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于飛若有所悟,就坐在那黑土之上,靜心修鍊起來。

老人隨意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白雲,眼神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于飛心無雜念,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感覺腦海中的兩個混沌漩渦在加速轉動,裡面的胚胎種子似乎正在茁壯成長,加速進化,大有萌芽的趨勢。

啪啪兩聲,如兩道閃電劃破混沌時空,于飛清楚感覺到混沌漩渦之中的種子發芽了,氣息一下子強盛起來。自己的修為境界在無形中邁進了一大步。

那種感覺很奇怪,于飛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等他醒來時,屁股下的黑土已經變成了土黃色。

于飛環顧四周,問道:「我修鍊了多久?」

老人淡然道:「三天三夜。」

于飛嚇了一跳。感覺才一會時光,怎麼就三天三夜過去了?

「我得回去了,不然她們會擔憂。」

于飛翻身而起,帶著老人匆匆離去。

于飛已經看出老人對他沒有絲毫惡意,所以打算把他帶回去,介紹給眾女認識,大家一起熱鬧一下。

老人乃是九重天高手。可以有效保護于飛身邊之人,這也是于飛帶他回去的另一個意圖。

目前于飛距離眾女所在的河谷頗為遙遠,至少在一千公里以上。

一路上于飛都小心謹慎,足足耗費了大半天時間。才回到了河谷。

見到于飛回來,眾女都鬆了口氣。

這一回,于飛一去數日了無音訊,可把大家給急壞了。

龍蘭香這兩天都在附近尋找。駕馭巨獸四處搜索,可惜卻沒有任何發現。

看著眾女撲來。于飛臉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一一上前擁抱,給予了最溫馨的回應。

老人看著鶯鶯燕燕一大群女人,淡漠的臉上也露出了無奈與驚訝,顯然于飛的男性魅力著實讓人嚇了一跳。

「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天璇派的姜山老伯,今後會暫時與我們住在一塊。」

眾女大驚,天璇派的老古董,那絕對是出人意料的。

于飛為老人簡單介紹了一下眾女的情況,名字老人沒有記住多少,但其中一部分資質出眾之人卻引起了老人的關注。

小和尚、秦小藝、周虹雨、雪傾國、花夢舞、易晴雯、百里夕、羅娜、龍蘭香都在被關注的行列中。

「不錯,不錯,都很好。小光頭似乎傳承了天佛寺的天佛金印,而你(龍蘭香)身上有百獸門的氣息。」

于飛笑道:「蘭香就是當年百獸門主之女,在這島上長大,精通御獸決。」

老人動容,想不到同在一個島上,竟然不知道龍蘭香的存在。

「故人之後,難得啊。你們也都很不錯,擁有極佳的天賦潛質,未來必有一番成就。」

眾女要求老人入谷,大家一起慶賀,準備了很多食物。

于飛取出兩瓶茅台,讓老人開懷痛飲,並向大家講述起了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傳送陣我們已經五得其三,只要找到剩下兩塊,就有希望離開此島了。」

眾女都很興奮,一下子就找到了兩塊傳送陣的組成部分,這可都是老人的功勞。

易晴雯比較冷靜,並沒有太大的喜悅,反問道:「就算離開了這座島嶼,下一個目的地就一定比這好嗎?說不定會更加的兇險。」

這話給眾人潑了一盆冷水,讓大家的熱情有所降溫。

正如易晴雯所言,夏島固然生存環境惡劣,誰敢保證其餘三座島嶼不會更加惡劣?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得離開這座島嶼,尋找摩柯、春雨、古金虹的下落。」

