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他也不是蠢到沒救的地步。

此時大勢已去,不管實力還是身份方昊天都有資格當這個統領,他要是還不知進退的話那就是找死了。

活命與統領之位的選擇,他選擇了前者。

命要是沒了,就是給你當個大統領,甚至是當那天下至尊又有什麼意義。 衛邊南又鬆了口氣。

他多擔心"容相宜"不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而與方昊天死磕到底。

他可是見識過方昊天的狠。如果容相宜真的不知進退,死磕到底的話,方昊天還真的做得出殺死容相宜的事。

"都坐下吧!"

見容相宜選擇了"服軟",方昊天手一揮便讓大家坐下。

衛邊南等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後都有點忐忑的坐下來。

容相宜雖然被奪了權,但大家還是自覺的將僅次於方昊天的位置留給他,對面正是司空風的位置。

也就是說,容相宜被剝壓了統領的職務,但大家還是默認他是副統領,與司空風職位相當,給足了他面子。

容相宜也看了這一點,明白了大家的心思,臉色才好看了些許。他瞄了一眼對面空著的位置,然後又瞄向在角落還在靜坐調息的司空風,他心中自我安慰:"司空風的實力並不在我之下,跟他並為副統領也不算太丟人。"

人就是這樣,在無可奈何之下便會退而選之。

"我來之前也抓過一些魔族的小螻啰了解過那三個魔將的情況,但我想聽聽你們的,你們詳細點跟我說。"方昊天直奔主題,"要是因為你們當中有誰故意隱瞞,最終讓我們赤霞軍增加了損失的話,回頭我定斬不饒。"

大家內心都是一顫。

方昊天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其中透漏的凶煞卻是無比的濃烈,這話可不是嚇唬嚇唬而已。

大家表示不會,一定詳說。

一是怕真的因自已出錯而事後被方昊天殺了。

二是赤霞軍大多都是他們的人,方昊天也就浣花劍門那點人而已。萬一隱瞞有所損失那也是他們自已大損失,於是向方昊天彙報情況時還真沒有人敢有半點隱瞞。

容相宜也在聽著,越聽越心驚。有太多東西他不知道啊!

容相宜此時的反應居然不是憤怒,而是頹廢。他也開始懷疑自已了:"他們對我有這麼多的隱瞞我竟然毫無所察,最近還被高子來利用差點害死了浣花劍門的人……難道我真的是蠢貨? 繁星

一直暗中觀察容相宜的衛邊南見容相宜的臉色突然一片頹廢,再無半點雄心時,內心不由的長長嘆息。

方昊天很有耐心,等所有人將情況彙報完后他沉思片刻后讓大家建議跟著下來赤霞軍該怎麼做。

他不用擔心這些人對他心存僥倖而隱瞞的。他在聽的時候一直暗中施展魂術探查,這些人如果稍有隱瞞他就能從對方的一些細小異樣發現。

見方昊天要聽大家的意見,大家都忍不住瞄了一眼此時低著頭的容相宜。

容相宜剛愎自用,自大無比。他當統領的時候,大家哪有機會建議,只有聽話的份。

就從這一點,大家突然就覺得方昊天當統領未必不是一件大好事,至少比容相宜當統領好。

這些人當中,其中不乏一些戰術高手,戰略高手,提出的建議都很有見地。

方昊天聽的過程頻頻點頭。他又特別聽取了司空風和衛邊南的意見。

"報!"

一聲急促哄亮的叫聲突然傳進營帳,然後一名渾身風塵土的斥候衝進來,看都不看一眼現在坐在統領之位是誰就稟報。

"三路魔軍匯聚而來,已距赤霞山不足千里之距!"

報完后抬頭一看,看到坐在統領之位的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而統領卻是坐在一側時,這名幹練的斥候不由的怔了怔。

"知道了。"容相宜幾乎條件反射一般的揮了揮手,"繼續看著,任何動靜隨時來報。"

"是。"

那名斥候應諾退後。

"等等。"

方昊天突然出聲,盯著那名斥候問道:"看你渾身風塵的樣子,你是親眼看到三路魔軍已經匯聚在千里之處然後跑回來彙報的?"

斥候神色一怔,說道:"是,是小的親眼看到。"

方昊天笑了:"千里之距跑回來竟然粗氣都不喘一下,你的修為比我高啊!"

此話一出,容相宜等人先是一怔,跟著衛邊南陡然一個暴射便向那斥候撲去,手一閃,一掌狠狠的拍向這名斥候的胸口。

"你,你要幹什麼?"

斥候大驚暴退,一拳狠狠的向衛邊南的手掌砸去。

噗!

一道劍光突然從一旁暴起,一下子就將那斥候的手臂給砍了下來。

啪!

