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不過從昨天他被送回家到今天已經過去一天時間了,對方還沒採取任何行動,可見這個幕後黑手很有耐性,而且很有經驗。

也或許說這個幕後真兇對他東方玉卿很了解,所以才會這麼踟躕不前。

迅速將近幾個月發生過的諸多事情串連起來,東方玉卿大概可以猜到幕後黑手是誰了。

只是那個人始終不露面,以他對那個人的了解,現在一時半會也猜不透對方下一步的舉動。

再說敵暗我明,東方玉卿的立場變得被動了,除了繼續守株待兔,他現在也想不出更好的計策了。

謹以今生許予你 只希望留守在醫院這裡的保鏢不會出岔子,否則他就真的需要跟秦菲負荊請罪了。

海邊別墅那裡,秦懷鈺正在客廳玩網路遊戲,門房那的保安提著一籃水果和一個快遞進來給他。

「少爺,這是門房幫你簽收的水果跟玩具。」

「你確定是給我的?」

秦懷鈺覺得好奇,有誰會大費周章的送他這麼一大籃水果還有玩具,卻不事先通知他?

「對,那個快遞小哥說是您的朋友,只叫我們轉交給你。對了,果籃里還有一張卡片。」

保安幫秦懷鈺把快遞包裝盒拆了,然後把果籃里的卡片遞給他。

「謝謝叔叔。」秦懷鈺接過卡片,看著上面龍飛鳳舞的字跡,更覺得不可思議了。

「但願你父親能早日康復,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抗日之浴血沙場 秦懷鈺情不自禁的將卡片上的字念了出來,怎麼推敲都覺得這句話很奇怪,尤其是提到「早日康復」讓他覺得一頭霧水,畢竟他爹地現在還沒有露面,大多數人都只知道他失蹤了而已。

寄了卡片卻又不留下姓名,還說什麼「好消息」,這個神秘的送禮人會是誰呢?

秦懷鈺頓時就沒了玩遊戲的興趣,他讓保安仔細檢查了果籃里的水果,就連那個限量版的機器人都反反覆復的檢查了好幾遍。

按理說他的朋友不多,關係好的更少。倘若是他爹地或者媽咪的朋友來家裡看望他,也沒必要搞得這麼神秘。

而且這個留言的內容太過奇怪,給人的感覺像是在下戰帖。

想到這裡,秦懷鈺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竟然想到了白倩倩。

一種不詳的預感瞬間籠罩了秦懷鈺,那個瘋女人該不會是因愛生恨,想要趕走他的媽咪,然後由她取而代之吧?

思及此,秦懷鈺頓時覺得頭皮發麻,影視劇里那些類似的劇情瞬間就像開閘的洪水似的閃過他的腦海。

秦懷鈺下意識轉頭去看放在茶几上的精緻果籃,猜測著那些進口的水果說不定有毒。

倘若真的是白倩倩的話,那麼他媽咪現在的處境肯定特別危險。

秦懷鈺想了想,抓起手機就給秦慕年打電話。 https://tw.95zongcai.com/zc/48987/ 可是他連續撥打了五遍,對方都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千金選妻:總裁,別來無恙 秦慕年不由得蹙眉,他舅舅有國外的生意要打理,手機應該時刻帶在身邊,怎麼會沒人接聽呢?

按捺下心底湧起的不安,秦懷鈺隔了一刻鐘的時間再次撥過去,仍然沒有人接聽。

此刻秦慕年心裡越來越不踏實,於是又將電話打給了秦菲。

誰知秦菲的電話也無人接聽,甚至在第二次打過去的時候,直接提示著關機狀態。

秦懷鈺徹底慌了手腳,拿著手機就往別墅外跑去。那名保安不明所以地跟在他屁股後面追,還著急地問著:「小少爺,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可以吩咐我們去辦的。」

秦懷鈺猛然頓住腳步,神情嚴肅地命令道:「那你幫我備車,我要去找我媽咪。」

「這樣不太好吧?你舅舅之前打來電話說,他跟你媽咪很快就回來了,還叮囑要照顧好你。」

「真的?那他們的電話怎麼打不通?」

「這個嘛……也許是沒電了。」

這個理由太過牽強,連保安自己都不信,又怎麼能讓秦懷鈺信服?

