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他們誤入大陣之中,等同於掉到了坑裡,有著殞命的危險。

雲霄的身軀晃了晃,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不可能,這紫霄天雷陣雖是我們從古籍上發現的殘陣,可經過我們天雷谷的改進,具有超越普通三品陣法的威力。」

「此陣我們已施展測試多次,均是戰績顯赫,怎麼可能突然變得這樣不受控制……」

這位三品陣法師像是意識到什麼,他看向李宇:「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李宇露出奇異的笑容:「若是你布置的是其他陣法的話,那我還真不敢輕易的進入這座陣法,畢竟三品陣法師的精神力足夠強,可控制自己所布陣法的很多細節。」

「可你偏偏布置的是紫霄天雷陣,你還對這座陣法的原理和很多細節不甚清楚,簡直是在自掘墳墓!」

李宇以精神力去刺激那厚重的雷雲,馬上就有無數天雷落下,將眾多大盜劈的慘叫連連,又有數人被劈成一堆焦炭,甚至是有肉香味飄出。

實際上就如李宇所說,這一切均是因為雲霄不知曉紫霄天雷陣的原理,其布置之後,他只會控制這座陣法發出天雷轟擊而已。

這座紫霄天雷陣實際上是九霄天雷陣的一部分,天雷谷只獲得其殘餘的布陣方式,便分離出了這麼一座紫霄天雷陣。

此陣畢竟是被強行分離出來的,具有不少破綻。

李宇一開始進入大陣之中,卻始終沒有受到天雷轟擊,便是因為他站在大陣的陣眼中,那是大陣中幾處不會受到天雷轟擊的點之一。

可這種辦法並不能讓他帶著其他武院學員進入大陣內,於是他便故意刺激雲霄,使得他用出了天雷滅世這一招。

在無數天雷轟擊下來時,李宇實際上趁著雷光掩蓋,進入大陣深處對其進行了一定的改造!

那無法從雲霄手中搶奪到紫霄天雷陣的控制權,只是使紫霄天雷陣的威力更大而已!

於是雲霄便發現大陣只在聚集、醞釀天雷之力,可始終沒有天雷落下,那便是大陣在蓄力!

在這種情況下,雲軒的紫色天戈作為連接天地之力,引導雷霆的寶具,被狂暴化的大陣直接粉碎吸收。

即使是雲霄,在沒有紫色天戈的情況下也是無法催動大陣發動攻擊的,也正是林長老等人通過大陣的最佳時段!

等李宇一人在陣中拖住赤靖等人,時間便已到了大陣爆發所有力量的時刻!

此時的紫霄天雷陣,不僅聚集了大量的雷霆之力,其攻擊方式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整座大陣中都開始有無窮雷霆劈落。

轟!轟!轟!

每一道天雷落下,在地面上便是一道深坑出現,其威力可怕至極,就連先天高手也不敢輕易去硬扛。

只見一名先天三重天的高手,在大陣中瘋狂朝外飛竄,他想逃出這座大陣的範圍。

可惜他如此做法,卻引動了大量的天雷,有的天雷落在他身後,有的天雷卻像是有著追蹤功能一樣直奔其而去,狠狠的劈在他身上。

這位疾風大盜的二當家身形如電,可仍然中了五六道天雷,在第七道天雷轟中他的身軀后,他便慘叫一聲,渾身漆黑的倒在大陣內。

他距離大陣的出口也只有十餘米的距離,若是他不這麼深入大陣,或許還能活下來。

「走!這座大陣已不是雲霄可控制的,我們衝出去,就能活下來!」

赤靖十分果斷的轉身就退出去,他身上有濃郁的血氣將其籠罩,天雷劈落下來,被血氣所抵消部分,對赤靖的威脅就比較小了。

以此種方法,赤靖硬是扛了八道天雷,也只是受了點小傷。

眼看著他就要逃出大陣,李宇冷笑一聲:「你以為你能這麼輕易的逃出去?」 赤靖距離大陣之外只有十米之遙,李宇卻是遙遙一指,受他刺激,大陣上方的雷雲一陣翻滾,又是數十道天雷淹沒了那片區域!

赤血大盜的首領一陣心悸,他抬頭看著粗大無比的天雷,咬牙催動全身的血氣,然後爆發出最快的速度拚命往前沖!