衛邊南的手掌拍在了斥候的胸口,但不讓他飛出去,五指陡然一曲便化掌為爪將這名斥候拉住,手一甩便將對方摔倒在地上,趴在了方昊天的面前。

那斥候很恐懼的看著方昊天,他不知道方昊天是誰。

"你是塗山堡的人。"方昊天語氣很肯定,"你身上不但有塗山堡人的氣息,還在魔族的氣息。告訴我,那三路魔軍現在在哪裡。"

那名斥候叫起:"你,你是什麼人,我,我不懂你說什麼,我是塗山堡的人難道還有錯嗎?他們背叛了人族,但並不代表塗山堡所有人都背叛,你不能因為我是塗山堡的人就要殺我。"

"嗡!"

方昊天懶得廢話,魂術暗中襲擊。

那名斥候微微一震便如實說道:"三路魔軍明面上是在千里之外的石溪峽谷匯聚,實際上三魔將已經各帶一千魔兵潛行,現在距離這裡已經不足三百里。"

所有人臉色劇變。如果不是方昊天發現這名斥候頭領有問題,真以為魔軍還在千里之外,絕對會被魔軍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叛徒!"

衛邊南暴怒,一掌就將這名斥候拍死。

打死這名斥候后,衛邊南看向方昊天,問道:"現在怎麼辦?"

所有人都看著方昊天。

"還能怎麼辦,那三魔將只帶三千兵就想攻打我們,那就是送死。"容相宜神情冷厲,"我們有六千人,再加上現在有方……方統領這樣的高手坐鎮,我們就等著它們來,定讓三魔將有去無回。"

一些人點頭。

可是方昊天卻是搖頭,說道:"雖然正面交鋒我們不怕它們,但既然知道它們來了,就應該動動腦子,盡量以最小的代價獲取勝利。而且還要讓三千魔兵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

"方統領,可有良策?"

張德和吳林茂是元武堂的忠誠份子,為人也機靈,知機的配合方昊天,讓方昊天接話說出布置。

"其實對打戰我也沒有經驗……"方昊天一邊沉吟一邊說道,"我說說我的法子。我的法子其實很簡單,就是口袋戰術。你們要是覺得不妥可以糾正和補充。"

大家都靜下來,靜靜的看著方昊天。

方昊天將他的打法說出來。

"堂主,這樣做,你會不會太冒險了?"

等方昊天說完后張德有點擔心。

"我這裡你們不用擔主。"方昊天很自通道,"問題是你們有沒有問題。"

"我沒有。"

張德當則表態,繼而就是吳林茂。衛邊南等人考慮了一下后也表示沒有問題。方昊天的打法雖然簡單,並沒有太大驚艷,也不是什麼高明的戰術,但要是成功,確實能讓三千魔兵有去無回。

"此計可行。"司空風說道,"但也只有像統領這樣實力的人才敢這樣做……現在是赤霞軍正式議事,他也只能以統領稱之而沒有叫小祖師。

"你們覺得沒問題就好。"方昊天揮了揮手,"那就去準備吧,但保密功夫做的好點。要是我發現誰泄露了計劃,可別怪我無情。"

"是。"

大家起身列隊,肅容應諾,然後就要離開。

方昊天突然叫住他們,說了一句。

"我手持元武堂堂主令牌的事,出了門口誰說出去,誰死。"

有殺氣升騰,讓人心寒。

等所有人離開后,蘇青璇說道:"你信得過容相宜?"

方昊天淡然一笑,道:"沒有什麼信不信得過的,量他也不敢玩花樣。他要是敢,我就真殺了他。"

他的計劃真的很簡單:容相宜等人將赤霞山上的人全部帶走,然後埋伏在赤霞山的四周。等那三名魔將帶兵到來,他們就放開一個口子,讓魔兵上山。到時方昊天在山頂上將三魔將斬殺,埋伏在赤霞山四周的赤霞軍便趁機收攏口袋,不讓進入赤霞山的魔兵有任何一個活著離開。

方昊天讓虛夜月也進入虛元珠跟田沖他們在一起,然後一個人坐在統領位置上,靜候三魔將到來。

"怎麼,有壓力?"一會,蘇青璇感應到方昊天內心的波動,笑問。

方昊天輕點頭,道:"當統領任何一個決定都關係著成千上萬條人命,真不大適合我啊!我還是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

方昊天原本沒有剝掉容相宜的統領職務然後自已當統領的意思,是蘇青璇的的一再要求。

蘇青璇太了解他了。知道方昊天喜歡獨來獨往,可是方昊天此去青梧山是要力挽狂瀾,是要幫誅魔聯軍挽回敗勢的。如果方昊天已經到了一個人能誅百萬魔的地步,一個人獨來獨往自然就沒有問題。

