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不過……

白顏這話剛落,白小晨就安靜了下來,他靜靜的閉著雙眼躺在白顏的懷中,眉間浮現出一朵妖艷的血蔓藤圖案,隱隱透著光亮。

「他沒事了,等他醒來之後自會恢復,你先讓他去房內休息。」風離宸用目光指向一旁的草屋,聲音淡然出塵,清洌無雙。

白顏微微點頭,抱著白小晨向草屋走去,將它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旋即才離開了草屋。

「你剛才……沒事吧?」

精血,事關於修鍊者的精力,而風離宸剛才損失了太多的精血,白顏理所應當的關心了一句。

「咳咳!」風離宸輕咳嗽了兩聲,嘴角揚著溫和的笑,「我無礙,你不用擔心……」

他習慣性的抬手揉了揉白顏的腦袋,等他發現自己做了什麼時候,手指微微一僵……

「謝謝。」

白顏沒有察覺到風離宸的異樣,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給了他一個感謝的擁抱。

「若不是你,晨兒還不會如此康復,何況,我總覺得我們似曾相識,你前世,是否是我的兄長?」

兄長?

男人身子一僵,垂眸凝望著擁抱著他的女子,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他一直以為,當年那個從小跟在他後面的小妹妹,長大後會是他的妻子,當年,她確實也差點成為了他的妻。

若非是他做了錯誤的選擇,亦不會痛苦了這麼多年……

「也許吧。」男人輕嘆一聲,手掌拍了拍她的背。

她什麼都不記得也好,忘了他,總好過恨著他……

……

「顏兒,你們在幹什麼?」

忽的,一道熟悉的聲音從白顏的身後傳來,這聲音滿含憤怒,令白顏的身子僵住了。

她微微轉頭,落入她雙眼中的是一雙怒意滔天的鳳眸。

男人一如既往的霸道張揚,絕世無雙,但是比幾個月前,卻頹廢了許多,他的拳頭緊緊的握著,更甚至,白顏還能聽到骨骼脆響的聲音。

「帝蒼!」

白顏一見到帝蒼,怒火騰然升起。

就算這男人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力量用來保護她,但這不代表她就能原諒帝蒼的所作所為!

她可沒忘了,這男人隱瞞了她太多的事情!

當然,若不是帝蒼留下的力量救過她一命,此刻,她足矣去與他拚命!

轟!

帝蒼的氣勢,鋪天蓋地般聚集在整個山頂。

他陰沉的目光內劃過一道冷芒,手掌在空中一握,無數把以空氣所匯聚的長劍被他緊握在手中,再用氣勢將長劍推開,無數的劍向著風離宸襲擊而去。

風離宸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強大而威猛的劍轟然落在了山峰之處,整個山峰被齊齊斬斷,向著山腳之下落去,即使站在如此之高,都能聽到山峰落地時的巨響。

煙塵四起,風暴肆意。

「住手!」

眼見這兩個男人將要大戰一場,白顏臉色微變,怒道:「想要打架的統統給我滾!否則,因你們的戰鬥傷及晨兒,後果自負!」

心跳戀愛社 兩人的身影如疾風般沖向對方,氣勢滔天,卻在這一刻,所有的氣息都如同被掐住了似的,驟然消失了……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帝蒼停留在半空之中,他雙手負背,一頭銀色的長發絕美而誘惑,嘴角掛著譏諷的笑。

「顏兒是本王的妻子。下次,你再碰她一下,本王就剁了你的手!」

風離宸挑唇淺笑,淡然若仙:「她想要做什麼,你阻止不了。」

「本王阻止不了她,但能掐死她身邊的桃花!來一個,本王掐一個,來一雙,本王掐一雙!她此生,註定是本王的妻!」

帝蒼冷眸掃向風離宸,從半空邁步而下,等他走到白顏的面前之際,眉間的霸氣與囂張統統消失了。

他的鳳眸,牢牢的鎖定著面前的女子。

「顏兒,當日的事情,我可以給你一個解釋……」男人乾澀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沙啞,緊緊的握住白顏的玉手:「我是被人陷害的,當日的事情不是我,派來追殺你和晨兒的人也並非是我,是國師塑造的替身假冒了我,我……」

白顏身子微微僵硬,她的眼中閃過無數道情緒,原先一直都提著的心,也隨著他的話放了下來。

但最終,她只說了一個字。

「哦。」

哦?