隨著一連串的爆響,赤靖渾身焦黑的衝出了紫霄天雷陣,可他也一陣搖晃,剛才連續硬挨是七八道天雷,連他也受了重創。

渾身酥麻的赤靖勉強站直身軀,他轉頭便看到在大陣內已是一片雷海,不斷有粗大無比的天雷劈落,不時有大盜哀嚎著倒下!

「老四!」

赤靖眼睜睜的看著赤血大盜中的四當家死在天雷之中,可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經歷過紫霄天雷陣的轟擊之後,赤靖已對其升起了一種恐懼感,若是讓他再進入紫霄天雷陣中,他絕對不願意。

「激活赤血花的力量,能逃出去一個算一個!」

赤血大盜中有人破釜沉舟,他們以自身精血澆灌赤血花,使其爆發出超強的力量,助其向前猛衝。

在不斷的嘗試下,還是有赤血大盜衝出了大陣,可其比例十步存一,每倒下一名赤血大盜,赤靖心中就抽搐一下。

他看著李宇的表情已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剝其皮,抽其骨。

雲霄則是注意到了李宇剛才引導天雷轟擊赤靖的方法,他眼前一亮:「我明白了,你也一樣無法有效控制紫霄天雷陣!」

他嘗試性的以精神力去刺激那厚重的雷雲,果然有天雷劈落下來。

雲霄不禁興奮的說道:「好,那我也引導天雷將你劈死!」

這位三品陣法師為了奪回尊嚴,他以自己強大無比的精神力去溝通雷雲,嘗試引導其落在李宇所處的區域。

果然,馬上便有大片雷光傾瀉下來,將李宇所處位置淹沒!

雲霄發現自己的辦法有效,他哈哈狂笑道:「讓你囂張,想把我當傻子?我要召喚無數天雷劈死你!」

可等雷光消散,看到依然毫髮無損的李宇,雲霄驚訝的長大嘴巴:「怎麼可能!你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居然不懼天雷!」

唯有明霧清晰的意識到了什麼,他高喝道:「不是這小子不懼天雷,完全是他找到了紫霄天雷陣中的重要節點,站在他所處的位置,就不會被天雷劈中!」

這位白馬幫的幫主有著敏銳的觀察力,他更是有著不凡的執行力,他立馬呼喚身邊的白馬騎軍。

「兄弟們,隨我沖,只要將他逼著離開那個位置,他也會受到天雷的轟擊,我要殺了他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白馬騎軍是眾多大盜中擁有最為嚴格的紀律性的組織,他們立馬催動座下戰馬,朝李宇發動了亡命衝鋒!

以白馬騎軍的速度和爆發力,他們是最有可能衝出大陣的,可他們居然敢冒著生命的危險隨首領一起衝鋒,這種凝聚力讓李宇都有些心驚!

人馬合一!

明霧一馬當先,他雖被兩道天雷命中,可沖勢並未因此減弱多少,如同一架無敵戰車,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向李宇。

砰!

李宇沒有硬碰硬,他從側面與明霧對碰了一擊,他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推出剛才所站立的位置,騎軍首領也被轟得偏移開位置,再次受到兩道天雷的轟擊。

「沖,別給他回到那個位置的機會!」

其他白馬騎軍繼續衝鋒,李宇幾拳打死幾名白馬騎軍,可也離那處位置越來越遠。

轟!

終於有一道天雷落下,準確的命中了李宇,那刺眼的雷光讓人不禁眯起了眼睛。

「明霧掌控白馬幫之後,倒是讓白馬幫的戰鬥力和凝聚力越來越強了,這回李宇總算是要死了。」

赤靖不禁思緒萬千,他已經開始考慮以後血腥荒漠中的局勢。

可他很快就將注意力轉移回來,因為李宇在天雷轟擊過後靜靜矗立在原地,他只是衣服有些破損,身上卻沒有什麼明顯的傷痕。

李宇扭了扭脖子:「這道天雷威力不錯,倒是可以讓我淬鍊一下體魄。」

「以後或許可以利用這座陣法來進行修鍊……」

雲霄震驚的瞪大眼睛:「之前都是天雷都沒有劈中他,可我怎麼感覺即使劈中他,也難以對他造成多少傷害!」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三品陣法啊,即使是先天高手,也不敢這樣在天雷中談笑風生!」

雲霄自然不知曉,李宇在紫雲台上服用了雷霆雨露,還經歷了雷霆淬體,修鍊出第一層的金剛法身。

他的體質對雷霆之力的抗性大幅度提升,這個程度的天雷只能對他造成輕微的損傷,李宇甚至將其當成了淬體的方法!

