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中級魔武學院的報名程序十分簡潔明了,填寫的一張入學申請單,帶上初級魔武學院的畢業證書,和藍木魔武聯盟分部頒發,象徵著准一星修鍊師的青銅徽章就行了。

經過報道老師確認通過之後,就可以回家等待下午的分班通知了。

和初級魔武學院不同的是,中級魔武學院是採取全封閉式的教學模式,所有學員都將接受軍事化管理!

統一的教學,統一的軍事化管理!

只有在每個月休息的那五天里,才被允許走出學院大門,回家休息。

回家美美的吃了頓老外婆精心準備的午餐,要知道今後就要去學院過集體生活了,便早早的離開家回到學院。

這兒老師的效率就是高啊,一個上午就把這一屆近一千二百名新生全都確認登記在冊了。

剛完成分班,現在幾名年輕教師正在往教學樓事務欄上張貼分班分寢室的名單。

中級魔武學院的規模果然比初級魔武學院大很多,而且還分有三個分學院:魔學院、武學院和魔武學院。

在藍葉的這一屆,一共招收了整個部落剛好一千兩百名新生。

其中魔法和武技各十個班,還有一個魔武雙修班,包括藍葉在內,一共的八男五女十三名學員。

其中八個男生,剛好分成兩個寢室。

剩下五個女生,就只能擠一擠,可憐巴巴的住在同一個寢室里了。

想著反正接下去也沒別的重要事,還不如早些回寢室睡覺冥思得了。

於是,藍葉便獨自一人向著教學樓西北面的男生宿舍走去。

在中級魔武學院是明文禁止學生談戀愛的,於是為了方便管理,學院就也把男女生宿舍樓分別安置在了最西北和東北面。

藍葉的寢室在宿舍樓二樓210室,進入寢室隨便挑了一張靠近窗口的下鋪,脫了鞋子躺在上面便開始睡起大覺來。

不知道睡了多久,模模糊糊的被人推醒了,藍葉一睜開眼睛,發生班其他七個男生都已經到了。

一哥們還挺熱情的拿出了自己家鄉的土特產來給大家品嘗,「大家好,我是來自草塔村落的金迪軍。」

又指了指自己身邊和他長的很像的男生,「這是我的弟弟金迪亞,給大家帶了些我們老家的特產核桃果,大家嘗嘗,對身體的成長有很大的輔助作用。」

「我叫駱賢,來自信豐部落的。」

選擇了藍葉上鋪的那哥們邊咬著核桃肉邊說。

「我是風寧,這兩位分別是風章和風信,我們全出自武楓部落,咱們是堂兄弟。」

「我叫楊飛,冰木部落。」

「藍葉,就在中央村落出生成長的。」

藍葉最後一個發言。

「哇,葉子,身為地主,你怎麼樣也應該表示一下吧?」

聽完了他的介紹后,七個不懷好意的傢伙便不約而同的圍了上來。

不用說,當天晚上,藍葉就去學院食堂請大家搓了一頓。

還別說,在中級魔武學院里,食堂的伙食還是挺一流的哦,花費也挺高。

當然學院還專門了困難學生們另外安排的餐廳,除了菜譜上的區別,其他也不比這兒差多少。 ?能進入中級魔武學院魔武學院的學員,不外乎兩種情況。

一種是家庭條件比較困難,生性倔強,能夠承受很大的壓力堅持修鍊的。

還有一種家庭條件雖然不錯,但從小到大遇到過很多挫折,因而也會奮發圖強,刻苦修鍊。

而藍葉,恰恰與這兩者都不沾邊,完完全全的屬於異類!

不過這並不能阻止他與同寢室兄弟們之間的友誼,用大嘴巴風宇的話來說,能夠一樣成為準一星魔武師的,都是平常人眼中的另類,另類只有和另類們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但是當他們得知,藍葉獨特的修鍊冥思方式之後,就不再這麼想了……

「老大起來嘍!」

迷迷糊糊中被駱賢叫醒,自從他們知道自己,今年才九歲,修鍊等級卻已經超過六級時,就不約而同的推舉藍葉成為了210的寢室長。

要知道他們幾個都還只是五級,而且年齡要比藍葉大個兩三歲。

這年頭實力決定一切,即使在冥思方式上,藍葉依舊被大家,狠狠的鄙視了整整一個晚上。

今天是第一天上課了啊,看著他們經過了一晚的冥思之後依然精神奕奕,雖然藍葉也是在冥思呀……

毫無疑問,可憐的藍葉又一次被嚴重鄙視……

「哪有這麼輕鬆的修鍊方式啊,這一點也不公平!」

在去教室的路上,金迪軍一路都在嘀咕著。

「老大,你聽說過魔武學堂的嗎?」

在半路上,楊飛故作神秘的問藍葉道。

「不知道啊,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過聽上去還挺有意思的,要不你就跟我說說吧。」