帝蒼愕然,「哦」是什麼意思?

「顏兒,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

她以前說過,只要他給她一個解釋,那她就會相信他。

但是……

「你原諒我了?」帝蒼心中大喜,握著白顏的手也用了些力度。

白顏歪著腦袋,似笑非笑的看向面前的男人:「你猜?」

「我……」帝蒼的眼神略微委屈,「我可否不猜?」

「那你就給我滾!」白顏的胸口怒意翻湧,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才將怒火壓了下去。

帝蒼看了眼依然立於半空中的男子,微微眯起雙眸,一想到剛才白顏擁抱了他的情景,一股醋意止不住的往外冒。

沒有任何人知道,當他循著白小晨的氣息找來,卻見到那一幕的場景之後,他心裡的痛與怒有多少?

可對於白顏,他永遠都捨不得生她的氣,只能針對風離宸發泄怒火……

「我不會走!」帝蒼惡狠狠的說道,「往後,不管你去何處,我都會跟著你,你去天堂,我隨你入天堂,你去地獄,那我陪你下地獄!你休想將我趕走。」

白顏淡然的轉眸:「其實,從我剛才遇到險境,你留下了一道力量救了我之後,我就能夠猜到,或許當日……我真的誤會了你?」

當日,她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以至於無法思考太多,後來,又忙著救晨兒,自然更加無法思考當日的事情。

直至帝蒼留下的那道力量救了她……

若帝蒼真有心殺她,又為何給她保命符?並且,塑造這保命符,他必定需要付出代價。

「但你可知,兩人相處最重要的是什麼?」

帝蒼茫然的搖頭,迷茫的望著白顏。

「是坦然相對,你瞞了我太多的事情,你無法將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告訴我,那你還來找我幹什麼?」

白顏抿了抿薄唇,她最後看了眼帝蒼,隻身走向了草屋,砰的一聲將門砸上了。 特種兵之王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床上,小狐狸的身上籠罩著一層銀色的光芒,在這銀光之下,它的身體逐漸的被拉長,半響之後,一個粉雕玉琢的奶娃娃出現在白顏的視線之中。

「晨兒!」

她緊緊的捂著唇,淚水從眼中流淌而下,激動的身子都在顫抖。

「娘親……」

一道軟糯糯的聲音,讓白顏剛打算止住的淚水再次落下,她飛快的走到床頭,緊緊的將床上的小包子摟入懷中。

「晨兒,真好,你終於康復了,真好……」

小包子或許剛睜開眼睛的緣故,他的目光還帶著迷茫,不消片刻,一雙大眼睛方才變得一片清明。

他感受到白顏落在他肩頭的淚水,身子一僵,抬手短短的手指拂去她的淚水,軟軟的安慰道:「娘親不哭,晨兒永遠都是娘親的孩子,永遠不會離開娘親……」

「對不起,晨兒,對不起……」

白顏的語氣滿是歉疚與痛苦,如若不是她無能,她的兒子也不會受到如此重的傷。

她之所以沒有原諒帝蒼,其一是那傢伙瞞了她太多的事情,其二便是……即使發布命令的人不是他,晨兒的傷,依舊與他有關!

所以,這件事,必須給他一點教訓嘗嘗!

「娘親……」白小晨緊咬著嘴唇,他諾諾的說道,「壞蛋爹爹他告訴我,當時的事情,並不是他乾的,是有人冒充了他,並且……他因有事才離開了王宮,本讓火羽回來告知娘親,誰知火羽那個蠢貨被人利用了。」

