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他們不知道被葉家嚴格保密的葉中原,葉塵自然是他們頭號調查目標。

此時能親眼所見,自然是最好!

而這時候,擂台對面,一位少年也走了上來。

手中並無兵器,來到擂台下,隨手在武器架上拿了一柄短劍,然後就施施然走上了擂台。

從始至終,看都未看葉塵。

「哇!是他!」

「誰啊?你看激動的你!有點出息吧?」

「東陵小霸王!你這個二傻子!連他你都不認識?」

「就是就是!這可是咱們那一片的傳奇人物!據說這回七大家族會武,都被葉家內定了!已經獲得了資格呢!來這裡只不過是為了走一遍過場,給這個葉家的廢物上上眼藥水罷了。」

「什麼?他已經獲得資格了?他們這種旁系分支,不是必須要參加內選嗎?我聽說只有嫡系的幾位少爺才能提前定好名額!」

「笨蛋!你真是太丟人了!東陵小霸王!那可是能徒手肉搏叢林猛獸的存在!有人親眼看到他手撕了一直打老虎!比武松還厲害呢!」

「那算什麼?還手撕老虎呢。我聽說,他小小年紀已經煉體超過了一百層!手撕個老虎還不正常?葉家人看中的是他的天賦!天賦懂嗎?」

「過一百層了!好厲害啊!怪不得已經獲得會武資格了呢!這得比那葉塵最天才的時候還要強得多吧?這以後他可是榮華富貴享用不盡了!也算是為我們東陵這一邊爭光了!」

「什麼叫算是?那以後我們東陵就是蒼穹城地界響噹噹的勢力了!看他們還敢欺負我們不!」

…… 只是……此時的葉大仙卻還並未注意到別的事情。

東陵?小地方。對於他來說,這天下,也只不過是小地方……

他現在,正在「研究」那武器架子……

裁判在一旁看著他東摸摸西摸摸,時而低頭瞅瞅,時而抬頭看看,實在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好幾次想要上前詢問,卻又很奇怪的插入不了他的節奏。

好在葉大仙兒也會體諒人,在裁判真的急眼之前,主動走了過來。

「裁判大人,我可以把那個橫樑拆下來用嗎?這裡並沒有我趁手的武器。」

「什麼?什麼橫樑?」

裁判一時間根本就跟不上葉塵的思路。

葉塵聳聳肩,三兩步走到武器架面前,伸手一抽,直接把那武器架中間一層,固定武器用的圓木橫樑抽了出來。

大概有兩米多長,但是對於葉塵一米八多的個頭來說,還好。

「你你……你要這個幹嘛?」

裁判感覺自己頭腦沒有啥時候這麼不好使過……

這廢物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要比賽,這裡刀槍劍戟啥也有,哪兒這麼多毛病啊?明顯就是嘩眾取寵!

葉塵卻是一臉的認真。

「當武器啊,可以嗎?」

裁判這時候心裡一萬隻草泥馬賓士而過。

這時候說不可以又能怎樣?

這玩意兒抽出來容易,再裝上可就麻煩了。

難不成在這裡比著賽,還能讓你把那武器架子全拆了,然後重新組裝?

最後裁判大人也只能無奈的擺了擺手。

誰會和一個廢物一般見識啊,愛咋滴咋滴吧……

「哈哈!四哥!你看這個土鱉搞了個什麼?我打賭他從來沒用過別的武器!」

葉長豹已經笑得直不起腰了。

「這真是個蠢貨!不會用也不能搞一個破棍子啊!他媽的老子還盼著他給老子點驚喜呢!這運氣也是夠好的!第一輪就碰上了東陵小霸王!」

葉長虎氣哼哼的,但是到底是生氣還是開心,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可不嗎。今天這小子一定是踩了狗屎!這東陵小霸王雖然是旁系,但他可已經是大哥的人了。能被大哥看上,那絕對是非常厲害的!」

「那還用說?大哥為了他資格賽的名額,可是費了不少心思呢。肯定是非常重視這個人的!這也說明了這個人確實了得。

也該當這小子倒霉。要是剛剛那個傻大個或許還有點機會,這小子除了會投機取巧,屁本事沒有,還不被小霸王虐死了!」

顯然這兩位頭腦是真的不太好,會自動忽略一些記憶。

比如曾經葉塵空手虐他們兩個,打的倆人哭爹喊娘……這時候倒笑話葉塵不會用武器了。

不過不管別人怎麼說。葉大仙是不會管那麼多的。扛著棍子就走上了擂台。

葉塵自不會去多說什麼沒營養的話,賽前騷話,葉塵本來就不太喜歡說,就算說,也得看對手是誰……

顯然,這位小霸王葉雙同學,還不太讓他有興趣。

而對面那東陵小霸王,就更不會多說什麼了。因為他壓根就沒把葉塵放在眼裡。

一個廢掉了三年之久的廢物?一個不能修鍊的凡人?

也幸好以前有些名聲,他還能踩著這些所謂的名氣出出名。要不然他連打都不願意和這種廢物打。

掉價……弱不禁風!

既然那位已經囑咐了,那就挑斷手腳筋,砍斷胳膊腿就行啦。

要是他自己做決定,他就直接一刀砍死這廢物了,留著幹嘛?浪費葉家的糧食?然後四處給葉家丟人?

東陵小霸王陰森森一笑。他在東陵這樣的窮地方打出一片天,讓外邊的人不敢小瞧於他,甚至不敢小瞧於東陵……那可是真正的生死戰鬥!

