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他們相信,若是在羅剎場中修鍊十局,大戰十個回合,也沒有,此時在這裡戰鬥一個回合,得到的戰鬥經驗能對自己提升的多。

在那裡只是人與人之間進行戰鬥,本身的戰鬥,局限於人類修士本身的一些,特殊性,嗯說是玉,修士,之外的,妖獸進行戰鬥的話,你會感受到另一種戰鬥的方式,並且對方的戰都十分的粗暴,不是砸就是吞。

很少有一個人類修士能在,妖獸的手下有一個全屍保留的,對方不將你吞了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結果了。

在幾人群里的攻擊之下,那妖獸十分吃痛的在喊叫著,似乎是在通知,自己的外援,要快一點來。

但是此時他們幾人怎麼會給對方這樣的機會呢?要是對方的,外援來了,他們也別想走了,只看到他們的攻擊越來越深,劇烈,攻擊的速度越來越迅猛,不一會了,僅僅是,兩三個呼吸的時間,對方身上就出現了數百道傷痕,而且每一道傷痕纍纍深可見骨。

終於在他們幾人的聯手之下,終於,將這吞天獸,給收拾了,而此時墨軒,本身也感受到了百里之外那些吞天獸軍團產生的危機感。

對方好像是有一種無形的壓迫力,在朝著一個方向壓迫而來,整個天地之中形成了一股非常奇特的氣息,好似一種奇特得壓抑。

這個時候,他們來不及將這吞天獸的屍體收入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只看到他們迅速的抽身離開,快步的往森林外邊,跑去,因為此時的他們,若是不離開這一個,是是非之地的話,很有可能,下一步,自己就沒有辦法離開了,因此,每一個人都,加快步伐,迅速離開。

十多分鐘之後,此時他們在自己極致的速度之下,來到了森林的外圍區域,此時的他們鬆了一口氣,來到了這裡,基本上也就相當於擺脫了對方,因為這個地方有相對的人類修士進行把守,要是這些妖獸若是敢入侵人類的領地的話,本身會受到人類的,攻擊和驅逐,所以此時他們基本上是安全了。

他們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後,他們所在的地方,來了十幾隻吞天獸,每一次吞天獸眼中都帶著怒光。

雖然對方,不是以部落的,形式進行,聚居,但是對方,本身的團結性非常高,這是一個團結性非常強的一個妖獸部落。

因此人類修士基本上很少會惹上這麼一個吞天獸部落,一般遇到吞天獸的話,肯定會,進行躲閃,不會與其正面進攻,因為,若是與對方,牽扯上因由的話,很有可能會惹來一身騷氣。

畢竟這些傢伙每一個,都有極強的吞噬力,說不定,與其戰鬥,一不小心就會被對方吞噬,成為對方的力量。

…………

(未完待續……) 157章拍賣會

一行人從裡邊逃出來之後,去到了另一個安全的地方,此時,他們將身上,獵殺的一些妖獸拿了出來。

這是他們經過先前那一場戰鬥之後的戰利品。

這些妖獸的殘骸一個個比一個個要強上許多。

其他幾人見到這一幕,紛紛在心中驚嘆,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變態,畢竟才這麼短的時間,居然獵殺了這麼多的妖獸,而且這些妖獸全都是高等級的妖獸,實在是,太恐怖了,這個傢伙。

「這些東西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處理?」看著第三,全都是一隻妖獸,幾人臉上露出了,一些困惑的神情。

要是一般的修士見到這一幕,還不雙眼放光,要知道這些東西可都是錢,哪裡會有這一番困惑的神情,好像還是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確實,在一般的修士眼中,這些都是非常值錢的東西,可是在他們的眼中,這些東西也僅僅是金錢而已,也換不到什麼東西,對他們來說現在金錢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

他們現在需要的是修鍊的資源,只有修鍊資源才是他們所需要的。其他東西對他們來說,分量就沒有那麼重了。

「要不我們去附近的城池吧?」

月戈提議道。

畢竟這些東西此時帶在身邊也不是一個好辦法,放在儲物戒指之中也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這些東西帶到相應的地方進行拍賣,或者說,將這些東西放到拍賣行里進行銷售,這才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畢竟現在天氣也有些炎熱,有時還持續性的放這些東西在自己的身邊,很有可能會,因此,招來一些不該來的東西。

這一個提議得到了他們大多數人的贊成,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干,最好的辦法還是先將這些東西處理掉,只見幾人將這些東西收回了自己的戒指之中,緊接著,快步的朝著另一個城市開始進發。