「另外,我們還要密切留意大夏太皇界與武周玄聖界的情況,防止有重大變故發生。」

眾人各抒己見,圍繞當前的形勢展開了討論。

幾天不見,龍蘭香已經能夠順暢的與人交流了,這都是眾女的幫助。

一個人的生活是寂寞了,在龍蘭香過去的幾百年歲月中,除了與獸為伴,大多數時候都是寂寞了。

但是這幾天,龍蘭香卻感覺特別快樂,有太多的姐妹關心她,幫助她,讓她體會到了大家庭的好處。

眾女因為于飛的緣故,彼此謙讓,和睦相處,營造出了一種祥和的氣氛,時刻感染著龍蘭香,讓她喜歡上了這種感覺。

午飯後,于飛單獨找上龍蘭香,問起了有關傳送陣的事情。

「我可以嘗試駕馭百獸幫忙尋找,但能不能找到,我不清楚。」

于飛要的就是這句話,夏島很兇險,要想一寸一寸的尋找,那顯然是危險而又不現實的。

若能藉助島上巨獸之力幫忙尋找,那無疑是最好的。

拉著龍蘭香的小手,于飛漫步在山洞中,陪著她說話聊天,促進感情。

老人坐在水潭邊,身邊圍著一大群美女,全都是前來虛心求教,想讓他指點的。

就連八重天境界的雪傾國都不例外,這可是一個九重天境界的高手,絕對是一個難得一見的老古董人物。

老人本來少言寡語,但是在眾美女的嬌聲細語中,也逐漸露出了喜色,破例為眾女講解、指點,給予了她們很大的啟發與幫助。

河谷因為老人的到來一下子熱鬧了許多,眾女基本都圍繞在老人身邊,反而給龍蘭香、于飛製造了單獨相處的機會。

下午,島上傳來震天的咆哮與嘶吼,一起了于飛的關注。

「宋玄天都界還真是不走運啊,又遇上超級恐怖的存在了。蘭香,這島上有多少頭八重天境界的獸王,我想抽空去會一會它們。」

龍蘭香質疑道:「你會它們幹嘛,它們可全都不好惹,連我的御獸決都駕馭不了。」

于飛笑道:「八重天境界的獸王對我修鍊有幫助,多接觸一些能加速提升我的修為實力。」

龍蘭香微微頷首,沒有多說什麼,答應明天就帶于飛去會一會島上的那些八重天獸王。

目前于飛已經吞噬融合了六枚獸王元丹,萬獸精元珠明顯比以往強大了很多,使得于飛的整體實力也隨之上升。

萬獸精元珠為什麼要吞噬元丹,這一點目前于飛還沒有搞清楚。當初修鍊萬獸不滅體,于飛經歷了獸血浴身。

如今,萬獸不滅體已經練成,達到了肉身不朽,于飛以為類似的修鍊已經結束,誰想萬獸精元珠卻又出現了變故。

于飛曾分析推算過,這萬獸精元珠吞噬元丹有兩種可能。

其一,獸王的元丹能提升萬獸精元珠的品質與實力。

其二,萬獸精元珠可能還要未曾開啟的特殊能力,需要吸取元丹之力來解開深層次的封印。

萬獸精元珠的來歷一直是一個謎,于飛至今都不明白這萬獸精元珠是從何而來,怎麼傳承至今的。

獸王的元丹珍貴無比,絕對比什麼千年靈藥還要珍貴十倍不止。

通常情況下,獸王都需要數千年的時間,才能修鍊出元丹,那是它一生精華所在,一旦失去就會從八重天境界自動跌落到七重天境界,再想榮升八重天境界,估計也有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去了。

于飛擁有肉身不朽,肉身被淬鍊到了極致,實力強大無比。

但是憑于飛現在的修為實力,萬獸精元珠吞噬融合一枚獸王元丹,他還可以承受得住。

只要吞噬融合兩枚獸王元丹,身體就會出現亢奮反應,急需玄陰之氣來凈化。

由此可見,獸王的元丹朵蘊含的能量有多麼恐怖。

擁有元丹的八重天獸王,可與力敵九重天境界的高手。

從千峰島上的情況來看,很多九重天高手聯合進攻都沒有佔到便宜,由此可知八重天獸王也絕不好惹啊。

于飛如今已經吞噬融合了六枚獸王元丹,如果依照能量守恆定律來分析,那于飛的整體實力之強悍,已經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大局觀。

有時候你會覺得它很高尚很光輝,有時候也會讓人特別噁心,總之大局觀這種東西很少存在於個人與個人之間,然而一旦涉及到多人的群體,在許多事情上就無可避免地出現這個詞,它保證了群體與對立群體之間不會輕而易舉地死磕,這個群體越大,越不會豁出一切去跟人爭鬥,彼此都有底線,都有固執,兩個勢均力敵的國家之間若是打仗,打到後來多半都是和談,不存在我看你不順眼一定要跟你同歸於盡的情況。

這段時間的香港,真理之門與界碑,與其它的一些組織的關係,或多或少都有著大局的制衡在其中,哪怕之前已經發生了無數次的磕磕碰碰,但在觸及香港回歸的底線之前,界碑不會豁出一切去對付真理之門,其它的組織在真理之門的目的清晰之前,看到足夠的利益之前,也不會輕而易舉地選擇與真理之門展開戰爭,而無論擁有著怎樣的目的,真理之門也必須顧及到各個利益方的底線,不敢輕易觸了眾怒。

