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今天是森林獵物們的幸運日,它沒有獵殺的興趣,哪怕如此,路過的每一處,都死一般的寂靜。

黑蛇的架勢,令人發顫。

哪怕是森林之王猛虎見了,也得繞道。

它在這座森林,已經可以橫著走。

嘩嘩嘩~

有水流聲在響,已經很靠近長有血蘭花的山谷,而且還有一股股母蛇發情的氣味在瀰漫。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凌風化成蛇口味發生變化的緣故,這種味道……居然挺誘惑。

「不不不~我是人類,我的心是人類,怎麼可能會對蛇產生興趣?不可能…」

凌風甩了甩頭,使勁將腦海里某種衝動壓下。

「只要採到300朵血蘭花,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它不急不緩吐著蛇信,悠悠地爬到了水潭邊,如果沒有記錯,血蘭花就在懸崖上面,而這個水潭裡,有一條母蛇…

發情期的母蛇。

凌風已經感應到母蛇的存在。

超神機械軍團 「想要採摘血蘭花,恐怕得解決這條母蛇才可以。」

它覺得,自己可以打贏母蛇,畢竟它已經是八級大蛇了。

水潭幽深恐怖,周圍長著各種潮濕植物,還有青苔等等…

光看周圍的環境,就給人心裡發毛的感覺。

「嘩~」

凌風沒有猶豫,直接出來。

想要摘菜血蘭花,這一戰必須要打。

所以它主動爬下水潭,找母蛇去了。

「嘩嘩嘩~」

水是冰冷的,可它感覺不到冰冷,因為蛇是冷血動物。

在水裡,凌風感覺自己的戰鬥力提升了不少。

「哧~」

果不其然,母蛇出現了。

「我靠~」

在母蛇出現的同時,它愣住了。

重生之一見傾心 「這…母蛇,怎麼這麼大?」

「叮~宿主你是弱智嗎?母蛇一般都比公蛇大很多的好嗎?」系統嗤之以鼻。

「我知道母蛇一般都比公蛇大,可他媽的沒說這麼大吧。」

母蛇,居然是一條比凌風粗一圈,比它長十五米左右的大怪物。

原來它還以為,自己是八級大蛇,母蛇再大也差不多就是那樣,誰知道會這麼大!

這種情況…打個毛,根本打不過。

「你…你要幹什麼?」

現在已經不是打得過打不過的問題了,母蛇也發現有敵人入侵,朝著它遊了過來,而且速度非常快,轉眼間就到了。

凌風想要逃,可是晚了。

「哧哧~」

它被母蛇纏住…

對方的力量比它大,身體也佔優勢。

完了完了…要被吃掉了。

凌風這麼想到。

「咦?母蛇為什麼沒有收緊?」

它發現,母蛇纏住它的身體后,並沒有勒死它,而是在…摩擦?像是撫摸…

「怎麼回事?」

長時間的獵殺吞噬,已經給凌風一種叢林里除了獵殺還是獵殺的心理,一時居然沒反應過來。

「卧槽…我怎麼…怎麼…」

「叮~宿主,你想說為什麼你自己會起反應了嗎?」

凌風:「……」

真丟人,兩條什麼都沒有穿的蛇,光天化日之下居然纏在一起,而且…更可恥的是,凌某人居然對一隻蛇產生了反應。

「現在你還不知道母蛇要幹什麼嗎?」系統饒有興趣地道。

「法克…」凌風大叫,臉色大驚,大變,駭然無比…

這條母蛇,居然要強它…

天啊!

凌風感覺人生都是灰暗的。

如果是個美女它還能勉強接受,可這是一條蛇,一條蛇啊!

而且某人還是個雛,第一次就這麼給蛇了,那還得了?

凌風瘋狂了,它在掙扎,它在反抗…

幽深的潭水,掀起了無邊波浪!

