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事實證明歐陽凡的猜想沒有錯,這把從第一鬼神卡贊身上爆出的太刀肯定有著遠超其他裝備的隱藏評分,是以玩家被殺后爆出來的幾率奇高。

當初他也是被殺一次直接爆出來,這次七級浮屠全身上下就只放了這件裝備也是一次就爆了出來。

歐陽凡握上刀柄,一股熟悉的感覺從刀身上湧來。

卻在這時,之前被他踢遠的勇者之槍居然眨眼間消失在了地面。

沒錯,就是在歐陽凡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是鬧鬼了不成?

一個大膽的猜想忽地湧上歐陽凡心頭,不好,是忍者!

只有一種解釋,一個潛行的忍者撿走了那件勇者之槍。

這可壞事了,歐陽凡答應過七級浮屠不撿他的裝備,現在裝備被忍者撿了,等下七級浮屠趕到他是有口也說不清了。

當下歐陽凡連忙一個銀光落刃戳向剛才勇者之槍消失的地方,卻沒能將那個忍者震出來。

要是暖神在就好了,歐陽凡沒有像襲人暖那樣的真實之眼,那個忍者到底朝哪個方向跑了他是一點都沒譜。還好盤龍灣這裡地形開闊,忍者的潛行只有10秒時間。

過了幾秒后,歐陽凡遠遠地看到了一個ID,笑無常。

是笑傲江湖的人!

歐陽凡正打算開啟疾風步追過去,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追上,空氣中卻忽然傳來一道冰冷嗓音:

「萬劍一你是真的膽肥,得罪了笑傲江湖又來招惹我七宗罪。」

這聲音忽左忽右,讓歐陽凡根本聽不清是從哪裡發出。

「什麼人!敢在你萬爺爺面前裝神弄鬼?」歐陽凡趕緊把裂創心靈之刃收進背包,好不容易找回來再被暴走活著就沒意思了。

「背信棄義者,死!」空氣中又傳來那人的嗓音,隨即歐陽凡沒開空城淚的1400+血量直接便掉下了三分之一。

一道人影在他身後顯現,剛用幻櫻殺繚亂突進至歐陽凡背後砍出500多傷害的匕首很快又泛起寒芒一發背刺鑿向歐陽凡的後腦。

歐陽凡卻在後頸劇痛的那一瞬間突刺+三段斬躥出了老遠,這才避免了被身後那把匕首直接秒掉。

當下回頭看清剛才偷襲他那人的ID,歐陽凡頓時嚇的臉色一陣蒼白。

居然是七夜!七宗罪會長、國服第一刺客七夜! 「我說我沒撿你信么。」歐陽凡欲哭無淚。

七夜卻在歐陽凡突刺和三段斬跑開后一個切割跟了上去幾步,然後發動超遠距離的幻櫻殺繚亂再度襲至歐陽凡面門。

「還沒完了。」

歐陽凡在七夜第二段幻櫻殺繚亂砍出傷害前又發動破軍升龍擊繼續跑路。

不是沒想過反打,但他的空城淚技能剛才殺七級浮屠用掉了,要一個小時才能冷卻,沒吃偉哥怎麼可能幹的過七夜這個國服第一刺客。

七夜第二段幻櫻殺繚亂撲了個空劍眉已是微微扭曲,這人耍猴戲的么,跑的倒是快。當下又用僅剩的最後一段幻櫻殺繚亂跟了過去。

歐陽凡冷汗直流,自己都跑的這麼快了七夜居然每次都能跟上,不愧是國服第一刺客啊,這反應和他單身二十載的手速有的一拼。

忍者30級技能幻櫻殺繚亂有三段突進,確實沒有忍者追不上的人,但絕不包括歐陽凡這個全敏劍魂。

當下七夜第三段幻櫻殺繚亂即將撲至歐陽凡面門時,歐陽凡又是躍翔一開銀光落刃竄向了空中。

「拜拜了您吶。」

歐陽凡的銀光落刃能跳十米之高,斜戳二十米之遠,相信只要讓他戳下地面,然後把疾風步一開一陣跑酷,縱然七夜有天大的本領也追不上他。

只需一秒,俺老孫便能去到十……米高空,竄天猴說的就是你爹我。

歐陽凡這一刻不禁有些飄飄然,卻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回頭一看,自己身後居然正是七夜那張殭屍臉。

