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他上前捏住達藍衝的鼻子,捂住他的嘴巴,不一會兒,達藍衝終於因爲呼吸不暢悠悠轉醒,肖張在他睜開眼睛時立刻貼在他耳朵旁說:“趕緊給本大爺清醒清醒,我們的目標都來了,你再不起來他們就全跑了!”

他以爲達藍衝會驚訝萬分帶着一絲慌張地從睡夢中清醒過來,最不濟也是要趕緊搖搖頭晃晃腦子。誰知道達藍衝這個傢伙輕聲地打了個哈欠,微微移了移身,用着疏懶的口氣說道:“別擔心,還不急。”

“我去你的還不急!”肖張記得在他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爲了不發出什麼大的聲音,他也不能直接揍這二貨。“人都在底下了你這皇帝不急,你真是要急死太監啊!”

達藍衝閉着眼露出淡淡的笑容,笑道:“對啊,真是要急死太監啊。”

肖張呆了一呆,真沒想到這傢伙在這個時候還能開玩笑,真是隻能用苦笑不得這個詞來形容自己了。媽的,真沒想到這傢伙這麼不着調,等這次任務結束後,本大爺再也不跟這傢伙一組了!絕不!

“媽的你起不起來?你不起來我直接在這兒大吼一聲。反正任務是懶得做了,乾脆咱兩一起暴露好了,看你撐不撐得起底下那羣人的圍攻!”肖張乾脆抱着一個“你讓老子不如意,老子也不讓你好受”的樣子,威脅起達藍衝來。

達藍衝愣了一愣,知道這個小屁孩要是真的想要做件事情,那是絕對說得出做得到的。趕緊睜開眼睛說道:“好的好的,我投降,我不睡了。你也給我小聲點,出了差錯全都是你的問題。”

“我去你大爺的我的問題!”肖張怒道:“你自己特麼的睡了這麼久,要不是我叫醒你,你就把人家直接在眼皮子底下放跑了!”

“我說你知道個屁!”達藍衝也怒了,被肖張在這兒罵了半天,他再懶也不能懶到任人亂罵的程度啊。“你到底懂不懂!底下的那些人都只是手下,真正的主要人物都還沒出現呢!你急什麼急!他們出現了我自然會叫你,你自己爬起來瞎慘呼什麼!”

肖張知道達藍衝說得還是有理的,但這當口自己正在氣頭上,被他這麼反駁一聲怒氣那還壓得住啊,當即說道:“你還挺有理的啊!行行行,本大爺這次任務不做了,我現在就回旅館行了吧,我現在就原路返回,葉米叔叔那兒你去跟他解釋,本大爺不管了!” 達藍衝登時嚇了一跳,本來還以爲肖張就是一普通小屁孩,嚇嚇就沒事了,誰知道這脾氣嚇得越來越大啊。心裏暗罵自己怎麼就沒想到這傢伙估計正在逆叛期,說話好歹也不能那麼狂啊。

我的天,這小子要是這個時候衝出去了,那不是立馬被對方發現了!這任務多半是完不成了,還得費着心思去把肖張安全帶出去。回頭葉米老大追究起來,肯定是偏袒肖張這個小孩了。那自己這次任務的十億不是一分沒有,和老大說好的五千萬就更是遙遙無期了!還得惹的老大生氣,到時候恐怕…

想到這裏,眼看着肖張就要爬到通風窗前出去,他趕緊拉住了他說道:“肖張,那個小肖張啊,我們好好商量,好好商量行不?你也別這麼生氣,消消氣,叔叔跟你解釋一下怎麼回事。”

肖張這才停下動作,回過頭來說道:“我不止是要你跟我解釋,我還要你之後跟我好好說話,不準動不動的把我當小孩看把我關起來。葉米叔叔把我放在你身邊,不是給你陪你瞎玩的!”

