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今天的事情,想要善了,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沒有想到,這生死門,真的成了自己的死地。

玉瑤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如果一會局勢無法挽回的話,那隻能自己將自己了斷了。

玉瑤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依舊在山洞中,不知生死的朱帥了。

不知道,山洞中的朱帥現在怎麼樣了,希望他沒事吧!

玉瑤戀戀不捨的朝著山洞望了一眼,眼神之中滿是堅毅。對不起朱帥,我恐怕,無法等著你出來了。

「宇杲,咱們之間的恩怨,和西風林浩沒有關係,你讓他們走,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眼圈微紅,牙關緊咬,玉瑤上前一步,開口說道。

自己和宇杲之間的事情,本來就和兩人沒有什麼關係,現在,宇杲已經下了殺心,所以玉瑤並不想連累他們。

只要他們安全的離開此處,那麼自己就立即自盡。

「玉瑤,你這話就有些看不起我了,我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么?再說了,沒到最後一刻,千萬不要放棄!」西風拍了拍玉瑤的肩膀,堅定的說道。

而林浩也站在了玉瑤的身邊,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呦呦呦,還真是感人啊。 影帝的圈寵喵妻 不過,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話,已經太晚了么?既然你們這麼重感情,那我就送你們上路吧,我說過,有些人,甚至不能活著離開學院!」宇杲毒辣的說道。

玉瑤三人,再度結起了手印,準備做拚死一搏。

既然大家都不願意退縮,那就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吧,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有這些人陪伴著自己,一切都值了!

「你說的不錯,有些人,無法活著離開學院,不過,這些人不是我們,而是你們!」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山洞中傳了出來。

緊接著,滿臉陰沉的朱帥,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經過三天不停的修鍊,朱帥終於將紫鎏金內所蘊含的金系元素,全部吸收。

現在,朱帥正式的擁有了自己的第二種本源之靈—紫鎏金!

將紫鎏金完全的吞噬煉化,給朱帥帶來的好處,也十分的巨大。現在,朱帥的實力,已經從六段大法師,躍升至了八段大法師級別!

短短的不到十天的時間,朱帥的實力,就從二段大法師,飛躍般的到達了八段大法師,這樣的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

不過這也並不稀奇。不論是五彩幻靈,還是紫鎏金,都是光明大陸上難得一見的寶物,能夠將之吞噬煉化,實力得到快速的提升,倒也不是奇怪之事。

況且,在吞噬紫鎏金的這三天時間中,朱帥所承受的痛楚,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所以,成功並不是偶然,與你自身的韌*息相關。

晉級到八段大法師之後,朱帥體內的五行元素,更加的磅礴浩蕩,朱帥自信,現在就算是與一名六段魔法師相戰,自己也絕對能立於不敗之地!

將紫鎏金煉化成功之後,朱帥便將山洞中另外一種紫鎏金的元素之靈,小心的存放在玉瓶之內,從洞穴中帶了出來。

自己的父親也是一名金系法師,這紫鎏金的元素之靈,對他的作用很大。

不過,朱帥卻打算將這份紫鎏金送給西風。畢竟,這個地方是西風學長帶著自己來的,如果沒有西風學長引路,自己也沒有這樣的際遇。

知恩圖報,這個道理朱帥還是懂的。

至於父親,以後再想辦法為他尋找其他的金系之靈吧。

收起自己之前用來打開機關的納戒,朱帥興緻沖沖的從山洞中出來,本想給西風玉瑤等人一個驚喜,卻不想才剛剛到達洞口,就聽到了宇杲陰冷的話語。

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本就讓朱帥十分的不爽,再看到玉瑤等人身上破碎的衣袍,以及到處是血的身體之後,朱帥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自己馬上就要離開凱羅學院了,在離開之前,朱帥已經打定主意要將宇杲等人解決掉,這次生死門就是一次極好的機會。

朱帥本來打算從山洞出來之後,就去尋找宇杲等人,卻不曾想到,他們竟然率先找上門來,還將玉瑤等人打成了重傷。

這樣的事情,是朱帥不可忍受的。

你們欺負我,沒有關係,但倘若敢動我身邊的人,我定讓你們加倍奉還!