這一次圍殺藍梓,即便以潘多拉的無法無天,也是在事先盡量做好了準備,埋伏下大量人手,盡量控制住藍梓的逃跑路線,隨後施以暗示,最終將藍梓圍在這片工地上,以不至於大範圍地驚動普通人為原則。這樣的原因,更多的一方面還是顧慮到界碑的存在。

想想藍梓也沒有什麼背景,對於黑暗世界絕大多數的組織來說都是陌生人,之前與真理之門在海上的一番衝突來得莫名其妙,大多數人都不清楚來龍去脈,如今就算察覺到事情的發展,自然也都選擇了與昆布和尚一般的袖手旁觀,甚至想要利用這個陌生人來更多地了解潘多拉的力量與底牌。然而誰也沒料到的是,看似無足輕重的一次小事件,卻陡然引出了誰也無法忽視的大boss。

修羅王方少白,他進入香港之後的這兩天什麼事都沒做,界碑也沒有過於激烈的變化與活動,所有人都覺得,這位從那場大變亂藍將軍去世之後臨危受命,接手界碑后八年都再未出手的共和國少將來到香港更多的也只是為了威懾。而由於共和國對於香港回歸的重視程度,或許大家都會顧及到一個國家的反撲而遵守基本秩序,這次回歸的事件,誰也不會在中國的主場上輕易觸怒這位傳說中世界最強的第六級進化者。退一步說,如果他可能出手,那必然代表著事情已經惡化到不可收拾的程度。誰也沒料到的是,他會因為今晚這樣的一件事突然出現,親自出手對付潘多拉。

還未建好的大樓第七層上,站在邊緣穿白色休閑服的男子只是抬起了右手,手指輕輕晃動,幾十米外的天空中,龐大的鋼鐵巨獸便朝著潘多拉轟然撲下,另一方面,渾身上下都是鮮血與傷痕的藍梓被安全網兜主,卻在第一時間翻滾了起來,衝天飛起,站在樓房邊緣的男子看了他一眼,隱約間似乎說了一聲:「別動……」

安全網呼嘯翻卷,似乎是想要將他留下來,然而這時藍梓幾乎是打得只剩下本能,哪裡會聽陌生人的話,右手揮舞間,銳利的能量流斬開了那張安全網,下一刻,下方的白衣男子右手往上虛握了一下,頓時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他奮力往天空後退,那隻手終於還是鬆開了,男子在下方目送他升上天空,隱約間像是笑了笑。

天空中影響飛行的那股力量已經消失了,藍梓飛得足夠高,方才心有餘悸地停了下來,朝下方看了看,他此時已經飛到了大樓的上方,三棟大樓組成的「凹」形區域中,那聚集的鋼鐵終於還是失去了控制,叮叮噹噹如雨而落,那可怕的女人被逼回地面,不斷的擋開掉落下來的鋼鐵,中央大大小小的鋼鐵便在夜色空如蓮花般的朝四周飛出去,與此同時,那大樓的各處像是活了起來,幾道、隨後是十餘道的黑影迅速出現在了大樓的邊緣。

那個男的……是什麼人呢……

到得此時,他才能開始想這件事,方才驚鴻一瞥,那人看起來年齡也不算大,穿著休閑的白襯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香港旅遊購物的青年人一般,此時他已經直接舉步從七層樓的高度上下來,鋼鐵的架子在外牆上運動,就彷彿有一道無形的梯子在承載著他的身體,而在他的身體周圍,無數的東西都已經在他隨手的指點下開始運動起來,腳手架、安全網、電線、堆砌的磚塊、從外牆上陡然裂出的混凝土、瓷磚片都彷彿星辰一般圍繞他的身體旋轉起來。隨即,他的聲音也在夜色里響起來了。

「真理之門?潘多拉……」

鋼鐵的響聲回蕩間,那聲音顯得格外溫和。

距離他所在的地方上百米外的另一側大樓里,兩道火焰亮了起來,像是電視里出現過的火箭彈,在夜色里交錯而過,轉瞬即至,白衣的男人順手在空中點了一下,其中一顆對直飛來的火箭彈像是在剎那間分解成無數碎片,匯入在他身體周圍旋轉的物體間,另一顆火箭彈微微偏移了方向,尾焰帶起的光芒以他的身體六七米為半徑,竟在夜色里劃出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圓,朝著它來的方向便飛了回去。

