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他一步站出,冷冷的道:「一月前我溫家少爺溫如玉曾經來到西北域,然而沒多久,他便失去了蹤跡,早幾日,他的靈魂令牌破碎,老祖震怒!而如玉少爺的靈魂令牌上,正有這幾人的記錄!」

「如今老祖派我等出來將幾人捉拿,怎麼,你們可有何異議?」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有些驚懼……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溫家的少爺……死在西北域?而且死因還跟他們有關?

這樣的話他們的確很難有任何的說法……據聞溫家的老祖是一個半步皇者的人物,斷然不會有任何的弄錯,而且他們,也不敢得罪溫家……

「這……一刀,這是真的嗎?」

「武秋,你告訴我!」

「王元……」

此時,幾個勢力的人都回頭看向他們的這些後人,心中可是無比希望這是假的……

然而最後他們還是要失望的。

「長老,我們在歷練之地的確見過溫如玉少爺……但他實力強大,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他的死,我們更是一點都不知情啊!」一刀解釋。

他們並沒有說自己曾經跟溫如玉交手的事情,不然的話將會更引起溫家的人的注意,他們就更加的麻煩了。

「大人,溫如玉少爺他實力有天空戰師級別,然而你也看到了,一刀他們也不過是戰師四階,怎麼可能跨越這麼大的等級去對付溫公子一人,就算他們聯手,也無法做到吧!」西北天宮的一個長老急忙站出來說道。

「哼!不管做不做得到,帶回去搜查一番記憶便是。拿下!」那魂級強者哼了一聲,幾大強者齊動……

「誰說做不到的……我就知道這裡有一個人一定做得到……」這時,一個有些冰冷的聲音微微傳出。

一邊沉默的紀羽臉色微微一變……這聲音,好生熟悉……與此同時,他心中,一種危機感慢慢浮現……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呼入而來的聲音在此時引起了絕大多數人的注意。

紀羽眼神一變,循聲望去,身上的氣勢徒然變冷了許多,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趙理!

是他!紀羽都有些沒想到,趙理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頭,站了出來,他那不祥的預感便是來自此人了。

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趙理的方向,吃驚於這個年輕人竟然還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難道他就不怕說錯了口從而得罪了一個家族么?

「他是王家的人!」

有人發現趙理始終站在王家的一邊,不禁大喊。

站在王家一方,難怪他有這個底氣,王元向來絕頂聰明,此時也並沒有阻止此人站出,他們心中倒是多了幾分相信,相信此人真的知道其中的真相。

「你是何人?敢在此喧嘩?」

溫刀手持一把大刀,王者氣息凜冽,那大刀發出懾人光芒,他看向趙理,都使得趙理全身汗毛豎起,不禁後退了兩步。

但遲疑片刻,那趙理又站了出來,他那餘光瞥了一眼紀羽,滿是怨恨。

「回稟大人,小的名為趙理,現在是王家的人,小的知道什麼人有這個能力將溫如玉少爺殺害!」

趙理強壓制下心中驚亂,畢竟他是第一次面對如此懾人的王者,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說錯話就被斬殺了。

說到這裡,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趙理,尤其是那幾大勢力的人,每一個人臉上都是泛著冷意的。

這忽然跳出來的人,竟然便說知道幾人中到底是有誰有這個能力將溫如玉給殺害。這不得不讓他們開始提心弔膽,若是趙理先說出他們一方的人,那他們就麻煩上身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怕這溫刀都會先拿他們下手。

氣氛緊張到了極點,紀羽看到趙理那怨恨的眼神,此刻心中更是冷淡,這一回……真的有麻煩了。

原本他認為只要混在幾個勢力的人中間,就算溫家要索人,也必須通過幾個勢力,而陰家也不得不顧忌溫家,從而不敢對他下手,那樣很容易發生混亂,他可以趁著混亂離去,離開西北域也未嘗不可。

然而現在……忽然殺出了一個趙理,這簡直就全盤打亂了他的計劃,按他跟趙理之間的仇恨,趙理的矛頭勢必會指向他,那樣溫家的人也勢必會先對他下手,這樣一來他就會有天大的麻煩……

「紀羽,撐著點,別亂了陣腳,很快就可以沒事了!」

這時,紀羽身邊的懶貓朝紀羽傳音。

面對幾個王者以及一個魂級強者,紀羽壓力徒增,就算有懶貓在身邊,他知道今天也是麻煩大了,現在,也只有再相信懶貓了……

「我儘力!」紀羽舔了舔舌頭,他已經隨時做好戰鬥的準備了。

「媽了個巴子的!老爹的人在搞什麼鬼啊,到現在還不來!老爹到底有沒將我的話記在心中啊!」

懶貓此刻也有些著急了,再這樣下去,就算有他的幫忙,也抵擋不了這麼多強者啊!