但方昊天並沒有具備這樣的實力,他去到青梧山想有作為還得靠誅魔聯軍。但沒有找到方威與魔族勾結的證據之前,方昊天就算是堂主也不可能一去到就像對付容相宜那樣對付方威,不可能直接就剝了他大統領之位。

所以蘇青璇就讓方昊天當赤霞軍的統領,在這裡帶赤霞軍立戰功,將赤霞據為已有,然後帶領他們前往青梧山。

說白了赤霞軍就是方昊天去青梧山的班底。

等到青梧山,方昊天率領赤霞軍立下所有人都信服的赫赫戰功,一旦找到方威勾結魔族的證據,對付方威就好多了。

赫赫戰功,方威勾結魔族的證據以及天龍堂堂主的身份,方昊天三管齊下,剝奪方威大統領的職務就不會有多大的阻力,取而代之也就順理成章。

統率赤霞軍,實際上就是為方昊天日後統率整個誅魔聯軍做鋪墊。

"青璇,你怎麼會對這方面也很熟悉的樣子,你以前接觸過軍隊?你看我現在都已經是元陽境九重巔峰大高手了,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的身份來歷了?"

方昊天趁此機會試圖了解蘇青璇的背景。

"少打聽我的事。"蘇青璇直接粉碎了方昊天的希望,"我無所不知,無所不能,需要接觸軍隊才懂這些嗎?再說了,這些都只是一些常識,只有白痴才不懂。"

……方昊天感覺胸口中槍。

誰是白痴啊? 赤霞山,營帳還在,跟以往沒有什麼分別。

但此時卻已經人去山空,只有方昊天一個人鎮守。

容相宜等赤霞軍的核心人物各帶著自已的人馬按照方昊天的計劃撤走,撤十里之距潛伏起來。

容相宜趴在一塊大石之上,看著赤霞山,目光複雜。

"少爺,我們真的要配合方昊天那雜……那啥嗎?"

容相宜身邊的一名中年將領看了看臉色陰沉的容相宜,遲疑了一下后忍不住輕聲問道。

此人是容家派在容相宜身邊的高手,有著與容相宜相當的實力。而且擅長防守,是容相宜最信得過的護衛。

容相宜目光閃爍。好一會說道:"還能怎麼樣?他的計劃雖然簡單,但很完美。沒辦法啊,誰讓他的實力現在這麼強大……真沒想到短短一段時間不見,他居然強大到了打敗南宮堂皇的地步,不可思議。"

那中年人冷哼了一聲,道:"會不會是以訛傳論,傳聞誇大,他根本沒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容相宜轉了下臉,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中年人,說道:"你覺得他沒有這樣的實力,元武堂會將堂主令牌交給他拿著?"

那中年人一窒。可是他還是不甘心,接著忍不住說道:"少爺,此戰若真能讓三魔將有去無回,全軍覆沒,方昊天這赤霞軍的統領位置可就坐穩了。"

"那又如何?"容相宜眉宇微挑,"雖然我對他恨之入骨,但現在大戰在則,事關六千人的性命,我除了配合之外別無他法,莫不成還要跟陸俊元那蠢貨一樣投靠魔族嗎?我告訴你們,你們可不能亂來。就算要殺方昊天,也絕對不能借魔族的手,我們容家絕對不能跟魔族沾上任何的關係,知道嗎?傳令下去,所有人都不得有任何的小心思,一會全力配合各路人馬,清剿惡魔。"

"是。"

那中年人見容相宜已經下了決定,不再說什麼,輕輕退後傳達命令去了。

"方昊天……"

容相宜雙拳緊握。

為了誅魔,他可以配合,可以忍讓。

但方昊天斬他一臂,當眾剝他統領之職,仇深似海,他不可能忘得了,更不可能當什麼事也沒發生。

如有機會與能力,他必定報仇,誓殺方昊天。

赤霞山靜寂一片,平靜的如同無波的大海。

可是潛伏的誅魔聯軍,人人都突然感覺到一股沉重的氣氛壓抑而起,壓力驟生。

壓力,來自於東南方向。

"來了!"

所有人精神一震,潛得更深,一個個都變成了深潛在密叢中的毒蛇,靜等獵物入圍。

三千魔兵,行進速度很快,而且很隱秘。

若不是事先方昊天識破那名斥候,還以為三魔將遠在千里之外的話,確實難以發現它們已經到了這裡。

看著平靜的赤霞山,三名魔將臉龐都浮現起哮血的興奮。

三名魔將分別是狼魔將,猿魔將和獅魔將,它們與熊魔將負責入侵這一帶,現在熊魔將已死,只剩它們三個了。

"你們說那個可怕的人類會不會跑到赤霞山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