見鬼,早知道不自大了,幹嘛要來單挑母蛇。

凌風後悔了。

「系統,我能有什麼辦法逃走嗎?」

「幹嘛要逃?這種好事你都要逃?有病吧。」 獨家婚戀:酷少別使壞 系統幸災樂禍地道。

「你才有病,她是蛇,蛇啊…」

凌風使出來渾身解數,翻卷…如同鱷魚一樣轉圈圈,可無論怎麼做,它都逃不了。

「難道…我凌某人的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這裡了嗎?」

我什麼,我觸碰到這條母蛇身體時會有一種興奮感,我這是怎麼了…

難道我真的變成蛇了?

不…不…不…我要擺脫,我要擺脫。

它終於知道,為什麼母蛇能夠霸佔這個長有血蘭花的山谷了。

這怪物…也太強大了吧。

更可怕的是,凌風發現,自己的毒素對這條蛇居然沒用。

「系統大哥…」

系統沉默,根本不理會。

某人絕望。

他娘的,這是要玩死我的節奏。

凌風不想莫名其妙地失去自己的「貞潔」,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咳咳…可照樣沒什麼卵用。

心灰意冷了。

真的要涼。

不過就在這時候,凌風忽然眼前一亮,想起來什麼。

「咦,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我可是有諸天語言包的男蛇,完全可以和這條母蛇交流一下,或許有機會逃走。」

「那個,美麗的姑娘,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嗎?」

果然,母蛇身體一頓,疑惑地凝視著黑蛇。

「你…能…和…我…說…話…」母蛇哧哧發音,是蛇語,凌風能聽懂。

黑蛇眼睛一亮。

謝天謝地,這母蛇能夠交流。

「是啊是啊…」它激動得快要落淚。

「能…聽懂是…最好,那麼…快些臣服本王吧…」

儼然一副女王樣。

「女王大人,能夠為你服務,我當然很樂意,可是你纏得太緊,弄疼我了…要不,你鬆開一點點,我保證配合你。」 戰場合同工 黑蛇一臉討好。

「真的?」畢竟是蛇,而且這裡又不是什麼玄幻世界,它的智商沒多高。

至少不會陰謀詭計什麼的。

母蛇信了。

她信以為真,鬆開了。

「還好你沒有成精。」凌風鬆了一口氣,隨後猛地一串,逃離了母蛇的掌控,向著山谷在逃跑。

至於血蘭花什麼的…見鬼去吧。

「拜拜了你!」

「你…居然…敢…騙我?」女蛇怒火衝天,追過去。

眼神里全是殺意。

我去,這潑辣蛇…有完沒完了?不就是拒絕你了嗎,有必要這樣嗎?

看著猙獰無比的母蛇,凌風差點嚇尿,不計代價逃跑。

它是真的怕!

要是被抓住,肯定會…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凌風自己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女蛇見追不上,才不甘心地放棄。

「真可怕,要不然有人類的靈魂,我恐怕已經…」凌風心有餘悸地道。

想到血蘭花,再想到母蛇…頭疼。

「看來想要奪取血蘭花,有點難度。」

它目前有兩條路可以走。

第一,進化,晉級…爭取達到滿級再去採摘,那樣母蛇就拿它沒辦法了。

第二,利用故事裡的主角一行人,最後也能得到血蘭花。

「兩頭抓吧,成功率高。」

凌風發誓,它一輩子都不會向誰提及被母蛇追趕的這件事。

一輩子也不會!

這是恥辱! 還是要努力進化。

凌風又開始走上獵殺的道路。

這段時間,雨季來臨,豆大的雨從天空中落下,打在樹葉上,令人煩躁。

低矮的地方已經積滿水,變成了塘。

聚集到這裡,想要與母蛇交配的,越來越多,有時候凌風也會獵殺一些不長眼的大蟒。

「咦?是哪條森蚺?」這天,凌風在追逐一隻猴子時,居然看到了被它胖揍的那條森蚺。

森蚺也在捕獵,而且成功捕殺一小頭羊。

它正在吞食,發現有動靜后,回頭一看,不正是那個挨千刀的黑蛇?

它嚇了一跳。

怎麼又會遇到這個瘋子?

森蚺下意識就要逃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