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不過讓他堂堂一個前輩,主動開口向王林索要修真秘笈,這也不太好開口,實在太掉份。

「助你離開空間裂縫的辦法老夫的確是有,詳細到你都不會有絲毫風險,不過卻需要你的配合。」江誠沉吟少傾道。

與王林這種人交流,很費勁,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看出虛實,進而泄露太多訊息。

快穿:女配又跪了 故而江誠說話也是斟酌許久。

「怎麼配合?」王林問道。

「你現在應該只是一個靈魂意識的狀態,肉身盡毀不說,靈魂也漸漸自遊魂向著吞魂進化,便是天逆珠子都融入了你的靈魂之內,靈魂性質就有些特殊。

老夫需要探析你的靈魂性質,這就需要你徹底放開心靈,不能阻礙老夫的探析手段。」江誠忽悠道。

一夜孽情:吻別豪門老公 「徹底放開心靈?」王林一時沉默,心思電轉,各種念頭起伏。

神運算元這究竟是真的需要探析什麼靈魂性質,還是開始暴露出了接近他的真實目的?

讓他放開心靈,他會損失什麼?

是否意味著讓對方知悉他的一些秘密?又或者對方有什麼手段可以在他敞開心靈的瞬間,將他控制奴役?

一瞬間王林的腦海之中就閃過了很多陰謀論。

他向來不會輕信於人。

對於神運算元,他也一直是抱有警惕提防心理。

而現在,該是到了抉擇的時候。

是選擇信任對方?還是……

江誠此時已通過探析心靈的手段,獲悉到了王林的矛盾心理。

這種探析心靈的手段,也只能在對方想到什麼之時,才能去探析到對方當時所想。

若對方不去想,念頭不誕生,那麼想要攻破對方的心靈方向去探析,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江誠才需要王林敞開心靈,讓他任意探析。

但王林不比常人,想讓這樣一個疑心病極重的傢伙敞開心靈,難度是極高的。

江誠此時把握到王林的矛盾心理,當即就加了一把火道,「王小友可還是頗有猶疑,莫非還擔心老夫對你有什麼歹意不成?老夫若是有歹意,曾經也就不會屢次提點你,便任由你自生自滅。」

王林默然,還在思考。

他向來喜歡謀而後動,謹慎至極。

江誠的一言一行他都是在心底思慮良久之後,才決定是否給予回應,如何回應。

而現在,他陷入了沉思。

因為直覺判斷,神運算元這要求之中似隱含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情理而言,神運算元應是沒有任何歹意。

「前輩既然願意出手,晚輩,便信前輩一次!」

少傾,王林還是冷靜給予了回應。

現在他這種情況,幾乎是半死,只剩靈魂意識,雖暫時而言的確沒什麼危險,但如何重塑形體,如何離開這片危險的空間,已是大問題。

王林還不想死,他想報仇,藤化元滅他全族之仇,到如今都是如一團火焰在他心裡燃燒。

為報仇,他可以再死一次!

那麼現在,為何不能再賭一次?

聽到王林這回復,江誠鬆了口氣。

他還真是擔心王林並不願答應,那麼此事也就只能耽擱下來,他卻不可能再去套王林的話,否則只會使得此人更為警惕提防。

不過即使王林現在不同意,江誠其實也有另一種很好的解決辦法。

那辦法便是等待諸天投影功能的CD時間過去,他直接召喚王林的諸天投影附體,就可以直接獲得王林的很多感悟和功法。

當然那必須選擇百分之百的投影繼承,需花費一千點活躍值繼承王林的戰鬥意識、戰鬥經驗、武學感悟、情感傾注等等。

現在王林既然同意了,江誠也就不用再等諸天投影的刷新時間,而且也不用花費一千點活躍值。

重生明珠 探析王林的心靈秘密花費不了多少活躍值,這些活躍值節省下來,在關鍵時刻,將是保命底牌。

當即江誠便是毫不客氣對王林進行心靈探析。

此時的王林還只是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但其腦海記憶之中,仍舊保留記憶有不少不錯的修真功法。

