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他們看到了易大師走了進來,頓時都是苦笑道。

「諸位不用擔心,我已經尋找到了一位丹道大師,他擁有著讓人無法企及的丹火,可以幫助我們,將這枚寶丹煉製出來。」

易大師突然出聲了,語氣帶著一份強大的自信。

「哦?易大師短短的半日,又找到了一位丹道大師?」

「丹火品質高,說明有著極其古老的傳承,不知道易大師此次尋找到的丹道大師,師承何處?」

「是啊,那位丹道大師身在何處?」

一眾圍在那大鼎周圍的老者,都是紛紛神色期待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易大師神秘一笑,隨即讓開了身軀,林寒的身影,一瞬間就出現在了十幾位老者的視野中。

一襲青衫,面容清秀,背負一柄奇怪的銹劍。

「這小輩,不過十七八歲的年齡吧,他…就是易大師你口中的丹道大師?」

「易大師,您…您是不是弄錯了?」

「這簡直是在開玩笑吧。」

一個個老者看著林寒,目光中的期待,頓時化為了難看之色。

林寒,這個小小的一個後輩,竟然被易大師稱為丹道大師?

要不是易大師在天火疆域中的名望很高,或許,這十幾個來自其他宗門的丹道大師,早就一怒拂袖離去。

而此時聽到了十幾個老者的不屑聲音,林寒面容平靜,他看了一眼易大師,隨即再看向那十幾個老者,輕輕一笑道:「各位前輩,晚輩的確不是什麼丹道大師,因為,我已經超越了丹道大師。」

什麼?

超越了丹道大師?

聽到林寒口中的話語,一眾老者紛紛神色大怒。

「小子,快點閉嘴!」

「太狂妄了,小小年紀,只會說大話,你這是在侮辱丹道!」

「易大師,我等請求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轟出去,他進入這丹王府,簡直是在給易大師您蒙羞。」

一眾丹道大師,蒼老的面容上都是露出滔天怒意,頓時紛紛呵斥,眼神滿是冷嘲熱諷。

不過,在一眾丹道大師的怒斥下,林寒神色依舊平靜。

他淡淡一笑,突然手掌伸出,一團淡淡的藍色火焰,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而就在這看似平凡、平靜的藍色火焰出現的一瞬間。

唰!

唰!

唰…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那本是端坐在大鼎周圍的十幾個丹道大師,紛紛神情露出一絲木然,似乎被什麼神秘力量控制住了。

隨即,一眾老者紛紛閃身到了林寒的身前,竟然齊齊跪拜下來。

沒錯。

就是齊齊跪拜下來,朝著林寒手中的藍色火焰叩拜。

大師齊拜!

這一幕,極具震撼性!

若是傳出去,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人的眼珠。

要知道,這些丹道大師,和易大師幾乎是一個級別的存在,可以說是整個天火大國煉丹界的老古董,是最上層的存在。

但此時,他們卻是齊齊朝著林寒叩拜。

不遠處,易大師似乎早就預料到這一幕,他看著那些齊齊跪拜在林寒身前的同道,蒼老的面容上,罕見地露出一絲略帶狡猾的笑意。

看來,易大師似乎也是想要借林寒之手,壓一壓這些老古董的氣焰。

而果然。

就在下一刻。

一眾十幾個丹道大師紛紛「醒轉」過來。

他們此刻再望向林寒,蒼老的眸子中,顯露的不再是嘲諷、亦或是不屑。

而是,深深的震撼!

這,是什麼級別的丹火?

他們剛才看到林寒手中藍色火焰的那一瞬間,只覺得身軀根本不受控制,要去參拜林寒這個「王」。

「帝王丹火!」

一個老者似乎是看出了什麼,突然驚呼一聲。

「什麼?」

「帝王丹火?怎麼可能!」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怪不得,怪不得!原來是傳說中的那種丹火!」

一道道驚駭欲絕的聲音頓時響起,整個丹王府深處,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也是隨之響起。

這一刻,一共十幾個名震天火疆域煉丹界的丹道大師,目光難以置信,神色都是陷入了獃滯中。

————

————

ps:真正喜歡本書的兄弟,請下載「qq閱讀」這個軟體客戶端,來qq閱讀搜索《太古龍帝訣》,正版觀看,支持本書!老薛我也在qq閱讀等你們哦! 靜!

無比的靜!

這個時候,十幾個丹道大師,神色凝重,都是獃獃地看著林寒手中那團藍色火焰,蒼老的眸子中,露出一絲迷醉、敬畏,亦或是恐懼。

「帝王丹火。」

一個老者出聲了,他身軀微微一顫,走到了林寒的面前,鄭重抱了抱拳,深吸一口氣道:「這位小友,是我們這些老傢伙眼拙了,看走了眼,沒想到小友竟然天生帝火,我等冒犯小友,實在是罪該萬死。」