藍葉驚訝的望著他。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我表哥是武學院的三年級學員,他也加入了這個神奇的學堂。據說魔武學堂是整個學院中最有潛力學員集中起來的一個小團體,只有極少數學員才有資格進入這個學堂。記得他的第一準則就是,必須在十周歲之前達到修鍊等級七級,進入中級魔武學院學習!」

「要求很高啊!」藍葉很是吃驚的問道。

「是啊,所以好像到目前為止,這個學堂一共也就五十名成員,雖然數量稀少,但絕對是整個學院的精英奇才!至於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了,當時表哥告訴我時就要我嚴格保密,不過我看老大您肯定有資格進入這個學堂,就先和你分享下咱的小秘密。沒準過不了多久,他們還會來主動邀請你哈。到時候發達了,可別忘了兄弟我哦,哈哈……」

「嘿嘿,謝謝您這麼看好我哈,以後要是哥們我發達了,一定不會忘記你的。」

見他一臉諂媚的表情,藍葉忙著連連答應道。

不過,說實在話,魔武學堂的確很吸引人!

目前藍葉離目標還有一年時間,再加把勁好好努力努力。

改天,再順便向自己的哪個狐朋狗友那兒好好打探一下,那個神秘學堂的具體內容。

到了教室才知道,來早了。

今天上午由班主任主持的開學典禮,下午的時間,留給大家自由活動。

明天才正式開始上課,課程安排和初級魔武學院是一樣,每天都是上午魔法課程,下午武技訓練課程。

唯一不同的是,這會兒中級魔武學院,一個班級有三位老師了。

管理日常學習生活的班主任朱老師、魔法老師毛老師和武技老師章老師。

「同學們早啊。」

班主任姓朱,是個中年發福的矮個子婦女,「首先,恭喜大家成為了中級魔武學院魔武分院中的一員。在未來的六年裡,希望大家能夠互幫互助,共同進步,成為團結的一家人。首先我先向大家介紹一下咱們學院這學期的課程安排……」

似乎老師們最拿手的就是長篇大論了,整整一個上午,就聽著她一個人在講台上洋洋洒洒的大談特談。

就當大家都即將昏昏入睡時,她才講到了重點問題上!

「以後每個月每個年級段,都會有一次修鍊大比拼,分別由魔學院、武學院和我們魔武學院派出的五名學員參加。比賽採取抽籤的方式抽取入場的先後順利,然後依然進行一對一的交叉車輪淘汰賽,最後剩下的學院獲勝。獲勝學院將獲得總院提供的高額教學獎金,而參賽的學員也將得到一筆數額可觀的生活費,希望大家能夠積極爭取哦。當然比賽最後一名的分學院也將受到一點點的懲罰,下個月教學樓的衛生就全全由他們負責了哈。」

「不會吧,朱老師?魔武學院這一年段……就咱們班,十三名學員啊?」

一個叫胡月的短髮女生,說出了大家心中的困惑。

「就是這樣啊。」

朱老師對大家的疑問毫不驚訝,「咱們魔武學院一直都是以少勝多的典型,整個魔武學院直都沒有超出過一百名學員,卻在去年六個年段六十六場修鍊大比拼中,得到了超多一半數量的冠軍。魔武雙修雖然修鍊比單一的要困難得多,在實戰中,卻有很大的優勢,在同等級別的對抗上,甚至可以做到以一對三。」

「另外,每三年學院里就會派一批最優秀的學員去大陸最正中的藍木聯盟,參加聯盟中極魔武大賽。每次都會有一名老師帶隊,七名高年級的學員作為正式隊員,而七名替補隊員則是從各年級每個月修鍊大比拼的優勝學院中選舉而來。剛好明年就有一場中級魔武大賽,學院領導為了更好的培養新生力量,這一次史無前例的把七個替補隊員的名額全留給了我們一年級新生,希望大家一起奮發努力,爭取獲得替補隊員的名額。」