達藍衝是什麼人啊!那可是世界上一等一的殺手。雖然平時窩在家裏睡懶覺睡習慣了,但要是真的出去亮出大名走走,那也是人人都得小心翼翼地伺候,從來沒有被這麼威脅過的。此時肖張在這兒灼灼逼人地威脅他,他差點就忍不住發火了。但想了想,自己幹嘛跟一個小孩過不去啊,葉米回頭知道了臉上的表情恐怕也不會太好看。只得說道:“行行行,我明白了,你不是小孩,你是個人小鬼大的小鬼,我明白了。”

肖張聽出了達藍衝道歉的語氣裏的鬱悶和無奈,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萬一把這位大爺逼急了,還沒等自己跳出去,他就先跳出去了,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便乖乖地爬了回來,說道:“好吧,你快跟我解釋下爲什麼你就能這麼確定對方主要人物都還沒來。你要是說清楚了,剛纔你睡大覺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達藍衝一翻白眼。不追究了?按理來說你還得再跟我道個歉纔對啊。

“這是他們這些上等人士的習慣,每次去哪兒見人接頭時,都先讓手下去探探路,確定一切安全之後正主纔來。我們完全是利用那些連他們手下都沒來得及到的時間先埋伏的,要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要大晚上凌晨的時候先來。”

“還有,他們現在不是沒說話嗎,偶爾還東敲敲西看看,這也是他們在看會不會有人藏在這兒。不過他們這個級別,也就是做做樣子,能被他們找出來的人都是沒用的人,找不出來纔是正常。”

“耐心等吧,要等好久主要人物才能過來呢。”達藍衝最後說完這句話,就跟着肖張繼續從通風口觀看。因爲怕肖張又罵他消極怠工,這傢伙連睡覺都不敢睡了。

肖張點點頭,表示對這一切明白了。

底下的人都在有一處沒一處的敲打,看上去似乎很認真,實際上就是混時間。看了半天,肖張都嫌無聊了。就在他都要提出“要不我們先睡着休息會兒”的建議時,突然,所有人都收拾收拾,從門口出去了。

這麼一個房間,立刻一個人都沒有了。

“主要人物要來了。”達藍衝在肖張身旁說道:“手下都做完自己的事情了,自然都趕緊離開。剩下的就是主要人物的戲了。不過要小心點,這些主要人物身旁雖然沒有那麼多的人,但如果有的話,肯定是貼身高手,到時候看我的指令,我說出去殺人時,你在出去。你也不用去殺人,幫我擋住那些主要人物別讓他們逃掉就行了。”

作爲葉米的徒弟,這小子再怎麼也應該有點實力吧。讓他去幫我擋幾秒鐘時間就夠了,幾秒鐘。

想了一想,達藍衝改口說道:“還是算了,你就在這兒留着吧。畢竟你出去也幫不了大忙,萬一那個什麼大衛或者工廠對方有人帶槍的話就麻煩了。你這身手去混混街頭也許還行,碰到槍了那就只能跑了。”

肖張點點頭,不說話了。

這個時候,底下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一行人慢慢地走了進來。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最前面的人是兩個身穿布衣長袍的中年人,看臉似乎是亞洲人。他們身後便是陸陸續續的便衣人,腰間鼓鼓的能看得出裏面藏着武器。等這些人將整個房間都圍住後,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高個子和一個有些中年發福的中年人才慢慢走了進來。

在他們身後,又是兩個長袍。等所有人都進來之後,這兩人才將房間門關上。和最開始的兩個布衣人分站房間四角,臉色嚴峻地觀察着中央。

就這麼一會兒,肖張他們底下就多出了二十多個人。幸好這個房間也不算小,不然他們就只能互相摟着交流了。

那個黑色西裝的高個拉開房間裏的一張椅子坐下,對他對面的中年人說道:“好了,我們趕緊說明白情勢,我還得趕緊趕回去。要是被人發現了或者在這兒發生了什麼,我估計沒什麼好果子吃。”

中年人哈哈一笑,說道:“卡迪拉克先生還會害怕擔心什麼嗎?看我們這裏的陣容,就算不計算我手下的這些打手死士,單單就是您帶來的這四個保鏢,都能保你在倫敦無傷啊。”

原來這個大個子就是大衛.卡迪拉斯,這次任務的目標!達藍衝伸手摸了摸腰間的手槍,就打算找個機會衝出去。至於那所謂的四個布衣保鏢,哼!達藍衝幹了這麼久的殺手,好幾次碰到了比自己更強的高手,還不是每一個能留得下他。

殺手可是個很高深的學問,不是說實力強就一定能做得更好。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爲什麼葉米不自己帶肖張來完成任務而一定要去請達藍衝?

