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他不動用這玩意,恐怕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了,皇族中人,手上的確有不少好東西,想必那火辰,火允兒,還有燕王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保命的東西吧?

方才那一道雷電劈上去,幾乎將靈獸區的怨靈消滅了九成九,這樣一來,頓時也將大家的壓力都給緩解掉了。

眾人之時保持著一定的速度,沿著靈獸區的草皮前進,這時候火允兒便是問道:「通過靈獸區后,就能進入秘境了嗎?」

燕王聽到火允兒的話,便是點了點頭,隨即說道:「理論上的確是如此,通過靈獸區后,我們就到了這島的中心地帶,找到羽皇秘境的入口就可以!」

後半程上,眾人卻是沒有碰到什麼麻煩,輕鬆通過了靈獸區,隨即大家便是看到眼前出現一道道美輪美奐的景色!

那一道道由各種玉石和光芒組成的線條,勾勒出一個如同仙境的世界,每一處亭台樓閣,都散發著繽紛之色,一般色彩過於濃郁往往就會給人庸俗之感,不過眼前這些色彩卻搭配的非常完美,確實不會讓人感覺到任何刺眼或不舒服!

「好漂亮!」看到這景色,火允兒卻是第一個沖了進去,那雙眸子了閃爍著繽紛色彩,這一路走來大家的心都緊繃著,忽然看到這些美麗的景色,眾人的心情也舒展開來。

羅征也緩步進入其中,目光仔仔細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這些建築,這龍脈一族的建築的確十分考究,在那些建築的材料,則是混入了各種顏色的夜明砂。

這些夜明砂白天吸收太陽光,晚上則能夠折射出不同的光芒,即使經曆數千年,卻依舊光彩奪目。

「入口,在這裡,」燕王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已經有些見慣不怪了,只是掃了一眼后,便是帶著眾人尋找羽皇秘境的入口。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龍脈一族曾經在天羽聖海中建造了輝煌的文明,眾人沿路便是欣賞這迥異於人族風格的建築,時不時會有人發出感嘆。

「要是能夠一直住在這裡,那該多好?」月盈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住在這裡……」左傳東笑道:「那血祭之力能夠直接把你壓扁!」

在血祭之力強烈的影響之下,也只有龍脈一族本族人能夠生存其中,有傳言龍脈一族中還有遺落的後裔在生存在天羽聖海之中,不過那終究也只是傳言罷了。

羅征對這些景色視若不見,只是緊跟著燕王的身後,這一趟,羅征必須帶走足夠多的生命原石,這也是他進入天羽聖海中最大的目的。

在燕王的帶領之下,眾人便是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座「金字塔」。

這金字塔的造型十分獨特,而且整個金字塔從低到高,被雕刻出一個個一人寬,一人高的窄門!而這座金字塔之上,便是密密麻麻分佈著這種窄門,這窄門只能容納一人通過,估計建造這窄門的人也希望只讓一人通過。

「那一道門才是入口?」羅征看著那一道道窄門,便是開口問道,他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如此大的一座金字塔上,分佈的這些窄門恐怕有數萬之巨。

誰知道燕王攤攤手后,隨即笑道:「都是入口,每一道門都是!」

「這麼多門……」月盈滿臉好奇的望著燕王。

燕王卻淡淡一笑,這才說道:「龍脈一族的這座礦山,的的確確是有十萬個門進入其中……」

燕王正在解釋的時候,眾人驟然便看到這座金字塔的側面上部,出現了一道湛藍色的光圈,隨即便有數人從那個光圈之中摔落下來!