一股濃烈的殺氣,瞬間從朱帥的身體中湧出。

玉瑤等人正準備做殊死搏鬥,朱帥卻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出現,讓玉瑤心中一陣欣喜。不管怎麼說,只要朱帥沒事,那麼今天的處境,就還有轉機!

心中一陣激動,玉瑤散去手中的手印,就撲在了朱帥的懷裡,眼中的熱淚不由自主的湧出,順著玉瑤精緻的臉龐滴落。

玉瑤本以為再也見不到朱帥了,等朱帥真實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玉瑤才發現,自己現在是有多麼的依賴他。

「你沒事太好了!這幾天擔心死我了。」玉瑤的聲音中,都帶著一絲的哽咽。

「對不起,我回來的晚了,讓你受委屈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輕輕的擁著懷中的玉人,朱帥目光如炬,直視著不遠處的宇杲等人。

西風林浩兩人,見朱帥出現,也鬆了一口氣。

現在,多一份戰力,情況就會好一些。

「哈哈!我倒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縮頭烏龜,這下好了,你們人都齊了,我也不用到處找你了,就一起送你們上路吧!」見朱帥出現,宇杲桀桀的陰笑道。

既然主角出現,那麼雙方之間的恩怨,就可以徹底的解決了。

「手下敗將,也敢口出狂言!」宇杲才剛剛說完話,朱帥便手掌一揮,一隻閃爍著淡淡紫芒的金箭,瞬間出現在宇杲的身前,朝著宇杲呼嘯而去。

晉級到了八段大法師,朱帥所掌握的幾種靈階法術,威力也增加了不少,現在將這金錐箭施展出來,居然帶起了一陣破風之音。

宇杲的臉色大變,沒想到朱帥會突然出手,情急之下,一堵土系屏障瞬間出現在身前,勉強的將朱帥的一擊抵禦了下來。

感受著朱帥威力加強了不少的法術,宇杲心中巨震。

距離學院大賽結束還沒有幾天,朱帥的實力就提升了如此之多,若是任由他修鍊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了。

今天,必須將他留在這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宇杲陰森的想到。

「兄弟們,大家一起上,只要擊殺了朱帥,原先答應你們的獎勵,我出兩倍!」大喝一聲,宇杲手中的法杖便急揮了起來。

見宇杲等人出手,林浩與西風也強忍著身上的痛楚,紛紛開始變換起手印來,想要協助朱帥。

可朱帥卻輕輕的將他們的動作按下,微微一笑,開口說道:「你們能保護玉瑤,朱帥感激不盡,現在,你們先休息一會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

說罷,朱帥從納戒中取出幾張療傷符,遞在了西風的手中,爾後便朝著宇杲幾人走去。

看著朱帥堅定的步伐,西風不由的感到一陣恍惚。

曾幾何時,朱帥還只是一個剛剛進入學院的新生,在競技場中,自己刻意的模仿著宇杲,使用並不熟悉的攻擊方式,朱帥都被逼的上躥下跳。

可是這才短短的幾月時間,朱帥就成長到了這個地步,這個讓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地步。

以一己之力,獨抗包括宇杲在內的六大高手,這樣的氣魄,就算是自己,也完全的甘拜下風。

看著朱帥朝著宇杲等人走去,玉瑤和林浩的臉上,也浮出了一抹擔心。但也只是擔心而已,他們相信,朱帥並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見朱帥居然敢獨自對抗自己六人,宇杲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不屑。

想要以一己之力,擊敗我們六人,你還真是太高看自己了。就算是一名三段魔法師,想要輕易的將我們六人擊敗,也有一定的困難。

不過短短的數日,你雖然實力提升了不少,難道你還能到達三段魔法師級別?