這時他們當然不會去諸武城。

諸武城的面域還是太小了,畢竟他們這些東西在諸武城也沒有辦法,進行銷售。

只能是進入更高級的城池之中,而現在他們這一個區域最高級的層次就是青城了。

這是他們青州的一個主城。

這一個主城,相比於他們現在所在的一個區域,是比較高大上的一個地方。

只看到幾人將自己的物品,收起來之後,來到了這主城之中。

沒有絲毫遲疑的兩人,迅速的,來到了一家當鋪店,在當鋪店中,將手中的那些,妖獸的殘害,直接出售了出去。

他們也因此拿到了一大筆金幣,這些金幣夠他們此時在城中的,購買物品了。

四人找到了一個拍賣場,隨後進入到了拍賣場之中,此時他們想看看,在這拍賣場之中究竟有什麼,寶物,畢竟此時手頭上有些寬裕,若是這些錢財,不用出去,對他們也沒有什麼用處。

畢竟這些是金幣,又不能拿來修鍊,只是用來交易的一種物品而已,放在身上也嫌多。

再說,到了他們現在這個境界,而且他們,本身的修為以及,一些能力,對於賺取金幣,完全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

只看到幾人迅速的來到了,一家拍賣場,然後在拍賣場之中找到了一家比較好的位置,在這個位置可以看到全場的所有情況,也是一個貴賓所在的地方,按照他們現在的消費能力,完全能取到貴賓區,進行就坐。

只看到幾人迅速的坐下之後,下邊那些拍賣場已經開始運作了,拍賣場,要比他們先前運作幾分鐘,因為他接到的消息的時候,已經是這著拍賣場開始了。

只看到一個身材非常好的女子,從那,拍賣場的下方走了上去,如果沒有錯的話,對方應該是這一場拍賣場的一個主持人。

一般的一些拍賣場,往往會尋找一些年輕的女性做主持人,不但吸引下官貴族的眼光,也當然也可以給拍賣場帶來一定的意外驚喜。

「你們有沒有什麼東西要買的?」不理看向幾人?

因為此時,他們坐在這貴賓座裡面,已經半個多小時了,整場拍賣場的會議已經進行到了,一半,可是他們絲毫沒有看到任何感興趣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非常一般的一些修鍊物品,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畢竟他們現在這個境界,得修鍊品質,的要求都是非常。

只看到幾人都是同時搖了搖頭,確實現在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進行購買,畢竟,他們現在的眼界,一般的東西,他們還真的看不上。

「要是出現什麼好東西,我就看看,將手上的錢花掉吧。」周勇憨厚一笑。

「沒錯,沒錯,看到一些好東西就拍下來吧,現在,基本上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值得我們,比較花費心思去購買的了。」不理道。

「誰說沒有,在下面這一件不就是一件很不錯的東西。」末軒指著下方,對著兩人說道。

「下面我們拍賣場要進行,第三的壓軸,寶物了。」

只看到,那,年輕的女子聲音響起來之後,幾個人將一把大刀從下方扛了上來,那一把大刀散發出濃濃的氣息,是一種嗜血的味道。

「這東西還不錯,居然是一個,靈階上品的寶物。」

此時他們每一個人眼光都達到了一定的層次,因此那一件寶物散發出來的光芒,他們第一眼就看出來對方的真實境界了。

只聽到下方,那主持人開始對著這一件寶物開始介紹了起來,說了這一件寶物的淵源,還有他們發現寶物的具體位置,以及這一件寶物本身的作用。

「聽著呢,這美女講的這些還是挺玄乎的,不過這東西我倒是挺有興趣。」不理笑著說到。

此時的他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器,之前的那個斬仙刀,對現在的他作用已經不是很大了,正好需要一件,比較好的寶物來輔佐自己,讓自己的修為得到大大的提升,戰鬥力也進階到一個層次,一件好的寶物對一個修士有著決定性的作用,作為一個修士,拿著一件好的寶物,在戰鬥中也將會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和一個同等級的修士之間進行戰鬥,另一方拿著一個高等級的寶物,那雙方的戰鬥結果將會完全的不一樣,另一方會進行絕對的碾壓,這就是寶物在戰鬥中的作用。

「感興趣就買下來啊,反正你現在也不怎麼缺錢。」伍月戈看著布里笑呵呵的說道。

現在對方的經濟情況,基本上,買這一件寶物還是勉強可以的,若是再高級的話,他們也能買得起。

現在對他們來說,錢只不過是一個數字的問題,若是沒有的話可以向宗門要,再沒有的話實在不行,也可以去羅剎場掙,在不濟,去森林之中,再殺一些妖獸進行兌換的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五百萬。」

只聽到他們在一個包廂之中,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這個聲音正是此時的不理,對方第一口就喊出了500萬的價格。

當然這個500萬,對他們來說僅僅是一個數字而已。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一件寶物,最終的價格絕對不會在這個,數字之下。