「沒錯,是我們魯莽了。」

「小友,還請原諒我等。」

一個個老者紛紛上前,神色都是帶著一份尷尬。

畢竟,擁有帝王丹火之人,絕對有著大氣運,乃是丹道中天生的帝王者。

當然,他們不知道,林寒的帝王之火,乃是以魂師手段掠奪而來,融入自己的一個魂師天眼中,成就丹魂之眸。

不過,這些林寒自然也不會說出口。

此時看到這些老頭還算是識趣,林寒笑了笑道:「諸位前輩不用如此厚禮,小子也只是天生運氣好,覺醒了帝王丹火,論煉藥手段和丹道經驗,不過還是個新人罷了,根本拍馬不及諸位前輩的造詣。」

林寒這一句話說完,不少老者都是目光一亮,暗暗點了點頭。

此子擁有帝王丹火,還如此謙遜,實在是少見。

至於剛才林寒所說的那些「自大」的話,這些老頭子也都知道,年輕人嘛,在被人看輕的時候,難免會忍不住鋒芒畢露一下,值得理解。

因此,這個時候,這十幾個丹道大師,再看向林寒的目光,又是從驚駭和震撼,變成了一種欣賞,一種真正的對後輩的欣賞。

這一整個過程,全程不落出現在了不遠處的易大師眼中。

「這小傢伙,還是喜歡玩心計。」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易大師忍不住暗自一笑。

從一開始的狂妄,但中間給人的震撼,再到最後的給這群丹道大師一個台階下。

這和當時「算計」自己是多麼相似。

等於林寒又故技重施,讓這群十幾個丹道大師心中對他好感爆棚。

這讓易大師暗暗一嘆,現在的年輕人啊,還真的都是老謀深算,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接下來,搞好了關係,一切自然都是順利進行。

林寒來到了那大鼎前,直接釋放帝王丹火。

「轟」

瞬間,一團藍色的火焰,從林寒的手中衝出,直接注入了那大鼎之下的火焰中。

肉眼可見,那其他十幾個丹道大師的本命丹火,都是一瞬間分散開來,朝著四周移動,自動將最中央的位置,讓給了那藍色丹火。

「帝王丹火,名不虛傳!」

「有生之年,能夠見到帝王丹火,不虛此行了。」

一個個老者紛紛感嘆道。

而聽此,林寒也是暗暗一笑。

其實,他對這些老古董並沒有什麼偏見。

因為,這些老古董雖然有時候固執、清高,但正是因為這份固執和所謂的清高,讓他們的德行受人敬佩。

若是一些其他的煉丹師,看到了自己的帝王丹火,恐怕第一個想的,就是怎麼將自己的帝王丹火掠奪過去。

但這些丹道大師們,則只會懷著一顆虔誠的心,去對待自己的帝王丹火。

這,才是真正醉心丹道的大師!

雖孤高、固執,但卻是能夠保持一顆丹道本心。

這,正是林寒欣賞這些老古董的地方。

而除此之外,這些老古董,可是代表著天火疆域中的煉丹界元老級別,若是和他們搞好關係,對於自己的未來,可是有著很大幫助。

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

這句古籍中記載的名錄,不是沒有一定道理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林寒釋放完了帝王丹火,倒是沒有其他事情了。

他就待在一旁,靜靜觀看這些丹道大師們煉製寶丹。

一次觀看十幾個丹道大師聯手煉製丹藥,這可能是四大宗門的掌教,恐怕都沒有的特權吧。

但現在,林寒可以隨意觀看。

這種機會,十分很罕見的,也十分難得,因此此時,林寒默默消耗魂力,以腦海中的黃金神火,來不斷描摹這些頂尖丹道大師的煉製手法,暗暗體悟。

……

第二日,夜幕降臨,林寒才從丹王府中離去。

後方,一眾丹道大師相送,紛紛抱拳。

這一幕,讓一個正途徑丹王府的內殿弟子嚇得一個飛行不穩,差點從高空掉下去。

而這個時候,林寒離開丹王府後,徑直趕往葬劍殿一脈的劍冢。

因為,今晚三更天,正是赤雪兒七日前告知自己的約定時間。

葬劍殿,劍冢外。

林寒踏步而來,夜幕下,他頓時看到了一個老者,正站在那裡。

老者不似步入暮年,他體型高大,身軀挺拔,一身黑衣,背負一柄普通到極點的木劍,平凡到極點。

但此時在林寒眼中,那背對著自己的高大老者,卻是如同一柄黑夜下的利劍,體內擁有著瀚海般的滔天力量。

尤其是背負身後的那柄普普通通的木劍,一旦出鞘,絕對是驚天動地,能夠撕裂這方漆黑天宇。

雖然這只是錯覺,但林寒也是目光震動。

「殿主!」

林寒踏步而去,頓時抱了抱拳道。

「你,來了。」

老者轉過身,眉宇間天生帶著一份劍道的凌厲。

此人,正是葬劍殿殿主,棄天涯!

一位神魄境的劍道強者!

神魄境中也分強弱,也分專攻。

就比如易大師,他丹道恐怖,但戰力卻是低弱,雖然同樣是神魄境巨頭,但林寒隱隱間能夠感覺到,若是易大師在這棄天涯面前,恐怕接不住這棄天涯的一劍。

「殿主,您到底是不是?」林寒神色帶著一份隱隱間的期待。

「沒錯,我是你師尊赤天歌當年的師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