「現在,到了今天開學典禮的最後一個環節了,我們選舉一下班級首席吧,不知道大家有什麼好的人選?」

「還用問,那必須是藍葉啊。」

不知道是誰起了哄,結果全班的男生都一起喊起了藍葉的名字。

「呵呵,藍葉同學,看來大家對你的期待很高啊。」

朱老師微笑的看著他。

「其實,我覺得我也應該有機會的……」

還沒等藍葉開口說話,一個女生紅著臉站了起來,原來就是剛才那個名叫胡月的女孩。

「哦?毛遂自薦?這個做法很好,我十分支持,說明對自己有信心嘛,還有其他自我推薦的同學不?」

朱老師環顧四周,再在也沒人響應了,便提議道,「既然如此,咱們就從藍葉和胡月,這兩名優秀的同學中選擇一位吧!為了公平公正,今天就來一個小小的實戰對抗賽如何?」

自從在初級魔武學院畢業,離開王老師之後,都很久沒有參加實戰練習了,難得有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藍葉當然躍躍欲試。沒想到,那個女孩也是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說著,班主任帶著大家來到了訓練場,果然比初級魔武學院闊氣多了,長寬各二十米的大擂台,周圍是五層的看台,可以坐下近兩百人。 ?從小到大,藍葉這還是第一次站在擂台上。

望著對面正在一本正經做著準備工作的胡月,忍不住的黯然失笑。

天價妻約 在多年後他依然記得這一幕,老是拿著這個話題與自己未來的心愛女友說笑。

真的沒想到,他們倆的「第一次」,會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發生的。

朱老師把兩人叫到身邊,吩咐道:「魔武班藍葉對魔武班胡月。比賽規則如下:不準打擊對方要害,不能出人命,不許將對方打殘,不許使用違規武器,凡是出台者和失去戰鬥力者為負,當然主動放棄者也一樣處理,明白了嗎?」

藍葉迅速的點了下頭,如此同時一揮手直接釋放了個冰冷之體,將自己整個身體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來。

「難道你不需要用兵器嗎?」

胡月紅著臉問他。

藍葉舉起拳頭揮了揮說:「來吧,這就是我藍葉最好的兵器!」

胡月皺了皺她那好看的眉頭,猶豫了下,便從懷裡掏出了一把一尺左右白色的短錘,並順手給自己釋放了個光盾。

沒想到她的主要魔法居然是光系,要知道幾乎百分之九十的藍種人,都把主要魔法選擇為了冰系,

這不僅是因為在藍木星,冰系魔法的修鍊速度幾乎是其他種類的三倍。

而且在寒冷環境中,冰系魔法的釋放效果,也大大超過別的魔法。

現在,藍葉最好奇的就是,胡月她的次要魔法了。

應該不會畫蛇添足的,再去選擇冰系了吧?

正當藍葉出神時,突然意識不妙,眼前的胡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緊急關頭連忙一個瞬移,平移出去了進三米后,心有餘悸的回頭一看!

好傢夥,一個巨大的神聖之錘,生生的砸在了自己剛才站立的位置。

不會吧!?

主要魔法光系,上位屬性!

次要魔法神聖,神級屬性!

這是多麼強大組合啊!

要知道魔法系的選擇,可不是任著自己性子可以隨意挑選的。

什麼樣體質的人,選擇什麼樣的魔法。

什麼樣天賦的人,選擇什麼等級的魔法。

都是先天早就確定的了。

你要一個純冰性體質的人去學習火系,或許他就最基本的冥思都無法完成!

而你要一個天賦一般的人去學習聖魔法,沒準他學了一輩子,都無法摸到神級屬性魔法入門的邊緣。

就在這一刻,全場都安靜了下來,就連剛才嘲笑胡月眼高手低的、藍葉的那幫鐵兄弟們,現在也一個個坐在觀眾席里傻傻的發愣。

「嘿嘿,不好意思哦,藍葉同學,你不會這樣就準備認輸了吧?」

胡月在原先藍葉站著的位置,微笑的看著他。

「怎麼可能?你確實很優秀,我也很久沒有好好的戰鬥了。」

藍葉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平靜的反看著她。

是時候該認真起來,好好戰鬥了,藍葉釋放了一個冰盾的同時,便是一連串的瞬間移動,想要努力尋找胡月身上隱藏起來的破綻。

不過胡月並不在意,只是不停地往自己身上釋放光盾。

好機會,一連五個瞬移,藍葉成功的轉移到了她的背後,剛一落地就直接一揮手,五個冰錐,帶著絲絲的寒氣直直的朝胡月飛去。

「哈哈,就算你天賦比我好又怎樣,還不是乖乖的被我打下擂台?」

正當藍葉暗自歡喜,突然發現那五支冰錐又按著原來的路徑,返還回來了。

該死的!

他暗罵了一句,忙往邊上閃去,幸好避讓及時,要不然被自己的魔法打中,那可就糗大了。

正當藍葉暗自慶幸時,又是一道神聖之錘!

有完沒完啊,瞬移到擂台最角落的藍葉喘著粗氣。

魔法不行,那就來武技吧。

記得當年在初級魔武學院時,藍葉就用自己僅有的那套拳法,揍得冰豹滿地找牙,雖然當時可憐冰豹的身上有著王老師施法的禁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