宇杲陰冷的笑著,既然你如此自大,我就讓你嘗嘗自大的後果。

宇杲考慮的不假,朱帥確實沒有達到三段魔法師的級別,但是朱帥現在的實力,比一些六段魔法師都不遑多讓。

所以,想要對付他們六人,無比的輕鬆!

這時,宇杲等人釋放的法術,已經全部朝著朱帥襲來,宇杲已經滿臉的微笑,等待著朱帥被自己一群人的法術所擊殺。

就在這時,朱帥的周圍卻突兀的出現了六朵散發著妖異的紫色光芒的火蓮,分別掠向了六人的法術。

轟轟幾聲亂響,六人施展的法術,在火蓮的侵襲之下,全部消散不見。

緊接著,朱帥的手掌一揮,一條條粗壯的藤蔓,便出現在了六人的周圍,下一刻,這些翠綠色藤蔓,呼嘯著將宇杲六人纏繞在一起。

「大家不要驚慌,先解決這些藤蔓!」宇杲大喝一聲,手中凝聚出一把土系短匕,開始瘋狂的砍著周身的藤蔓。

可是讓宇杲感到驚慌的是,任憑自己怎麼努力,都無法將身上的藤蔓斬斷。

朱帥的實力,居然強大到了這個地步!

連魔法師宇杲,對這些藤蔓都毫無辦法,更別說實力不如他的其餘幾人了,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六人就被朱帥的藤蔓緊緊的束縛。

遠遠望去,六人就像是蠶蛹一般,被綠色藤蔓纏了個結實。

宇杲等人的臉色瞬間大變,沒有想到,自己一群人,在朱帥的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一名一段魔法師,兩名九段大法師,一名八段大法師,一名五段大法師,還有一名三段陰陽大法師。

這樣的實力,放在凱羅學院中,基本可以橫行霸道了。可是朱帥隨手的一擊,自己一群人就失去了動彈的能力。

宇杲這時才感受到一絲的恐懼,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這個自己並沒有放在心上的朱帥,居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見朱帥瞬間將六人制服,西風與林浩的眼中,也滿是不可置信。

自己三人拼盡全力,都無法對六人造成什麼傷害,可是在朱帥的手下,他們彷彿螻蟻一般,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朱帥的實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薄愛萌妻:高冷總裁請讓路 他成長的速度,遠遠的超出了眾人的想象,相信用不了多久,朱帥就會成為整個德克帝國中,最巔峰的存在!

看著朱帥堅定的背影,玉瑤的眼中,不斷的閃爍著異樣的光彩,心中無比的驕傲。

這個大放異彩的男人,屬於自己,現在是,將來也是!

「朱帥兄弟,我們錯了,我們真的錯了,你大人大量,放過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和你作對了,求求你放了我們吧,你想要什麼,我們都給你,好不好!」

朱帥臉上的冷笑,彷彿自九幽地獄傳來的一般,讓宇杲全身忍不住哆嗦起來,看著一步一步走近的朱帥,宇杲的心理防線終於崩潰,開口央求道。 我真是醫神 朱帥現在的實力,實在是高出宇杲等人太多了,只是一招柔木纏絲,宇杲六人就被困在原地,絲毫不能動彈。

宇杲實在不敢相信,前幾日還只是險勝自己的朱帥,現在居然如此強大,看著朱帥眼中的殺意,宇杲趕忙開口求饒。

而慕容等人現在的臉色也已經死灰,不停的朝著朱帥饒命。

宇杲他們,自從出生,便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長期以來養尊處優的生活,讓他們看不起學院任何的學生,為所欲為。

可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際,他們才發現,他們是如此的懼怕死亡。

「呵呵,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話,已經太晚了么?你剛剛還說過,有些人,是不能活著離開這個學院的!」朱帥淡淡的說道。