例如完整的黃泉升竅訣,江誠這次便是直接竊取了過來,還有多種御劍之術,從先天修鍊到凝氣期,再從凝氣期修鍊到築基乃至結丹期的法門等等。

一個人心靈深處的記憶和秘密實在太多,江誠只能撿些他所需要的去搜索然後記憶。

所幸這些記憶任由他翻取,王林既然有所決斷後,就根本不會再玩什麼手段,這也是其果決之處。

江誠以心靈交感的方式,將一些對他有用的心得和功法都記憶繼承下來,耗費了足足一百二十點活躍值,探析了六次,這才結束。

「王小友,老夫已經弄清楚了,現在有個解決辦法告知於你,以你目前的遊魂特性,只需繼續……」

做完正事之後,江誠便是履行承諾,直接將記憶之中王林曾走過的經歷再原封不動的告知給對方,指點對方沿著這一條既定的路線前行。

這壓根就是做得無本買賣,空手套白狼。

不過此時這個階段的王林,也的確是不知曉未來的變化,有江誠指點,至少有個方向和目標,儘管這方向目標都是王林自己在未來走出的。

「三年後……需要三年的時間么……」王林沉吟半晌,確定江誠話語之中找不出什麼問題后,當即道,「多謝前輩指點。」

「不謝不謝,希望你能順利離開這片破碎的域外戰場。」江誠含笑,對這次的交易很是滿意。

他關閉了群聊手機,再回想腦海之中多種修真功法,最終選定了一門功法《天祈靈訣》。 「《天祈靈訣》……這功法名字倒是很拗口,反過來讀祈天靈訣倒是順眼不少。」

江誠在腦海之中將天祈靈訣過了一遍,雖對功法名字頗為吐槽,但這功法的整體功效他還是極為滿意的。

這一門功法只是王林記憶之中的一門,當然對方並未修鍊。

不過根據王林對此功法的了解,這門功法應該是目前其所知曉的最佳長生功法。

「根據王林的理解,這門功法若是修鍊到第一重人壽的階段,便可延壽二百載,使得武者自先天階段晉陞到凝氣期。

而若是將功法修鍊到第二重地坤階段,可延壽八百載,便可從凝氣期晉陞到築基期。

若是此功法修鍊到第三重境界天祈階段,便是可延壽一千五百載,而達到此階段后也便可順勢突破到結丹期。」

江誠在腦海回憶,微微搖頭,「不過修鍊這門功法卻是限制頗多,其一是不可修鍊一些有損身體潛能健康的禁術秘法,否則功法自破;其二不可經常受到重傷損害元氣,否則功法難有進展;其三……」

江誠神色略有古怪,「其三是需得調整飲食規律,依照養生之法,時常吃溫補藥物助力練功,棲息之所也需嚴苛對待……」

這……看來人想要長生,還真是很麻煩,需求太多了。

至少尋常人想要求得長生,那無疑是找罪受,條件不行還苛求那麼多,完全就是自找不痛快。

而條件好的,也是需要頭痛,不過這些頭痛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下面的人去頭痛,自己則只求長生即可。

「長生難,難長生,不過既然有這麼一個念想,我就何不追求一下呢?以吸功大法以及天祈靈訣為根本,融入其他功法,我要再度自創出一門武功。」

江誠心中升起豪情萬丈,已在心底做出了好幾種計劃。

而就在此時,他們也已經趕到了戈牛府的地界,進入到了一片莽莽大山的夾道之間。

「江爺,我們已到了華容道,這裡是戈牛府與岐山府之間的一個三不管地帶,有很多山賊豪強就在道旁山間安營紮寨,做了強盜頭子,此地有名的便是黑雲寨,裡面幾個當家都是厲害人物。」