白顏的臉色一點點沉了下來,可白小晨並沒有注意到她神色的變化,問道:「娘親你願不願意與爹爹見一面?」

此刻的白小晨儼然不知,帝蒼已經偷偷的跟來了,所以,他的這些話,卻是將他自己給賣了。

白顏笑了,這笑涼颼颼的,陰風陣陣。

白小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娘親,你笑得好可怕……」

「寶貝兒,娘親問你一個問題,」白顏涼涼的問道,「你離開仲府之後,就是和那傢伙在一起?嗯?」

白小晨縮了縮脖子,默然的點頭:「我……我是被壞蛋爹爹擄走的。」

娘親生氣了,好可怕,所以……為了自保,白小晨只能將過錯都推給帝蒼。

「是你將帝蒼引來的?」白顏笑意不減,繼續問道。

白小晨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晨兒沒有帶壞蛋爹爹來,不過,晨兒答應他,若是娘親願意見他,就帶他來找娘親。」

「我知道了。」

白顏緩步向著屋外走去,瞬間拉開了屋門,剎那間,屋外站著的男子落入了白小晨的眼中,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壞蛋爹爹怎麼來了?

「帝蒼,你本事倒是不小,能讓晨兒為你說好話?還利用他來找我。」白顏的笑冷颼颼的。

帝蒼只感覺一股陰風從衣襟竄入身體,毛骨悚然。

「顏兒,你聽我解釋!」帝蒼急了,急忙拉住了白顏的玉臂,「我只是……」

「放手!」

白顏瞪了他一眼,怒聲道。

「我不放!」

若是放了,此生都別想找回你。

帝蒼的鳳眸內閃過一道紅光,他把白顏扯入懷中,俯身吻下,用力的吻住了那讓他思念已久的唇。 望著遠處的那一幕,風離宸放在身後的拳頭一緊,差點控制不住情緒,可最終……他還是忍了下來。

如今的他,以什麼阻止?又有什麼權利去阻止他們?

只是那兩張緊貼的唇,如同一根針,深深的扎在了他的心臟之上,疼的他連呼吸都帶著針刺般的痛……

「滾!」

白顏怒了,張口狠狠的咬下,鮮血順著帝蒼的唇流到了她的口中,帶有濃重的血腥之氣。

帝蒼除了最初瞳孔緊縮之外,再無其他表情,他依然緊緊的揉著她的身子,不捨得放開這讓他貪戀已久的唇……

「你別逼我!」白顏憤怒的一拳轟在帝蒼的胸膛上。

頃刻間,帝蒼的身子向後退了幾步,紅唇邊泛出一抹血跡。

「帝蒼!」

白顏大驚失色,急忙上前,她看到帝蒼略帶慘白的臉色之後,心中又氣又怒:「你剛才為什麼不躲?」

「若是能讓你消氣,被你打一拳又能如何?你就算拿刀捅我幾下,我也不會躲。」

帝蒼趁機握住了白顏的手,唇邊泛著妖孽的弧度:「顏兒,原諒我可好?」

白顏心頭一顫,臉上帶著複雜,她微微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顏兒,我真的知道錯了,」帝蒼緊緊的抓著她的手,「你之前說過想要神界,我就打算帶人攻打下它,之所以不曾告訴你,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我不曾料到會引起你的誤會,顏兒,以後我保證,不管有何事,都不會瞞著你。」

白顏訝然的抬起頭,聲音略微顫抖:「我當時……只是開個玩笑,想讓你知難而退。」

她沒有真的想要神界啊。

「……」

帝蒼的心裡是懵逼的,這只是一個玩笑?可他當真了啊。

「顏兒,你說的任何話,我都會當真。」帝蒼的神色認真,鳳眸緊鎖著面前的女子。

白顏抿了抿唇:「既然你都已經開始攻打神界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只是,這神界,我不需要你以一己之力攻打,我比較喜歡動用自己的實力!」

雖然白顏沒有明說,但帝蒼還是聽懂了她的意思。

她打算陪著他一起征戰神界?

「顏兒,你的意思是……你願意原諒我?」帝蒼俊美的容顏上揚著欣喜,鳳眸始終凝望著白顏。

白顏挑眉,狐疑的看了眼臉色已經恢復的帝蒼:「你剛才不是被我打傷了?為何如今……」

帝蒼的臉色一僵,他正在思考著如何解釋,卻又見到白顏的臉色沉了下來,慌張的說道:「顏兒,我說的是真的,只要你能原諒我,即使捅我幾刀也無妨,至於剛才……因為你才突破到尊階,即使我沒有防備,你也難以傷到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