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不過清晰聽到有人痛苦叫著,把其他人都嚇到了,原來真的有鬼。老爺也不敢相信,居然真的有鬼殺害了他的大兒子。在這裡看的人都不敢相信,以為鬼是不存在的。可這麼刺耳尖嘯的聲音,不得不相信。

最後看到一道白影從棺材里硬扛著桃木劍,坐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盯著我。於是右手一碗狗血倒向他頭中,狗血從頭流到底。隨後一把桃木劍劈向鬼魂,又在不停痛苦大叫,鬼魂分成兩半最終還是消失不見。

人群們全部愣住了,恐怕是第一人見到人把鬼滅了,估計連鬼都是第一次見到。全場啞口無言,被我那一幕操作震驚了。一個掌聲響起來,其他人才反應起來一起鼓掌。

我雙手舉起來,讓大家安靜下來,對大家說:「這個鬼他有一個幫凶,幫鬼把大少爺殺死,然後讓鬼上身佔據大少爺的屍體借屍還魂。不僅如此,兇手就在眼前。」

大家開始小聲議論,大多數人認為是小少爺乾的,為了繼承家產不擇手段。老爺子本想幫兒子復仇挺高興的,但是又開始追究兇手又不開心。生怕小兒子是兇手,到時候被抓走只剩下他一個老頭。一個大家庭沒有一個人支撐,那還算是家庭嗎?

我又打住了:「其實兇手並不是大家想象那樣,兇手不是小少爺,你們誤會他了。」

老爺子聽我這麼一說,提上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連小少爺內心感激我為他洗白清白。這一下老爺子一家不會擔憂了,可以保住唯一的兒子。 我對大家笑了笑,卻不經意說了一說:「難道到了這個地步,你還不出來自己承認嗎?還想再一錯再錯?」

大家開始慌張起來,認為我所說的意思,兇手就在這裡。紛紛向周圍警惕起來,看誰比較可疑。當然隱藏在人群不敢露面,認為我找不到。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我發現一個女孩跟少爺毫不相干,卻對棺材如此關注。這事不跟她相干,跟誰相干。

當然,這事肯定有證據,那鬼魂跟人時間長了會帶它的氣體的。所謂氣體也就是鬼氣,鬼氣跟陰氣差不多。這人肯定跟這鬼有什麼關係,不然怎麼敢聯合做這等事。其實我懷疑他們背後有人,光靠普通的人和鬼怎麼會通曉這種方法呢?

老爺子見我沒抓住兇手,立馬走到我面前客氣說道:「道士可否找到兇手?老爺子別的沒有,就錢多。」

我笑了笑,湊到他耳邊說了幾句。老爺子馬上安靜,並不追究兇手,吩咐下面的人馬上送葬。我就跟隨上墳山看風水,畢竟為了幹活。

剛才不再當場揭露兇手,當然是為了留她有用,到最後就會知道她會發生什麼樣的作用了。

送葬隊伍擺成一條長龍,家人和棺材朝前。經過鄰居家,鄰居們紛紛放鞭炮送行,家人行禮跪拜感謝。 女兒和媽媽的文字賬 後面自然有人送毛巾等,這是這裡的風俗,很多地方都有。

一路上好聽的喇叭和鼓聲交替曲,帶著炮仗雜聲,並不覺得違和感。我的耳朵都受不了周圍不停地哄鳴,實在太吵了。沒辦法,這次為了賺錢進行計劃,不然誰會無緣無故到這裡來受罪。

經過快一個小時,終於到了墳山。這座墳山不大,都是這裡本地人給死人做墳墓用的,所以這裡遍布都是墳墓。

老爺子客氣向我詢問:「請問道士小哥,我兒墳墓放在哪裡好?」

我反問老爺子:「貴族墓葬群在哪裡,帶我去看。」

老爺子指著地下這一塊都是,我就明白了。幾百年這快地一直都是本地人,所以外族根本插不進來。於是我看四周景象,再看地形,馬上風水盤呈現在我腦海里。於是指著一塊地告訴他,並告知注意哪些細節。