一切不過在剎那間發生,一道光直接消失在夜色中,另一道光彷彿劃出了水滴的形狀,火箭彈大樓的上空爆炸出了火焰,而在廣場的中央,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著,名叫潘多拉的女人開始飛快地後退,試圖拉開她與白衣男子的距離,然而就在白衣男子的右手揮動間,她後退的方向上,已經失去控制的數十根鋼管再度乒乒乓乓地連在了一起,擋住了她的後退。

白衣男子落下了地面,半空中,一道亮光陡然亮了起來,也不知是怎樣的攻擊,白衣男子身體的一側突然發出了大規模的爆炸,地面上升騰起了詭異的霧氣,下一刻,男子的左手往上一提,無數碎裂的瓷片交錯旋舞,攪碎了空氣,一道人影憑空出現他左手兩米的範圍內,「啊」的慘叫聲中,整個身體像是被攪成了模糊的肉泥,鮮血飛濺,支離破碎。

空氣中,那聲音卻依舊淡然溫和,只在語氣深處,像是蘊藏了什麼低沉的東西,憤怒、回憶、又或是懷念、祭奠。

「八年前,也是從香港開始……」

他的說話聲中,潘多拉的身體陡然化為一道殘影,試圖以最為快的速度從中突圍出去,那殘影無堅不摧,剎那間便突破了鋼鐵的屏障,然而就在她要衝出的瞬間,身體中卻像是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刺了進去,發出「啊——」的一聲尖叫,身體在那裡只是停頓了一下,被斬開的鋼鐵屏障便再度洶湧合圍,潘多拉狼狽地翻滾、退後,摔倒在地上又站起來,而在她的後方,白衣男子走過來的方向,地面上的一切物體都已經開始震動,彷彿即將擁有生命。

正以沉穩腳步過來的白衣男子雙手都往上抬了抬,四周的地面之下,巨蛇的軀體開始滾動,又彷彿從四面八方地底衝來的日本忍者,當那些東西終於衝出地面,卻是無數埋藏在地底的電線電纜,朝著潘多拉交纏而去,不過,潘多拉終究還是有著遠超常人的速度,不斷躲避著,那些電線斷在空中,開始不斷爆炸出瘋狂的電光與火花。

夜色終於沸騰起來,比起方才藍梓被圍堵的時候,這時,彷彿有數十種攻擊的方式降臨下來,打多選取的都是白衣男子所在的位置,爆炸、湮滅,空氣都開始變了顏色,變得粘稠,然而潘多拉還是沖不出去,這些攻擊才被組織起來,卻已然來晚了,那片地方煙塵滾滾,白衣的男子居然就那樣憑空消失在地面上。只有他的聲音依舊在傳出來。

「那時候你們的人很厲害,我還記得,迪蘭特、尼古拉斯、亞當、格洛里婭、長洲冬馬,他們現在在哪裡……」

他的人已經消失在原地,然而無數運動的物體,都已經開始連了起來,飛起在空中,鋼管、鐵片、鉚釘、石塊、碎瓷片乃至於其它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物體,只要是能動的,形成了一個半徑長達十米的圓形漩渦,瘋狂轉動,猶如黑夜間的巨大磨盤,電火花在其中蔓延遊走,旋即爆炸,從天空中看下去,這一幕恐怖驚人。

沒有人能找出那白衣男子的位置,無數的攻擊炸向地面,潘多拉在那巨大磨盤的中央瘋狂尖叫,這時候已經根本無法躲避了,鮮血從她的身上飛濺出來,飛旋的物體從她身體里穿過,剃得骨肉分離,而分離的血肉便又加入了飛旋物體的大軍,就算她的能力依然在運作,能夠將一些物體撕裂、切開,然而被分解的物體只是以更加細小和更富攻擊力的狀態在飛舞著,造成更為巨大的傷害,沒有任何人能夠將她從中救出來。

昆布和尚與尼克仍然在大樓上方看著,表情嚴肅,臉色鐵青,相對於在異能方面一知半解的藍梓,他們更能感受到眼前一幕帶來的巨大震撼,方才還活蹦亂跳的潘多拉僅僅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就已經重傷如斯,不成人形。片刻,尼克才聲音沙啞地開了口。

