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人群自動排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他身穿紫色錦袍,衣袖處是一輪火日,邊緣還有著精美的花紋,一雙虎目往哪裡一瞪,那個地方的人群連呼吸都要靜止,生怕惹起他的注意而受到無妄之災。

此人便是晨毅的二伯,晨家第二大強者武將中期強者,權勢極大,先前在大長老面前帶頭告狀的也是他。

在他旁邊,是晨陽和晨峰,兩人隨著晨天霸行走,頗有種志得意滿的高傲感,眼睛幾乎是俯視著眾人。

不過也難怪他們如此囂張,晨天霸在晨家的權勢雖沒有家族晨堅大,但地位一點卻是一點也不低,仗著強大的實力,有時候甚至和晨堅對著干,讓他下不了台,晨堅對此也沒辦法,畢竟也是一家人窩裡斗只會讓外人坐收魚翁之利。

「二弟。」晨堅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還是好聲好氣地說道。

晨天霸只是眉頭一挑,道:「大哥,聽說我侄兒晨毅也要來爭奪蘊靈丹?不是我說大哥,以毅兒那廢物就別上來自取其辱了吧,不然丟臉可大發了。」

說完,也沒等晨堅回應他便大踏步走上貴賓席,目光示意葉清靈離開,眼神中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與霸氣。

晨堅臉色難看,葉清靈心知自家事不能在此時不撕破臉面給外人看,起身站了起來,「二弟,你坐,和你哥敘敘舊。」

「好,大嫂,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大咧咧坐下來,手掌放在桌子上,發出啪的悶響,似乎在催促著葉清靈快些離開。

遠處,晨毅眼睛里閃爍著怒火,緊握著的雙拳噼里啪啦作響。

在他的記憶中,晨天霸極為護短,在晨毅六歲之前便是如此,哪怕是自己兒子錯了他也會護到底。

如果是以前,晨毅自然會禮讓晨天霸的兒子,因為如果他與父親晨堅發生衝突,以做家主度量的晨堅自然會教訓自己。

而如果不那樣做,一旦衝突發展到不可逆轉的程度的話,晨家也不是晨堅一個人說的算,下面還有長老會,以他的身份實力和那爭氣的兒子,支持他的長老一定很多,到時依舊不了了之,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而現在情況可是大不一樣,要是晨毅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敗他的兒子晨光他也得咬碎了牙吞下去。

晨天霸的感知何等敏銳,立刻察覺到晨毅正握著拳盯著他,一臉的輕蔑,對旁邊的晨堅道:「晨毅侄兒怎麼用那種眼光身為二叔的我,目無尊長,要不是他是大哥你的兒子早已是被我一把掌拍死了。」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晨堅聽後有些慍色,沉聲道:「二弟,說話尊重點。」

萬城主見兩人不對味,做和事老道:「今天是晨家族會,別讓外人看笑話,天霸兄,過幾天我請你喝一杯。」

「嘿嘿,萬城主的邀請哪能不答應之理。」晨天霸也不欲和晨堅直接發生衝突,對方給他個台階也就下了。

之後便是互相談論起了晨家這一輩的弟子的實力如何,直到比武快要開始時,晨萱方才姍姍來遲,隨行的還有兩位晨家女弟子,修為基本上在蘊靈境八變以上。

晨城主陡一見到晨萱,眼睛一亮,「不愧是晨家幾十年一遇的天才少女,年紀輕輕就已經踏入通脈境初期,前途不可限量。」

晨堅點點頭,「確實,她的修鍊速度堪稱晨家有史以來的第一人。」

「晨淵生了個好女兒啊!」萬城主有些羨慕。

而晨天霸則有些不自在,二兒子晨陽雖然天才,但不過也只是蘊靈十二變而已,比起晨萱差了不止一個等級,好在是三弟的女兒,而不是大哥的,心中如是想道,晨天霸瞥了一眼晨堅。