「說!誰有這個實力將我家公子殺害?我警告你,你若是胡說的話,我一定會將你抽魂車裂!」溫刀冷哼了一聲,他顯然已經開始相信趙理的話了。

實際上他就是需要一個突破口,不管是誰站出來說出這麼一句話,他絕對都會相信,只要有一點點的借口,他就會下手,現在,他們缺少的就是下手的理由,雖然他們強勢,但若是不分青紅皂白的下手,勢必會引來幾個勢力的圍攻,這樣一來……是個大麻煩。

趙理的眼神從林磊,李武秋等人的身上掃過,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緊,瞥到紀羽的時候,那仇恨的光芒顯然更盛了。

只見他雙眼緊緊盯死紀羽,慢慢走出,而後開口:「大人,溫如玉公子天賦異稟,實力強橫,年紀輕輕便成為了天空戰師強者,此等實力,放眼整個西北域,絕對是無人可比,就算在東方域,也少有人能及。」

溫家幾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是在誇他們,就算知道這趙理是在拍馬屁,但他們還是會樂意接受的。

「雖然如玉公子強橫無比,但我知道有一人,他實力雖然不強,但卻極其擅長玩弄陰謀詭計,若是他的話,就算可以殺害溫公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此刻,趙理的話鋒一轉,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仔細聽著趙理所說。

「哼!實力不足,卻玩弄陰謀,算得上什麼強者!他是什麼人,告訴我!亦或者,自己現在站出來!」

溫刀冷哼了一聲,那霸烈的眸子朝著眾人都轉了一圈,一股寒意從眾人心中升起……

「不會自己出來是吧?好!你說!」溫刀環顧一番眾人,最後並無人站出,旋即他看向趙理。

「是他!」

「果然……哼!」紀羽冷哼了一聲,趙理的手指,此刻正是指向了自己。

他眼神冰冷之極。

溫刀眸子亦是一冷,溫家的所有強者都看向了紀羽,這個年紀最小的少年……

「他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罷了,而修為……」溫刀瞥了一眼紀羽,顯然趙理說的跟他想的有些出入,紀羽的年紀太小了……

但修為……此刻他卻又是一怔。

修為是多少?他發現此人的修為……他竟然看不透!

許多強者都看向了紀羽,卻都無法看透紀羽的修為……這讓他們心中一驚。

「想必是修鍊了隱匿了修為的神奇方法吧,但我看他的年齡並不算大,怎會有如此能力將如玉公子斬殺?」溫家的那魂級強者瞥向了紀羽,淡淡的道。

「是他!大人,我所說的人就是他!他年紀雖然,卻絕對心狠手辣!小的原本是山幽城的一個小家族的公子,但就是因為不小心得罪了他,他設計將我家全家斬殺,只有我僥倖逃脫,我那戰師級別的老父都已經糟他毒手!而那時,他的修為只有戰士三階而已!大人,他心狠手辣,用慣陰謀,現在他比之前更加強大了,要殺害如玉公子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趙理的聲音越來越冷,任誰都聽得出,他對紀羽有無限的怨恨。

萌妻難馴 而在此時,許多人的眼光都看向了紀羽,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少年……真的做過這樣的事情?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冷冽的氣息。

趙理將紀羽推上了台前,此刻紀羽已經是不容後退了。

他有些後悔,為什麼沒有在之前就將趙理給除掉,留到了現在,反而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大麻煩呢!

他雙眼如炬,盯著趙理,而那趙理冷笑著看向自己,似乎在宣告自己的陰謀得逞。

「紀羽是吧……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那溫家的強者看向紀羽,非常的淡然,說實話他並不相信,但此刻似乎又不得不拿紀羽看刀。

「嘿嘿,說什麼呢?這等心狠手辣之人倒不如講給我來處理吧!」

瘦小的溫猴嘿嘿一笑,站了出來,他一伸手,一股強大的力量便將他給包裹了起來,恐怖的氣勢讓紀羽難以動彈。

眾人不禁心驚,王者氣勢,紀羽只不過是小小戰師,又如何能抵抗呢?

