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3 日

九百萬金魂幣……」

拍賣主持人第三聲問價還未說完,在樓上拍賣行第三層的一個神秘房間中,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

「慢著,我要加價,一千萬金魂幣!」

「三層樓的神秘貴賓加價,一千萬金魂幣!

還有沒有要跟的?」

主持人神情振奮的發問道,話音剛落,寧風致便再次跟價:

「一千一百萬。」

「一千一百萬,白色貴賓席位的寧宗主,出價一千一百萬金魂幣!」

「一千兩百萬。」

「一千兩百萬,來自三層樓的神秘貴賓,出價一千兩百萬金魂幣!」

緊接著,寧風致再次報價。

「一千三百萬。」

聽到他這一輪的報價,三層樓的神秘人略微沉默了下。

待拍賣主持人連聲提醒了兩次后,三層樓的神秘人跟著提價:

「我出價,一千四百萬。」

沉聲出完價后,三層樓的房間忽然打開了窗口,眾人將下意識的將目光探去,便瞧見一個樣貌高貴的金髮青年。

劍眉星目,風流倜儻,臉上從始至終都掛著一抹自信的微笑。

這是與生俱來的涵養,無論誰都是以禮相待。

「寧叔叔,這本武魂殿的秘籍,對於我天斗帝國來說,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所以還請您高抬貴手,讓清河一次,清河必將銘感在心。」

「這是天斗帝國的大皇子雪清河!現在已經繼承了太子身份,未來必將成為天斗帝國的帝王!

他竟然也在今天的拍賣會上!」

見到了帝國大皇子雪清河的真面目,會場中心的人們立時瞪大了眼睛,開始小心翼翼的低語起來。

「他這次參與競拍,是得了陛下的授意嗎?」

「你是蠢蛋嗎?武魂殿武技的消息,我們也是剛剛得到,雪夜陛下又不會未卜先知,怎麼可能提前授意大皇子參與競拍。

應該只是巧合,大皇子在這拍賣會碰巧遇上武魂殿的武技,便想代表國家將其拍下。」

「這可是一千四百萬的金魂幣,大皇子可真有魄力。

用如此多的金魂幣拍下這本武魂殿的武技,他就不怕回去受到雪夜陛下的責罵嗎?」

台下眾人在小聲低語,身為親王的雪星,那一張老臉,神色在不停變化。

「雪清河……」

寧風致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三層樓的金髮青年,有些凝重的皺起了眉頭,心道:

「竟然在這裡與他碰面,而且現在跟在我旁邊的,是武魂殿現任教皇比比東的弟子,也會是武魂殿未來的教皇。

若他得知了星河的真正身份,再將這個消息告知給雪夜陛下,那七寶琉璃宗與天斗帝國的關係,可就要變得更加僵硬了。」

想到這裡的寧風致下意識的輕嘆口氣,隨即沖三層樓上的人影點了點頭,笑道:

「既然是大皇子想要這本武魂殿的秘籍,那我也只好忍痛割愛了。」

巘戅妙筆庫MiAObiKucOM戅。「那清河便在這裡,先行謝過寧叔叔。」

雪清河沖寧風致所在的方向點點頭道,臉上浮現出一縷極為燦爛的笑容來。

「嘖嘖,我可從未見大皇子這麼高興的笑過,看來對於現在這個結果,大皇子很是滿意。」

台下有人竊竊私語著。

他們以為,雪清河是在對寧風致笑,卻是不知,雪清河的這個笑容,是笑給星河看的。攫欝攫

因為星河在見到雪清河的第一眼,便認出了他的真實身份。

整整六年時間不見,她的外貌變了,體型變了,聲音變了,就連那雙絕美澄明的眼眸,也與六年前的她大不相同。

但不論她如何改變,在眼底里潛藏著的光芒是不會變的。

也不論她如何掩蓋自身的氣質,總會有一些蛛絲馬跡顯露出來。

就算是整整六年的時間過去,她在看向星河的時候,那抹發自內心的歡喜,也從來不曾改變。

譬如現在,那濃濃的歡喜似要從她的眼底里溢出來。

所以星河只用一眼便能無比肯定的將她認出,這是千仞雪,是他曾經喚過好多次的姐姐。

「雪,姐姐……」

他在認出千仞雪后便立時瞪大了眼睛,於心底喃喃輕喚了句,也不知是費了多大的心力才勉強控制住自己,沒有驚呼出聲來。

他儘力克制著自己臉上的表情,讓身旁的寧風致看不出異樣。巘戅LOL戅

但他眼底泛起的波動與那微微顫抖的眉羽,都已說明了一切。

所以千仞雪笑了,笑得很是開心。

她一邊笑著的同時,一邊沖星河點了點頭。

「臭弟弟,過了這麼些年都沒忘了姐姐……

真的是,讓姐姐十分感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趙重幻身上。

三月三那日御街之上真武帝君下凡,附身到一個小差役的身上,借其之手用馬鞭為受了鬼祟妖魔迷道了的賈子敬等幾個紈絝子弟驅邪,此事早就在臨安府傳得人盡皆知。

只是,大家沒料到那位小差役便是眼前這位長相委實平凡的少年。

李寺丞想到自己乍聽到這個傳聞時與大理寺諸人一起大笑其無稽的場面,可是若是那小差役換成趙重幻這張丑是丑卻可親的一張臉,他頓覺帝君英明。

而謝長懷聞言目光閃過一絲迫人的凌厲,唇角微牽,無聲冷笑了下。

可是,不待他開口駁斥,卻只聽廖瑩中斯文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傳來。

「爾等自己招了鬼祟近身,導致你們在御街上橫行無忌,濫傷無辜,帝君才會親自出手挽救你們!怎麼,爾等不但不若我們衙內那般感恩,反倒還嫉恨遷怒於趙重幻,看來帝君為你們驅邪真是多此一舉了!」