時間到了,晨堅站起身,高聲道:「晨家年底族會正式開始,老規矩,比武過程中點到為止,嚴禁故意傷人,有違者重重處罰。」

說完,晨堅看了一眼裁判席上的二長老,沖他點點頭。

二長老是負責晨家大大小小活動的主持人,也算是一個威望極高的長老,他清了清嗓子,起身道:「參賽選手一共十八人,每個人都到木箱子抽籤,抽到一號木簽的選手將於二號選手比武,抽到三號木簽的則與四號選手比武,以此類推,現在大家抽籤吧!」

十八人蔘賽,倒不是晨家的弟子少,相反,晨家蘊靈境六變到九變的弟子不下兩三百,不過他們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參加也不可能獲得那珍貴的蘊靈丹,因而放棄了此次的爭奪。

聽罷,對於這些規則已經熟的不能再再熟的晨家子弟,紛紛跑到角落處的大木箱旁邊,伸手去取木簽。

晨毅是最後一個去的,然而當他把手伸進木箱時卻是發現裡面空無一物,臉色不禁微變,開口向二長老問道:「二長老,為何裡面沒有木簽」

「就你這個廢物還想來爭奪蘊靈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個鳥樣」說話的正是一個蘊靈境九變的旁系弟子,搶在二長老的面前嘲諷道。

在他的眼中晨毅就是仗著有一個好爹才有資格站在這裡,若是沒有了這個好爹在他晨毅連一坨狗翔都是不如。

晨毅聽后原本躍躍欲試的眼眸也是徹底陰沉,若是之前不在晨家這樣的侮辱晨毅也就忍了,可現在自己已經能夠修鍊了,他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自己,還順帶羞辱自己的父親以彰顯自己身為旁系弟子打壓嫡系弟子的優越感,這絕對不能忍了,再忍便會被人再扣上一個懦夫的帽子。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有人冷眼相待,特別是那些旁系弟子,有嫡系弟子微微皺眉流露出不滿,還有人則是抱著一幅看熱鬧的心情看那晨毅會如何應對。 「說我廢物?要不來打一場?到時候被打的滿地求饒的還不知道是誰」晨毅冷笑道。

「連比賽資格都不曾獲得,我豈會自降身份和你交手?呵呵,垃圾」

那嫡系弟子依舊是一臉的不屑,不給晨毅機會,讓憋屈壓在心裡才是最痛苦的事。

不站在晨堅一方的晨家眾人見此一幕都是輕蔑不已,這樣一來怕是家主一脈的臉都要丟光,連旁系都是看不起了。

「沒有資格?我記得只要是報名參加了的都有資格,對吧,二長老」晨毅看著德高望重的二長老詢問道。

不過並不是質問二長老,在晨毅的記憶中二長老也算是和藹可親,不想讓自己在如此重要的場合出大丑罷了。

「對,是我搞錯了,來人,再加上一對木簽」

到了此地步二長老也不可能不知道目前的形式,命令道。

「二長老,不必了,他怕是有自知之明,為了不丟臉連這種理由都說出來了,但也能夠理解,畢竟是旁系,沒有好爹,沒有好的資源,只能貶低我來獲得優越感,變成了畏首畏尾連個廢物挑戰都不敢接受的懦夫」

晨毅對二長老高聲說道,完全無視了那旁系弟子,話語雖輕卻是句句誅心,頓時那旁系弟子臉色變得鐵青。

嗤,在一旁的一些女性嫡系弟子聽到這一頓反駁也是忍不住嗤笑一聲,想不到這離家十幾年的晨家廢物少爺修為沒有提升口舌之利卻提升了不少,瞬間把懦夫的名頭踢到了對方的頭上。

