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中英關於英屬圭亞那問題的談判,有了一個正式的結果!

南京城的人多要來瞧個熱鬧,眼睛盯着外交部,這一場談判可是給南京城的茶館茶樓、街頭巷尾,提供了不少的談資。

但出了南京城,關心這點的‘小事’的人就不多了。誰讓英屬圭亞那的份量太小太小了呢。

而南京城裏很多的人之所以眼睛盯着圭亞那,那也完全是跟他們自己的利益休息相關。南美已然被陳漢視爲了自己的地盤,在整個南美北方都被陳漢收入囊中的時候,英屬圭那亞就像一隻蒼蠅一樣趴在南美的東南部,瞧着就像很多即將要分封南美的勳貴心裏不舒服。

陳鳴看着駐歐辦送來的信報,半個月一封信,半個月一封信,走一趟船的附帶利益還不足於送一封信的花費。只是這一塊上陳漢就要貼出去大幾百萬華元。可是這對比法俄戰爭的情報最及時的能爲陳鳴所掌控的重要性來,這點花費完全不值一提。

斯摩棱斯克戰役,以及更加血腥的博羅季諾戰役。這是一次具有決定意義的戰鬥,因爲博羅季諾距離莫斯科只有二百五十華里,法國人拿下了博羅季諾,贏得了大會戰的勝利,莫斯科的門戶洞開了。

可這並不是讓陳鳴欣喜的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陳鳴從這一場大會戰上看到了變化。雖然俄軍悍將巴拉格季昂也沒有因爲這場戰役而送命。但一個巴拉格季昂又算得了什麼呢? 博羅季諾是距離莫斯科只有250華里的一個小村莊,俄軍在博羅季諾村附近築有完備的工事,光正面工事就長達八公里,右翼緊靠莫斯科河;左翼與難以通行的烏季察森林相連;中央以庫爾幹納亞高地爲依託;後方則有大片的森林和灌木林,便於隱蔽配置軍隊和實施機動。俄軍在一路後撤的同時,組織了大量人手在博羅季諾修築陣地,同時遷移周邊居民人口,破壞交通公路和橋樑,堅壁清野,是想盡一切辦法的給拿破崙製造障礙,迫使法軍在對其十分不利的地形上與俄軍交戰。

俄國方面的戰略企圖是在防禦作戰中消耗法軍,而拿破崙好不容易綴上了俄軍的尾巴,他也希望以集中自身優勢,一次衝擊達成殲滅俄軍,成爲事實上的決戰。

可是這個太困難了。

拿破崙距離他建立在俄羅斯西部邊境的兵站已經超過了五百公里,近1/3的隨軍糧草都被拉載糧車的挽畜給消耗掉,而整個拿破崙遠征軍擁有着20萬頭挽畜和十萬匹以上的軍馬,以他們的後勤運輸力真的難以長久維持一支遠離兵站或給養地的前方部隊。

而俄國境內,雖然時值夏季,但除少數輕型車隊外,由於道路泥濘和諸多公路橋樑的被破壞,多數車隊無法通行,也沒有適合放牧的牧場。

立陶宛地區不久前又下了一場特大暴雨,嚴重停滯了法軍的行進速度。於是法軍不得不丟棄和就地消耗大批糧草。在到博羅季諾村之前,法軍已損失2萬匹戰馬。

要四處掠奪時又發現所有的鄉村早已見不到人影,俄國人堅壁清野,一粒糧食也沒給拿破崙留下來,拿破崙的一切後勤保障計劃都落空了。

博羅季諾戰役就是在這麼個情況下展開了。但是拿破崙親自帶領的第一梯隊趕到博羅季諾的兵力還不足十五萬。作爲拿破崙徵俄大軍的主力,第一梯隊的最初兵力可是達到了四十五萬人。

然而漫長的戰線和交通環境,以及士兵的作戰鬥志和士氣因素,等等的影響,讓趕到博羅季諾一線的士兵只剩下了十五萬,而且這十五萬人全部都是法軍。裏頭包括着拿破崙最最珍重的近衛軍團。

在原來的時空中,求戰心切的拿破崙就靠着自己手中還沒有俄軍數量多的法國精銳,硬生生的拿下了博羅季諾戰役的勝利。那可是好一場大血拼,雙方投入的總兵力將近30萬人,兩邊的傷亡全都異常慘重,特別是高級將領的死傷人數更爲驚人。很可能有大約30%的參戰人員負傷,法軍光將領就傷亡了38人,傷亡了3萬多人,而俄軍的傷亡則高達四萬五千人。

