次杜貴能完全沒事吳庸的功勞也很大。

「伯父太客氣了,都是自己人,這也是我應該做的!」

吳庸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一旁的吳明微微點頭,現在吳家和杜家的關係很不錯,雙方也算是捆綁在一起了。杜家這次因為走私案受到了一定的牽連,但是瘦死的駱駐比馬大,更何況杜家的老爺子還建在。杜家的影響力一樣不可小視。

「哈哈,好,那我就不做作了。真沒想到,悶悶的吳網居然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兒子,真是讓我們羨慕!等過兩天吳庸你一定到我們家一趟。讓我們好好的感謝你!」

杜貴父親笑著點了點頭,前面說的倒是真心話,他們那一代的人有幾個不羨慕吳才有個好兒子的。

吳庸微笑點點頭:「伯父您放心,我一定會去的!」

「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先帶這個臭小子回去,好好是收拾他!」杜貴父親微笑點點頭,和吳明打了個招呼之後才帶著杜貴離開,杜貴網回來。他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二伯,我們也回去吧」。

看著他們離開,吳庸才嘆了口氣。吳石因為有事沒能來,所以是吳明自己來接的吳庸,急性子的吳庸只能回去在詢問吳石。

家還是那個家,只不過和之前相比顯得冷清了許多,老爺子不在了。院子里就顯得空蕩蕩的,家裡也不像平時還經常有人來串門,就是吳石也吳明也不經常回來。

老爺子的書房,現在已經變成了吳石的書房,老爺子雖然離開了,但是傳統卻留了下來,家裡的人還是習慣在這裡商談重要的事情。

吳庸和吳石現在就坐在書房的沙發上,兩個吳家最重要的人,現在臉色都不好看,似乎在爭論著什麼。

「大伯,既蔡真的是爺爺留下來的話,為什麼就不能現在告訴我?。

吳庸臉色有些紅潤,從吳石的嘴裡他確定了吳昇平對他說的那些話確實是老爺子讓他轉達的,可是吳石卻不肯告訴老爺子留下的其他話的

容。

「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沒有到時候,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什麼時候你有了決定,我就會把你爺爺的話全部告訴你!」

吳石搖了搖頭,兩人爭的是老爺子的遺言,老爺子臨行之前針對吳庸的吩咐是最多的,其中有很多都不是現在能告訴吳庸的。

「決定?。吳庸苦笑一聲:「難道大伯您也支持我立國,您想過沒有,如果我立國的話對你們會有什麼影響?」

吳石看著吳庸,沒有說什麼話。吳庸立國對他們吳家確實會有很大的影響,吳庸一旦立國那是代表著他們吳家的國家,華夏國內其他重要領導不可能不對他們有別的想法。

「影響會有,但都是暫時的!」過了很久,吳石才慢慢的搖搖頭。

「那好吧,等我真有這個決定的時候,您再把爺爺留下的東西全部給我!」

看著吳石足足幾分鐘,吳庸才微微嘆了口氣。老爺子留下了很多的東西,但是卻不讓吳石現在告訴他,並且留了一個很是讓吳庸奇怪而又無奈的條件:除非吳庸已經下定決心把自己的勢力建立出一個新的國家來,否則就絕對不告訴他。

對老爺子留下的吳庸很是好奇。可現在讓他立國吳庸還真沒有這個想法,而且現在也不是時候,恐怕老爺子也想到了這一點,不然不會這樣吩咐吳石。

在吳石那裡吳庸可以說沒什麼收穫,不過總算是確定了吳昇平話的準確性,這真是老爺子臨終之前為吳庸考慮的。老爺子一生都在為家族奮鬥,不可能臨終之前去做一個對家族沒有益處的決毒,吳庸實在想不明白老爺子所做這些的原因。

只可惜老爺子已經離開了,吳庸就是想去問也沒有辦法,只能慢慢的等,除非以後他真有立國的心思,否則這些話就永遠的爛在吳石的肚子里吧。

想不明白的事吳庸索性不在去想。拋去一切煩惱的吳庸在北京陪著未婚妻好好的度過了一個周末,這一年多的時間,吳庸還從沒有像這兩的放鬆過。

(大家新年快樂,忙了一天,總算是忙完可以安安靜靜的坐著碼字了。打手,卜羽會繼續努力的,稍後還有))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五十二章長江後浪推前浪

