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他不管,踉踉蹌蹌地下了床,消瘦的身體搖搖欲墜。

「織哥兒!」

少年回頭,眼裡融了燈光,他說:「我不去,沒人給駱三收屍。」

閣樓里。

周徐紡仰著頭,手足無措地看著江織:「江織,你別哭啊。」她見不得他哭,見不得他漂亮的桃花眼裡淚光氤氳,她伸手,輕輕擦他眼睛,她好著急,不知道怎麼哄,就說,「你哭起來不好看。」

其實是好看的,美人垂淚,哪會不好看,可是她捨不得呀。

江織的眼睛生得那樣漂亮,不應該用來盛眼淚。

可他看著她,什麼也不說,殷紅了眼角,一眨眼,淚花就墜在了睫毛上。

周徐紡看著好心疼,就說:「你不好看我就不喜歡你了。」她表情嚴肅,一本正經地嚇唬他,「你好看我才喜歡你的。」

他一顫一顫的睫毛定住了:「你就只喜歡我的臉?」

周徐紡:「是啊。」

突然哭不下去的江織:「……」 「叮,恭喜宿主損人利己成功,你的威勢已經無可抵擋,十國大陸所有帝國都知道了你,人都沒有出現,就已經讓大元帝國無一人敢接任皇位登基,這確實是損人利己啊,特獎勵經驗值2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二級,目前等級672級,化道尊二重天。」

再次提升三級,修為也突破到化道尊二重天的修為。

再有二十多級,就可以達到飛升的標準了,黎天連忙拿出聯絡石,給安伯傳遞消息,讓他派人全力尋找星魂草,其他的都不用管。

升級對於他來說,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二十多級,最慢也用不了幾天,他就可以達到了。

最後的最後,早朝就在這種茫然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匆匆結束了。

沒有人懷疑,這一切回和黎天這個假冒的言官有關,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神出鬼沒的申公豹。

只是現在除了大明帝國的人,沒人知道申公豹在哪。

當黎天離開大元帝國都城之後,就再次變成了申公豹的樣子,沒過多長時間,就等到了大將軍。

「申供奉,你可算是出來了,走吧,隨我回去。」

大將軍拉著黎天,就快速的回到了臨時營地。

然後黎天就看到五十人在營地之中抱著一本書在研究討論。

仔細聽了一會之後,黎天發現他們正在研究的就是之前黎天抽獎的到的改進版三十六計。

因為這東西對他沒用,所以就隨手送給了大將軍,沒想到大將軍卻將這本兵法教給了這五十個人。

「大將軍,我還以為你會自己留下,沒想到你把功法給了他們所有人學習。」

大將軍聞言傲然一笑道。

「申供奉,這就是你小瞧我了,這麼好的東西,我自然不會自己學習,也不可能只給我這五十親兵,只要是信得過的將領,現在幾乎是人手一本,申供奉這本功法如果用好了,我大明帝國,必然可以稱霸十國大陸。」

稱霸十國大陸,那就別想了,如果他們真的敢這麼干,那等待他們的結果,將會十分悲慘。

這十個國家的勢力錯綜複雜,如果讓大明帝國一家獨大,那用不了多久,大明帝國就將亡國。

「大將軍還是別做夢了,稱霸十國大陸,你就別想了,老老實實的把大元帝國先收復了,然後最多在佔據一個國家的勢力,大明帝國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黎天畢竟佔據這具身體,如果真的幫助大明帝國稱霸十國大陸,那最後的結果,可能是給大明帝國帶來滅頂之災。