幾名白馬騎軍不信邪的沖了過來,他們在爭鬥中和李宇一起被天雷命中,那幾名白馬騎軍紛紛死在天雷的無窮天威下,可李宇卻只是受了輕傷。

他不禁搖了搖頭:「這是何苦,若不是有把握,我又怎麼會單獨留下來攔截你們這麼多人!」

李宇的話不禁讓大陣內外的大盜均是心馳搖曳,這才是絕世天才的風采,翻雲覆雨,只手改變戰局!

其他白馬騎軍要麼被李宇轟殺,要麼被天雷轟成焦骨,終於有白馬騎軍忍不住調轉馬頭,朝陣外逃去。

可惜他們已失去最佳的逃生時機,紛紛被天雷轟殺。

連明霧此時也沒有了在紫霄天雷陣中擊殺李宇的心思,他拍馬準備衝出大陣,可李宇卻是直接攔在他面前。

「你想這麼容易的逃出大陣?實在是太天真了吧。」

明霧一言不發的挺槍就刺,李宇一拳將其勉力撥開,此人同樣是先天五重天的高手,李宇還無法與其正面對抗。

可李宇現在卻有著紫霄天雷陣的助力,他呵呵一笑:「打不贏你,可我耗得死你,讓天雷來得更猛烈些吧。」

在他的精神力刺激下,又是有數十道天雷劈落下來,明霧渾身披甲,吸引了更多的天雷。

兩人在雷光中仍然是不停對戰,勁氣四溢,李宇突然一個翻身飛回陣法節點,看著明霧被天雷淹沒。

等雷光散去,這位先天五重天的高手半跪在地面上,已徹底失去生機。

李宇在赤靖等人殺人的目光之中走到明霧身前,他搜刮一番,從明霧身上撿起一枚乾坤袋:「這些我就笑納了。」 李宇打開明霧身上收繳的乾坤袋,裡面寶物眾多,有大量的元晶,還有丹藥和寶具,連銀票也有厚厚一沓。

他甚至在裡面看到了有一隻商隊的賬簿,裡面記載了他們此行送往天元城的貨物類別和數量,看來這是白馬幫截殺了一隻商隊所得。

血腥荒漠中的大盜,均有其勢力範圍,白馬幫在血腥荒漠佔據的地盤僅次於赤血大盜。

從其地盤上經過的商隊,均有可能被白馬幫劫掠,此次白馬幫可是傾巢出動,連續劫掠了數只商隊。

他們均是載滿了貨物送往天元城,每支商隊均攜帶了價值連城的貨物。

明霧截殺商隊后,一些貨物運送回老巢,另外像丹藥、元晶等容易攜帶又價值高的寶物就放在了身上的乾坤袋了。

這下這些寶物都成為了李宇的戰利品,光是這隻乾坤袋就價值近千萬兩白銀!

李宇意識到了這一點,他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哎呀呀,這隻乾坤袋真是值錢呢,這下我要發財了。」