老爺子激動快說不出話來,畢竟我幫他解開心中的謎底。證明他的小兒子清白,還找出大兒子死因和兇手。不然一直以為這是小兒子乾的,自己又不能對小兒子做什麼,畢竟只剩一個兒子。老爺子這幾天一直擔驚受恐的過日子,直到我出現,解開他的心病。

這對我有很大的好處,到時候賞金肯定不少,但是我不需要多,只夠自己以後簡單吃住就行。畢竟經常在外面混,沒有家的人,留著一堆錢也沒用。

給大公子下完葬后,大家紛紛下山,到了中午到老爺子家一起熱鬧喝酒吃飯。畢竟都是來送大公子,習俗就是讓一大家庭回來一起送自己家去世的人。傳統一直沒有斷過,善待死者也是善待自己。將來自己死去,還指望下代人來送呢!

雖然是去世的人,很多人帶著開心來喝酒,大多都是鄰居。畢竟血緣關係很遠,所以不太有多少感情。有些人出去打工,一時半會見不著面。所以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跟大家見面,這才高高興興喝起酒來,聊著天。

我坐在老爺子那一桌子上,一桌人情緒很低沉。這讓我懷舊曾經和家人相聚,開開心心一起吃飯的時候,還有很二師爺他們。也不知道二師爺他們會不會有事,心裡一直為他們祈禱,真擔心他們真的出事了。

開始苦澀起來,為什麼倒霉的事都會發生在我身邊,而別人一點事都沒有。老天爺真的不公平,把我的家人奪走,朋友也要奪走。現在就留下孤零零我一個人,在外面流浪。也不知道能走到什麼時候,又該到什麼時候停。

我開始灌起酒來,想讓酒麻醉自己,讓心裡痛苦少一點。旁邊人看我這麼傷心喝起酒來,打好吃驚,都快以為把我當成大公子的好友。

老爺子甚是好奇,冒昧問我:「道士小哥,你這是怎麼了?」

「想起我的家鄉和師門,他們都不在了,永遠不在了。」我都快哭著說出來,實在傷心欲絕。

這句話一說,讓眾人驚訝了起來,怎麼會都不在呢?

老爺子不信,再次探問:「不可能吧,道士小哥是不是在開玩笑?」

「沒有開玩笑,這事沒必要跟你們說,告訴你們沒好處。我一個人先去靜靜,你們先吃。」我拿起幾瓶酒端起一盤菜,轉身到一處沒人的地方坐起來。

其他人不敢攔我,只好讓我一個人靜靜。他們明白我所說的話的意思,知道太多不好的事情,就是不能聽。

我邊吃肉,邊喝著酒,哭了起來。腦里不斷重複之前的回憶,就像錄影帶不斷回放。自己就像旅行者一樣,在旁邊無力看著曾經的回憶。

我現在在想,甚至不知道怎麼挺到現在的。換做別人,心態早就奔潰。身邊所有人都死了,就剩下幾個人,這是多麼慘的故事。鷹眼是騙子,那真正的兇手又是誰呢?

難道真的只是像電視新聞所說的一樣,是一個*?不對,是他們,就是殺我們的人。我終於明白了,是有人在下一盤棋。

這個世界要亂了,亂了也無所謂,畢竟這個世界已經沒幾個人認識。生無牽挂,死也沒人牽挂。又繼續灌在嘴裡,差點嗆著吐出來。

喝多了,肚子漲了起來。本來想喝多麻醉自己,減少痛苦。喝多了才發現,並不是這樣。喝多了愁還在,還多了肚子漲的難受。我真的是傻的可愛啊,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正確的事。

去院子外面沒人的地方,方便一下小解。解完之後心裡感到痛苦,又要去拿啤酒喝,漸漸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不知道是困了還是醉了,準確來說,應該是我累了! 早上醒來時,頭非常痛,酒喝多還真不舒服啊。沒想到我已經在床上了,回憶到昨晚,好像酒喝多在地上睡著了。那肯定被人發現,把我抬到床上。