廖瑩中一番話說得語態溫和,但是言辭卻尖利冷漠,毫不留情,這令趙重幻不由轉頭看了對方一眼。

中午她請大理寺傳話到玉立堂,請求親自出平章府來華藏寺打聽范慧娘毒殺案的線索。

本來只是試探,她以為賈平章並不會應允,但是,沒料到最後竟然是廖瑩中親自隨側一起出了府。

路上,她以為此人會有甚其他小動作,但是,一路過來,他卻全無阻礙,對她的提議無一不允。

這番姿態,讓她不禁心底衍生些許困惑之意。

其實,自知曉他與木鴻聲一起聯合對賈平章隱瞞她為女兒之身起,她就有些參詳不透此人的心思了。

不過,目前最要緊的自然先是破了范慧娘一案,如此方能讓賈平章徹底信服她的能力,繼而能將尋找北地使者一事最後託付於她,這才是她最終的目的。

謝長懷沒有去打量廖瑩中,但是眸底的清寒之色隨著對方言辭而不知不覺中越發凜重,若冷雨打夜,幽邃無底。

而翁其旬見廖瑩中如此之態,一股狠意隱隱掠過眼底,但倏爾又顯出一副少年惶恐無辜之態。

他的父親翁應龍是平章大人最早延攬的一批客卿謀士,且又同出天台,這些年來頗受器重。

翁家在臨安府的家業也因為依附賈家而日益枝繁葉茂起來,家中弟兄採買田地,購置房產,行商坐賈,一路獲得奉承無數,甚是順風順水。

可是,自廖瑩中來后,不知使了什麼手段,居然很快便得了平章大人倚重。

其人不但才識了得,心狠手辣,還為人謙恭低調,財色更是不為所動,所以平章府一干客卿都不由對其是又嫉又怕。

翁應龍這一年更是明顯感到一種來自於廖瑩中的無形威脅迫近,因為擔憂有朝一日會失去平章大人的信賴,是故最近他在平章府都小心逢迎。

豈料越是小心越是來事。

雖然翁應龍在家中告誡過,但翁家子弟在外卻囂張跋扈依舊。

不但強買百姓私田還打傷數十人,一時鬧得沸沸揚揚,連太學生都以此作由頭通過吉國公上劄子參了平章大人一本。

這兩日,翁應龍勃然大怒后在家中嚴厲下令,不允許翁家子弟在外闖禍。

可是,現在他卻因為與趙重幻的那點舊冤,而無意偷聽到了大理寺辦案,最後還不小心落在衛三公子跟廖瑩中手裡,此事可大可小,若真鬧出來,父親卻也不會輕饒了他。

思及此,一時,翁其旬心裡也直打鼓。

他惟有裝出一副更加可憐巴巴、少小無辜的模樣:「先生教訓的是,小子年紀小,沒有衙內的胸襟廣闊!」

他霍地舉起右手立誓,隨之一路膝行又爬又跪地使勁挪到李寺丞面前,然後遽然一把抱住後者的雙腳,滿臉年少無知的弱小無助。

「寺丞大人見憐!小子再不敢如此了!若是被家父知曉我在外闖了此等大禍,一定會被活活打死的!」

李寺丞被此舉嚇一跳,頭腦有些發懵,想到這二人身份,驀然不知該退後還是該將人推開。

陳火年見狀有樣學樣,也立刻嚎啕大哭起來,還手腳並用爬到廖瑩中的跟前。

「大人、先生可憐,被我堂兄知道我在外冒犯了諸位大人先生,也一定會將我吊起來鞭打致死的!」

哭著他還拚命磕頭,驟地就聽青磚地上皮肉磕在地上「啪啪」作響的動靜,看得一旁的了因方丈一時不忍。

他蹙蹙眉頭,雙手合什求情道:「這二位公子今日來我華藏寺也是替翁家大娘子來送布帛的!」

「翁家大娘子心善,替本寺籌得一批布帛裁製新的僧袍,這不昨日僧袍就都送來了,還餘下一匹布帛,翁大娘子也特意遣了小公子給送了過來!」

他看看伏在地上痛哭流涕一臉悔恨的翁陳二人,目含憐憫,「諸人大人先生,今日之事,貧僧一定告誡他們不可多言!還請饒過他們倆吧!」

趙重幻乍聞方丈這一番話,腦中孤鴻忽然凌波而去,留下一道莫名的清影——

翁應龍的夫人也是華藏寺的常客?

而謝長懷一動不動,冷眼旁觀,任由那二人痛哭流涕,惺惺作態。

「寺丞大人,今日是大理寺辦案,這二人既然偷聽的也是案件內情,饒不饒他們還請您做主!」廖瑩中看著李寺丞一臉恭謹道。

李寺丞看著地上兩個少年,臉上也有些犯難。

他雖然厭惡這些個紈絝子弟無事生非,可是怎麼看也就只是十六七的少年。

況且一個是監察御史的堂弟,一個又是平章大人心腹客卿之子,想來也著實犯不著將他們給揪到大理寺給關起來懲戒一番。

「既然方丈師父求情,你二人且先起來!」李寺丞正色道。

跪地上正嚎啕的二人一聽此言,馬上便停了眼淚,戰戰兢兢地站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