「我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們溫家不就等著拿人開刀嗎?現在已經有人將我推了出來,你們還會放過我?」出乎眾人意料,紀羽非但沒有任何的解釋,反而冷笑。

「小子,別以為使用激將法我就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溫刀的那把大刀透露出恐怖氣息,要直斬紀羽。

黃如天拳頭一緊,想要出手,然而卻被身後的人拉著了,是他黃家的一個侍衛。而李武秋等人心中亦是一緊,不希望紀羽出事。

其實除了黃如天之外,沒有人會相信是紀羽斬殺了溫如玉。

都是經歷過那件事的人,他們清楚溫如玉是什麼級別的強者,那時的紀羽,戰士九階,根本沒有任何能力對付溫如玉,絕對不可能斬殺,就算有可能,那也只有可能是黃如天……

「笑話!你們都是大家族勢力,本來便是霸道無比的了,我這種升斗小民想要殺多少就殺多少,在你們眼裡,我們的命又值幾個錢?又會聽得進我講的什麼?你覺得我會傻到跟你們解釋這麼多?我情願在死之前多留點口水呢。」紀羽冷笑一聲。

這話語,眾人皆是一陣錯愕……

紀羽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舌尖嘴利了,這樣一說,倒是戳中了溫家人的軟肋,就這樣殺了紀羽的話,反而映襯了紀羽所說的話,他們都只是恃強凌弱,不講道理罷了。

溫刀的確有些窩火,這小子根本就是在故意激他!只要他發怒將其斬殺,不管怎樣,他溫家都會有一個壞的名聲。

「好!好!好!既然如此,我便跟你這個解釋的機會!若是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會讓你嘗嘗什麼叫抽魂車裂!」溫刀收刀,有些氣急敗壞。

於此同時,一邊的趙理臉色亦是大變,生出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他本身便是想要借溫家的人向紀羽開刀,但現在似乎有些麻煩了……

他們……竟然沒有立刻下手!反而中了紀羽的圈套,要聽紀羽解釋!

這的確是紀羽的圈套,被推到了最前台,若是他不這樣做的話,定然會直接被斬殺,所以他出此下策,沒有任何一個大家族會不注重自己的名聲的,他抓住的就是這一點。

此刻他冷哼了一聲,轉眼便盯向了趙理。

他緩緩走出,一聲氣質淡然無比,即使是溫家的強者,此刻也是暗自點頭,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但他卻還這樣淡然,這樣的年輕人不多啊!

「怎麼,趙理,沒有陷害到我,覺得慌亂?」紀羽忽然開口。

所有人心中一凜,這趙理,果然是跟紀羽有仇啊!

溫家的人眼神更是頗為的耐人尋味,看向趙理時,趙理全身都有些顫抖。

「哼!你……你說什麼!紀羽,你心狠手辣,殺我全家,現在又想矇騙溫家大人來殺害我,你該當何罪!」趙理強忍著恐懼,直面紀羽。

卻見紀羽淡然一笑,身上殺氣頓時爆發,乍然一下,他出現在趙理的面前,趙理怪叫一聲,整個人摔坐在地上。

「我想殺你的話,還需要藉助溫家前輩們的力量?你在跟我開玩笑吧?」紀羽冷冷一笑。

「你……」

「怎麼,當初在山幽城你憑藉著你那趙家的威勢來對付我的時候,不是威風八面嗎?怎麼現在倒是這麼窩囊廢了?」紀羽進一步逼問,趙理全身冷汗直流,被紀羽那股氣勢給攝住了。

眾人這才有些恍然,原來是因為在山幽城的時候,趙理先欺凌到紀羽的頭上的。

「你……你亂說!」趙理亂了陣腳,急忙辯解。

「我胡說?當初我為了報恩護送方老爺子走大沙漠,最後你趙家的人倒是不分是非的要搶奪我的夥伴,怎麼,你忘了?需不需要我找人來指證指證你啊?」紀羽繼續走向前一步,趙理退到了一棵大樹前,退無可退。

他慌亂之極,看向王元的時候,王元似乎也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王元的態度有些耐人尋味了……紀羽此刻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不管怎麼說,先將趙理給解決了才是真的!

