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亞度尼斯在她後面默默跟著,時常因為她停頓觀察的時候「差點」撞上來,感覺整個後背都是他……又有幾分錯覺,像當初她和殷離去采植物的情景一樣。

葉靈咬咬唇,為什麼這個時候的自己會想起來這麼多影響情緒的事情?

這個人不可能是殷離啊!

跟他也沒有可比性!

就算他長得再好看,那也只是一個陌生人!等她一個月後離開,連名字都不需要記住的人!

她為什麼要讓自己被過去的情緒影響?!

為什麼要拿自己喜歡的殷離跟這個人比!

自己喜歡的殷離呀……再也見不到的殷離……

她突然感覺全身乏力,有什麼把身上的力氣抽走了一樣,眼眶突然熱了起來,像有什麼要掉下來,她連忙抬頭,站直了自己……

她怎麼能在這個時候哭!

莫名其妙的掉眼淚,會被某人當成神經病吧?! 說實話,剛剛他都打算離開了。

看到這火辣美女身邊還有保鏢,覺得湯文輝這個欠揍的肯定占不到什麼好便宜。

哪知道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看樣子應該是這一帶的小混混,身上紋著個金身大佛,一般人一看到這裝逼的紋身就不敢招惹他。

對於學生來說威懾力還是十分強大的。

兩個女孩子更是被嚇得不出聲來。

「大小姐,等會你帶著這位女孩直接跑,人我們給攔著,跑到學校立馬報警。」阿虎回過頭來說道。

當前也只有這個辦法。

這裡沒有人願意給他們報警,也沒有人願意出頭幫他們,只能靠自己。

火辣美女抿著嘴,瞳孔中也是浮現一抹悔意,如果剛剛不是她任性,也不會發生這種後續的事情。

眼看著那十幾個打手朝著他們這邊走來,目中帶著凶光,火辣美女情不自禁吞了口唾沫。

「姐姐對不起……」看到這一幕,許晴眼中有著自責。

「這不怪你,那個混蛋太可惡了!」火辣美女皺著眉。

她已經下意識準備拉著許晴的手準備跑了。

「湯文輝,給我個面子就此罷手如何。」

秦毅邁步朝著這邊走來。

「嗯?」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是一愣。

就連不少路過此地的行人都是好奇的停下了腳步。

說實話,這個聲音有點狂了。

給他呀一個面子?這個場景任誰都能看出來已經幾乎不可調和,還有誰的面子管用?

特別是看到秦毅一副學生打扮走過來,更是暗自搖頭。

「難道他跟這個湯文輝認識?」

「不像……這小子打扮這麼寒磣,也不像是富二代什麼的,倒像是一個愣頭青,看到美女就過來逞強了。」

富家大少一般都跟富家大少做朋友,怎麼會認識一些鄉巴佬?他們自己都覺得掉價。

眾人猜測,什麼底氣才能讓這個小子說出這種話。

紋身男小佛跟湯文輝也是下意識的朝著秦毅看了過去。

看到秦毅的第一眼,湯文輝整張臉如同吃了屎一樣難看。

不知道是不是情緒激動導致的,湯文輝感覺他的鼻樑骨又裂開了,火辣辣的鑽心痛。

「輝哥,你們?認識?」小佛並不知道秦毅是誰。

聽到秦毅說給他個面子,還以為湯文輝跟他是舊相識,也不好擅作主張。

「呵呵,認識,當然認識!」湯文輝臉色陰毒。

他永遠都忘不了,忘不了吳夢雪挽著這個臭傻逼的手,忘不了這個兔崽子一拳差點讓他毀容。

他當時就發過誓,有機會一定要讓這個小子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現在,說實話他很驚訝,驚訝這個小子居然還敢出現在他的面前。

看不到他們這邊這麼多的人手嗎?