「是誰,第一,扣價格居然直接提出了500萬的價格,是哪一位土豪世家的公子,莫非又來到了這裡?」

「聽說今天好像沒有什麼人來壓這一場,拍賣會,是整個拍賣場,比較低端的一個拍賣會了。」

「是啊,那些人應該不屑於來這一種地方吧。」

「誰說的,上一次將軍的,大兒子不就來到這裡,而且還拍走了一件寶物,第一口價格就開了4000多萬。」

………

只聽到下方的修士,都紛紛的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畢竟第一口價格就能,念出這麼多,數字的人,肯定不是簡單的世家弟子,這500多萬,換作另一個地方,可是一個小家族的全部資產。

「700萬。」

就在那500萬的聲音剛落下之後,另一道聲音又響了起來,那一道聲音似乎也是一個年輕的聲音,對方直接一口氣喊到了700萬,直接加了200多萬。

在這一場拍賣會中,是比較罕見的,畢竟,這裡的拍賣產品,都是比較低端的。

當然那幾件壓軸的產品,就不說了,畢竟壓軸的,若還是低端的,產品的話,那這一個拍賣會就不用進行了。

「900萬。」

部里沒有絲毫的猶豫,只見他直接將,價格提升到了900萬,現在的錢對他來說只是個數字而已,只要他想念基本上都有,要知道,碧泉宗可是這,一個地方最高大上最強大的門派。

而他是這門派之中,三宮宮主之一的親傳子弟,因此本身,就有無數的資源。

而此時,那一個青年似乎也對這,對方這一個包廂進行了幹了起來,只看到他直接將價錢提升到了1000萬,1000萬,買一件靈器,確實也還算是,可以。

這個類似於刀一樣的武器,使他看中已久的,這一場拍賣會,之所以來這裡,就是因為這一件壓軸的寶物,在這裡,若是這一件寶物被別人搶走了,那他辛辛苦苦來到這裡,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時間,又浪費了其他的事情,因此這一件寶物她必須要拿到手,所以不管是花多大的代價,只要是能在承受的範圍之內,那就一定要拿走。

看著對方包廂傳出來的聲音,似乎也是一個年輕人。

對方莫非也是需要這一件武器,才來這裡拍賣的話,那麼今天這一場,拍賣會之間的暗自較量,那可就有意思了。

「一千一百萬。」不理毫不猶豫的說到。

「這個傢伙還挺有意思,看來你是不小心搶了人家的寶物,看著對方那一個架勢,好像是在這裡潛伏已久了。」只看到伍月戈笑道。

「我看中的東西,就是我的,因此,這一個拍賣會這一件寶物我無論如何都要拿到。」只看到此時的不理嘴角揚起一道笑容。

既然對方想要跟他爭,那就試試到底誰高誰低,此時的他根本不在乎錢財的多少,畢竟金幣雖然可以兌換靈石,但是實際上,沒有人會用金幣來兌換靈石,也沒有人會用靈石來兌換金幣,這隻不過是一個兌換的一個比例而已。

當然,要是對患者是一個根本,連一點修為都沒有的普通人的話,那麼這樣做還是有可能的,畢竟普通人拿著零食也沒有什麼作用,只有金幣才對他們有一定的作用。

「一千一百五十萬!」

只看到另一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只不過這一次對方並沒有將自己的價錢加到更高的位置,而是直接提升了50多萬。

50多萬,對一個修士來說,這麼高境界的修士,基本上就是一個非常小的數目。

當然,若是那一些散修的修士的話,那就不一樣了,畢竟那一些散修的修士沒有什麼門派,因此本身也不可能有太多的資源,所以說自己身上的金幣也絕對是有限的,對於他們來說,金幣柿子糕非常重要的東西,畢竟沒有錢,那就不能行走天下,對他們來說錢還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像他們這些宗門子弟,只看重修鍊資源,修鍊資源,對他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這是宗門子弟與這些散修不同之處。

「1300萬。」

只聽到不理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中非常的平淡,好像在說一件很隨便的事情一樣。

其他人議論紛紛的聲音更加濃郁了,看來兩人此時,在競爭這個東西的時候,竟然摩擦出了火花,不知道後面兩人會不會,因為某些事而大大出手,雖然不可能在這些,拍賣場之中出手,但是出去的話說不定呢,畢竟每年都會發生這一種事情,殺人奪寶,也是有可能存在的,當然,這些都是暗地裡的事情,明面上當然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個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只看到那,另一個包廂之中,一個年輕的男子咬著牙說道。

……

(未完待續……) 158章青州城主牧成

這一次,他本身是有任務來到這裡的,因為家族讓他拍賣一件十分重要的東西,若是自己沒有辦法拍賣到這一件東西回去,很有可能會因此受到懲罰,所以這個東西他必須要拿下來,可沒想到就在這拍賣的過程中,居然還出了幺蛾子。