門。康師傅集團上下已經忙成了一團。又到了年郁引川」康師傅每年必須舉行的年會也即將召開。

今年的年會比往年更為的隆重:第一,今年是千禧年,是二十世紀最後的一年,開辦了九年的康師傅走過了最初的創業階段,現在的康師傅集團已經穩步在發展,並且坐穩了國內民營企業老大的位置。

第二,已經連續幾年沒有出席年會的小老闆吳庸會參加這場二十世紀的最後一今年會,這個小老闆可是最近的風頭最盛的國際人物,也是讓整個集團最為驕傲的人。

因為吳庸要參加年會,張志國從月初就開始忙活,現在的集團和以前不一樣,最初的時候他們還可以臨到年會的時候在準備也沒事,因為那個時候的年會只有幾個人。

而現在,集團有十幾乎公司和好幾處聯營業務,加上國外的晏工。整個集團全球擁有十幾萬的員工。名副其實的一個巨無鼻企業。

而且,康師傅集團下屬的子公司隨便拿出一斤小來在全國都是響噹噹的企業,在各自行業里也都是起著領頭作用的。

因為千禧年的關係,這次的年會特意提拼了一天,口月出開始,為號結束,留下一天的時間讓每個同事都能有機會去和家人度過這個有意義的一夭。

萬號,吳庸才從北京趕到鄭州。李曉珠因為要考試沒能和吳庸一起回來,不過即使她跟著回來恐怕吳庸也沒時間陪著她,年會期間即使吳庸想偷懶恐怕也沒有機會。

出號,是康師傅集團年會第一天。這一次康師傅採取了和平時一樣的方式,私自舉行,不對外面任何的媒體公布,以他們集團的實力,現在也不需要這些媒體來為他們點綴什麼。

第一天是對今年表現突出的員工進行頒獎,這個措施兩年前就開始實施,效果非常的不錯,可以極大的帶動員工的積極性。幾乎每個員工都能把自己在年會的時候授予一張集團的獎狀當作最大的榮譽,當然。工作突出的員工升遷起來也比人家快一些。

今年整個集團一共有五百多人獲獎。為五百個人頒發獎章就用了一天的時間,頒獎結束后吳庸累的手都抬不起來了。這次李志成和張志國合夥坑了吳庸一次,讓吳庸親自給每個獲獎的人頒獎,這是做為一個老闆他應該做的,同時也能讓那些獲獎的員工更加的激動。

五百多個人啊,就是念名字都要念個半天,吳庸已經記不清這些人的面孔是什麼樣子,晚上睡覺的時候眼前還晃動著那一枚枚閃亮閃亮的

第二天召開的是中層代表年終總結會議,被李志成和張志國坑了一次的吳庸這次死活都不同意在主持了。最終還是張志國親自主持了這天的年會。這一天主要走向集團的中層管理幹部進行表彰和鼓勵,不過人數比第一天少了許多,張志國以前就主持過這種會議,到沒有出現什麼茬子。

第三天才是真正高層年會的開始,也是是公司真正的總結和明年工作布置的年會,能夠參加年會的全部都是各子公司或者分公司最重要的人。都是掌控著很多實權的集團大人物。

就是這樣的人,參加會議的還有三百多,足以看出康師傅集團這短短的九年發展壯大到什麼程度了。

這三百多人,倒不像之前兩天會議的那些人一樣不認識吳庸,能坐到這裡的,不僅需要能力還需要資歷,大部分人都是一步一步靠自己努力上去的,大都在集團內工作了很長時間,很少有不認識吳庸的。

這點和以前吳庸在的時候不一樣,以前的年會中高層領導是在一起的。中層有很多有真才實幹才進入公司不久的人。他們對吳庸不熟悉。也不了解,總是帶有一種好奇的心理來觀察他們這個小老闆。要知道以前吳庸的年齡還不到二十歲。可就這麼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一手創辦了這個華夏民營企業中的傳說,不讓人好奇才怪。

從這一點也再次見證康師傅集團發展的速度和目並的實力。

人族第一帝 今年年會最為突出的是兩個人,一個是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的張友軍。一斤,是康師傅連鎖超超市的石磊。

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從一開始被人嘲笑和不理解的對象,一躍而成成為了集團公司內最耀眼的一顆明星,轉變之快讓所有的人砸舌。誰也沒有想到網路會有這麼快的發展,現在外面媒體的報道幾乎都是圍繞著網路,電視台也一樣,今天採訪這個九歲因為網路成為億萬富豪的人。明夭採訪那個創辦網站成功發家的「成功人士。