才想起今天就要抓幕後黑手,可我得找老爺子說一聲,畢竟一聲不吭出門總覺得不禮貌。於是一出房門,就有一位相貌清純的年輕女子在客堂坐著,不知道在等待什麼。

我一出現她面前,年輕女子慌慌張張站了起來,輕聲問候:「你醒了呀,好點了嗎?」

「昨晚是你把我抬到房間里的?」我不敢相信看她顯瘦的身子,怎麼抬起我到房間的。

只見她搖搖頭:「是管家看到你躺在地上,把你送到房裡,我爹讓我到這裡照顧你。」

她爹?難不成是老爺子?沒想到老爺子已經有兩個兒子還不滿足,還有一個這麼年輕的女兒。為什麼不讓保姆來照顧,非讓他的女兒來幹什麼,這用意挺深的呀!

「那先謝謝你們照顧,對了老爺在哪裡,我有事找他。」我當然不能跟她磨嘴皮子,時間現在對我來說很珍貴,早點把這裡的事情解決,就要上山尋墓。

年輕女子趕忙說:「我爹在大堂里喝茶,你不先去吃點早餐,再去找我爹嗎?」

「不了,時間緊迫,早上就免了。再次感謝你來照顧在下,先告辭。」說完向大堂走去。

沒多久,看到老爺子正在開心跟家人親戚聊天,還喝著茶。雖然大兒子去世了,但是小兒子被擺脫兇手的嫌疑,讓家庭回歸平安才是最好。不然這事情沒解決,家裡上下都懷疑小兒子,家裡遲早會鬧出雞飛狗竄。

見到我出現,大家紛紛站起來向我走過去。自從昨天上午大展身手,大家越來越對我客氣了。畢竟我不僅做了一件好事,還顯出他們學不會的本事。

我趕忙一一回應大家,畢竟他們太客氣了,於是我對老爺子說:「客氣話不多說了,我去找出兇手以及幕後黑手,這事做完我該走了。我的路還很長,時間不准許讓我等待。」

老爺子一聽不對,本來目的就是想讓我一直留下來。聽我一說,一心要走就不樂意:「哎道士小哥,什麼事這麼著急,就在我這小院享福也很不錯的呀!」

我明白老爺子的意思,但是我得人生註定不平凡,不可能甘心留下來做一個普通人:「抱歉老爺子,你的心意小子明白,小子身上確實背負著很多東西。先告辭,我去抓人。」

說完不等他們來勸,離開這院子,尋找昨晚那個女子。我去了熱鬧的街道,早上畢竟要買菜,那女子總該吃飯吧。去了街上包子鋪買幾個包子吃,畢竟肚子空著做事也會難受,還買了豆漿喝。

等了半個小時,終於發現昨天見到那個女子,她正在買水果。買的還真不少,都差不多十斤。我好奇為什麼買這麼多,不會是自己吃吧,也許是要送人的。

離開果攤,卻不是回自己的家,而是去了山上的路。奇怪,她上山幹什麼,山上有人住?於是我帶著帽子,在遠處悄悄跟著她。以她這樣的普通人,根本發現不到我。畢竟衣服換了,還帶著帽子,跟昨天的我完全是兩個版本。

離開這個鎮上,她一個人拎著水果辛辛苦苦往上走。這一幕讓我於心不忍,這麼任勞任苦的女孩,怎麼會做這事呢。讓我抓她去認罪服刑,有點做不出。背後肯定有說不出的苦,先調查清楚再說。

終於走了半個小時,到了一個很偏的山腰,一般人還真發現不到這裡。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草屋,那肯定裡面住了人。肯定是這個女子要送水果的人,也許很大可能就是背後操縱這些事的人。

我沒有著急現身,還是打聽他們對話內容,就會知道一些內幕。等女子進屋裡,我這才悄悄靠近屋外面,貼在牆上靠近窗口聽著。

「大師,這是我買的水果,夠你吃幾天的。請您放過我吧,我不能再做違法的事情了。」女聲肯定是剛才進去的女子,很顯然非常害怕所說的大師。

「這時候怕了,之前求我怎麼說的,說什麼做違法的事都敢做。這時候你老公魂魄被一個人打散了,就開始害怕?我告訴你沒門,再說將來你還會有我的血肉,你想打掉以後肚子要生的孩子嗎?」這男的聲音很顯然非常有點老,估計至少五十多歲,聽他話里就明白是個人渣。