但是在這個時空裏,拿破崙雖然依舊在第一時間對博羅季諾發起了進攻,但這個時空的博羅季諾戰役一直持續了八天,前兩天都是低烈度接戰,俄國人顯然清楚拿破崙在等候後續部隊的到來,但他們不可能像之前的戰鬥那樣輕易的就退出博羅季諾。

剛剛接任俄軍總司令的庫圖佐夫也不可能帶領俄軍繼續後退。

這裏距離莫斯科太近了,要是俄軍在這兒抵擋不住法國人的進攻,莫斯科就很難被保住了。這是會嚴重影響到俄軍士氣的舉動。

之前俄軍的一路敗退已經讓亞歷山大一世不得不甩鍋丟棄了他的愛將——第一任俄軍總司令米哈伊爾·波達諾維奇·巴克萊·德·託利,把1806年法俄戰爭結束之後,背了黑鍋被亞歷山大一世遠貶俄土邊界的庫圖佐夫再度請了回來。

 8月30日,庫圖佐夫才抵到軍中。

在蘇沃洛夫死去後,只剩下了一隻眼睛的庫圖佐夫已然是俄軍本土派的一面旗幟。之前的俄軍總司令米哈伊爾·波達諾維奇·巴克萊·德·託利,可是一個蘇格蘭人後裔。雖然他在不滿11歲的時候就參加了俄軍,對聖彼得堡忠心耿耿,爲俄羅斯屢立功勳,但這改變不了他的出身。

而庫圖佐夫則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斯拉夫人,他還與魯緬採夫、蘇沃洛夫等俄羅斯前輩名將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雖然他很不得亞歷山大一世的喜歡。

反正這個時空的博羅季諾戰役,法軍的總兵力不再是比十五萬多的俄軍少,而是遠遠超出了俄軍。

戰役的最後一日抵達的萊茵聯軍讓拿破崙手中的兵力突破到了二十五萬人。

拿破崙的軍隊比俄羅斯反超出了一半多,但是當戰鬥不利,俄軍陸續後退的時候,拿破崙的軍隊依舊追不上迅速撤離的俄軍。因爲前者缺乏補給,不僅士兵餓着肚子,戰馬也沒精打采的。而俄國人卻吃得飽吃得好。

駐歐辦傳來的此戰結果是拿破崙比原時空損失了更多的軍隊,這一戰‘法軍’損失了近七萬人,燧發槍+六角炮+火箭彈的殺傷力絕對大於滑膛槍+滑膛炮。而俄軍的傷亡狀況則與法軍相差彷彿。

他們在中央陣地和左翼陣地的防線被突破後,企圖依靠巴克萊親自指揮的右翼,反推法軍,把拿破崙再推回原來的陣線,收復丟失的堡壘和工事。

俄軍整整與法國人鏖戰了一天半,近七萬俄軍的傷亡有四萬人是因爲這才或死或傷的。戰鬥結束後的博羅季諾村遍佈着屍體,那天的天氣極其惡劣,雨下個不停,風颳得很猛,拿破崙看着堆積如山的人和馬的屍體,沉默了,臉色顯得陰沉可怕。

拿破崙清楚地意識到:法軍未能給俄軍主力以殲滅性的打擊,戰略任務遠未完成。

“博羅迪諾一戰,法軍表現出最大的勇氣,卻獲得了最小的勝利。”被俘虜的俄軍士兵總共只有1000人,這個數字小的簡直不可思議。

只是這七萬‘法軍’中有幾萬是真正的法國人呢?而七萬俄軍裏卻全都是實打實的斯拉夫人……

駐歐辦還沒能力立刻查實前者,只給陳鳴留下了無數想象的空間。

這博羅季諾戰役結束,接下來就是拿破崙進莫斯科了。那是不是也等於說,拿破崙敗亡的日子已經快要臨近了呢?