逃出大陣的白馬騎軍也有不少人,本來在大陣外未沖入陣內的幸運兒也有不少,他們看到李宇的行為,簡直要忍不住沖入陣中去殺掉他。

可紫霄天雷陣簡直就是李宇的主場,若是真的衝進去的話,簡直就是送死,他們只能強行忍住。

「小子,我勸你乖乖將那支乾坤袋雙手奉上,不然你定然會遭到我們白馬幫的全面追殺,就連你的朋友親人也別想好好活下來!」

白馬幫的二當家橫槍立馬,他之前被明霧留在陣外以防不測,沒想到明霧真的會死在區區一個氣感六層的年輕人手裡。

李宇對他的威脅毫不在意:「難道你也只會打打嘴炮么,若是真的夠膽,那就衝進大陣里來。」

「我在這裡等著你來挑戰!」

他話音剛落,就被一道天雷劈中,可李宇卻像是微風拂面一樣,仍然站得筆直,根本就沒有什麼大礙。

李宇的話氣得白馬幫的二當家渾身發抖,可他十分理智的矗立在大陣外,沒有被李宇所激。

白衣少年失望的搖搖頭:「真是膽小如鼠,既然你們不願進來,那我就不客氣了,這些都是我的戰利品了。」

李宇不顧眾人殺人的目光,開始在遍地屍體上尋找戰利品,他從重點目標開始,找到白馬幫的另外一名先天高手,直接翻開其屍體,果然在上面找到了不少的元晶和丹藥。

元晶和存放丹藥的盒子均是質地不凡,又不是正面被天雷劈中,倒還保留了下來。

李宇當著所有白馬幫幫眾的面清點了一下收穫,他搖頭道:「才一百二十枚元晶和十二顆三品丹藥,真是一個窮鬼!」

二當家氣的太陽穴直跳,要是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李宇早就被眾人的目光射成飛灰了。

李宇突然一頓,他從那具先天高手的手上截取下一枚戒指:「原來大頭在這裡,不錯不錯,那就判定你不是窮鬼吧!」

那是一枚有著小型存儲空間的戒指,裡面的東西也是價值兩百萬兩白銀,這可是一位先天高手的全部身家,自然是不凡。

就連這枚戒指本身,也是價值極高的寶物,畢竟有著存儲空間的戒指,怎麼都不嫌多。

「這樣才是一個先天高手該有的自我修養嘛,可以看看下一個了。」

李宇在大陣中喃喃自語,可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陣外的大盜,此時陣內已沒有其他人存活,那簡直成了李宇的自留地,任憑他收割戰利品。

一個個先天高手的身家被李宇收起來,還有一些氣感九層的高手也成為了李宇的目標。

「唔,沒想到氣感九層的武者里,也有這樣的富豪,你們有誰願意告訴我,還有哪位是隱藏的富豪么,提供有效情報有獎哦。」

「我們可以對半分嘛!」

李宇朝大陣外的大盜們提出了一個『建議』,可他卻遭到了眾多大盜的集體唾棄。

「搶了我們同伴的寶物,你居然還想我們提供有效情報?我們恨不得生撕了你!」

李宇像是十分失望的搖搖頭:「居然這麼不友好,你們這些人簡直都不懂得雙贏的智慧,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我是于振南 白馬幫的二當家和其他大盜簡直被李宇氣暈過去,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厚顏無恥之輩。

李宇翻翻找找,終於在焦黑的屍體中找到了一具『老熟人』的屍體,那是黑鬍子,只是他現在不僅鬍子很黑,身體的其他部位也焦黑得堪比黑炭!

黑鬍子在紫霄天雷陣內也是李宇的重點『照顧』目標,在數十道天雷的轟擊下,他最終覆滅在此。

李宇從黑鬍子的腰間取下一支乾坤袋,打開之後立馬豐富的『收穫』簡直晃花了李宇的眼睛。

乾坤袋中幾乎堆滿了東西,其中有些貨物李宇還認識,那是從風行商行的商隊中截獲的貨物!

黑鬍子、幻影旅團和紅衣大盜一起截殺風行商行的商隊,黑鬍子的實力佔優,他分到了大概五分之二的貨物。

他還來不及將部分貨物轉移到老巢,就帶人來圍殺楚風武院的眾多學員,沒想到去身死在此。

乾坤袋中裝的可不止風行商行的貨物,其中還有黑鬍子的多年收藏,其中不乏元晶和丹藥,李宇感覺其價值比白馬幫的乾坤袋更高!

李宇從這些大盜手上收割的寶物,其價值恐怕在三千萬兩白銀以上,光是這一波,李宇就賺得盆滿缽滿,修鍊到先天境的元晶和丹藥幾乎都不愁了。

拍了拍腰間的幾隻乾坤袋,李宇滿足的嘆息一聲:「謝謝各位無私奉獻的充當運輸隊,將自己的寶物送給在下。」

「這份『人情』我就十分乾脆的領了,以後還有這種好事,你們可以再來找我,那我就告辭了!」

在眾多大盜想要殺人的目光中,李宇大踏步的頂著十幾道天雷走出大陣,消失在眾人眼中。

至於雲霄,也早已離開此地,他可不想等下被赤靖等人清算,可以想象,到時候他們定會將損失慘重的罪過歸結到他身上。 直到紫霄天雷陣內的天雷都消失,赤靖等人才踏入大陣範圍內,此時血棘谷內的陣紋都已被磨滅,那是李宇以特殊手法凝聚大陣力量的後遺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