「我老公都沒了,你還想做什麼,要錢我已經沒有了。現在就剩幾百塊錢,還不夠養活自己和跟老公的兒子。要命你就拿了我,只想求求你放過我得兒子。」女子帶著一點怒氣,還帶著哀求的口氣說著。

「你的命值幾個錢,我只是想讓你勾引破壞我們計劃的人,把他找出來然後殺了他。是他害得你老公復活不了,難道你不恨嗎?」男的很顯然不屑女子所說的話,畢竟留著她還有用。男人都需要女人,所以他就想讓這個女人下半輩子服飾他。

「我不恨他,我老公有病,死了也是命數。復活老公,殺了別人本來就不對。就算救活了,心裡也會愧疚一輩子。我都想好了,只要你放過我兒子,我會向東家老爺子以死謝罪。」女子非常堅定的說,看來她已經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現在後悔恐怕還來得及。

「什麼?」男的怒了,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女子似乎很難受叫了幾聲。

「老子從來就沒被別人背叛過,難道你想要背叛老子嗎?知道哪些背叛老子的人的下場嗎,都變成了白骨,沒有肉。放心,目前老子不會殺你,老子會慢慢折磨你。」男子非常生氣,看來女子已經把他激怒了。聽他意思不打算殺她,那我沒急的動手。畢竟現在動手他有人質,這樣對我非常不利。 我感覺不對勁,輕輕打開窗口,發現一個中年人正在脫那女子的衣服。我不能坐視不管,只好大喊一聲:「住手!」

那男子當然被嚇了一跳,這裡很少有人會知道這裡。很顯然有人跟蹤女子到這裡,雖然男子很是驚訝,當然他不會慌張。畢竟這裡是他的地盤,來的如果是普通人,對她一點威脅都沒有。

那男子輕笑道:「呵呵,是哪位大俠到我這寒舍來了,出面一起聊一聊。」

我當然不會害怕,已經經歷過這麼多生死存亡的事情,死亡對我來說已經不覺得害怕了。從門裡走進來,跟他面對面。女子已經被他扔到一邊,見我來當然不敢輕易享受。

只見他冷哼一聲:「哼,你是想救他嗎?可你知不知道到了我的地盤,生死由我說的算。」

我不急不躁的說:「你,你憑什麼說我的生死由你說的算?」

那男子沒有動怒,反而驚訝了起來,因為看到我並不害怕。心裡開始有點慌,對我換了口氣:「大俠別生氣,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人你帶走,今天的事就算一筆勾銷如何?」

我打心底對他這種人噁心,變卦這麼快。當然我不會拒絕,但是我想他不會輕易這麼讓我把人帶走。我小心翼翼向那女子走過去,生怕那男子偷襲。當我靠近女子旁邊,男子這才發話。

「請問大俠尊姓大名?」

差點把我哦嚇了一跳,還以為要準備對我下手,於是我告訴他:「我叫張子峰,你呢?」

「江湖上稱我陰山老怪,可否交個朋友?」那男子客氣了起來,是想打我的主意。

連外號都聽出就是一個壞人,壞事估計已經做盡。跟他交朋友,我才不敢。於是我抱起女子,沒有搭理他,直接向門外走去。

那男子這才動手,在我背後用匕首偷襲。我知道他肯定會來這一手,畢竟我抱著人回頭,這個機會偷襲是最佳的時機。我左閃轉身一腳把他踢向牆上倒地,然後奪門而去,把女子放在屋子外面一顆樹上躺著。

陰山老怪跳窗跑出去,我當然不能放過他,直接追他去了。畢竟就他一個人住在這裡,女子在這裡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我才毫不顧忌追那陰山老怪去了。