有一個不知是何人的傢伙,居然,跟他們,搶生意。

此時的牧去簡直就要瘋了。

要是自己拿不下這一件寶物,回去,豈不是很丟人,況且自己可是城主的兒子,要是連自己這個身份,亮出來,都沒有辦法拿到,這一件寶物,那豈不是在赤裸裸的打著他們牧家的臉。

「你去給我查查對面到底是什麼來頭。」

只聽到那青年冷冷的聲音響起來之後,他身旁的一個老者迅速的離開了原地,看著那老者的動作十分的嫻熟,看起來,平時應該沒少做一些陰狠的事情。

確實,身為城主家的打手,本身處事必須要不帶絲毫的情感,而且狠辣為最佳。

「對面的那個臭小子,不管你是誰,在這青州城之中,你都得給我趴著!」

只聽到那青年的聲音,惡狠狠的說道。

「你看你,這樣做,不小心把一位客人給招了回來了,下次啊,行為處事要注意一點。」

只看末軒此時笑眯眯的說道,他的聲音中沒有一絲的害怕神情。

早在先前,他就感受到了這一個外來者,對方一直在周圍只有一個包廂的附近試探他們,卻遲遲不敢靠近,而他也故意將整個包廂的氣息釋放了出來,這一股狂妄的氣息在整個空間之中迅速擴散,直接到達了那老者的身體,所在的地方,那老者感受到這一股氣息之後,迅速的離開,回到了另一個方向,而此時的幾人,淡淡的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個老者的修為非常高,但是在他們現在,看來,也就是那個樣子而已,也就只是剛到,塑尊境界而已。

要是在以前遇到這種境界的強者,他們幾個肯定是,頭都不鳥的,直接就跑了,畢竟還是小命重要,但是如今的他們遇到這種境界的修為,可以說,只要施展出靈力,就可以完全你一樣,畢竟現在他們每一個人都是這種境界的修為,甚至還有的比這個境界的修為更為高,所以面對這種修士,他們也就毫無害怕之感了,要是對方真的有意思,想要跟他們進行戰鬥的話,他們倒是非常的願意奉陪,畢竟現在,剛晉級的,他們也非常缺一個可以練手的,免費多了一個靶子出來,幹嘛不用呢。

「回來了那邊怎麼樣,幫我查清楚了,那邊是什麼人都沒有?!」

只聽到,那老者回來之後,青年迅速的對他問道。

「這一群人,我們恐怕動不得,因為他們本身的修為,非常之高。」

只聽到那老者對著那青年說道,此時他眼中僅有一絲,恐懼的神情,因為在剛剛他經過那一個包廂的時候,裡面,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心中頓時透出了一股涼涼的氣息。

「不可能吧,這裡難道還有比,李老你還要高的,境界?」只看到那青年只是臉上一臉不願意相信的模樣,畢竟被別人羞辱了,這一件事必須要找回場子,不然他,怎麼對得起自己是城主的兒子這個身份。

在說要是他被人家欺負了,那豈不就是相當於他們整個家族被人家看不起,怎麼說也要把這個場子給找回來。

「我不知道,但是我經過那一個房間的時候,本身透出來的氣息讓我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恐懼的感覺,所以我沒敢再靠近就回來了,但凡能散發出這種感覺的,必定不是一般的人。」

「但是為什麼我聽到那聲音好像是一個跟我差不多一樣,個年紀的修士呢?那對方的年紀到底有多大?這個你看到了沒有。」

青年男子仍是不依不饒的對著對方問道。

「對方的年紀,對方的年紀,大概應該也就是在,20歲左右吧,聽那聲音好像是一些年輕人在裡面。」這一位喚作李老的修士回復道。

因為他在那裡面感受到的都是一些,年輕修士的氣息,若修士到一定的年齡,本身會有一種沉澱,所以說,它非常的容易就可以感受出來,但是在那一個包廂中,沒有這一種沉澱的感覺,在其中因此,你就可以肯定裡面肯定都是一些年輕人在裡邊,所以說他就這樣回答了。

「年輕人,是不是你被騙了?」

聽到這一句話,那青年頓時反應了過來,是不是被對方騙了?畢竟一個年輕人的話,怎麼可能散發出這麼高級的修為,對他們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他現在這個行為本身就已經算是非常強大了,在這裡算是數一數二的天才,因此,對方的聲音中與他透出差不多一樣的氣息,也就是說對方的修為應該跟他差不多才對,可是對方的修為居然比李老還要高,讓李老感受到一種恐懼的感覺,那也就是說對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種讓他高不可攀的地步,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城主的兒子,本身的修鍊資源就非常的豐富,誰能跟他比修鍊境界,當然除了他一個弟弟以外。

但是他弟弟雖然強,也是這段時間才聽說,剛剛突破到煉虛三重天巔峰大圓滿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