俄軍正面戰場且戰且退,堅壁清野,不給法國人留下一粒兒糧食;敵後游擊隊卻縱橫馳騁,他們的哥薩克騎兵也在瘋狂的襲擾着拿破崙的後續部隊和運輸線。普拉托夫帶領的頓河哥薩克更是在法軍塞巴斯第亞尼師落單時,將一個整師打殘。

這些都是駐歐辦傳來的消息,陳鳴怎麼看都覺得拿破崙要重蹈歷史上的覆轍。因爲博羅季諾戰役雖然俄軍傷亡慘重,佔到了全軍數量的三分之一,但俄軍仍擁有大量隨時可以投入戰鬥的預備隊,而且後勤補給安然無恙(赤俄時代,政府發行的博羅季諾戰役紀念幣就有一枚是專門紀念義勇軍、預備隊的)。而拿破崙的運輸線太長,難以維持其現有部隊的補給。 最強寵婚:老公放肆寵 只要今年俄羅斯的寒冬如期到來,那麼幾個星期後遭到毀滅性打擊的就會是法軍,而不是俄軍。

陳鳴擡頭看向了地圖上的中亞,大軍就要行動起來了。希望這一戰能給自己帶來好的結果。陳鳴相信奧斯曼人現在已經開始動作了,因爲伊斯坦布爾比南京更早的接到了駐歐辦的通告。

……

中亞是個好地方,不管是廣袤的哈薩克大草原,還是費爾幹納盆地,那都是水草充裕之地。隨着南三汗國的滅亡,華人大批量的涌入費爾幹納盆地和哈薩克大草原上,一座座上規模的大牧場、大農場拔地而起,此外還有國內需求很大的棉花。

這裏生產的棉花並不需要運去中國內陸,只是在伊犁,就有一個超大型的紡織廠,在南疆和北疆也有一連串的大小不一的紡織廠。這些紡織廠可都是包裹了紡紗廠的大廠子。

此外就是一連串的礦場的開採開發,鐵礦、銅礦、鉛鋅礦,還有鉀鹽這種農業生產上的天然肥料,再加上稀有金屬汞等,這兒採礦業的發展爲西北軍區的軍工產業的突飛猛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再加上七汗國的傳統出口支柱——牲畜牛馬羊,這裏的人日子過得還是很舒坦的,不說他們的人均收入已經比漢地的農民高了,至少比起以前的日子是好到天上了。

同時中亞地區的伐木業也在迅猛發展。雖然這裏很多土地屬於沙漠、荒漠和半乾旱氣候,土地多數爲草原和牧場,農地和林地所佔比例小,森林面積持續退化,森林質量和生產力均呈現下降趨勢。

但現在是個什麼年代啊?19世紀纔剛剛走過12年,就算最講究的陳漢境內很多人也不知道濫砍濫發的危害性;或者說他們知道濫砍濫伐的危害性,可利益面前他們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

中亞地區闊葉樹較少。這兒最常見的樹種主要是松樹、樺樹、杉木、雲杉、落葉松、山楊、白楊、雪松、柳樹、榆木、楓樹、胡桃、樺木、梭梭林等。

雖然這些針葉樹的材質普遍較軟,但是它們全都有各自的不同的用處。比如說建築用料、造船、造傢俱和做鐵道的枕木。

那可是全都是錢啊。

而中國國內的林業砍伐是需要有許可證的,而且砍了之後還要種植小樹苗,不管是程序還是成本,都相比七汗國是要大不少。所以,別看薪疆的北面就有不少的森林,但那裏的伐木業之發展,可沒有七汗國的迅猛。現在的七汗國,但凡靠近山林的城市,哪個地方大大小小的木材廠有下於十家的?並且家家都有蒸汽烤房。

這般的砍伐在21世紀人眼中是絕對的破壞森林。可在眼下的時代,這大片大片的森林,那就是蒼天賜予的財富。

七汗國的壓力可不小,他們旁邊就是波斯和俄羅斯,要想盡快的發展壯大,財富、資金就是必不可少的東西,沒有錢拿來的工廠機械,哪來的火槍大炮啊?

陳漢的鐵路是一直要修到伊犁的,別的不說,光是枕木需求量就是個天文數字。

陳漢這些年的木材需求量是疾速增多。除了用在造船業上的,更多地還是民間消耗。很多珍貴木料,可是價格飆升!

因爲國家安定了,國勢增強了。換一句話說,天下太平了,民生完全恢復了,還向前大大的邁進了。生活處居方面的要求自然就水漲船高了。

所以,這在一定程度上就太高了枕木的價格,擡高了西北木料的價格。

七汗國的很多法律法規倒都是照抄的陳漢,可是他們跟陳漢最大的區別在於,陳漢的法律法規都被一一落實到了實處,他們的卻更多是個面子活。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中亞的牧民、農人都已經嗅到了戰爭的味道。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西北軍區就會在他們中招募民壯了。現在陳漢的國防軍可是一支騾馬化的部隊,運輸全部都靠馬車,那必須有足夠多的車伕駕馭。那還有什麼比他們這些生活在馬背上的人更適合的呢?只要膽大敢玩命,賺錢的機會是大大的。