陰山老怪對這裡十分熟悉,一時半會我還追不上。當然我邊追邊記回去的路。 豪門撩婚之嬌妻請上位 不然走到山林深處不知道回去那真的被這裡困死。可是硬是這樣追,也追不到,這倒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於是我在地上撿起石頭,不停扔向他,好幾塊砸到他身上痛苦大叫。當然他是不會停下,除非砸死他,或者打到他的腿。於是我邊跑邊瘋狂用石頭砸向他,讓他吃盡苦頭。

陰山老怪哪敢停下來,他知道停下來,我會把他殺死。不然我費了這麼大勁找到這裡,只是為了參觀跟他說幾句話嘛,這不現實。

終於他的腿被我打中,陰山老怪停了下來,雙手抱著右腿痛苦大叫:「哎呀,痛痛痛,大俠饒命啊!我跟大俠並無深仇大恨,大俠為何如此對待我。」

「你知道咱兩沒有深仇大恨,剛才還要偷襲我置於死地。」我冷笑反問他,看他到底還有什麼借口。我是不會相信別人的話,更不相信他這種人。

「我也是害怕呀,畢竟你跟蹤她來這裡,我擔心是誰派殺手過來。誤會呀大俠,我向你道歉。」陰山老怪對我跪了起來,還磕起頭。

我看向他,問出我的問題:「是不是你殺了那大家戶的大公子,然後讓那女子的老公魂魄起死回生?」

誰知陰山老怪非常狡猾,滿口不承認:「怎麼可能,不是我做的,我哪有這麼大本事。大俠你看看我被你欺負成這樣,像有那麼大本事嗎?」

我回想他那屋裡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不是他做的還能有誰。再說這裡只有他一個人住吧,還能有誰。

「哦,你不說實話是嗎。好沒關係,等下我問那個女人。發現你說謊的話,我先割掉你的舌頭,再殺了你。」我狠狠的對陰山老怪說,意思讓他害怕起來。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那敢欺騙英勇的大俠。小的陪你去問那女子,便知真假。」陰山老怪非常害怕,因為他不想死。

我當然不會相信他的鬼話,他一定會找機會逃出我的魔掌。於是給他一個請的手勢,讓他帶路。我知道他會給我帶錯路,然後找機會,要麼逃命要麼殺了我。

沒走多久,我猛力踢他後背,陰山老怪重重撞到一顆樹上掉了下來。我快速跟上去,一腳全力踢向他肚子上。嘴角開始流血,身體一動不動。當然不排除可能假死,我從他腰帶拿出匕首,狠狠在他心臟刺了幾刀。

留著他的匕首放在自己身上,方便以後可以自保,於是尋找回去的路走回那陰山老怪的屋裡。我想辦法叫醒了女子,女子見到我還被嚇了一跳。

我安慰她:「沒事了,那陰山老怪被我殺了,我不會傷害你。你能不能對我說,這件事怎麼回事嗎。」

她非常害怕,感覺很無助,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我。畢竟她已經被陰山老怪騙了一次,也很難再相信別人。我不斷安慰她,還告訴她知道整個事情,只是不想傷害她。

於是她才放下戒心,才告訴我整個事情:「其實我叫林采,我的老公死於癌症。這對我們一家子來說打擊很大,沒有我的老公就沒有經濟來源。畢竟這個鎮上很少要女工,因為男人力氣大比女人有用。有一天晚上,老公魂魄給我託夢,讓我找陰山老怪可以幫他復活。」 「於是我為了兒子答應了丈夫的要求,又回到這裡求陰山老怪,可他提出無理的要求。第一要我出五萬塊錢,第二要讓我獻身給他。我拒絕了,這五萬塊錢是家裡最後一筆錢。沒有這五萬,我不知道我跟我孩子,以後該怎樣生活。」林采哭的很無助,也非常迷茫,現在她感覺未來很渺茫。

我沒有打斷她,讓她繼續說。哭出來總比一直忍受好多了,情緒發出來就不再傷心。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畢竟人都是感情生物,沒有誰是機器。

林采平復好心情后,繼續回憶起來:「後來我還是拒絕回家了,到了晚上丈夫的魂魄又出現,還要威脅讓我幫他。還說五萬沒了,只要他復活賺錢很容易回來,不會餓了我和孩子。我還是沒答應,但是連續五天晚上都要出來威脅我。那次我的神經最後一道防禦突破了,最後答應丈夫和陰山老怪不滿的要求。我知道這是很恥辱的事情,但是我已經被他逼瘋了。」