「噗,嘭,嘭……」

這些武者,也是與羅征同一批通過緩箭區的那些神級天才,在靈獸區逗留的武者大約只有一半左右,還有一半武者直接選擇通過了靈獸區,來到這裡,所以他們算是率先一步進入礦山了。

羅征看了一眼,他們手中卻是扛著一桿桿赤金色的礦鎬,「這些傢伙,連挖礦的礦鎬,都是下品仙器?」

聽到羅征的話,反倒是燕王嘿嘿一笑,「這就是天行兄孤陋寡聞了,龍脈一族下面的那座礦山,和你想象中的礦山完全不同,一般的鐵鎬頭根本就挖不動,必須要用仙器級別的礦鎬才能夠挖開。」

在羅征的概念之中,一般的礦山便是泥土與石頭混合的礦洞,就算是那些礦層之中極為堅硬矸石,在武者的手中還不跟泥土差不多?哪裡需要仙器出馬?

那些武者們摔落下來后,便是扛著肩膀上的礦鎬,再一次沖向那些金字塔的窄門之中……

看到羅征臉上流露出疑惑的表情,燕王則是搖搖頭說道:「好了,一會兒大家就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月盈,過來領取礦鎬!」

「什麼?人家也要挖礦?」月盈滿臉不情願的說道。

燕王自然不理會月盈的廢話,卻是從須彌戒指中取出一把礦鎬,直接朝著月盈扔了過去。

方才那些武者們手持的是下品仙器,現在燕王手中的這礦鎬則更加離譜了,竟然是上品仙器……

想到這黑鐵神國的煉器師們竟然會煉製出這種奇葩的東西,羅征也只有暗嘆一句,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火辰和火允兒,也才對他們帶來的數人分發礦鎬。

這邊燕王依次分發給月盈,藍晨和左傳東之後,便是只有羅征和燕王兩人手中沒有礦鎬了。

不過就聽到燕王嘿嘿笑了兩聲,便是從自己的須彌戒指中掏出了兩把湛藍色的礦鎬。

當羅征的眼睛看到那礦鎬的時候,目光又是一閃,這兩把礦鎬竟然可以位列下品聖器!

「接著,天行兄,下品聖器的刀劍容易弄到手,不過這般品階的礦鎬,我還是耗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一對!」燕王便是將其中一把礦鎬扔給了羅征。

羅征將手中的這礦鎬揮舞了幾下,臉上的怪異之色更加濃烈了,想想中域之中為了一件聖器往往能夠爭的頭破血流,人家卻是硬生生的打造成挖礦用的東西。

「天行兄不用太過奇怪,我們四大神國原本也不會將材料浪費在小小的礦鎬之上,不過這玉皇秘境中的這座礦山非常特別,肯耗費大價錢投入在礦鎬之上,必然是能夠回本的!」燕王說著,這才徑自朝著那座滿是窄門的金字塔走過去,一邊走一邊同時對眾人說道:「我先給大家演示一遍吧,當進入窄門之後,就會墜入礦山之中……」

燕王說完,就已經自顧自的進入金字塔最底層的窄門中,隨即很快消失在其中……

「喂,花花話說道一半就進去了!」月盈癟癟嘴,無奈的說道。

眾人也是奇怪,但大約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后,燕王就從與此前其他的武者一樣,從金字塔側面的一個光圈中墜落下,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時候燕王的手中已經多了一塊拳頭大的礦石,燕王晃了晃之後隨即笑道:「火能晶,這玩意不值錢!」說罷,他便是隨手將能那拳頭大的礦石扔在了一旁。

看到這一幕,羅征也是越發好奇了,此前羅征並沒有通過腦海的記憶,查詢其中的奧秘,這時候他卻按捺不住這個衝動,但是他的念頭搜索之下,卻發現這大千世界的意志中,並沒有關於這座礦山的記憶!

無法搜索之下,羅征的眉頭卻是輕輕一皺,大千世界的意志記錄了這個大千世界中發生的一切,很少有遺漏,卻不知道這座礦山到底是什麼來頭?

既然無法搜索到相關資料,羅征乾脆自己去探查了,他便是扛著那下品聖器的礦鎬,朝著金字塔最下方的窄門走進去!