娘咧!這人陰魂不散的么。

原來七夜也和當日重樓在決鬥場制裁歐陽凡那樣,在歐陽凡銀光落刃起跳的瞬間發動了影襲,跟著歐陽凡跳起的身形來到了高空。

還好歐陽凡反應的快,在七夜割他喉嚨的那一瞬間發動銀光落刃第二段又戳回了地面。

雖然再一次逃過了一劫,但這樣一來他銀光落刃並沒有跳起多高,戳的也不算遠,七夜也從天上落下后還是緊跟在他身後。

歐陽凡有疾風步,七夜也有疾風步,而且七夜身為忍者本來敏捷成長就比較高,而且身上裝備估計也比歐陽凡好,當下跑起來的速度並未比全敏加點的歐陽凡落後多少。

只要再過幾秒七夜的幻櫻殺繚亂一冷卻,再度飛上來歐陽凡只怕就是個死人。

「要死了要死了,媽媽,我不想死。」

歐陽凡這一刻絞盡腦汁狂想著脫身的辦法,忽然眼睛一亮疾影手換成天之驅逐者的騎士光劍。

這把傳承雖然比不上他現在的神器碧影凝光劍,但是卻有一個三段斬冷卻時間減少50%的珍貴屬性。

三段斬本來的冷卻時間就只有8秒,換上這把騎士光劍后瞬間便變成了四秒。

當下三段斬提前冷卻歐陽凡連忙將其釋放和七夜額外拉開了6米的距離。

這下就算七夜的幻櫻殺撩亂冷卻了也距離不夠了。

七夜見狀只好皺著眉頭停下腳步,放任歐陽凡在他眼前逃走。

「怎麼樣會長,殺了那小子沒,我武器呢?」

七夜身後七級浮屠打著擺子從地上復活,之前答應讓歐陽凡再殺一次的時候他點開的便是七夜的好友聊天。

自己技不如人被那個萬劍一宰了也就認了,但這場子是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的。

未曾想七夜卻在此時出聲道:「武器被那小子撿走了,我沒能留下他。」

七級浮屠聞言如遭雷擊,在原地不住咆哮「萬劍一老子和你勢不兩立」云云。

且說歐陽凡成功逃走後也是驚起一身冷汗,這下可是惹出大麻煩了,讓七宗罪以為是自己不守承諾撿了七級浮屠的武器,只怕以後見到七宗罪的人都得繞著走了。

都是那個笑無常害得,別讓老子再碰到你。

歐陽凡罵罵咧咧地趕到之前練級的矮人部落,小強MM兩條腿盪在空中昏昏欲睡,手中巨弩有一下沒一下地射著地上的矮人國王。

小強MM破不了防每次只能帶起一點強制傷害,還比不上矮人國王每秒自身的回血多,當下矮人國王200000氣血都還是滿的。

歐陽凡開啟躍翔跳上空中橫著的鐵鏈,掐了掐小強MM嬰兒肥的小臉將小強MM掐醒。

「強妹妹,看你凡哥哥帶了什麼來。」

歐陽凡疾影手切換成裂創心靈之刃一陣嘚瑟。

小強MM見到歐陽凡找回裂創心靈之刃也是驚喜萬分,連忙讓歐陽凡打一下boss試試。

歐陽凡嘿嘿一笑,一道劍氣斬中地上的矮人國王。

–1

小強:「……」

歐陽凡:「……」

裂創心靈之刃畢竟只是20級的神器,歐陽凡裝備上后直接和小強MM一樣破不了防了。

但歐陽凡卻像瘋了一樣,每過5秒劍氣技能一冷卻就往boss身上招呼,彷彿放棄了治療一般。

小強MM一陣不解,乾脆撐著腮幫子看一眼歐陽凡,又看一眼地上的矮人國王。

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歐陽凡不斷磕著藍葯連砍了boss幾十發劍氣,忽然,一個巨大的傷害數字讓小強MM嚇的差點從鐵鏈上掉下地面。

–40001

歐陽凡適時地掏出一根煙點上,深吸一口然後吐到小強MM臉上一陣嘚瑟。

小強MM這才記起裂創心靈之刃的特效,打怪時有2%的幾率削減怪物最大氣血的20%。

https://tw.95zongcai.com/zc/14005/ 當下歐陽凡繼續馬不停蹄地斬出一道又一道劍氣,大概每四分鐘斬出48道劍氣就會爆出一發40000的傷害。