「最後陰山老怪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先讓我去老爺子府里做保姆,想辦法靠近大公子。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把目標放在大公子身上,似乎有仇恨。我沒想那麼多,他給我葯,讓我把葯放在粥里給大公子喝。還有稀奇古怪的東西,讓我放在大公子床底下。最後大公子死亡,我的丈夫進入大公子的身體。但是陰山老怪說,靈魂和屍體需要三天三夜結合才能完全復活。所以我一直在棺材不遠處一直守候,等到你破壞他的計劃。其實那時候我又高興又悲傷,高興可以擺脫這種害人的局。悲傷失去了丈夫,以後我不知道該怎樣生活。」說到這裡,林采不再說話,似乎在等我處決,她希望一個痛快去天堂吧。

「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這事情就當你不存在。我會跟老爺子解釋,這一切都是陰山老怪做的。錢還在他屋裡,應該還可以找到,拿回去離開這裡開始新的生活吧!」我扶她起來,並且給她一條生路。畢竟這不是她的錯,只是被逼而他人利用罷了。自己受了很多委屈,孩子還需要她照顧。

林采感激涕零,突然向我跪了起來,毫不猶豫給我磕頭。我當然擔當不起,趕緊扶她起來:「別,千萬別這樣,我承擔不起。」

林采被我拉起來,還是跪下來,並對我說:「恩人,你是我的大恩人。我無已回報,你卻還這樣幫我。恩人,你需要什麼,小妹一定要回報恩人。」

我還是拉起來,沒有回答她的話,畢竟我不需要她的回報。她見我不理,乾脆準備脫上衣。我大驚失色,阻止她這樣做。

「你這是幹什麼,我又不是那樣的人。我這樣做,只是行俠仗義,不為別的。看不慣弱肉強食,一生喜歡扶弱懲惡。這是我師傅他們的話,現在由我告訴別人了。」我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她這才理智起來,不過又抱著我哭了起來。

我明白她受了太多委屈,現在就剩她一個人面對世界,找不到靠譜的肩膀去靠。我得肩膀暫時借給她靠,畢竟以後她的路很遠。

等她哭夠了,才擦乾眼淚對我說:「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如果你有愛的女人,那麼她一定會很幸福!」

她說到這裡,我想起韓露,不知道她是不是還活著。哭也哭夠了,傷也傷夠了。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讓自己變的更強,保護我該保護的人。

「對了,我們去屋裡找找他把錢藏在哪裡,找到就回去吧。你帶著孩子也早點離開,畢竟假如有一天他們知道真相,對你來說不好。」我對林采建議,是誰的兒子死了,知道兇手大多數都想報仇。

林采點了頭:「嗯,好的,對了我問你一個問題。陰山老怪所說,人死了就有靈魂,如果不停借屍不就可以長生不老?」

我笑了笑,搖搖頭:「那當然不現實,借屍還魂要有三個條件。第一靈魂的力量要和身體的強硬一定要符合,如果不相符,靈魂力量大容易把身體弄癱瘓。而靈魂的力量不符合身體的強硬的要求,就會導致靈魂駕駛不了身體,只有相差不大才會真正完美合體。當然對普通人來說,這個要求很容易找到。第二,新的屍體全身內臟血液和細胞必須還是活著,都死了靈魂進去也沒用,身體是死了動不了。第三就是需要精通靈魂的人,來操縱這借屍還魂的力量。當然就算復活了也沒用,頂多能活半年就掛了。」

林采驚訝叫了一聲,果然沒有想象那麼好。早就有了這個結果,沒想到會是這樣,她知道陰山老怪是利用她來陷害大公子。

「古代很多皇帝和大能都想超越大自然,都想成為世界的主宰,不惜一切代價尋找長生不老之迷。有些人失敗孤獨終老死去,有些人成功了卻陷入可怕的後遺症中,有些人卻以一切殘忍的代價來換取,不管失敗還是成功。不過至今,沒有一個真正可以完美長生不老。人是不可能和大自然與時間鬥爭,可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我看過軒轅派的古書,才發起后感。