當羅征的身影剛剛消失在窄門之中,他頓時感覺到自己開始瘋狂的下墜!

「嗖!」

在下墜的同時,羅征一個翻身之下,卻看到下面似乎多了一個龐大的植物……

只是羅征也無法確定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只是看起來像是一顆巨大的植物罷了,從這株植物的主桿之上,延伸出一條條細長的枝幹,而枝幹的末端,就是一個個舒展開的「葉片」。

無論是這「植物」的主桿,還是「葉片」,都閃爍著瑰麗的色彩,這植物的主色調是湛藍色,宛若一層水晶包裹在最外層,但裡層卻是有無數顆粒閃爍著不同的光芒。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羅征的腦海之中剛剛閃爍出這個念頭,便是直接墜在了一個「葉片」之上!

「這些葉片,似乎與外面那些金字塔上的窄門一一對應?」羅征抬頭望了一眼,他是從最下層的窄門進入,便是墜落在這植物底端的葉片之上!

「這葉片的下方,似乎包裹著礦石!這些礦石難道是從這植物的體內生長出來的?」羅征的心臟微微一跳,他這才明白那些五顏六色的顆粒是什麼,那些應該就是各種礦石。

羅征抬頭仰望著這顆神器的大樹,臉上也浮現出敬畏之色,真的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棵大樹本身,怕是不會產生礦石,只是這大樹通過自己的根莖從地底深處將礦產抽出來?

羅征腳下的葉片之中,便是包裹著幾種顏色不同的礦石,他目光輕輕一掃,並沒有在其中找到自己要的生命原石,不過既然進來了,他自然要帶走一些礦產,於是羅征朝著這葉片,開始揮動著手中的礦鎬!

「咔擦!」一聲脆響之下,同時火星四濺。

當羅征的礦鎬敲打在那湛藍色的葉片之上,頓時在其中敲出了一道裂紋。

「好硬,」羅征驚嘆了一聲,燕王說道沒錯,連下品聖器挖掘都有些吃力,仙器以下品級的礦鎬恐怕根本挖不動。 好歹羅征手中持有的是下品聖器的礦鎬,將這個葉片挖開並不困難,隨著羅征揮舞礦鎬連番敲擊之下,葉片上的裂縫頓時爆開,其中幾塊大小不對等的礦石,便也到了羅征手中!

這些礦石算不上值錢,即使是在中域,也只能算是稀有礦石,但也算不了頂尖的那一類,至於四大神國之中,像燕王這個級別的武者便是將這些礦石隨手丟棄了。

羅征可沒有亂扔的習慣,他將這些礦石收好了后,卻是彷徨了一陣子,既然挖到了礦,應該就可以選擇離開這裡,可是現在如何離開?

這裡上不沾天,下不挨地的……

不過就在這時候,羅征就看到頭頂上方,大約比自己高出四五排處一位武者,正在迅速的挖掘葉片中的礦石,將那些礦石挖掘完后,那武者便是縱身一躍,便是朝著下面虛空之中墜落而去。

但是不一會兒,那虛空出就擴散出一道圓環,如同漣漪一般綻開,同時那位武者也消失在其中。

聯想到此前在金字塔一側見到的那一幕,羅征頓時就明白了,想必這顆大樹的下方,應該有一套傳送陣,能夠讓武者回到金字塔外。

於是羅征也準備見樣學樣,準備順勢跳躍而起,但是就在這時候,羅征卻看到這顆大樹分散出來的根莖之中,也有一顆顆奇形怪狀的礦石!

這顆大樹是利用主桿,吸取諸多礦石,然後通過自己的主桿傳動到無數的主桿之中,最終才傳遞到葉片之上。

「若是自己將這枝幹斬斷一截……」羅征心中卻是跳出這個念頭。

想到這裡,羅征卻是驟然朝著那一截枝幹一躍而去,正當羅征剛剛準備掏出上品聖器的長劍之時,頓時有一股無法抵擋的力量將羅征往下面扯去!