大衛笑着搖了搖頭,刻意壓低了聲音對中年人說道:“霍爾先生,他們可不是我的保鏢,這都是上頭來的人。”

中年人霍爾登時露出一副緊張嚴肅的表情,說道:“原來是上頭來的,那大衛先生你應該是可以放心了。”

看得出來,自從霍爾知道了這四個人是“上頭來的”之後,儀態就從剛剛一臉隨意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又帶着一絲好奇,顯然對這四個人很感興趣。

他們雖然說話說得很小聲,不過對於他們頭頂臥着的達藍衝來說簡直就是拿着喇叭在吼。達藍衝本來是想在他們剛做好之後的一會兒出手射殺大衛之後立刻遁逃,此時突然也好奇起來了。這倆人說的“上頭來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還是先聽聽他們都說些什麼吧。

霍爾有些小心翼翼地對大衛說道:“要不然,讓這四位也過來坐坐,讓他們站在那兒不大好吧。”

大衛呵呵笑了笑,悄聲說道:“這個嘛,雖然他們身份比我們都要高,但是他們恐怕不屑坐在這些破椅子上。”

霍爾臉上登時變得不大光亮,他先前想請這四個人過來坐坐,就是有意結交,但大衛這麼一句話的意思卻是,想要跟他們攀上關係,你還不夠格。被人當着面這麼說,他的表情能好看麼?

雖然不知道是大衛對自己的防備還是這四人果真性情如此,不過霍爾還真是不敢再去邀請這四位了。

大衛哈哈一笑,拍了拍霍爾的肩膀,說道:“霍爾先生也不要失望,只要你我兩人好好合作,上頭的人都是會知道的。他們能給我的庇護好處,難道就不能分你一點麼。”

“那倒是要多謝了。”霍爾淡淡地說道,不着痕跡地抖掉了肩膀上的手。

達藍衝藏在暗處,想了想大約明白了現在的情況。這個大衛看起來之所以能反覆犯法卻沒有受到制裁,顯然是因爲暗中有個很強大的勢力罩着他。不過這個勢力到底是哪一個啊?大衛已經是個身家不低的成功人士了,他背後的勢力又有多大?

想着想着,突然一驚,難道是杜波依斯家族?

(放假了在家裏好好碼字,存稿很快就堆起來了。嗯,還得給法語老師寄作業,我真是連放假都忙得要死啊。。。) 達藍衝越想越覺得沒錯,杜波依斯家族近來的確開始暗中收購各種非法組織,灰色收入也是一天天的增多,這件事情在上等人士裏也不是祕密,只是大家都沒有足夠證據和實力能夠撼動這個家族罷了。

而且,他自信地想了想大衛.卡迪拉斯這個人,突然想起,大衛這個名字雖然很北美化,但卡迪拉斯卻是法國的大姓!聯想起大衛就住在法國,雖然沒和杜波依斯家族總部一起呆在巴黎,不過完全可以用掩人耳目來解釋。

想通了這一節,達藍衝差點就忍不住對葉米拍手鼓掌了。原來這傢伙是想放長線釣大魚啊!只要這事跟杜波依斯扯上關係,以他的實力肯定能狠狠地賺上一筆。

既然如此,殺死這個大衛尚在其次,關鍵是找出這兩邊想通的證據。想到這裏,達藍衝又專心地聽了起來。

“大衛先生,不知道您對於我們接下來在中華國的發展計劃有何想法?中華國的人口是世界最多的,在這裏我們無疑將會獲得最大的利益。”霍爾問道。

大衛笑了笑,說道:“這個嘛,利益無疑是不小,但同樣也有風險啊。”

霍爾皺了皺眉,問道:“不知道大衛先生爲什麼要這麼說。我們連對美國的發展都成功了好幾個城市,一切都十分順利,有些問題你背後的那些人都能輕易處理。那爲什麼現在輪到中華國了就不行了?”