秦懷疑微眯眼眸,似笑非笑道:「要不你開車送我出去,要不我自己打車離開,二選一。」 至此,方昊天對田明訣不再懷疑。

他傳音問道:「你現在在這裡與我見面,就不怕你那個假父親發現?」

「他閉關了。」田明訣傳音回道:「據他出關時間應該還有半年。三位長老現在也不在天悲宗,他們出去辦事了。」

「原來如此。」方昊天輕輕點頭。略微沉吟後接著說道:「我可以去魃元塔救你的父親,但我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田明訣也乾脆,不假思索道:「請說。」

「如果哪天由我所掌北涼郡天王關的屠魔軍,我需要你天悲宗全力助我。」方昊天說,「甚至包括了你父子都要親自出戰幫我,就當是你們報答我的恩情。」

「好,我答應你。」田明訣道:「現在的假宗主極有可能是惡魔假扮,就算不是報你的恩我天悲宗也是跟惡魔不死不仇。」

方昊天將赤霄炎龍劍舉起:「一言為定。」

「駟馬難追。」

田明訣突然出劍,兇狠無比刺向方昊天。

兩人再度打了起來。

這讓旁邊的人都很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間又打起來。

兩人打的很激烈,看上去簡直就是生死大仇,要分出生死。

噗!

對戰中,方昊天的劍突然刺中了田明訣。

田明訣從空中摔下來。

那兩個女子大驚失色持劍撲上,其中一個全力向方昊天出手,另一個則是去接田明訣。

方昊天一劍拍下,那個持劍向他撲來的女子應劍砸下去,竟然砸中了那個暈死的女子身上。

被砸的女子直接被砸得粉身碎骨,而那被方昊天拍下的女子則是暈了過去。

轟隆!

山頂上二十多道金丹氣息暴涌,人影閃動正瘋了似的撲下來。

方昊天臉色一變,趕緊落地,然後赤霄炎龍劍揮出將容雁冰等人都收進劍世界中。

「轟!」

十幾道勁氣向他砸來。

方昊天飄身閃動,朝山下逃離。

有十幾個金丹仙人要追下去。

「不要追。」田明訣虛弱叫起,「我們分開不是他的對手。」

他的臉色慘白無比,方昊天那一劍讓他受了極度嚴重的傷。

只有這樣才夠逼真。

見那十幾個金丹仙人沒有去追,田明訣朝山下方向瞥了一眼后閉上了眼睛。

「快,快帶少宗主回去。」

那些天悲宗的金丹仙人都是大驚,趕緊將田明訣帶回去。

方昊天直接離開這一片山脈,極速飛掠。

兩天後,他停了下來。

前方是一片廣袤的丘陵,灰霧滾滾,沖霄而起,其中透漏著極其神秘,古老與危險的氣息。

「魃元塔……」

方昊天靈魂力籠罩而出,尋找此塔的存在。

田明訣只知道魃元塔在這一片丘陵區中,但此塔在哪個位置他並不知道,因為他一旦過來查探就有有可能被那個假宗主發現,到時對方就會想辦法除去他了。

那個假宗主到現在之所以還留著田明訣,只不過是用田明訣這個兒子的身份來更好掩飾自已,給人造成假象。連田明訣這個兒子都不懷疑他的真假,外人又如何能懷疑他這個宗主是假的?

但那假宗主一旦知道田明訣已經察覺到他是假的就不一樣了,肯定會想辦法除去田明訣。

那假宗主定然心裡清楚,對他沒有懷疑的田明訣是他欺騙天下人的最好工具,但對他有了懷疑的田明訣那肯定就是強有力的揭露者。

只是田明訣雖察覺但遲遲不敢揭露那假宗主,一是因為田明訣的實力不足以跟那假宗主抗衡,二就是他父親還活著所以他就得忍辱負重,不然的話對方真面目被揭露后自然就會再無顧忌的殺死他和他的父親。

方昊天的到來讓田明訣看到了希望。

田明訣在得知方昊天要對付他天悲宗時他就派心腹對方昊天進行了調查,確定此人是一個可以託付的人,而且此人的背後是皇朝的軍部,所以田明訣才決定兵行險著求方昊天幫他救父。

