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6 日

他再次感受到了羞愧,這是班門弄斧了。

宋凜走到那大塊頭面前,眸底透著寒光看向他的另一條手臂:「剛才……這隻手也碰他了?」

「沒……沒沒……」大塊頭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連連否認:「沒碰……一根汗毛都沒碰到……啊……!!!」

沒等大塊頭說完,這條胳膊也耷拉了下來,被卸了。

程烈眼睛掙得更大,他只是見宋凜輕輕鬆鬆的一抬手,竟然就這麼精準的把人胳膊卸下來了???

普外科醫學博士,果然名不虛傳。

等等,他還心內科呢,人體構造學的也不差!

不能盲目崇拜!

「還不走?」宋凜轉身,看著他。

。 「不不不!修鍊天才我倒是沒有見過!我只是舉一個大家都熟悉的例子!這個例子你也知道的!」

沈勇道。

「我想不出來!你快點說唄!你已經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韓濤著急地問道。

「這個例子就是『郭靖』!郭靖可不是什麼修鍊天才吧!別說不是修鍊天才,簡直可以說是一個修鍊笨蛋!

江南七怪在沙漠里,教了郭靖十年武功,郭靖的功力都不見有什麼長進!遇到厲害一點的小混混,郭靖都打不過!

但是,遇到了黃蓉,黃蓉給郭靖請了一個師傅洪七公!

洪七公只教了郭靖幾天降龍十八掌,就讓郭靖一躍成為武林高手,打敗天下無敵手!你自己品,自己好好品一品!」

沈勇淡淡地道。

聞言,韓濤突然沉默地看著沈勇!

說的這個例子,裡面的映射有點多啊!

「勇哥,你在罵我是『江南七怪』?」

韓濤迷茫地問道。

「濤哥!小了!格局小了!」

沈勇拍了拍韓濤的肩膀道,「我的意思是,徒弟的實力能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提升,不在於徒弟怎麼樣,而是在師傅可以找到適合徒弟的武道功法和修鍊方法!這才是最主要的!你說是不是啊?」

「那你這不是還在罵我和華哥是『江南七怪』嘛!」

韓濤繼續道,像是鑽到了牛角尖里一樣,總覺得沈勇是在罵他。

「我說濤哥!你怎麼就非得想著自己是『江南七怪』呢!你和華哥加到一起也不足七個人啊!最多只能稱為『江南二怪』!」

沈勇淡淡地道。

「你看!我就說吧!你舉這個例子就是想要把自己比作丐幫幫主洪七公!把我和華哥比作江南七怪!這樣就可以凸顯出來『名師出高徒』了!」

韓濤不依不饒地道。

沈勇一聽,韓濤這麼理解好像也有道理啊!

「就是這樣!咋滴吧!我就是說我教她們三個一天,就能打敗你!咋滴吧!你不服,就等到今天晚上,和她們比試比試啊!你這在糾結什麼『江南七怪』啊!」

沈勇氣憤地道。

「你看吧!我就說吧!你承認了吧!一開始還不想承認!」

韓濤道。

「行了!濤哥!你一個大男人,你糾結這個幹什麼啊!小女人的心理!」

沈勇道,「走吧!別想那麼多了!我們現在去拐子李那打造匕首!」

「好嘞!勇哥!走!我也接受你的說法了!你多教出來三個高手,那也是令我佩服的!

我已經開始期待今天晚上,暗衛三子的修鍊成果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教了她們什麼『降龍十八掌』的方法了!」

韓濤道。

沈勇不再接話,出了天華散打武館之後,往拐子李的鐵匠鋪而去。

韓濤跟在沈勇的身旁,一開始還嘟嘟囔囔地說個不停。

但是,沈勇知道韓濤喝一點酒,就會話多的臭毛病,也不再搭理他。

韓濤說著說著,沈勇不再搭理他,他自己也覺得說得沒意思了,也就只好閉嘴了。

很快,兩人邁著輕盈的步伐來到了「拐子李鐵匠鋪」!

現在已經是工業時代了,鐵匠鋪已經不那麼的吃香了,大家用的農具基本上都是有工廠生產出來的,不再靠鐵匠打制了!

所以,當沈勇來到了拐子李鐵匠鋪的時候,店鋪門前顯得異常的冷清。

甚至鋪門前的地面磚縫裡,還長出了半尺高的雜草。

足以見得拐子李的生意,不是一般的冷清啊!