「老師,他在哪裡……」

「地下……」

「我曾經看過,方少白的能力是……」

「嗯。」昆布點了點頭,「只是簡單的操縱物體。」

「用非物質系的能力能打敗他嗎?如果是化身為虛體,或者是邏輯系的能力……」

昆布沉默半晌:「理論上來說是這樣,不過到目前為止,做出嘗試的人都失敗了,尼克,你還沒見過他真正全力出手時的樣子,這個人就算不用任何異能,你也好、潘多拉也好都不會是他的對手……」他頓了頓,「所以他是方少白……」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間裡,如風暴般的巨大磨盤已經朝著另一邊的樓房運動過去,此時發動攻擊的真理之門成員幾乎都集中在那一側,而在方少白過來的方向,另一批人大約都已經成為了屍體,當漩渦靠近了大樓,這些物體也開始朝大樓上方進行壓制一般的攻擊,方少白彷彿從地底緩緩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前,潘多拉終於脫離了被碾碎的命運,她渾身是血,半個身體都被刺穿,破碎,但仍舊沒有死,方少白抓住了她的一頭長發,將她脫在地上,不斷前行。

「相對於他們……」

方少白嘆了口氣,左手一揮,將潘多拉的身體扔了起來,廣場一側,一道威勢驚人的巨大光柱朝他轟了過來,大地的震動中,漫天的光塵落下來,一堵厚實的土牆升起在方少白的身體一側,像是盾牌一樣的擋下了這次為救援潘多拉而發出的攻擊。

「相對於他們……你們這一批就太弱了……」

潘多拉那染血的身體在他身前飛舞,他以尋常的腳步走過去,順手一拳揮出,碰的打在了女人的頭上,鮮血飛濺間,紅色的身影飛出數米之外,被再度捲入飛旋的物體中……

天空之中,藍梓只能看到這裡,身上在流血,呼吸急促,力量也在流失,下方的男人很可怕,果然自己以前的小心是有道理的,異能的世界,厲害的傢伙到處都是呢,自己以前沒遇上罷了。他是那個什麼潘多拉的敵人,可也未必是自己的朋友,趁著還有力氣,他轉過了身,朝著一個方向,迅速地飛走了……

****************

三更搞定。^_^

什麼壞事都沒做過,又大了一歲,這真讓我感到傷感,吼,出去砸別人家玻璃去! (三更送上,求訂閱支持。)

下午,于飛回到河谷,眾女都在專心修鍊,當中又有人晉陞到了七重天境界。

于飛十分高興,仔細詢問了情況,原來就在他離開的這幾天內,丹影虹與齊曼雪因為多次得到于飛的雨露滋潤,身體早已得到了質的變化,成功突破了七重天境界,成為了真罡期高手。

另外,絕美誘人的丁慧珠也表現傑出,憑藉自身的努力,以及在大家身邊學到的各種技能,成功步入了七重天初期境界。

至此,于飛身邊的女人,包括龍蘭香在內,真罡期高手已經達到二十四位,其中龍蘭香修為實力最高,雪傾國第二。

現在,老人姜山的到來,他的指點對眾女而言也是很有幫助。

晚上,于飛躺在水潭中修鍊,整個人浮在水面上,看上去就像是睡著了,可潭水卻在旋轉、震動,好似按摩床一樣,時刻提醒著岸邊的眾女,于飛正在進行某種特殊的摸索。

老人坐在水潭邊,表情很古怪,他的眼力絕非眾女可比,但也看不透于飛。

「每一個能步入先天境界的高手,年輕時都有著超越常人的非凡之處。這就是于飛和你們之間的最大不同。」

易晴雯驚嘆道:「你確認于飛有晉陞先天境界的潛質?」

老人微微頷首,十分肯定。

秋雨大喜道:「我就知道于飛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他和我們完全就是兩種人,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雪傾國道:「是葬龍絕地造就了于飛,這是他的騰飛之地,註定他將名傳千古。」

眾女跟在於飛身邊的時間有長有短,了解的有空有多有少。但都明白一個道理,于飛的實力決不能以他的修為境界來衡量。

在眾人的印象中,于飛的境界提升很困難,特別是五重天與六重天兩個階段,遠比常人困難百倍。

如今步入真罡期后,于飛的修為反而提升迅速,已經達到了八重天境界,走在了眾人的前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