雖然不會是全部的人都發了財,可十個人裏總有兩三個撈到了實處。

不管是受傷的戰馬,還是剩餘的軍需物資,比如干糧、罐頭、皮靴、皮帽、皮大衣、帳篷等等,這些人都能摸到一丁點好處。

而之前大戰結束候,就是如此。那些得到了好處的人回到老家一宣揚,轉眼就變成了人人都能發財的傳言了。

所以這時候的中亞,很多牧民和農人都在談論着怎麼才能在國防軍後勤部隊裏討個差事。要想進國防軍的後勤輜重系統,那每一個被招進去的民壯都是要有人作保的,而且不是一個人一次作保。

而是分做三批三次作保的。第一批就需要五個人作保,就像是當年中國靠秀才的童生那樣。然後是本地的直屬行政長官署名,第三是需要區域負責人作保。

後兩者更應該說是‘責任制’了。但名義上那也算是作保。而且這些民壯都需要有家庭親戚,光桿光棍是一律不用的。在這方面,國防軍小心的很。

“在大雪到來之前必須整出一支千人的民兵來。”土爾扈特汗國副王策凌德勒克目光直直的看着土爾扈特汗國的裏海總督都榮扎那,讓他都找不到一點躲避的餘地。“戰爭已經開始了,董將軍的騎兵部隊突襲了烏拉爾河以東的俄軍騎兵,但是他們的輜重遠遠落在了後頭。現在南京要我們籌集的不僅僅是民壯,還有民兵。我告訴你,完不成任務,你就給我立馬脫衣服滾蛋。”策凌德勒克在陳漢求學多年,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話,說話的口氣更是十分的中國化。

裏海總督府衙門裏,現任裏海總督的都榮扎那被年紀比他還小十歲的策凌德勒克訓得頭都擡不起來。

但在封建制度的土爾扈特汗國,別說副王策凌德勒克了,就是策凌德勒克年僅十三歲的兒子,他的地位也比都榮扎那要高。

策凌德勒克劈頭蓋腦的噴了都榮扎那一通後,人騎着駿馬帶着護衛迅速向着國防軍在裏海岸畔的一處營地趕去。只留下灰頭土臉的都榮扎那在後頭一陣臉青一陣臉紅。

“三千民壯,一千民兵,說得輕巧!”

偌大的裏海省也就不到二十萬人,而這已經是土爾扈特汗國的人口稠密之地了。要是都榮扎那記得不錯,裏海參軍入伍的人數一共有五千三百二十五人。在本來的決議裏,這民壯都抽不到裏海省的頭上的,因爲裏海省是距離戰場最近的省區,本來就佔着很大便宜的。

嗯,土爾扈特人把當民壯視爲一個發財的好機會。

可現在卻突然要一下抽調三千民壯外還有一千民兵,這也就是九千三百多人了。不說其他省府會不會有意見,只說裏海省的人口壓力,整個裏海省的青壯纔有幾個?

整個裏海省總共才二十萬人啊。

都榮扎那一直很相信,戰爭徹底爆發之後,作爲蒙古四汗國最西端的土爾扈特汗國最西頭的裏海省,那肯定會接着徵調民力的。可他沒想到這個抽調會來的這麼快。

要知道,這場戰爭對於裏海省來說可是一個發財的好機會,戰爭的初始之地就在裏海附近,作爲距離戰場最近的裏海省,那肯定會迎來一個發戰爭財的好機會。

裏海省出產的牛馬羊和皮革、奶製品等等,那是陳漢國防軍採購的第一選擇。現在就已經有不少訂單被下到裏海了。

所以在土爾扈特汗國內部的決議中,報酬相當豐厚的民壯都沒有從裏海省境內徵召。可現在的局勢已經變了。

作爲裏海省的總督,都榮扎那必然是要湊出國防軍所要求的民壯和民兵的,但他也不想因此而攪亂了裏海省的民生。四千青壯被抽調去,整個裏海省的青壯就都要被抽調一半了,還要不攪亂裏海省的民生,這真的是一件頗有困難度的事情。

“叫那圖日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都榮扎那對着手下祕書叫道。策凌德勒克行事叫做一個霸道,手腕也強硬的很!反正他是副王麼。不需要招攬人心,行事都不顧忌人的顏面,土爾扈特汗國裏的人怕他比怕汗王策凌那木扎勒更甚三分。

所以策凌德勒克下達命令的時候,都榮扎那根本不敢吱吱一聲。一肚子鬱悶也只有等策凌德勒克離開後纔敢露出一絲怒意來!