馬車走在並不算多寬敞的山道間,羅睺貼近馬車掀開簾帷對馬車內的江誠彙報道。

江誠透過簾帷去看道旁險惡的大山,耳朵卻是隱隱聽到了遠處傳來的一些廝殺聲。

「前面什麼情況?」江誠問道。

「江爺,看來前面已是有商隊遭遇了這山間強盜,你說我們……」劉石駕馬過來神色帶著徵詢問。

江誠目光輕閃,「有其他道去往戈牛府嗎?」

劉石搖頭無奈道,「有是有,但卻要繞很遠。」

「那就過去,有不長眼的,就殺了。」江誠平淡說了句,又看了一眼寧璇秋,「勞煩寧老掠陣了。」

寧璇秋輕哼一聲,抱著春秋筆,卻還是不情不願的微微頷首。

這幾天,每天黑天劫的劫力發作,他就是痛不欲生,也是靠了江誠渡入的真氣,這才自痛苦之中得到解脫。

雖然現在越是熟悉黑天書和劫力發作的特徵,體內劫力就越是安穩,不再發作,不過劫力「有借有還」的特點寧璇秋還是清楚的。

劫力若是用了卻不反還,那麼便會引發黑天劫,需得靠江誠的真氣才可化解。

寧璇秋自覺現在還沒辦法離開江誠,那也只能受制於人,聽從號令了,否則就是自找不痛快。

很快一行人就趕到了前方廝殺之地。

可以看到一大批強盜山賊正在殺戮搶掠,發出猖狂的大笑。

其中還有一個身形極為強壯滿身紋身的強盜,已是闖入了一座馬車之中,抓住馬車內的兩名女眷就開始上下其手,引得女子哭泣尖叫聲在廝殺中極為刺耳。

然而根本沒有人去管,這些強盜山賊都是心腸狠毒之輩,地上有沒死的人都會補刀,誰去管那些羸弱的女眷。

「江葉,情況有些不對,這一帶的強盜山賊雖都兇狠,卻也都很少下這麼狠的手,恐怕這裡面有蹊蹺!」

羅睺靠近馬車對江誠道。

盜亦有道,強盜山賊剪道劫鏢也都是有規矩的,一般商隊都會很識相交點買路錢,而強盜山賊也不會趕盡殺絕,否則若是招惹了後台硬的人家要替天行道,那麼他們也就沒好日子過。

故而一般強盜山賊搶劫,都會適可而止,像眼下這樣男的殺光女的強上的局面,那完全是往死里得罪,應是事先踩好了點,或是裡面有些蹊蹺的情況。

羅睺才說完一句話,前方就有不少商隊的人被殺得哭爹喊娘向著這邊奔逃過來。

那後方強盜山賊跟著大呼小叫追殺過來,目光看到江誠這一行人時,眼神之中也是閃過殺機,其中就有人暴喝著直接沖了過來,抬刀就向著馬背上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寧璇秋砍去。

這完全已是殺紅了眼,止不住手!

「好膽!」

寧璇秋眼看山賊殺來,冷笑一聲猛地手指一彈。

嘭!

一道螺旋氣勁直接掠出,將山賊頭顱都打出一個血窟窿,當場倒地。

「殺!——」

另外幾人嚇了一跳,卻也還是紅著眼撲殺過來,完全已是在殺戮快感之中失去了理智,充滿一種悍勇莽夫的氣息。

「都找死!」

羅睺眼神殺機一閃,眼看有兩名強盜山賊撲到了江誠的馬車前,當即袖中雙手猛地彈射。

嗖嗖——

數根銀針直接便將兩名山賊釘死當場,急促短暫的慘叫聲頓時驚動了另一邊已將人殺得一空的山賊。

「各位大爺,救命啊,救救我們啊,還有我女兒,我女兒也在那馬車被那畜生糟蹋啊,大爺救命救命!我們是端陽城商家的人,還請大爺救命,事後必有重謝!」

就在此時,那先前逃過來的四五人都跪在地上向著江誠一行人磕頭,其中一個老者邊磕頭邊嚎啕大哭,指著後方馬車道。

「滾!」羅睺眼神帶有殺機看向地上一行人,袖中銀針一閃便要激射出。

這群人引來強盜,已是激起他的殺機。

「慢!」馬車內,此時卻傳出了江誠的聲音…… 「江爺!」

聽到江誠的聲音,羅睺當即手又縮回袖中,看向馬車。

車廂門吱地一聲打開,江誠的身影從中走出,淡淡瞥了一眼地上跪著不住磕頭的幾人道,「你們都是端陽商家的人?」

「是,是啊大爺,我們都是商家的人,救救我們吧。」那不住磕頭的老者聞言,忙是抬頭對江誠哀求道。

「嗯。」江誠微微頷首,眼神看向了前方已成合圍之態圍攏而來的大批強盜山賊。

但見得為首人中,那名身材極為強壯滿是紋身的強盜懷裡就狠狠抱著一個清麗少女,面色兇狠,手還很不老實。

「你們都是什麼人?竟然敢管我們黑雲寨的事?還殺了我們的人,現在立即就給老子滾,否則別想有好果子吃!」

那紋身強盜手中長刀狠狠一指江誠,眸子中閃爍凶光惡聲道。

他是看出江誠等人並不好惹,否則哪裡又會說這等廢話,直接就要上去砍了。

江誠掃了這一群人一眼,嗤笑一聲,「烏合之眾,都殺了吧。」

他話音一落,當即羅睺等人便是直接衝出,主動殺向著一批強盜山賊。

大BOSS纔是真絕色 「好膽!」

紋身強盜暴喝一聲,長刀狠狠劈斬,居然爆射出一丈有餘的刀氣,直接就將羅睺彈射而來的數根銀針磕飛。

「老夫來給你畫個烏龜!」寧璇秋大笑一聲,猛地整個人就自馬背上翻身而出,春秋筆橫掃連戳,頓時揮毫潑墨,一大股凌厲真氣如化作暴風疾雨的黑色劍氣,瞬間籠罩那紋身強盜。

「真氣境!」紋身強盜臉色劇變,這隨便都能遇見一個真氣境的高手,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眼見對方攻勢驚人,他當即暴喝一聲直接就將自己懷裡的少女當做擋箭牌給扔了過去。

「哈哈哈,你不要這美人兒,老夫卻就要了!」寧璇秋長笑,春秋筆收發自如,突然改戳為轉,宛如憑空轉了一個圈,攔腰將那少女捲住,直接拖了回來。

在這瞬間,他竟就以真氣寫出了一個字。

「回!」

這回自一出,頓時如化作一圈真氣氣牆,剎那就將準備暴退的紋身強盜給圈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