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而此間的古清風亦如來自地獄的死神一樣,收割著一條又一條的生命。

「閣下!求你開恩!放過我等……」

「赤炎公子,老夫等人只是跟你開個玩笑,還望公子大人不記小人過啊!」

知道逃不了,這些人又不想坐以待斃,紛紛跪下來磕頭求饒。

「早日今日何必當初!」

古清風連看也未曾看這些人一眼,手起掌落,繼續殺!

沒有完,也不會完!

「我曾經以為寬恕能夠平息一切,仇恨也好,貪念也罷,就算平息不了,至少也會讓你們心生忌憚,不敢輕易冒險,哪怕有那麼一點自知之明也不枉老子曾經對你們的寬恕!」

絕寵醫妃 砰!

又一團血霧!

「可惜!事實證明,寬恕只會讓你們更縱容,仁慈只會讓你們更僥倖,老子的沉默,也只會讓你們更加蹬鼻子上臉!」

砰!

「我可以恕你們一回,恕你們二回,但絕對沒有第三回!」

砰!

砰!

「我也可以忍一次麻煩,忍兩次,同樣絕對不忍第三次!」

砰!

別人家的小哥哥 「與其源源不斷的麻煩,今日索性徹底解決。」

「殺一人是殺,殺十人殺百人殺千人萬人也是殺!」

「老子今日既然大開殺戒,一個都甭想留!」

砰砰砰!

一揮手,又是數十人灰飛煙滅!

「枉你們修行數千年,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還活著做什麼!」

嘩!

仙府一幫修鍊數千年的老傢伙灰飛煙滅!

「修行不易,輪迴更不易!」

砰!

一位輪迴轉世之人暴斃而亡!

「上古浩劫,你們僥倖輪迴轉世,不知低調修行,偏要倚老賣老,學人家坐鎮觀戰,老天爺讓你們僥倖輪迴,不過,老子不是蒼天,更不是老天爺!」

隨著仙府一個又一個的輪迴轉世大能暴斃,卓老前輩再也不敢託大,噗通一聲,跪拜在地上,拱手求饒道:「閣、閣下,老夫知錯了……」

沒有人理會他,古清風仍舊在殺戮著。

「萬老弟,秦老弟!還望還望你們為老夫求個情啊,老夫感激不盡啊!」

卓老前輩將最後的希望寄托在萬懷玉與秦昊身上,而躲在萬米開外的萬懷玉二人聽見卓老前輩的求饒,兩人頓時面色大變,想也不想,猶豫都沒有猶豫,雙雙跪在地上,齊聲道:「赤炎公子,我等二人此次而來,既非為所為的磐石玄龜,也非為仙府,更不想參與任何事,還望公子明鑒!」

古清風沒有理會他們。

我真是萬億大佬 依舊瞧也未瞧一眼。

而此時此刻,整個仙府只剩下卓老前輩一人。

他跪在地上,身體劇烈顫抖著,心神早已崩潰,元神也被震的無法運轉,人更是狼狽至極,早已不是先前那位德高望重的輪迴真仙。

對面。

古清風望著他,沒有說話。

過了片刻,突然開口,道:「以為藏身虛空融入大自然,便能逃離嗎?」

只見他一揮手,遠處的天空之中一連串炸響,砰的一聲,一個人被炸了出來,炸的渾身是血,模糊的認出來他是黑風洞那位輪迴大能,玄水尊者。

「滾過來受死!」

古清風抬手之時,虛空一抓,嗖的一聲,隔空將玄水尊者抓了過來。

「啊!!——」

玄水尊者知道古清風的厲害,顧不得心頭的震驚,使出渾身解數掙扎著。

然。

根本沒有用!

古清風一巴掌下去,當場將他的頭顱拍了個粉碎。

要說玄水尊者不愧是輪迴轉世的大能,肉身粉碎之後,元神顯現出來,猙獰撕喊道:「小輩!本尊者的元神歷經九百八十一道玄水靈息祭煉而成,法力無邊,今日我燃燒元神不信撼動不了你!」

「祭煉了點小小邪惡之息就敢自稱法力無邊?」

古清風抓著玄水尊者的元神雙手一撮,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玄水尊者的元神瞬間灰飛煙滅。

「與你的元神相比,你的靈魂倒是不錯。」

古清風一聲怒喝,潰散的元神之中出現一道模糊的影子,正是玄水尊者的靈魂!