「你……誰說我不敢,既然你想找死,今天我就成全你,不過拳腳無眼將你打成重傷即便你父親是家主也不能怪我了」旁系弟子無話可說惱羞成怒,說著就要動手。

「等等」

「怎麼,怕了?怕了便滾下參賽區,老老實實的做晨家的——廢物」見晨毅叫停那旁系弟子以為晨毅慫了,腰桿不禁都是挺直了幾分,恢復了先前的囂張模樣。

而晨毅則是理都不理讓那旁系弟子恨得牙痒痒,轉頭向著二長老,道:「二長老,不如這樣如何,我與他先戰一場誰贏得勝利便是得到那木簽,這樣一來也不用重新抽籤那麼麻煩」

「這……」二長老有些遲疑,后一想又覺得有些道理,向著那旁系弟子詢問道,「你覺得如何?」

被眾人盯著的那旁系弟子自然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印證了晨毅所言的畏首畏尾。

「沒問題,不過還望二長老莫要偏心。」

「好,那便開始吧不要讓眾人等的久了。」

說完,那旁系弟子便是一個大步躍上了那兩丈許高的擂台,做出一個勾手指的挑釁動作,還用著極其欠艹的聲音說道:「晨毅三少爺請吧」

晨毅見此只是冷哼一聲,隨後腳掌猛地一跺地面,體內的氣血之力沸騰翻湧,借勢身軀一躍,便是在擂台周圍無數驚訝的噓聲中,直接出現在了擂台上那旁系弟子的身前,落地之處,擂台也是為之一晃,掀起煙塵一陣。

「不可能,怎麼會……」

瞧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晨毅,那旁系弟子面色頓時震驚的獃滯了起來,就剛剛這一手,顯示出的力量之感絕對是直逼蘊靈境九變的高手,眼前的這毫無靈力修為的晨毅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

晨毅出現在他的身前,臉龐上的神色沒有太多的變化,握拳而立,黑袍微動,清澈的目光中,泛著清澈的目光,對獃滯那旁系弟子喝道:「還不動手么,難道是認輸了?」

「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常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肉體力量。」

旁系弟子聞言,這才回過神來,剛剛肯定是自己眼睛花了,難道自己還怕一個沒有靈力的廢物么,咬了咬牙,身子略微沉寂微躬,五指握拳,拳頭之前虎虎生風,然後拳頭之前三道朦朧的半虛拳影籠罩向了晨毅而去。

短短一瞬,那旁系的三道朦朧拳影便是匯聚在同一點出現在了晨毅的眼前,砸向了晨毅的胸口。

「滾!」

驀地,就在那拳頭即將到晨毅胸口之際,晨毅大喝一聲,喝聲似九幽魔音能震亂心神,氣血之力作用於雙拳灌注於兩腳,晨毅雙腳為中心,右腿猛地一頓後撤一步,擂台上一道道裂縫龜裂蔓延開去,而作用在雙拳的氣血之力似要破拳而出沙沙作響。

「咔擦!」

所有的目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喝震驚的還沒有回過神來,包括一向囂張旁系弟子本人,而隨著一道低沉的悶響聲並夾雜著骨頭斷裂的聲音傳出,眾人眼前一道虛影閃過,然後便是見到一道年輕的身影如同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直接飛出了擂台重重的摔落在了擂台之下。

而在擂台之上,晨毅的身影卻早已是負手而立直直的站著,微風吹過那黑袍發出颯颯作響之聲,一股莫名的霸氣在擂台上瀰漫。

「噗嗤!」

那旁系弟子被震飛擂台後掙扎著爬起,捂著胸口下一刻一口鮮血噴出,看樣子,肋骨絕對是斷了幾根,目光望著擂台上的那一個身軀挺拔霸氣瀰漫的少年,滿目湧出震驚之色。

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但所有的人卻都沒有看清晨毅是如何出手的,那一聲大喝聲下,一道虛影一晃而過那人便是應聲倒下。

整個擂台四周的起鬨聲嘎然而止,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驚愕的下巴久久收不回去,對於那些剛剛準備看晨毅的笑話的人來說,無疑是挨了一巴掌般,倒是劉家主劉傲心中的震撼沒有如此之大。