大衛的笑容開始退卻,變得有些嚴肅,說道:“中華國的人口最多,這纔是最麻煩的。美國的國力雖然發展得很快,也比現在的中華國要強很多,但畢竟國家只是建立不過幾百餘年,真要拼底蓄,怎麼拼得過存在了幾千年的中華國?別的不說,但是中華國的中醫對西醫的抵抗,就夠我們受了。只要隨便出幾次重大的醫療事故,恐怕就要出事了。”

霍爾抿了抿嘴,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這個啊,我也沒辦法。”大衛嘆了口氣:“就看我們上頭的人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了。”

“大衛先生,我能否問一句?你既然說要進軍中華的計劃十分困難,爲什麼你還對你背後的家族信心十足?他們到底在哪兒有這個實力可以做到?”也許是出於保險的意思,霍爾想要知道這個家族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大衛的一張臉登時拉了下來,說道:“你是在懷疑他們的實力嗎?”

伴隨着他這句話,四周的一個布衣人右手一揚,一件事物刷的一下飛了出去,穩穩地落在大衛和霍爾的桌子中央,原來是一疊資料。大衛拿起這疊資料對霍爾說道:“你自己看看吧,看完了再來問我他們的實力。”

霍爾先是被那個布衣人這一扔的身手嚇了一跳,迷迷糊糊地接過資料本,開始慢慢看了起來。卻原來是一本大衛自己的奮鬥史,記載了他從大學畢業之後的每段時間的經歷,清楚得連時間都計算到分鐘上了。

根據資料上的說明,大衛在剛開始的時候處處碰壁,在底層幹了十年的基礎。十年之後,突然被公司所屬高層破例提升,硬是從一個小腳色在三年之內爬到公司最高層,並且代取了曾經的公司總裁,將公司徹底地掌握在手。

這雖然算是一個奇蹟,但也不能算是特別的事情。因爲這家公司的規模並不算大,霍爾自認如果自己想的話,一手提拔起這麼一個幸運兒也是完全可以的。

當他翻過去了一頁之後,突然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的確,在大衛三十二歲的時候,他的身家也不過十幾萬。但接下來的奮鬥,卻是讓人感嘆不已。從他三十二歲到四十歲之間的八年,他將自己的公司一手帶大,其間行使過無數冒險手段,吞掉了無數個和他產生利益衝突的集團公司。竟然成長到如今這個身價數十億的人。

霍爾知道大衛給自己這疊資料並不是讓自己感嘆他的奮鬥史的。在資料上的某些地方顯示出來的數據卻讓他感到十分驚訝。

XXXX年XX月XX日,克萊文公司收購海克國際信息公司,並改名爲海克國際經濟公司。

XXXX年XX月XX日,海克國際經濟公司與絲捷國際集團齊爭科林艾斯山的開發地盤,最後海克國際勝出。

XXXX年XX月XX日,海克國際入境意大利,遭到外交部經濟官員的強烈反對。一個月之後,該官員被發現暴斃於別墅,海克國際成功入境。

……

霍爾的確被震驚到了,海克國際信息公司是曾經穿梭於國家之間的大集團,其財力之大,比現在的自己的工廠高出了不止一倍。而絲捷國際集團更是一個龐然大物,可以說是壟斷了歐洲的一大部分娛樂項目的恐怖存在,據說只要絲捷負責人不想,那麼任何娛樂性公司奢侈品團體都不能立足於歐洲。可是就這麼兩個大存在,竟然都是自己眼前的這個中年人的手下敗將?

最關鍵的是,當時的大衛身家別說是跟這些大傢伙相比,就是和自己都是遠遠不及,說裏面沒內幕實在是好笑。

內幕是什麼?還不就是他背後的那個神祕勢力。

一個可以暗中操縱這麼兩個金融界的恐怖存在,甚至可以做到左右一個國家的**官員的生命的程度,這個勢力,得有多強啊!

這麼算來,那進軍中國的這個想法也肯定是完全沒問題咯!

霍爾把資料放回桌子,笑着對大衛說道:“沒想到先生以前這麼厲害,可以說是白手起家,一直幹到現在的數十億身家,整個世界估計都沒幾個吧。”

大衛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多虧了我們上頭的人,要不然,我這麼一個人什麼都不會,怎麼做到現在啊!”