其中有太多殘酷,是這樣柔柔弱弱的傢伙所不懂的。

裁判號令剛下,東陵小霸王就沖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比上午與岳山戰鬥的那個刺客還快!

這就是超過一百層煉體的綜合實力!

他要表現給葉家的人看看!他這小霸王的稱號是當之無愧的!

眾人眼中的葉塵,像是嚇呆了一樣,直到一抹寒芒在他眼前閃過,他才倉促躲閃。踉踉蹌蹌後退,險些摔倒。堪堪避過。

那東陵小霸王眼中閃過一絲輕蔑的笑意,縱身再次沖了過來。

而葉塵卻是左右掣肘,狼狽不堪。手中長棍不但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成了拖累。

「弄死他!弄死他!」

「小霸王你太帥了!」

「就是這樣!不要急著結束戰鬥!讓我們再欣賞欣賞你的風采!」

按理說如此一邊倒的戰鬥本該反響平平,沒什麼意思才對。但是出奇的是下面的人群卻異常熱情!

可以看得出這位小霸王同志在這一片,真的是極其受歡迎的。

也能看的出,葉塵廢掉之後,有多少人想看他的笑話。

這竟然成了一場精彩的對決?

哪裡精彩了?看他被追殺?

葉塵無語的笑笑,迅速調整步伐。

在避開的同時故意裝作站立不穩,仰面倒下,一隻手卻在身下悄悄撥動了兩下,兩道細微的天地靈氣纏上了小霸王的雙腿。

蜜愛甜寵:前妻萌萌噠 葉塵則是應聲後仰,摔倒在地。

所有觀看的人都是狠狠地攥了下拳。

拿下了!

太帥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這個廢物給搞定了!

這個葉家的天才果然是完了,毫無還手之力,被人輕輕鬆鬆就打趴下了。

甚至不少人都在心裡生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或許我上我也行,虐殺葉家曾經的超級天才,這是多麼榮幸的事情啊!

看到摔倒的葉塵,每個人心裡都有著不同的想法。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看來這小霸王是要結束戰鬥了。

……

只是,

說時遲那時快,葉塵跌倒的一瞬間。

小霸王靈活的步伐,竟然因為太秀,自己突然絆了自己一跤!

因為速度太快,立刻失去了重心!

此時人們就看到了,那個早已失去抵抗的傢伙,拼盡全力抓住機會,扔出了他手中那早已被小霸王的短劍削的破爛不堪的棍子。

然後小霸王同學在自己絆了自己一跤,也要仰面躺下的時候,猛地一拉自己的身體,一個看上去異常漂亮空中鐵板橋!

整個人竟然超常規的朝前趴了過來! 可惜,為了小霸王這絕妙的身體能力,四周的喝彩聲還沒喊出口……

就看到一根破棍子迎面飛來……

然後,小霸王自己,就狠狠的撞在了那迎面飛來的破棍子上……

正中額頭!

咚!

一聲悶響,東陵小霸王再次仰面倒了下來。而這次,卻再也爬不起來了。

已經暈倒在地,不省人事。

這實在不是葉塵扔出來的棍子力量有多大,只是一個凡人普普通通的扔了一下而已。

主要是這位小霸王葉雙同學,這鐵板橋的力量太大!

猛地往前一頂,直接頂在了那根棍子上,好死不死的頂到了要害,一秒鐘就暈了。

包括裁判在內,一時間,眾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結局……怎麼說逆轉就逆轉?

就因為小霸王速度太快,太秀?自己絆了自己一下?

這……到底該如何評判?

瞬間的安靜過後,議論聲四起。

太多的人都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而且這號稱小霸王的東陵天才,也著實太嗅了。自己撞暈了?

此時,看台上,神將子龍旁邊,葉家家主站了起來。

葉星海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頓時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因為這位選手速度過快,自身又不能很好的掌握這種速度,導致失衡,突然摔倒。所受阻力太大,在強行控制重心之時,把握不好,把全身力量都用在了前傾的作用上,直接撞在了迎面飛來的物體之上,在雙重力量的作用下,身體承受不住,暈了過去。葉家本著公平的宗旨,所以宣布葉塵選手獲勝,進入下一輪。」

說完,淡淡的看了一眼另一邊的葉長龍大少爺。然後面無表情的坐了下來。

顯然對於這個他力薦的人選並不滿意。這樣的人進資格賽去幹嗎?給葉家丟人嗎?他現在連這個廢物的名字都不想說。

這也連帶著對他葉長龍的觀感都降了一個檔次。

看來那葉中原出現也不一定是壞事,雖然祖上有很深的矛盾,但是如果這個人真有能力,接管葉家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要比給一個不靠譜的野心家強得多。

作為家主繼承人,連這點識人之才都沒有嗎?

下一輪希望能給自己些滿意的答覆吧,要不然……一切還是以葉家為重啊。

他畢竟不是老四老五,他還是葉家的家主啊……

葉長龍恨恨的咬了咬牙,卻不敢多語。

只能在心裡罵了一聲廢物。所有的情緒都化為銳利的目光,投在了葉塵的身上!

這個人,必須除掉!

哪怕老祖宗怪罪!哪怕之後撕破臉皮和葉中原開戰!絕對絕對不能留了!

他是何等聰明之人?有些事他已經感覺到再向對他不利的方向發展了。

這還是這個人已經廢了,如果一旦這個人再恢復他的逆天天賦和修為,那這葉家將再無他葉長龍的容身之所!

……

群眾中一片嘈雜。議論聲更甚了!

一開始是不明就裡,現在有了葉家家主的解釋,終於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