「這……」

剛剛看不起晨毅一身蠻力的萬城主,此刻間的臉龐上也是不太自然,火辣辣的感覺爬滿臉頰,他雖然自信但自知自己絕不能做到如此地步。

「我晨毅,這是有資格了嗎?」

擂台上,晨毅並沒有再看擂台下的那旁系弟子一眼,而是掃視周圍準備看他笑話之人冷笑一句,而後揮了揮長袖,然後跨步淡淡離去,回到選手區。

「轟隆!」

隨著晨毅離去,整個擂台一顫,隨即在剛剛晨毅所站之處開始,由鐵木而製作而成的擂台竟是出現了些許的裂紋,而鐵木下方的岩石已是破碎不堪。

「咕嚕……」

擂台周圍眾人驚愕的面面相覷,不少人為之倒咽唾沫。

「他是一頭人形妖獸嗎?為何一身蠻力如此恐怖」

「怕是連十一變的高手也不過如此吧」

而在觀眾席上的眾人也是竊竊私語震撼不已,如此巨大的反差讓他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晨堅見此一幕也是暗暗點頭,「看來還是小看了毅兒了,那絕世強者的手段真是厲害啊」

晨毅的此次出手徹底讓那些有閑言碎語的人閉了嘴,同時也是獲得了那旁系弟子的八號木簽,取代了他。

隨後從震撼中緩過神來的二長老也是知道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大聲道:「會比比武開始,一號選手和二號選手上台。」

一號選手是不太出名的晨家嫡系子弟,叫晨立,而他的對手竟然是晨陽。

「我棄權。」晨立鬱悶的向二長老舉手道。

聞言,卻沒有人取笑他,一個是蘊靈境九變武者,一個是蘊靈境十一變武者,根本不用比,比了也是浪費時間,而且也沒有什麼可看性。

二長老屁股還沒坐熱,又站了起來,「既然如此晨陽勝,下一組,三號選手對四號選手。」

不得不說,晨家子弟除了晨陽晨光等天才之外,還是有些人才的,三號選手和四號選手均是蘊靈境十變修為,雙方各不相讓,在那有著些許殘破的擂台上得『你死我活』,難分勝負。

「劈風掌!」

「開山拳!」

兩人顯然都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施展出各自的絕學對碰在一起想要一擊定勝負。

砰!

三號晨家嫡系弟子的終究略遜一籌,被擊退數步,四號旁系得勢不饒人要為旁系一脈打打士氣,強攻幾招后一腳踢飛了對方。

「晨過勝!」

接下來是五號與六號選手。

勝利的是六號嫡系弟子晨明。

「七號晨峰對八號晨毅,上場。」久違的聲音傳來,晨毅深吸一口氣,緩緩走上場去。

不過晨峰臉色卻很難看,本以為晨毅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廢物,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威脅,哪裡知道僅憑一身蠻力就能將蘊靈境九變的高手一拳打成重傷,甚至連自己十變的修為都不能做到如此。

「晨毅你果然是深藏不露,不過一身的蠻力可並不代表你能夠擊敗我,靈力才是這個世界的主色調。」晨峰還在為自己加油打氣,畢竟剛剛晨毅的那一拳實在是在震撼了,連他都是感覺危險不已。

晨毅淡淡道:「說夠了嗎?開始吧!」

晨峰眼中閃過一絲怒火,高大的身體宛如猛虎一般衝出,一個呼吸就來到晨毅身前,一掌便是打了過去。

「烈焰穿雲掌!」

嘩啦啦!

空氣一瞬間沸騰了,狂猛的熱浪毫不留情地將晨毅席捲。

而晨毅卻是不為所動,他並沒有修鍊過什麼武技,也不需要武技,直接硬碰硬的手掌握拳,筆直的轟了出去,穿過熱浪與晨峰的手掌碰撞一起。 啊!