“大人,民兵不是真當兵,薪水可不高。連車伕都有不如。”祕書在一旁說着,心裏頭不無腹誹道:誰也不傻。哪個會放着更賺錢的買賣不幹,來幹這個啊?

都榮扎那的臉色就更苦了三分。

……

中俄宣戰,大戰開啓。就在策凌德勒克強壓着都榮扎那召集民壯和民兵的時候,董威已經帶着三個國防軍騎兵師奔赴到了裏海北端。

兩萬餘騎兵在枯黃的草原上縱橫馳騁,與俄羅斯的哥薩克騎兵殘酷的絞殺在了一起。

俄軍的第五、第七兩個騎兵師總共也才萬人不到,再加上伏爾加河、阿斯特拉罕和高加索的哥薩克,俄軍的騎兵力量也只是接近兩萬騎,而且這些騎兵不可能全部都在烏拉爾河的東岸。

這樣強大的騎兵力量在董威帶領的騎兵主力沒有趕到前線之前,自然是佔足了機動優勢。但是現在,倒黴的就該是俄軍了。

董威帶領騎兵來的非常迅速,接到南京對俄正式宣戰的消息後,董威就帶領着騎兵直衝裏海而來,把自己的輜重部隊遠遠地拋在了身後。

這樣做的好處當然是能撲捉到不少撤退不及的俄軍騎兵,收穫一定的戰果,對之前俄軍的猖獗活動給予了狠厲還擊;而壞處就是這是一錘子買賣,幹了第一仗之後,整個隊伍就喪失了繼續打下去的機動能力。因爲他們的後勤輜重沒有跟上,三個騎兵師現在只能依靠着烏拉爾河以東區域的兵站儲備,以及遍地的枯草來填飽人馬的肚子。

土爾扈特汗國爲什麼要這麼快的在裏海省徵召民壯和民兵?

那就是爲了儘快輸送軍需物資和給養上前線。

俄國人在最初的時候被董威的還擊打了個措手不及,但現在他們也回過神來了。中國人的戰馬保持不了足夠的營養,現在不管是戰馬的狀況還是騎兵的狀況,都處於非正常狀態。而這正是俄軍大舉反擊的好機會。

中國騎兵的士兵就算缺上幾口吃的,他們依舊擁有不俗的戰鬥力;但是他們的馬匹呢?

士兵可以是堅定的愛國者,可戰馬能愛國嗎?

飼料的不合理和份量的不足會嚴重影響到戰馬的狀態,在戰鬥中,它們的表現就是衝刺速度變慢。

這會嚴重的影響到國防軍騎兵的戰鬥力。

而且寒冬很快就來了,小河上已經結了冰的。

大量的軍需物資必須儘快的從前進基地運送到第一線的戰場上去。

不過西北的狀況很湊巧的應徵了中國的那句老話: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今年哈薩克草原上的冬季來的早了一些。纔到農曆的九月份,小雪花就嘩啦啦的飄落了下來,並且越下越大。

這給運輸部隊的運送更增添了麻煩。尤其是那些已經在路上的輜重隊。

寒冬凜冽,大雪紛飛。陣陣狂風颳去殘雪掃打在臉上,就像是一把把割肉的刀子。

夯土路面被凍的如生鐵一樣堅硬,大道上白雪已經積了半尺多厚,早就看不出原先的摸樣了。前方大雪紛飛,透着片片飄舞地雪花一面火紅的軍旗從風雪中露了出來,接着一組車隊也緩緩地從東邊駛過來,車隊最後飄揚的,又是一面血色紅旗。

足足一個營的押送部隊,內中還包裹了一個騎兵隊。隨隊的民壯多達一千多人,拉車的牲畜也有七百多頭。

車軲轆碾響積雪,這是陳漢運輸部隊的一種現況。中亞距離陳漢內陸腹地實在是有點遠,就算是這些年被抓緊建設的伊犁,距離裏海的直線距離也有小5000華里,真實距離更是超過6500華里。

而巴爾喀什湖和費爾幹納盆地東側作爲陳漢在中亞的兩個‘堡壘’,距離裏海的實際距離也紛紛超過了4000華里,所以這麼漫長的運輸線,完全依靠後勤部隊維護是不現實的。陳漢必須就地徵召大量的當地土著。