林采聽的半懂不懂,好奇問:「難道你們的世界都是超能力?跟陰山老怪一樣,都會法術嗎?」

「差不多吧,以後得日子還會更艱苦,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吧。好了,跟你說了這麼多,你以後會明白的,先去找錢吧!」說完帶著林采進屋找錢。

很快找到陰山老怪藏錢的地方,發現他有三十多萬人。看來他坑過別人,這些錢也是不義之財。林采只拿回她的五萬塊錢,剩下留給我。我要這麼多錢也沒用,畢竟只是流浪的人,只需要飯錢就夠了。

「這些錢你都拿著,你覺得多就捐給真正需要的人,反正你的孩子需要奶粉錢。這些錢你拿著,別推了,聽我的。拿完我送你下山,我還有一堆事要做呢!」我對她嚴厲說,畢竟怕她推辭,又說一堆。 把林采安全送到家,我立馬回到老爺子的院子里,找老爺子。這個時候正在吃飯,老爺子見到我回來慌張站了起來:「道士小哥,你總算回來了,找你很久,實在等不住大家這才開飯。實在抱歉,是我們招待不周。」

我擺擺手,倒不會生氣:「沒事沒事,你們吃飯沒必要等我。我本來就是來打臨時工,做完離開這裡。」

老爺子走到我面前,拉著我到一個空著位置坐著,還特意親自給我倒酒。我實在擔當不起,倒酒怎麼能讓老年人給年輕人倒呢,立刻阻止他。

「老爺子,下午我有要事要做,不喝酒了。那個幕後兇手抓到了,是一個巫師。別人都叫他什麼陰山老怪,在那後山被我殺了。這人壞事做盡,害人不淺。」我特意解釋,並且把上午的成果告訴老爺子。

這一口把大家愣住了,老爺子非常震驚:「沒想到他真的回來了,二十年了!他還在恨我,哎,造孽啊!」

老爺子搖搖頭,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我猜的不錯,這陰山老怪肯定跟老爺子熟悉,不然偏偏選一家大戶人家下手。20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等待這麼久才回來報復老爺子。我沒有問,老爺子過會自己會說出來。

「20多年前,這個陰山老怪在這裡是風水師。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很有名氣,鎮上的人都認識他。我家父去世,便就請他來看風水。可是他選了一塊山頭,並不是我們的山墳,他說那個山頭好。於是我相信了他,就去那個山下葬。」

鋼鐵俠異界無敵 「可結果,挖到一半的時候,土裡居然冒出黑血。大家都以為是妖怪,不敢再去挖。於是我就動怒,罵他是個騙子,大家紛紛不再相信他。就這樣,陰山老怪名聲被罵丑了,退出我們的視線。突然有一天,跑到我家宅門前喊,說以後總有一天會回來報復我。那時候還害得我幾晚沒睡個好覺!」老爺子悔恨當初罵他,不然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

原來是這樣,陰山老怪這人報復心還真強。出去學到真本事,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為了報復老爺子。這事也算明了,陰山老怪被我殺死,不會再出現危險。

但是我對冒血的土有興趣,古書裡面提醒過冒血的土下面是一個大凶之墓。傳說有兇惡之王的人死去,想在將來複活自己,建立這樣的墓。殺了很多人,放他們的鮮血來澆灌這片墓地。再做法,讓血液在土裡活躍,不會幹化。

於是我問老爺子:「那塊山頭在哪裡,有空我去調查一下。」

老爺子告訴我地址,原來是我要去的山頭對面。兩頭山中間剛好隔著這個鎮,形成一條線,這就好記了。畢竟這墓地是大凶之地,如果能解決對這裡有好處的。要是等到哪天,墓主人真的復活,那這裡又變成一場血海。

歷來上古時代,凡是力量強大的兇惡之人,都把普通人當畜生看待。那時候人類都是兇惡之人的奴隸,沒有自由可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