靈魂被震出來,玄水尊者不顧一切的逃離,但還是遲了,因為當他的靈魂出現那一刻已被古清風牢牢的抓在手心。

「要不要也燃燒你的靈魂試試?」

「你!」

每一個人都擁有靈魂。

但並不是人人都能觸及的。

普通修行之人,哪怕修為再高,也無法觸及,甚至一些仙人都沒有這個本事,也只有像玄水尊者這等輪迴轉世大能才淬鍊過自己靈魂。 靈魂是一個人的本源。

如若只是肉身死了,元神還在的話,還能奪舍重生。

如若連元神也滅了,只剩下靈魂的話,也還能輪迴轉世,即便無**回,再不濟也能做一隻鬼。

而如若就連靈魂也滅了的話,也就真的灰飛煙滅了,連鬼都做不成。

當玄水尊者先前對古清風動殺機那一刻,已然註定他連做鬼的機會都沒有,靈魂出來之時,古清風雙手一搓,直接灰飛煙滅。

旁邊。

本就陷入深深恐懼中的卓老前輩見此一幕,更是嚇的連頭也不敢抬。

打不過。

逃不掉。

求饒也不行。

卓老前輩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你前世是真仙。」

古清風的聲音傳來,卓老前輩顫顫巍巍的回應道:「正是。」

「修行多久?」

追妻密令 「萬載……歲月。」

「萬載歲月?」古清風掏出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笑道:「得道成仙都已萬載,想來你也是見多識廣的前輩,輪迴轉世之後,更應該知道修行不易,生命誠可貴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知、知道……」

「好,知道就好,我再問你,我先前可有得罪過你?」

「沒、沒有啊,公子從未得罪過老夫……從來沒有啊!」

「既然沒有為何要對我動手?可是也和他們一樣想從我身上搶點什麼?」

「不!不!沒有!老夫從未有這個念頭,老夫只是在仙府修身養性,而公子先前在五色山又……所以……老夫特此為……為仙府……」

的確。

卓老前輩沒有搶奪古清風那隻玄龜的念頭,即便有,也只是窺覷,想開開眼界而已。

他前世畢竟是得道成仙萬載歲月的真仙,這點德行還是有點的。

「老夫此次而來,真的是為仙府掠陣助威,除此之外,別無他意,還望公子大人有大量,寬恕老夫此次的愚蠢,若是……」

話音未落,古清風收起掌落,砰的一聲,一巴掌扣在卓老前輩的天靈蓋上。

哇!

卓老前輩當場七竅出血,辛苦修鍊的元神被震的潰散消失!

「還掠陣助威?這一巴掌廢你的修為,讓你長長記性,也讓你知道掠陣助威的代價,更讓你明白一件事,老子的陣,你掠不住,也沒有資格掠!」

砰!

古清風揚起一腳直接踹在他的胸膛,卓老前輩橫飛出去,根基筋脈也被震的盡數斷裂,癱瘓在地上,宛如一灘爛泥。

「方才你沒有動殺機,今兒個我也留你一條命,以後給我老實點,沒事兒而別他娘的出來找不自在!」

廢了。

徹底的廢了。

剛才玄水尊者肉身、元神、靈魂皆被古清風滅的乾乾淨淨,而卓老前輩雖然還有靈魂,但也只剩下靈魂了而已,元神已經被滅,肉身也筋脈盡斷,以後能不能站起來都是一個未知之數。

而所有人都知道,他之所以沒有死絕,只因剛才沒有流露出殺機,僅此而已。

不。

不止是卓老前輩。

場內。

但凡剛才動手之人,皆是死的死,滅的滅,亡的亡,誰也沒有例外,混元門的掌門以及數百長老,虎威王家,妖月宮,仙府等等,幾乎動手的人都死了,而那些沒有動手的人,也早就逃了,同樣,是古清風讓他們逃的。

究竟死了多少人,沒有人知道,只知小折山莊的外面早已血流成河,遍地都是屍首。

轟隆隆——

咔嚓!

清晨?

正午?

還是夜晚。

不知。

只知當古清風動手的時候,已是風起雲湧,電閃雷鳴,陰雲密布,遮擋住了天際,一片昏暗,分不清是上午還是下午,此時此刻也沒有人在意這些。

靜。

死一般的靜。

寂。

亡一樣的寂。

先前各大門派足有萬餘人之多,而現在場內只剩下長虹分舵的數百人。

他們沒有死,也沒有亡,甚至連受傷的人都沒有幾個。

那是因為他們都沒有動手,並非不想,而是被雪峰、弘文等十多位老赤霄人給攔了下來,如若不然,後果不堪設想,至少,長虹分舵的舵主明輝以及眾長老都很慶幸,慶幸剛才那一刻被老赤霄人攔下,不然的話……恐怕長虹分舵今日凶多吉少。

即便如此。

他們依舊很害怕。

怕的不敢喘息,不敢說話,什麼都不敢做。

親眼目睹古清風的強大以及恐怖之後,誰人不懼?誰人又不怕?

縱然是當年從血海里一路趟出來的十多位老赤霄人親眼目睹古清風的靜寂殺戮之後,也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要說怕。

長虹分舵裡面有一個人此刻最為害怕。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九龍十八象之首的萬東方。

他害怕不是因為剛才站出來教唆其他人聯手,而是因為在眾人出手圍剿的時候,他也動了手,儘管後來被雪峰攔了下來,但動手卻是事實。

如今動手的人都死了。

萬東方怎能不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