二十多分鐘后,矮人國王嗚咽一聲倒地而亡,屍體上還閃耀著金鐘罩的光芒,此時他的防禦已飆升至700點,就算襲人暖來了也很難破防,但偏偏就這樣死在歐陽凡的裂創心靈之刃下。

金光連閃兩道,歐陽凡升至38級,小強MM也跟著升到了37級。

矮人國王不愧是穿黃金甲的男人,爆出來的金幣直接摞成了一小堆。

然而歐陽凡和小強MM這一男一女兩個財迷卻都沒有往那堆金幣看上一眼,只因一旁閃著金光的一堆裝備掉落閃瞎了兩人的眼。

黃金頭盔、黃金胸甲、黃金護腿、黃金護肩、黃金戰靴。

五件閃著金光的裝備直接堆成了一座小山,此外旁邊還斜插著一把雖然短但是粗的黃金短劍…… ?路西菲爾雖然在伊澤眼裡就是一個小毛孩,但他的宮殿規模卻著實讓伊澤吃驚。

普通天使的生活是怎樣的,伊澤最開始的那幾天看得很清楚。而路西菲爾不止和他們不同,甚至超出他們很多倍。

不光地毯是二級飛行獸項窩的羽毛,睡的床是千年才能凝結成巴掌大小的雲旦玉,這種玉石接觸到天使的聖光會自然發出燦爛的光澤,軟若雲朵也堅固地可以防衛任何攻擊,並且帶有極強的治療作用;被褥服飾都是天霧絲,那種穿在身上猶如薄霧,輕盈纖柔,輔助作用可以加快翅膀的飛行。再說他吃的果蔬,喝的聖水,用的器皿……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

不過小孩,不對,路西菲爾從來不當一回事。心情不好說摔就摔,說砸就砸,連堅硬異常的雲旦玉也被挨了數腳。

「又是這種東西,拿走!我不要!」路西菲爾看了眼端上來的牛奶杯,扭過頭拒絕。

「可是您的身體……」雙手舉著托盤的四翼天使一臉為難地看著路西菲爾,想要繼續勸說又怕得罪他。即使後面半句沒說出口,絲毫沒有移動的雙腳表明他不看到小孩喝下去牛奶就不罷休的決心。

路西菲爾氣呼呼地拽下衣服上的飾品丟到四翼天使身上,氣呼呼地瞪著他「出去!」

「您……」四翼天使讓托盤浮在半空,雙手拾起跌落的寶石扣。

在宮殿里逛了一圈回來的伊澤正好看到惡主欺仆,他看小孩窩在雲朵里耍脾氣,上前接過托盤「你先下去吧。」

「可是……」四翼天使抬頭看到伊澤,認出這是前幾天梅丹佐大人領進來的,身為宮殿里的侍從,他們早就被告知眼前這個人跟耍脾氣的那位一樣,都是不能得罪的。雖然不敢忤逆伊澤的話,卻還是不放心。