對於宇杲等人,朱帥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

宇杲平時的所做,與朱帥並沒有關係。但是他們千方百計的算計玉瑤,讓朱帥不能忍受。

他們已經碰觸到了朱帥的逆鱗,所以,今日的下場,也是他們咎由自取罷了。

將宇杲六人困在原地,朱帥絲毫不理會他們的求饒之聲,反身回到玉瑤的身邊,嘴中一聲鳴響,山洞之中,便傳出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不多久,一大群穿金甲,在之前那隻穿金甲首領的帶領下,從山洞中涌了出來。

這群穿金甲,數量足有上百隻之多,讓玉瑤等人一陣頭皮發麻。

這些穿金甲出現之後,直接繞過了朱帥四人,朝著宇杲等人爬去。

宇杲等人看著密密麻麻的穿金甲,臉上瞬間蒼白無色,渾身無力,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看著那些露著利齒的穿金甲,不斷的接近自己。

朱帥輕輕的將玉瑤擁入懷中,轉過身去。

接下來的畫面,會十分的恐怖,所以朱帥並不想讓玉瑤在心裡留下什麼陰影。

果然,只是一會的時間,朱帥的身後便傳出了宇杲等人凄厲的叫喊聲。穿金甲的利齒,連金屬都可以輕易的咬碎,更別說活生生的人了,在數百隻穿金甲的撕咬下,只是幾分鐘,宇杲等人便消失了蹤跡。

等朱帥四人轉過身來時,宇杲等人原先所處的位置,已經空無一物。

這才是真正意義的消失,宇杲慕容他們,甚至連一塊碎骨都沒有留下,全部被穿金甲吞入了腹中。

囂張一時的宇杲慕容等人,徹底的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

那些穿金甲將宇杲六人吞入肚中之後,滿意的發出一陣嘶鳴聲,在穿金甲首領的帶領下,回到了山洞之中。

西風與林浩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雖然在學院中,兩人參加過不少的比賽,西風更是巔峰的存在,但是他們並沒有經歷過幾次生死,更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畫面。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西風有些驚懼的看著朱帥,卻發現,朱帥的臉上,十分的淡然,似乎剛剛的事情,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

對於西風他們來說,如此恐怖的事情,一時間難以接受。

但是朱帥,已經經歷過太多的生死險境了。

從殞神峽谷中的鬼骨大陣,到傭兵團的拚死搏鬥,後來在魔獸森林擊殺猴子等人,再到後來的鬼靈谷與血魔大戰。

朱帥經歷過了太多的事情,見到過太多的血腥。而這,才是這個光明大陸之上真正的主題。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弱肉強食,放到哪裡都是最直接的生存法則。

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回,恐怕此時喪命的,就換成了林浩西風等人了。

拉著玉瑤有些微微顫抖的雙手,朱帥朝著西風林浩示意一下,帶著三人離開了此處。

現在,學院里的麻煩已經解決,接下來,便是去帝都協助沈括叔叔了。

生死門試煉的期限,為七天。所有進入生死門試煉的學生,不管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必須在七天內返回學院。

而朱帥等人此行出來,已經接近五天的時間了,再加上此行出來的主要目的已經達成,所以朱帥決定先回學校附近,以免遇到其他的危險。

一路上,林浩西風等人都沉默不語,只是緊緊的跟著朱帥。

不管怎麼說,朱帥的殺伐果斷,讓這些還處在學院溫室里的學生有些不適應,所以朱帥也沒有說什麼。

總有一天,他們自己會明白,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

在來時的山洞中休息了一個晚上之後,朱帥等人經過一天的行路,終於回到了學院的附近。

只要再往前走一兩個時辰,就可以達到學院了,所以朱帥他們現在也不著急了。只要等著那扇大門打開,返回學院即可。

經過一天的跋涉,西風和林浩的臉色,已經紅潤了一些,雖然依舊透露著一絲疲憊,但是不像之前那般煞白。

玉瑤則是在朱帥不停的安慰之下,已經完全的恢復了正常。

在密林里找了一塊較為寬敞的地帶,朱帥幾人靠著樹榦坐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