方昊天既然知道天悲宗的宗主是假的,那他就不想天悲宗這樣的宗門毀在惡魔手中,幫了田明訣父子,以後天悲宗自然就是屠魔軍最強大的助力。

方昊天當然也知道此行很危險,魃元塔內有可能只囚田不歸一個人,但也有可能是惡魔囚禁了被抓的人類強者。

如此重地,那裡防守定然重重,強者無數。

但方昊天為了得到天悲宗以後在對付魔軍上的大力支持,為了替人族保存這十大宗門之一的力量,他還是決定冒此險。

當然,方昊天並不是魯莽之輩,他能有這樣的決定自然有他的伏仗。

有劍魂和四小在,方昊天不認為這天底下還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原來魃元塔是在地底下,好隱秘……只是那些傢伙在找什麼?也是在魃元塔么……先不管這些人了,若對我不利,該殺則殺!」

方昊天終於發現了魃元塔的所在,但他也發現這一帶還有其他的強者正在丘陵區遊走,似乎在尋找什麼。

嗖!

方昊天朝魃元塔所在的地方潛去。

前潛中,兩側突然有人襲擊。

方昊天並不意外,這裡的一切盡被他洞察,任何人在哪裡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現在突襲他的兩人身上有魔氣涌動,是被魔化的強者,是安排在這裡把守魃元塔的人。

既然是魔化仙師,方昊天出手便不再留情。

噗噗!

赤霄炎龍劍暴起,一招將這兩個有虛丹境六重修為的魔化仙師斬殺。

「閣下的劍不錯啊!」

方昊天剛殺死那兩個魔化仙師就有一道人影電射而至,在方昊天面前十米有餘的地方停下來。

但此人剛站穩,方昊天就突然感覺到天地一片死寂,整個世界一下了潛黑一片,空曠曠的好像就他一個人站在這裡,而對方那人明明就在他十幾米之前但又似乎不在。

太安靜了。

方昊天汗毛頓時豎起,有了強烈的危險感。

「那人是魂武者?好強大的幻術,竟然能夠影響到我。」

方昊天內心都為之震驚。

以他靈魂力的強大,雖說是一時不察而墜進入對方的幻術,但就憑這一點對方的幻術之強大足夠讓方昊天感到震驚了。

「嗡!」

方昊天突然一劍斬出。

對面那人的臉色頓時也變了,變得更震驚。

方昊天這一劍看去是直斬,但實際上是斬向那人身邊一米的空位上。

但對於那人來說,方昊天斬向的位置才是他真正站的位置,這證明了方昊天已經看穿他的幻術知道他的真身所在。

「你是誰?」那人瞬間遠遁,聲音浩浩蕩蕩傳來,「這天底下能看穿我幻術的人沒有幾個,你叫什麼名字?」

「哼!」

方昊天不回應,再度一劍斬出。

幻境被他一劍斬崩,天地恢復正常。

嗖!

再度前潛,連過十一道負責守衛魃元塔惡魔強者的攔截後到達魃元塔的入口處。

「那個傢伙不是與惡魔無關。」

方昊天此時倒是確定了那個對他施展幻術的傢伙並不是惡魔的人,對方遇到那些守護魃元塔的惡魔強者同樣是一律斬殺。

不過方昊天並不覺得那人是友,因為對方遇到人族強者也是一見面就毫不留情的斬殺。

在方昊天到達此地的過程中,那個幻術強者就斬殺了惡魔強者九人,人族強者四人。

但方昊天也不會因此覺得那幻術的傢伙該死,因為那四個被殺的傢伙同樣也殺別人。

「他們竟然也在找魃元塔,說裡面有寶藏?只是此塔的存在按理說是一個秘密,但現在為何會傳出去而且說其中有寶藏?知道此塔存在人不多,田明訣並沒有對外說,那是誰透露出去……此事有點古怪……」

方昊天終於知道那些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了,有兩個傢伙的對話讓方昊天獲知了原因。

這麼多虛丹境仙師或是金丹境仙人到來,是因為他們得知這裡有個魃元塔,塔內有上古仙人留下的寶藏,所以他們才過來。

方昊天感覺有點古怪,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出古怪在什麼地方。

「先別想了,進去再說。」

方昊天憑靈魂感應力已知開啟魃元塔門的關鍵所在,手掌朝一旁輕輕拍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