這樣的大環境下,身為華夏網路界的龍頭企業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想不被人關注也很難。特別是很多媒體驚訝的發現,康師傅除了收購北,金山公司和騰訊的時候高調了一些,其他時間都非常的低調。不知不覺中全國很多知名網站的股權都在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的手中,說他們是個網路公司,還不如說是個投資公司來更為恰當。

張友軍在年會上詳細敘述了今年網路公司的發展,重點強調了網路公司是在吳庸的帶領已經吳庸的精明領導下才能走到這一步的,沒有吳庸,網路公司不過是個沒有方向感的愣頭公司。

在張友軍一個一個的念出網路公司控股或者參股的各斤,其他網路公司名單的時候,所坐著的其他公司高層領導們更加的驚訝,他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權威和全面的彙報。這些公司,哪個不是他們知道或者聽到過的公司,其中大部分公司的市值都是幾千或者上億人民幣,還不包括那幾個最有名的網路公司。

這些人心中都有一種感觸,誰說麻雀不能變鳳凰,這才多少時間,去年好像張友軍在彙報的時候頭還不敢抬,今年猛然間就有傲視群雄的姿態了。康師傅集團網路公司擁有股份的這些公司要是全部都上市,網路公司會猛然間膨脹到一個其他公司所無法比擬的高度,或許只有炎黃投資能和這個新生鳳凰相比了。

對張友軍的匯狐,疼庸卻用了另種語與和方式來告誡他網路的高速發曖凡一看雙面性的,要當心和預防泡沫的產生。具體怎麼做吳庸並沒有去說,他也只是知道後世有網路泡沫這麼一回事,具體發生在什麼時候,哪一年發生的吳庸就不知道了。這還是他後世的電影中多次見到有原本的億萬富豪在網路泡沫后變成窮光蛋的情節才記住的。

對吳庸的告誡張友軍是連連的點頭。老闆不愧是老闆,現在網路確實有泡沫產生的危險,有些專家已經做出了警告的預言。吳庸只不過是回來翻看了一下資料便能發覺這一點。老闆的這種洞悉一切的敏銳觀察力是任何人都無法相比的。

當然,張友軍不知道的是吳庸壓根就沒翻過那些資料,要是知道這點的話不知道他的心裡又該怎麼想了。

除了網路公司,剩下的一大亮點就是康師傅集團連鎖超市,連李志成和張志國都沒想到,當初很不情願接下的亞細亞,在經過公司改組之後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馬上要進入新世紀,華夏的改革開放也走過了二十多斤小年頭,最初的積累期基本上算是已經走完了。漸漸步入了豐盛富足的盛世光景。

雖然各種問題還都有,可是有一點卻是所有人都必須承認的事實,那就是生活水平提高了,工資提升了,大家口袋的錢也多了起來。

八十年代,萬元戶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存在,可現在,只要不是新婚的家庭,想要成為萬元戶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一些富裕點的家庭子女就是新婚就是萬元戶也不足為怪。

富足的生活刺激了消費,而大型超市乙經變成了很多城市人最喜歡去的消費場所。

康師傅集團連鎖超市一開始就本著服務為先的宗旨,在便民服務上是狠下了功夫,而且,康師傅的商標在國內確實擁有著其他人所無法相比的優越性。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康師傅集團連鎖超市在全國的分店就超過了一百家。

截止到現在,除了**,青海之外其他所有省份都已經有了康師傅集團連鎖超市的分店,而且這一百家的分店全是用超市自己的利潤創辦出來的,並沒有動用集團公司的資金。

康師傅集團連鎖超市的輝煌還不僅僅有本身的好處,在康師傅集團超市內,各個子公司的產品都賣的比其他品牌要火爆的多,這也從另一方面加大了整個集團公司的銷售量。

石磊在年會上還宣稱,明年。連鎖超市的規模要發展到三百家的規模。佔據全國大部分的重要商業區域。讓康師傅連鎖超市為集團公司打下最堅實的前線根據地,整個集團公司也只有康師傅連鎖超市是直接面對老百姓進行服務的。

對石磊的發言吳庸到是給予了充分的肯定,並且拿出了世界著名倉儲式銷售的代表沃爾瑪來激勵康師傅連鎖超市。既然做了就一定要有做的最好的決心,康師傅連鎖超市起步還不算晚,又有著一斤。很好的開門紅,今後不僅在國內做,也要將超市發展到國外去,真正做成一個現代化國際大公司。