這具身體的天賦,可是出奇的差,如果沒有這個大明帝國的庇護,以後生活都很難啊。

所以,只要大明帝國能成為十國大陸第一強國,黎天就滿意了。

「申供奉說的不錯,我也就是想想,這十國大陸可不是大明帝國可以一家獨大的。」

大將軍自然也不傻,不管是真的沒有那個野心也好,或者是不想得罪申公豹也好,方正他是聽從來了黎天的建議。

「反正你也有我的聯絡石,我現在準備再去大清帝國走一趟,你們就自己解決大元帝國吧,有事聯繫我。」

黎天現在的等級已經到達672級,還差28級就可以升級,他準備去大清帝國再禍害一下,然後他的等級就基本可以提升到七百級,到時再全力尋找星魂草就可以了。

大將軍對於黎天的神奇能力,已經沒有任何懷疑,聽說黎天要去大清帝國,當即表示自己也要跟著去。

黎天自然不會同意,最後還是黎天的說動了大將軍。

畢竟現在是征討大元帝國的最佳時機,如果大將軍不在,那以後的戰鬥要誰來主持。

「那好吧,申供奉,你一切小心啊。」

「放心吧,這七重天世界里,還沒人能威脅到我的生命。」

黎天自信一笑,和的聯軍擺擺手,轉身就走。

坐在魔毯上飛行了近一個小時后,黎天聯繫了沿路偵查的小太監,確定自己沒有被跟蹤,於是他又隨意換了一副面孔。

「走吧,帶著我去大清帝國。」

大清帝國和大元帝國,加上大明帝國,三個國家正好呈三角形,三國的國土都有關聯。

從大元帝國可以直接進入大清帝國。

黎天一行上百人,而且基本都是神級化道者,一路之上,也沒有遇到哪個不開眼的過來挑釁。

只是這一次,因為沒有飛行器,黎天的趕路速度,就大不如前。

兩天之後,當他剛剛走出大元帝國的邊境之時,就意外的收到了安伯的消息。

「王爺,你讓我尋找的東西,我可能已經找到了,請王爺確認。」

然後,安伯就將具體的情況和黎天說了一遍,不管是地點,還是生長環境,或者是樣子,幾乎和系統給出的提示一模一樣。

這一下,黎天激動了。

復活月依紗需要三十六種物品,自己現在可是一件也沒找到,只要找到這星魂草,就可以完成第一件物品。

雖然不知道使用了第一件物品之後,月依紗會是什麼樣,但是肯定會更好,這是絕對的。

「走,我們不如大清帝國了。」

所以,黎天當即大手一揮,不殺大清帝國皇帝了。

殺一個皇帝有什麼意思。

蜜愛萌助理 復活月依紗才是關鍵,相對來說,皇帝的命根本不值一提。

一百小太監,對於黎天的話言聽計從,自然不會反對。

黎天當即問出了星魂草的地址,然後帶著一百小太監,便調轉方向,向著星魂草的方向而去。

正方他拿出聯絡石,準備和大將軍說一下的時候,大將軍的消息也傳遞了過來。

「申供奉啊,你什麼時候動手,現在大清帝國正虎視眈眈,我們如果不做點什麼,怕是會對我們大明帝國出兵。」

黎天還哪裡有功夫管這些,聞言猶豫都沒有猶豫一下,當即說道。

「我這邊臨時有事,暫時無法馬上對他出手,這樣吧,你給我傳出消息,就說貧道正在閉關,如果大清帝國老老實實的,我就放過他們,如果他們膽大妄為,那我出關后,第一個要了大清帝國皇帝的命。」

…………………… 「是啊。」

突然哭不下去的江織:「……」

周徐紡卻笑了,踮腳親了親他左邊的眼角,又親親右邊:「好了。」哄好了。

傻子!