那股力量的速度之快,幾乎讓羅征沒有多少反應的時間,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手持長劍和礦鎬出現在了金字塔的一側,而燕王則站在不遠處笑盈盈的望著自己。

燕王的目光落在羅征的長劍之上,便是嘿嘿一笑,「看樣子你是打算將那顆大樹的枝葉砍斷,之前已經有無數人試過了,沒有人能做到!」

四大神國探索天羽聖海這麼多年,羅征能夠想到的方法,自然有無數人去嘗試過。

將這顆奇特的大樹的根莖斬斷,肯定比挖掘葉片中那麼一點點礦石快得多,但無論是虛劫境武者,又或者是生死境強者,乃至於神海境大能,尚且沒有人能夠斬碎這大樹的根莖。

羅征只是微微一笑,有些事情自然是自己試過了才會清楚,他便是將長劍給收了起來,這一次他才以正確的眼光打量眼前的這座金字塔。

「如果我猜測的沒錯,進入這座金字塔下面數層的窄門,挖掘的礦石品質都很差,越是上層,挖掘的礦石越好,對吧?」羅征如此問道。

燕王笑著點點頭,「說得對,這座金字塔一共四十七層,對應那顆大樹的四十七層葉片,每一次進入窄門之中,就能夠任意掉落至其中一個葉片,進而挖掘礦石,層數越高,挖掘的礦石品質越好,越稀有,同時難度也就越大!」

「生命原石在第幾層?」羅征忽然問道。

他萬里迢迢來神國大陸,自然是為了尋找生命原石,至於其他的礦石,羅征的興趣不是很大。

燕王微微一指那金字塔,隨即說道:「這些礦產資源的分佈只是一個大概,不過生命原石原則上,要在二十五層以上才會出現,層數越高,礦石也就越好,不過對礦鎬的要求也就越高,而且其中一些葉片上甚至會有危險。」

聽完燕王的話,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既然如此,我也上去!」

就在這時候,便是有一批武者蜂擁而來,而為首的那人,便是已經見過數次的劉秀。

此前劉秀為了對抗那些怨靈,便是祭出了威力巨大的天雷戰戟,即使如此,如此多怨靈的圍攻之下,也讓劉秀十分狼狽。

那些武者們嘈嘈嚷嚷之際,則開始攀爬那座金字塔,紛紛掏出準備好的礦鎬,直接從這金字塔二十層以上的窄門中進入。

等到他們進入其中之後,羅徵才不斷地在金字塔上跳躍,心中便是在默默數著自己攀爬的層數,既然燕王說二十五層之上才會出現生命原石,他自然選擇二十五層這個層級。

這金字塔上的窄門,越高,數量就越少,第一層尚且有數千道窄門,到了第二十五層之後,金字塔上的窄門便只有不到一百個。

羅征隨意挑選了一個窄門進入其中,當他跨入窄門的瞬間,便是開始急速墜落,緊接著眼前的光芒輕輕一閃,他才直接墜入了一個葉片之中。

現在羅征所佔據的方位,是這顆大樹的中上段,站在這裡,羅征能夠俯視下面所有的葉片。

不過他的目光直視掃蕩了一陣,便是往腳下的葉片望過去,他便是想要尋找生命原石,那種像是雞蛋一樣的古玉。

這一望之下,卻是看到這葉片之中包含著不少礦石,這一層次的礦石,似乎都蘊藏著奇特的力量,有些礦石的表面甚至流淌出淡淡的法則之力,一眼望過去也讓人覺得不凡。

非良人何來情深 但是羅征的眼中依舊流露出失望之色,「沒有生命原石……」或許是因為失望,羅征甚至沒有心情挖掘葉片之中的礦石。

想到這裡,羅征就是縱身一躍,隨即開始迅速的墜落,不一會兒,羅征再次出現在金字塔的一側。

金字塔之下,越來越多的武者也聚集過來,燕王大約也開始挖掘礦石了,這次羅征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在第二十五層沒有尋找到生命原石,羅征乾脆將高度提升了三層,直接走上金字塔的第二十八層!