國際化大公司,其他的子公司領導們都微微點了點頭,康師傅集團目前已經是國際化大集團,康師傅連鎖超市也確實具有成為國際化大公司的潛質。

兩顆今年最耀眼的明珠發言完之後或多或少讓其他公司的高層領導們有些不自然。相比這兩家公司,其他公司成立最短的也有再三年時間了。遠的都**年,可是在成績上卻被別人給後來居上超過去了。

最後還是張志國言才解了這個讓人困窘的局面。

食品廠是集團公司最初創業的發家之地,一直以來在集團中都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總經理也一直是張志國兼任。不過在汽車製造公司出來后,張志國便把這個權利下放給了原來的副總經理,食品廠已經非常的穩定,不需要張志國親自坐鎮了。

張志國首先講的是便他現在親自管理的中原通達汽車製造廠,目前汽車製造廠生產著一個品牌六種型號的各種汽車,舊羽年一共銷售各種汽車九千多輛,在當時毛經是個非常不錯的成績。

汽車廠會繼續研發高質量的自主產品,同時尋找機會和國外知名廠商合作的機會,如果有機會的話,張志國會收購下一兩個國際著名的汽車生產線,這和國內大部分只是走合作路線的汽車企業不同,康師傅集團有這個本錢。

汽車廠之後便是食品廠的發言,九年來,康師傅品牌的各種食品已經是深入到民心,最出名的便是第一個產品,也是讓康師傅集團有了蓬勃發展的康師傅速食麵。現在康師傅方面便穩穩的佔據著國內七成的市場份額,是其他所有同類產品無法相比的。

食品廠今年一共有兩百六十億的營業額,稅後純列潤達一百億人民幣。在創歷史新高,也算是穩步向前。

飲料廠今年競爭無比激烈,統一集團大規模的廣告效應對康師傅集團的飲料市場產生了一定的衝擊。飲料廠今年一共有一百八十億的營業額,相比去年來說只是保住了陣的。不過在這種環境下能做到這些也已經很不容易。

房地產因為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業績也提升了不少,加上吳庸的名聲出來,康師傅集團房地產公司現在也是全國房地產同行類的頂尖級代表,一年為集團創造了三百多億的凈利潤。這讓最早的食品廠等幾斤,子公司的人都在感嘆,這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個今後來創辦的公司效益都比他們要好。

珍珍電子科技公司依然是目前集團唯一的上市公司,今年有段時間因為吳庸和美國打仗的關係股價跌落過,可後來隨著鹿佣軍的勝利電子科技公司的股票也是一路高歌。現在每股已經高達七十塊錢人民幣。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順便求一下月票,大年初一小羽依然在堅持。 胭脂鬥錦繡 可月票名次卻下降的厲害)) 所謂密道應該存在著很多不同的模式,分類起來的話也就是很危險以及不危險。

作為一個自由度超高,完全潛行的rpg遊戲來說,不,是就此類型所有遊戲來說,如果其中存在著秘密的通道,放置有秘寶的話,多半會分為危險和安全兩種密道。

那是因為遊戲玩家需要一個能夠讓自己滿足的平台,危險的密道會增加秘寶稀有度,而安全的密道雖說降低了稀有度,但是卻十分簡單,容易得到好的東西。

而兩者差距自然會形成一種尋找密道的熱潮,探索地圖上不存在的道路就會成為一種主流。

危險也好,安全也罷,都是基於『稀有道具』這個基礎上設計出來的關卡。

這麼一來,期待著碰到安全的關卡的玩家也會陸續增多,提高上線時間來追求那些道具。

說白了,就是運營商釣取玩家錢財的一個方式而已。

記得在過去的線上遊戲當中,自己也曾經遇到過一些秘密關卡,打過的秘寶都是能夠賣到好價錢的道具,可是那種死一次還能夠從來的遊戲完全沒有任何挑戰,從而失去了尋找那些秘密道具的心情。

不過現在不同,自己目前身處的是一旦死亡一次就會真正消滅的遊戲世界,那樣的緊張感不言而喻。

面對這個地圖上應該不存在的密道,夏目從地上站了起來。

提起地上的誓約勝利之劍,走到噴泉旁邊,觀察著周圍的布置。

水的話應該不存在著毒性。用手觸摸之後沒有感覺到腐蝕效果。

清澈的水底有一個渠道。將這些水引導至其他地方。在渠道旁邊,就由一個小小的凸起物。

是陷阱嗎?

現在無法判斷的夏目只有硬著頭皮前進,那本書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道具才對。

用腳踩了踩周圍的地板,下面傳來厚實的聲音,告訴夏目並非空洞。

那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