她跟以前一樣,還是個小傻子,這時候了,卻只顧著擔心他。

江織張開手,抱她:「記得這裡嗎?」

周徐紡搖頭:「我只記得一點點,很多事都想不起來。」哦,她還不忘補充一句,「所以我也不是很難過,你也不要再難過了。」

不記得也好。

「那就別想了。」她也沒多少好的回憶。

周徐紡想了想:「可我想記起來,我想知道你以前是什麼樣子的。」

年少的江織,一定有她喜歡的所有模樣。

她想知道所有跟他有關的事情。

江織把她的帽子拿下來,拂順她壓亂的頭髮,他眼裡雨過天晴,是最好看、最純粹的墨色:「你只要知道,我從小好看到大就行了。」

周徐紡笑吟吟地點頭,她也這麼覺得,江織肯定從小就是美人胚子。

「關於我的,我都會告訴你,其他的,就不要記起來了。」

周徐紡:「好。」

江織突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在這裡親過我。」

周徐紡好驚訝:「那我為什麼親你呀?」

江織眼角一彎,驕傲了:「喜歡我唄。」

周徐紡害羞:「哦。」

那一回是駱家二小姐的生日,駱家把生日宴辦得很盛大,蛋糕有一米那麼高,那天江家小公子也來了,還有他的朋友們,駱家特別熱鬧。

平時,駱三是不被允許去別墅那邊的,因為駱家嫌她丟人。

她是偷偷跑去的,躲在門後面偷偷看江織。

只是她還沒看夠,就被駱穎和逮住了,氣急敗壞地喊:「駱三!」

屋裡,少年回頭。

那傻子,又傻站著挨罵。

「誰准你到這兒來的,還不快滾,又臟又丑,嚇壞了客人看我怎麼收拾你!」十六歲的少女頤指氣使,很是嬌縱囂張。

駱三失落地走了。

她想,等快結束了,她再去門口守,她用狗尾巴草編了一頂帽子,要送給江織。

屋裡,少年擱下杯子,就要走人。

「織哥兒,你去哪兒?」

是十七歲的薛寶怡,留著擋眼睛的那種劉海,耳朵上還戴了十字架的耳飾,非常的非主流,非常的馬沙特,往那裡一站,就是整個葬愛家族最靚的仔。

「別跟來。」江織用碟子盛了一大塊蛋糕,走了。

葬愛家族的骨灰成員薛騷年問旁邊的同伴:「他幹嘛去啊?不是又去找那小啞巴吧?」

十七歲的喬南楚,看著就正常多了,白襯衫黑褲子,翩翩少年郎:「人家有名字,別小啞巴小啞巴的叫,當心江織跟你急。」

「他幹嘛那麼護著那個小啞——」薛騷年乖乖改口了,「護著那個駱三。」

「瞧上眼了唄。」

極品飛仙 騷年不懂,抓了一把他非主流的頭髮,尚未脫去稚氣,還有點嬰兒肥,他尋思著:「什麼意思?他不會想跟駱三結拜吧?」

喬南楚看他,宛如看一個智障:「傻缺。」

傻缺騷年:「……」

再說江織,端了盤蛋糕,去了閣樓找那小傻子。

「駱三。」

他在外面喊,沒人應,便推門進去了:「駱三。」

在屋裡找了一圈,沒人,然後一轉身,他就看見她了,她在門口,剛跑過來的,像只小狗一樣氣喘吁吁。

他把手裡的盤子一遞:「喏,吃吧。」

她傻笑著接了,然後用勺子舀了一大勺,先給他吃。

少年撇開頭:「我吃過了。」

哦。

那她自己吃。

關於幸福的契約 她吃相不好看,狼吞虎咽的,吃得滿嘴都是,奶油花白花白的,她小臉黝黑黝黑的,一對比,看著就很滑稽。

他想笑她,扭過頭去,抿著嘴角笑,笑完,說:「慢點吃。」掏了塊手絹出來,塞她手裡,嘴上嫌棄,「你臟死了。」

她是很臟,因為要在花棚幹活。

江織的手絹很乾凈,月白色的,邊角還綉了竹葉。

她拿在手裡,沒用來擦嘴,想藏到枕頭芯里去,等他走了,她就藏好。

「你真的不會餓?」少年看著她吃蛋糕的樣子,有點懷疑。

她點頭。

「那你還這麼喜歡吃。」語氣又有點嫌棄,可少年眼睛里的光很溫暖,很明亮。

她舀了一大勺蛋糕塞進嘴裡,吃得很滿足,眼睛都眯起來了。

他又問:「也不會疼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