當然,陳漢也在蒙古四汗國和哈薩克三汗國境內立下了一些儲備庫,內中儲備了海量的軍需物資。

但爲了安全起見,這些軍需物資儲備庫也只能設立在遠離烏拉爾河,遠離裏海的地方。

不說設在鹹海西北了,距離烏拉爾河東岸怎麼的也要有五六百華里。

而且別看儲備庫裏的軍需物資如山一樣衆多,一打起仗來,二十萬大軍的耗費能輕而易舉的抽乾這座儲備庫的最後一粒糧食。要想保持軍需物資的充沛供應,那還必須看薪疆,必須看巴爾喀什湖和費爾幹納盆地。

這場戰爭裏,伊犁就是中國的大後方就好比後世的西川,巴爾喀什湖和費爾幹納盆地就是華中,是能被戰爭影響到的地方,而裏海、鹹海、烏拉爾河東岸那就是東部沿海了,是可能被戰爭直接打擊到的地方。

不管是國防軍還是民壯,現在全都是蓬頭垢面,臉蛋凍的青白,嘴脣發裂。渾身上下都被雪花染白。

就連騎兵都不再肆意的在隊伍前後周遭奔跑偵查了,步槍被緊緊的用棉套包着,腰間配着手槍和短刀也都被棉套、麻布包裹着。這大冷的天氣,刀槍長期露在外面,颳了風雪去,片刻的工夫就結成了冰冰。遇到戰事了,槍打不響,刀抽不出。

而這支運輸隊的押送物資主要是糧食和罐頭。一個個大木箱子上都蓋着封條,在一輛輛敦實的平板車上碼的整整齊齊。 “這個董威……”

西北的戰報很快就抵到了陳鳴的手中,看到董威的選擇,陳鳴用腳趾頭想也能知道開始的‘勇猛’之後,那三個騎兵師現如今的困境。

但陳鳴也不會太擔心它們的存亡,三個騎兵師最多戰馬的狀況下降,俄國人卻還沒有那麼好的胃口來吃掉他們。

當然,這也會影響到接下來冬季裏的戰鬥。

西北的戰事陳鳴已經完全交給了魏寶成他們,依託着陳漢強大的國力,西北之戰沒有失敗的道理。

陳鳴現在必須把目光放在他不感興趣的內政上面,因爲下一波大封國已經進入了章程,就在不遠後的大年初一。這種事情蘊含的能量一旦爆發出來,那對於整個國家的經濟都具有極大地推動作用。

就陳鳴所知,今年陳漢的紡織品價格同比增長了6.5個百分點,農具、鐵器的價格也出現了一波小幅度反彈,藥品藥材的價格漲幅就更驚人了,還有機械、蒸汽機。

當然,這些品類漲幅再高也比不過船隻,能遠渡重洋的遠航商船,今年乾造船廠的老闆都能發大財。

美洲有糧食和牲畜,這些東西的價格只出現了小範圍的波動,還不是因爲那些即將跑去美洲建國的陳漢勳貴,而是因爲日本人。

日本人也在做着遠航非洲馬達加斯加島的準備。

他們打算派出5000人到10000人作爲首批登陸馬島的先鋒隊,其中兩千人爲警衛士兵,剩餘的人就是墾殖移民了。最初的生存物質——糧食、農具、鐵器、牲畜,全都由陳漢在南非的殖民地提供。

日本人需要做的只是把人原原本本的運到馬島去!

可這並不容易做到,因爲日本根本沒有這樣的經驗。他們之前派‘安保’去印度去美洲,那坐的都是陳漢的船。可現在呢?陳漢的運輸公司,陳漢國內的遠航商船,已然全部被陳漢的公卿們給吞下去了。而且爲了日後考慮,日本人也必須組建自己的遠洋船隊。

但是這何其之難啊。

一支遠洋船隊的組建並不僅僅是船的問題,還有人手。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機帆混合動力的遠航商船已經出現了,但後者的訂單已經排到三年後了,日本根本拿不到手。所以日本的遠航船隊的船隻只能是舊式的風帆帆船,那比起機帆混合動力的船舶來可是費老鼻子的勁了。而且安全性更差。

陳鳴也不願意看到日本的第一波海外移民在汪洋大海上餵了魚,所以,他必須對之投入足夠的關心。

另外還有一個小插曲,就是陳漢第二黃金公司在蘭德盆地發現金礦的消息似乎走漏了。不過,陳鳴相信英國人應該還不知道蘭德盆地的地表下究竟掩藏着多麼巨大的利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