見鋪門開著,沈勇和韓濤沒有敲門就走了進去。

一進屋,就看到拐子李閉著眼躺在搖椅上,上身穿著一個洗得有些泛黃的白背心,下身穿著一個花褲衩,腳上穿著一個大拖鞋。

一邊悠哉悠哉地晃著躺椅,一邊晃動著手中的蒲扇,一副極其悠閑的樣子。

拐子李,左腿有些殘疾,走路不太方便,年齡已經四十多快五十了,自從沈勇認識他的時候,就叫他拐子李。

拐子李是他的外號,他的真名沒人知道叫啥!

別看拐子李這幅邋遢樣,腿上還有殘疾,但是他卻是整個雲河縣最厲害的鐵匠!

打鐵手藝一流!

曾經的拐子李鐵匠鋪,也是一個熱鬧非凡的地方!

生意鼎盛的時候,拐子李一人帶八個學徒!

那時候還流傳著一句話:「跟了拐子李,臨老坐著吃!」

「老拐!閑著呢?」

韓濤一進門就喊道。

「唉!沒生意啊!選擇躺平了!還能節省點糧食!」

拐子李閉著眼,嘆了口氣道。

韓濤是拐子李為數不多的老哥們,時常會過來找他聊天喝酒下象棋。

就是韓濤不喊這一嗓子,聽到腳步聲,拐子李也知道是韓濤過來了!

「起來吧!別睡了!我還給你帶來了一口啤酒呢!」

韓濤走到拐子的身旁,把啤酒瓶遞到她身邊道。

一聞到酒味,拐子李立刻就從搖椅上坐了起來,接過啤酒瓶就喝了起來。

可是,拐子李仰著頭,倒了半天,就倒出來了一小口,還是帶著啤酒沫子的!

「窩草尼瑪的!濤哥!你特娘的不是耍我嘛!說一口就一口啊!你給我多留點會死啊!老子有酒的時候,你也沒少喝啊!你現在咋變得這麼扣了!」

拐子李咽下一口啤酒,罵罵咧咧地道。

「有一口就不錯了!總比你在這喝涼風要強吧!你特娘的還罵我,信不信老子把你另外一隻腿給你打瘸了!讓你做一個『無足老人』!說不定低保費還能給你多發點,再給你加點補貼啥的!這樣你或許就能有錢買酒了!」

韓濤戲謔地道。

「呦!你這小子,口氣不小啊!修鍊到了內境之後,來我面前嘚瑟了?信不信我掄大鎚砸死你丫的!」

拐子李不甘示弱地道。

「我不信!你要是把我砸死了!嗬!那你就遭了老鼻子罪了!就算沒人把抓進局子里,你也再沒有解悶的人了!你就等著在這活活悶死吧!」

韓濤道。

「唉!你特娘的可真是一個罵人天才!別人罵人都是揭老底,你特娘罵人是往後罵的!也真特娘的讓我無話可接!」

拐子李繼續罵道。

突然,拐子李罵完之後,感覺鋪子里好像多了一個人,往一旁瞥眼一看,看到正在一旁選打制匕首鋼材的沈勇。

但是,從背面上,拐子李並沒有認出來沈勇是誰。

「喂!什麼時候進來一個傻子啊!我這裡雖然破,但是值錢的東西很多的!你是來偷東西的吧!趕快給我滾出去!不然的話,老子拿酒瓶子砸死你!」

拐子李沖著沈勇吼罵道。 「神帥,這……」

看到信鴿腳上綁着的信件,天璇驚呆了!

她今天一直覺得神帥不對勁,聚會完畢之後,打發走所有人,就留下她,所以她一直覺得神帥這是在等待什麼!

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信鴿出現。

天璇一把抓住信鴿,小心翼翼的把信件從鴿子腿上取下,然後放開了信鴿,信鴿在鳳凰山莊天空中盤旋了幾圈之後,很快就離開。

從天璇手中接過信件之後,嚴經緯打開一看。

上面只寫着一行字:「兩個小時后,西山腳下一見!」

「是伏影送來的消息!」

看到這條信息之後,嚴經緯一笑。

「什麼?伏影,他……真的聯繫了神帥您?」天璇一臉震驚:「沒想到,伏影竟然用最古老的飛鴿傳書的方式通知你!」

「他如今已經被最強通緝令通緝,只有最古老的方式,才不會暴露,如果通過電話,短訊這些電子信息,他的位置早已暴露了!」嚴經緯笑道。

「神帥,可是你……為什麼知道伏影會聯繫你?」

天璇問出心中的疑問,自從剛才聚餐結束之後,神帥一直在等待着些什麼,這說明神帥提前知道了伏影會聯繫他。

「因為我相信,伏影不會是內奸!」

嚴經緯笑道:「如果伏影真的是內奸,那麼他是沒臉聯繫我,沒臉見我的,如今他聯繫我了,說明……他是被冤枉的。」

「神帥,你真是太神了!」

天璇一臉佩服。

兩個小時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