一拳一掌相撞在一起,晨峰只覺一股大力侵襲全身,手掌發出一連串的骨裂之聲,身不由己的倒飛出去。

哇!重重倒地的晨峰口中的那一口逆血終是壓制不住吐了出來,眼中滿是震驚。

貴賓席上,晨堅有些出乎意料,本以為兩人之間應該會糾纏一番,豈料一招就分出了勝負,而晨天霸則冷哼了一聲,臉色鐵青,顯然是面子盡失。

參賽選手席上看到父親那鐵青的神色,晨陽則是冷笑道:「竟然下這麼重的手,再讓你狂一會,別以為一身蠻力就能天下無敵了,不過千萬不要那麼快遇到我,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晨海更是有些訝異,他之前聽自己的師父說過遠古的先人修鍊的便是肉身,到極致依舊不比靈力修士弱甚至更強,但不知道什麼原因讓靈武世界的人不再修鍊肉身氣血之力。

而現在並不是不能修行肉身氣血之力,而是這種修鍊方法進展極為緩慢消耗的資源巨大,更重要的是自遠古而來肉身氣血的修鍊之法便是遺失的一乾二淨根本不可能修鍊到高深的境界!

嫡女厚黑攻略 「難道他獲得了肉身修行的功法?」晨海想了想旋即又搖了搖頭,「不可能,修鍊肉身之力消耗的資源巨大這裡面家主可沒有給他提供修鍊資源,唯一的解釋便是打鐵打了十年可能力量異於常人吧」

一念及此晨海也沒有再多想轉眼向擂台上看去。

而接下來的戰鬥勝負分的很快,第一輪較量結束,晉級的分別是二號選手晨陽,四號選手晨過,六號選手晨明,八號選手晨毅,九號選手晨海,十一號選晨陳,十四號選手晨光,十六號選手晨木,十七號選手晨靈,但除了晨毅無一例外全是蘊靈境十變以上的高手。

晨毅雖然發揮出色證明了自己不是廢物,但並沒有吸引太多的目光,畢竟在他們的觀念中肉身氣血的蠻力只是旁門左道在低境界或許能打敗靈力武者可一旦踏入通脈境那便是翻天覆地的變化,肉身蠻力不足掛齒。

最引人矚目的自然是晨光,晨海以及晨陽,這三人的對手要麼棄權,要麼被隨意一招擊飛出去,連半招都擋不住,實力遠遠超過了晨家其他的子弟,在很多人眼裡,前三名百分百就是他們三個。

「這三個後生可謂是不容小覷啊!真不知道誰更勝一籌。」萬城主實際上更看好晨光,但不能直接說出來,否則惹得晨天霸不高興,他也不自在。

晨天霸到此時方才露出一絲笑容,一掃先前晨峰失敗那臉上的陰翳。

「晨光在學府待了兩年的確不錯,晨海在外歷練了許久也很老辣,陽兒據說也在那陽來學府學了一門劍訣,不知道有了幾成火候,至於那個晨明修為差點,但其他方面似乎沒什麼劣勢,應該能拿第四名,第五名嘛估計是那小姑娘晨靈,雖然她對於前面的人來說沒什麼優勢但修為卻是比其他人高出了一變。」

晨堅沒在意晨天霸那自以為是的措辭,他關心的是晨毅,不知道對方是否再給他一個驚喜,打打那晨天霸的臉,到時候估計也沒臉再和自己作對了。

休息了一刻鐘,第二輪比賽隨之開始。

和第一輪比賽一樣,第二輪比賽依舊是排名相鄰的兩名選手捉對廝殺,分別是晨陽對晨過,晨明對晨毅,晨海對晨陳,晨光對晨木,至於落單的晨靈,她可以自主選擇剩餘下來的選手,贏了取代對方的位置,輸了則被淘汰。

擂台之上。

晨過不似晨陽先前的對手,他對著一身白衣的晨陽道:「即便失敗我也要看看你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而晨陽卻不認為是挑戰,反而是對他的挑釁,冷笑,「呵呵,既然如此,我便讓你看看天才與廢材的差距。」

二長老見兩人已經準備就緒,喝道:「比賽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