「當初你們趙家仗勢欺人,將我兄弟李解所在的李家給滅族了,還好意思在這裡職責我心狠手辣?我借眾勢滅了你們趙家你回山幽城問問看有什麼人會對我有怨言的!」

紀羽冷冷一笑,此刻真相亦是明了,眾人看向趙理的眼神也明顯不同了……這趙理,簡直就顛倒了黑白啊!

「如果溫家的前輩在知道真相后仍然認為我心狠手辣,認為我不該替百姓們出口氣的話,沒關係,你們現在就可以殺了我,我絕對沒有半點怨言,畢竟小人難防!」紀羽沒等眾人將思緒理清,接著又轉身看向了溫家的強者……

此刻,趙理的心簡直就徹底的懸了起來……他陷入了一種深深的絕望當中,見到紀羽的強勢之後,他心中要報仇的心便不斷的滋長,然而王元卻不願意幫他報仇,他被逼急了,不得已而出手,不殺紀羽,最後死的一定會是他!

然而,他沒想到在這種時候,紀羽給他來了個絕地反擊。

溫家的人此刻面色有些凝重……

紀羽將大義推給了他們,一旦他們將紀羽殺了,而真相又如紀羽所說的那樣的話,那他們要承受的就是無數的閑言碎語了……

此時,溫家的魂級強者雙眼微微一凝,一道靈魂衝擊頓時發出……

紀羽一怔,心頭大駭,這位魂級強者,要使用記憶搜尋么?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強大的靈魂之力在彼時散發而出。

紀羽跟趙理此刻都忽然怔了一下,這股力量是朝著他二人而來。

只見趙理全身顫抖,恐懼之極,一點抵抗之心都沒有,任由那靈魂力量滲透進入他的識海當中。

眾人微微搖頭……

另一邊,紀羽周圍則是升起了一陣淡淡的意念之力,反而使得那溫家強者一陣輕咦。

「若是阻止我探查你的識海,那便表示你所說的不完全正確,你是在歪曲事實!」

溫家魂級強者淡然開口,一陣陣的靈魂力量衝擊著紀羽,同時,那餘波也使得另外一邊的趙理瑟瑟發抖,口中有白沫吐出。

八零甜妻萌寶寶 「笑話,人最重要的莫過於識海,丹田。丹田廢了成為廢人一個,但若是識海被破,尊嚴掃地,他又有何資格再活在這個世界上,尤其是我們修士!」

縱橫諸天小門神 紀羽淡淡一笑,意念之力大綻,他運轉起大衍意念之術,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意念防禦,修士沒有到達魂級之前是非常難防範魂級強者的靈魂探查的,然而對於一名意念師來說,這卻不是一件難事。

「你還是一名意念師?」

那溫家強者顯然也有些驚訝了,紀羽的年齡不大,實力頗為強大,這已經是挺讓他們讚歎的了,而現在,他竟然同修意念師,能抵擋住他的靈魂入侵,說明他的意念之力不錯。

直播之極限人生 「閑暇之餘也有研究一二。」

紀羽臉皮厚厚的說道。

他的意念之力徹底的將溫家強者的靈魂力量屏蔽在外。

與此同時,他也發現了一個事實。

這溫家的強者並無意真的要探查他的識海,所以他才沒有動更大的力量,知道自己抵擋他靈魂力量的時候,也並沒有發怒。

果然……

下一霎,那靈魂力量瞬間被收回,紀羽瞬間感覺輕鬆了許多。

「哈哈!哈哈!好!好!果然是少年出英雄,英雄出少年啊!你這樣的資質,放在我們東方域也是少有的,甚至還有可能跟幾大學院的學員們比肩了。呵呵,不錯!不錯!」溫家強者哈哈大笑,並未因紀羽的抵擋而感覺不高興。

此時眾人皆是一陣糊塗,難道紀羽就沒有殺害溫家公子的嫌疑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溫家的這幾位強者都不認為會是紀羽斬殺了他們家的公子,因為紀羽並沒有這個實力,在探查過趙理的記憶之後,他便更是確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