“大衛先生,咱們明人也不說暗話,你就說清楚吧,關於進軍中華的這個計劃你是怎麼想的?”霍爾繼續問道。

大衛笑了笑,說道:“霍爾先生,這次的計劃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沒問題,只是因爲我們上頭的人出力很大,所以他們要求由他們來主導。也就是說,兄弟我們倆的利潤分成就可能…呵呵。”

霍爾早在最開始就知道他肯定會在這個分成上做功夫,也不是很驚訝,問道:“那,你我大約能拿多少?”

“半成吧。”大衛一副不確定的口氣說道。

“半成!”霍爾登時忍不住吼了出來:“我們在底下跑工夫,我們在底下生產,在底下買賣,最後才分半成!他們倒是真把我們當奴隸啊!”

大衛的臉色立刻陰了下來,說道:“霍爾先生,請你冷靜。如果你實在不想幹這一筆,你完全可以自己去試試,看看能不能不靠我們就侵入中華國,看看以你的實力能不能在那些天上的商人手上佔便宜。如果你能幹得了的話,分成什麼的我們都不會管,那完全是你的事了。”

霍爾因憤怒而顫抖的身體慢慢冷靜下來,說道:“就算如此,你們也不能直接拿走剩下的九成半的分成吧!難道我們的努力都被你們當成無用功了?”

大衛搖了搖頭,聳聳肩說道:“那隨便你,反正貨就此一家,你願不願意我們都無所謂,大不了我們還可以去找其他的工廠合作。”

霍爾眼睛一轉,說道:“行!這個虧我認了。不過,你好歹也要告訴我你們的勢力到底是什麼,讓我心裏有個底吧。不然這次合作也就免談好了。”趴上一個強大的勢力永遠不是什麼壞事,只要確定了對方的來歷足夠罩着自己,霍爾絕對不會再多說一句話。當然,如果對方根本連點誠意都不想給的話,他也不會在這兒多花一分時間。

大衛思考了一下,看了看周圍的四個布衣人,見他們面無表情,既沒有默認也沒有出言阻止,便說道:“既然如此,霍爾先生,你聽好了,這個勢力就是…”

他將聲音刻意壓低,霍爾便將耳朵湊了過來。

他們頭頂的達藍衝也集中精神,要確定到底是不是杜波依斯這個家族在後面搞鬼。

“這個勢力,就是一個家族,他就是…”大衛十分小聲地在霍爾耳邊說道,如果不是達藍衝耳功過人,恐怕還真是什麼也聽不到。

“就是…”大衛便要說出這個名字。

突然,一陣敲門聲從外響起,大衛登時停住了話語。

“進來!”霍爾登時一怒,在這當口兒竟然有人打擾,恐怕換了誰都不會開心。心胸本來就不寬廣的他暗暗決定不管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這個敲門的人都要受到懲罰。

門開了,進來的就是他安排在門外的手下。“老闆,我們在門口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的小孩,朝我們這兒看了半天,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老五已經把他抓起來了。”

霍爾不禁感到頭疼,不就是個小孩嘛,一驚一乍的幹嘛,福爾摩斯看多了啊,以爲天下所有小孩都是貝克街偵探!還把他給抓了起來,你真當他是亂抓的啊!你知不知道你不動他還好,你這麼一動我們要怎麼處理?放了讓他報警?

心裏打定主意了,回頭非得好好收拾這幫蠢貨,生怕他們又幹出什麼出格的事,吩咐道:“把那個小孩帶上來,你們這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

他那手下打了個囉嗦,不敢再說什麼,趕緊叫底下的人把人帶上來。

人還沒進屋,突然聽了一句聲音響起:“我告訴你們多少次了!我跟你們那個叫霍爾的老大沒關係,我真的只是認錯路了啊!”

趴在通風扇的肖張突然身子一震。

我靠,他怎麼也在! (真是不好意思,最近一休息一懶惰寫的竟然出現了質量問題,這真是把小弱我嚇得汗流浹背的,哪怕這是大冬天。總之,小弱這次保證吸取教訓,好好寫,怎麼也不能讓寫出來的東西變得枯燥難看啊!)

我去!怎麼可能是這傢伙,他沒事跑過來幹什麼!肖張登時大驚,一滴滴冷汗開始在他額頭上形成。這局勢,你特麼的來這兒幹什麼,搗什麼亂啊!真是找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