當羅征邁上二十八層之後,不少聚集在下方的武者,則是竊竊私語起來。

「那個羅天行一上來,竟然就選擇二十八層的高度……」

「人家有這個本事!以他展現出來的實力,怕是能與一些生死境強者對抗,二十八層怎麼了?」

「對,三十層以下問題都不大,不過三十層以上恐怕就懸了!」

就在眾人議論之中,羅征進入二十八層的窄門之中,但幾個呼吸之後,他的身影再次從金字塔一側的光圈之中墜落下來,同時滿臉鬱悶的表情……

很顯然,第二十八層中也沒有找到羅征需要的生命原石。

這就讓羅征有些鬱悶了,他要的生命原石數量可不是一顆兩顆,以羅征的估計,想要將寧雨蝶的生命之力完全補充,恐怕至少需要上千枚生命原石,若是以這樣的概率去挖掘,最終他能不能收穫一兩百顆生命原石都是一個問題。

從光圈中墜落下來,羅征繼續扛著礦鎬,卻是再次爬上了二十九層……

「這羅天行到底想要幹什麼?」

「估計是尋找某種礦產吧。」

這一次,羅征直接墜落在二十九層的某個葉片之上,當他的雙腳剛剛站在上面的時候,雙目之中就閃現出一道精光,臉上同時浮出淡淡的微笑。

生命原石,終於找到了!

這湛藍色的葉片寬約一丈,厚約半丈,宛若一塊巨大的藍水晶一般,就在這湛藍色的葉片中央,便是有多顆宛若雞蛋一般的古玉,被封在其中,赫然便是羅征要找的生命原石!

羅征隨便數了數,發現這葉片之中包裹著十六顆生命原石,雖然與自己需要的數量相差甚遠,但總體來說已經不少了,他可以積少成多。

「咦?在這些生命原石的中間,還有一顆亮晶晶的東西,那是什麼?」羅征臉上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這葉片之中的十六顆生命原石,圍成一圈,卻是將那顆亮晶晶的東西包裹在其中,那東西綻放出刺眼的光芒,羅征一時間也難以分辨。

沒有多想,羅征已經將那礦鎬高高的揚了起來。

「咔擦!」

他已經知道,越是上層的葉片就越大越厚,顏色也是越發湛藍,同時也更加堅固!

但是這葉片的堅固程度還是超出了羅征的預料之外,他這般重重的砸在上面,卻是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這……」羅征臉上流露出愕然之色。

雖然他手中只是一把下品聖器的鎬頭,但是配合羅征本身的力量,即使不利用罡元爆發,也能輕而易舉的將一座大山劈開,眼前的這葉片就堅硬到了這種程度?

不過好不容易發現了這些生命原石,羅征又如何會放棄?

想到這裡,羅征驟然將體內的百枚龍鱗之力爆發出來,再次掄起手中的礦鎬,朝著這葉片重重的砸下去!

「咔擦!」

這礦鎬猛砸之下,便是直接將這葉片砸出了一道裂痕。

「不過如此!」羅征臉上浮現出一絲淡笑,看到自己攻擊有效,他便是不斷地揮舞著礦鎬,這一次次的砸下去,葉片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多,隨著羅征最後一次重擊之下,就聽到一陣破碎之聲傳來!

這時候他才將那些碎裂的部分用礦鎬剔除,露出下方的生命原石。

望著那些生命原石,羅征的目光也瞬間柔和起來,寧雨蝶便是等著這東西救命了,於是羅征小心翼翼的將生命原石一顆顆收入須彌戒指中,將這些生命原石收集之後,羅征的目光停留在那顆亮晶晶的東西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