「小佛,你把這個小子給我廢了,我讓我爸給你薪資翻倍!」湯文輝拋出一句誘惑力爆炸的話。

紋身男小佛雙眼射出精光,陰狠的盯著秦毅,在他看到湯文輝臉色的時候,就知道兩人不光是認識,還有十足的恩怨,而且這種恩怨還導致湯文輝異常的恨他。

「小子,喜歡英雄救美是吧。」小佛冷笑一聲,「你們先把這個小子四肢給我砸斷,我看他還怎麼笑得出來。」

小佛一聲命令那些打手頓時冷笑連連朝著秦毅走來。

火辣美女跟許晴看向秦毅的目光全都帶著緊張。

說實話,秦毅確實把原本針對她們的火力給吸引來了,可是這樣反而讓她更加愧疚起來。

秦毅這個小身板怎麼跟她的保鏢阿虎阿豹比?阿虎阿豹還能抗揍,關鍵時刻還能跑,這小子被十幾個人一圍,恐怕真的會被廢了。

看這個湯文輝的態度,不像是開玩笑的。

「同學,你快跑吧,幫我們報個警就行了,不要逞強。」那名火辣美女面色微凜。

「不用,我跟湯文輝是老相識,見面怎麼能跑呢。」秦毅笑著說道。

「媽的你找死!」

一瞬間那些人就沖了過來,後面的摸出別在腰間的指虎、甩棍、彈簧刀,那種陣勢跟電影中的兩派火拚一般無二。

「小心啊!」許晴跟她旁邊的火辣美女幾乎同時驚叫出聲。

就在他們出手的剎那,秦毅動了。

原地只濺起一抹灰塵。

捉住距離最近的一人的手腕,凌空一甩,砸到了後面三四個人。

身體如同暴獸,一踏地面躍出數米,

胳膊肘剛好定在一人胸膛,可以清晰聽到胸骨裂開的聲音。

下一秒,秦毅雙手大開大合,如同環抱虛空。

頓時產生的巨大牽扯力量讓剩下的所有人都站不穩身子,被秦毅一甩全都給甩了出去,摔的七葷八素。

這是太極裡面的虛空攬月,秦毅只是稍微演化了一下其形,並未催動任何真元。

小佛都看呆了,但是他反應能力確實很快,在秦毅連連擊潰了他手底下十幾個打手之後,他就明白他碰到了高手。

二話沒說直接掏出裝在口袋裡隨時用來防身的一把黑色小手槍,握著這把手槍的時候臉上重新回來了自信。

「沒想到吧?功夫好有個屁用?今天就送你上西天!」小佛不怕。

他就算因為開槍殺人被抓進去了,湯文輝老爸也會花錢找替罪羊把他換回來。

這就是財富、權勢的好處。

「是嗎?」秦毅不置可否,邁著步子直接朝著對方走去。

許晴她們無不為他捏了把汗,這小子膽子也太肥了?

剛剛秦毅的表現確實把他們嚇了一跳,可是現在對方拿著槍啊,傻了吧!

火辣美女從未見過有人這麼膽大的,跟拿著槍的人還這般耍橫。

她一雙美目全部都放在了秦毅身上,一眨不眨的盯著。

幾乎就在小佛開槍的前一刻,秦毅一個躍步,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他飛速的用手捏彎了槍管,連小佛都沒有反應過來。

「砰!」

槍響了,但是人們只看到小佛手心爆出一團血花,那把槍稀爛的落在地上。

「炸膛了?」

小佛躺在地上,右手半個手掌幾乎都沒了,十分血腥嚇人。

而秦毅完好無損的站在一邊,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阿虎阿豹咽了口唾沫,吃驚的盯著秦毅。

他們沒有看秦楚剛剛秦毅是怎麼出手的。

「喂美女。」秦毅看向火辣美女。

「啊?幹嘛?」那美女驚愕的面色一凝,聽到秦毅喊她,這才微微回過神來。

「你不是要揍他嗎?」秦毅指著湯文輝。

「現在這個機會你還等什麼?他要是敢反抗,我就打斷他的手。」秦毅笑著說道。

像湯文輝這種人,就是欠缺一頓狠狠的教訓,否則一萬遍都不會改掉狗吃屎的性子。

「我真的可以揍他?」火辣美女似乎是不敢相信她聽到的話。

「當然。」秦毅點了點頭。

火辣美女笑了,十分得意的笑了起來,也是典型的揭了傷疤忘了痛的主,剛剛還怕得要死,現在又風生水起。

她威風八面的朝著湯文輝走了過去。

「你聽到了,這位小哥說了,你要是敢反抗,他就打斷你的手,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火辣美女輕輕哼了兩聲,摩拳擦掌。

湯文輝都快哭了。

他死了都想不到這個王八蛋居然這麼強橫,十幾號人全被他給收拾了。

眼看著這個可惡的女人越走越近,袖子都擼了起來,他憋屈的直欲撞牆。

他當然不敢反抗,看看小佛跟那些手下的慘狀,這小子是真的說到做到,會打斷他的手。

相比較之下,現在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湯文輝心中這麼安慰自己。

「那個……我真打了啊……」火辣美女還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看秦毅。

「打吧打吧,打壞了算我的。」秦毅擺了擺手。 某人察覺到她的淚時,在背後擁緊了她。

她應該掙脫的,她從來只在靜寂無人的時候,想起某些過去會哭,但從來沒有在人前哭過。

她努力的努力的控制眼淚,拚命的拚命的要自己堅強!

可是身後的懷抱啊,滿滿的力量在撐著她,那高貴的頭低下來,蹭了她的發,想要給她安慰,就那樣抱著她,等她恢復情緒。

葉靈知道自己不能貪戀別人的溫暖。

可是她後來真的很想再抱一抱殷離,然後從他那裡,得到鼓勵讓自己勇敢的堅持下去。

她知道她已經永遠失去,再也得不到。

即使有幾分像,她真的很想把他當殷離,想像他在的樣子。

她的理智控制著自己遠離。

只是這一刻,她遭殃了。

怪四周了無人煙。

怪林里太安靜。

怪她,亂了心。

「對不起……」

她拉開他的手,離開他的懷抱。

她只是有那麼一剎那的脆弱,但她是個堅強的人。

一直走來都是一個人,她不能奢望此刻有人陪著,不能給任何人錯覺,那些明知會辜負的人,從來都不應該開始。

何況,只剩下那麼短的時間。

葉靈抹掉眼裡的濕潤,然後搓了把臉,解釋道:「剛剛眼裡進了東西……」

亞度尼斯扶著她的肩,走到她的面前,定睛看她。

他從來沒有安慰過人,他只想把人抱緊,告訴她自己能替她擋去一切風雨。

可她不會接受。

他抿著唇,眼裡千迴百轉,最後什麼也沒說出口。

彷彿剛才只是錯覺,她仍然悄無聲息的抗拒他,比開始更甚。

可他再回來村子的時候,已經明白自己的心思了,不會再讓她推開自己!

亞度尼斯抓了她的手,硬是要與她十指相扣,不給她放開。

「有我。」

不管你願不願意相信,肯不肯依靠,我都在你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