天使的等級和武力成正比,越高級的天使他的戰鬥力就越強,在天堂得到的尊敬和服從的分量就越重。這種弱者順服於強者的規則自來就有,已經植根在他們的意識里。

而直觀目測等級的特徵,就是從翅膀的多少來辨別。

四翼天使對待路西菲爾的態度,讓伊澤更加確定,這位只會耍脾氣的小孩不可忽視。

他好脾氣地對四翼天使笑笑:「放心吧,這裡交給我,如果有事我可以隨時叫你。」

話說到這份上,四翼天使只好低頭走出房間。

「該死!區區一個四翼竟然聽你的!」小孩又拽下來一顆扣子朝伊澤扔過去,冷冷地說「你有什麼值得讓他害怕的。」

伊澤抓住丟來的扣子,一手端著托盤向小孩走去「他不是怕我,他只是因為你才會聽我說一句。或者,你喜歡讓他留在這裡繼續勸你喝牛奶?」

想了想似乎覺得伊澤說的有理,路西菲爾沒有再向他扔扣子,態度卻還是很差「那又怎麼樣,我不想做的事誰來也沒用。」

「我知道,所以叫他走了。」

在伊澤距離路西菲爾還有幾步距離時,小孩微蹙眉頭看了看托盤,眼裡閃過一絲譏諷,語氣不善地說:「你不會認為我會聽你的喝下去吧。」

重生八零:發家致富養崽崽 這小孩還挺機靈的。

伊澤把手裡的扣子還給路西菲爾,隨後端起牛奶悠閑地喝了起來,邊喝邊感嘆:「我才沒那麼多精力,既然你不喝,也別浪費了,這可是好東西。」

「你……」沒想到對方連勸都不勸,不眨眼睛地全部喝了下去,路西菲爾之前準備的說辭全都用不上了,他本來還打算趁機教訓伊澤呢。

咕咚咕咚喝了一整杯,伊澤滿意地舔舔嘴角,坐在了一處白綢軟絲編製的軟榻上,軟榻四角綴著掏空獨角獸的角做成的風鈴,輕輕地觸碰會發出清脆空靈的響聲。

「以後送來的牛奶不想喝都給我吧,我幫你解決。」

小孩聞言嘲諷地揚起嘴角,稚嫩的臉上出現這種神情卻一點不突兀,反而有種說不出的高貴。「以後都幫我?只要你做得到。」

「怎麼?你不相信我么?」反正沒事做,伊澤也不介意跟小孩扯皮「雖然每天喝這種味道時間久了會很膩,不過你可以想想在裡面加點東西,換成別的或許就很容易接受了。」

路西菲爾將頭扭向旁邊的雲朵,似乎在很認真地觀察外部形狀。不過,伊澤留意到他的耳朵動了動。「牛奶喝多了一定會很膩,如果加點其他東西,換成你喜歡的味道,可能就……算了,反正你也沒興趣。」

伊澤故意關注下對方的反應,雖然小孩還是沒開口,不過嘴卻微微嘟了起來,明顯有些不開心。

心裡暗笑小傢伙還挺會擺譜,目光卻停留在耀眼的金色髮絲上「你的頭髮是不是太長了?要梳小辮子么?」

路西菲爾冷冷地橫過來一眼「出去!」

伊澤聳聳肩,嘴角還掛著笑意「不喝牛奶,水果還要麼?」

路西菲爾冷淡地裝沒聽見。

毫不在意對方的冷暴力,伊澤還在極力推銷:「不喝牛奶又不吃水果,小心一輩子都長不大。」

還是沒反應。

「難道你不怕缺乏營養長不出翅膀?」

路西菲爾終於抬眼看向伊澤,眼角挑起,眸底滿是譏誚嘲弄,面容卻平瀾無波「你以為天使的翅膀只要吸收了足夠多的營養就會越長越多?愚蠢。」

「不試試怎麼知道?」伊澤不動聲色地挑眉。

原來翅膀的數量和等級都是與生俱來的,按照天堂悲憫眾生的原則來說,這不就是……放屁嘛。

「如果有用,這裡每個天使都可以變成六翼,你覺得還會出現二翼和四翼嗎?」路西菲爾用一種你長了豬腦子的眼神望著伊澤。「我就算不用牛奶,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我本來也不需要,如果不是……」

說到最後,路西菲爾突然收住,明顯不想多說「快去給我拿一件新的衣服!這件破破爛爛的怎麼穿!」

路西菲爾今天穿的衣服只有兩個寶石扣,如今都被他拽下來,輕飄飄的衣衫浮在中間,伊澤隱隱可以看到小孩白嫩嫩有些凸起的肚肚。

倒不是有多胖,大部分只是嬰兒肥。不過,伊澤依然有點忍不住想笑。

路西菲爾也發現伊澤在看自己的肚子,他惱羞成怒地拉緊衣襟「看什麼!快去給我拿衣服!」

伊澤拿著托盤往外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頭對路西菲爾說「小傢伙。」

又圓又亮的眼睛看過來。

「你的小肚肚太肥了,該減減了。」

說完,不等小孩做出反應,直接走出去,關門。

將手裡的托盤交給留守在走廊的天使,又吩咐他去那件新衣服給路西菲爾後,伊澤搖搖晃晃地來到後花園。

說是後花園,其實就是宮殿後面一大片種植花草樹木,還有新鮮果蔬的地方。這裡有多大,伊澤不知道。不過,這幾天他張開翅膀可勁飛也沒看到花園的盡頭。

路西菲爾吃的水果等食物大多都是在這裡採摘的,新鮮又方便。只有極少數珍貴或者罕見的物種,才會派專門的天使每天送過來。可見,這裡的品種差不多涵蓋了天堂上的所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