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他帶著魏天賢的人頭來到他曾經居住的村子前,這裡已經變得毫無人煙,雜草叢生的,只有幾十個無名墓碑立在某個角落裡,這是他事後偷偷回來把他的父母親人埋葬所立的。

他把魏天賢的人頭放在墓碑前,在墓碑前站立一夜之後便離開了,他接下來要去完成師父立下的遺言,找到暗魔族人並協助他打敗魔族。(當時已有魔族潛入人類大陸中,只不過動靜不大,人類還沒有當一回事)

……

三人看著慎之嘉的投影,腦海里還在陷入深深的回憶之中,這時天上慎之嘉那的巨大投影也低頭看著他們,嘴角泛起一抹的微笑,不過他在看到魚青蓮時,表情似乎還帶有一種深深地愧疚之情,他看著守矢,語氣十分平淡,卻帶有一些感激的情感說道:「我的好兄弟,這次麻煩你了。」

「怎麼算麻煩了,當年要不是你,估計我也活不到現在了。」守矢看著慎之嘉懷念的說道:「不過功勞最大的是你的徒弟,要不是他,這喚醒孤星刃的儀式,估計也不會這麼順利。」

慎之嘉聞言轉頭看著單膝跪地,臉色還有些蒼白的孤天泣,欣慰的說道:「沒我在你身邊進行教導,你依舊能在這麼多年裡突破到星罡境中期的境界,看來這些年你吃了很多苦,不愧是我慎之嘉選中的傳人,我心裡真的為你感到驕傲。」

「現在你得到孤星刃的認可,它為你解開記憶里我封印的功法鬥技,這些,可以助你修鍊到月罡境界,至於你能有多高的成就,就看你自己了…」

「是,師父,我絕不會為你丟臉的。」孤天泣握緊拳頭說道,身上頓時充滿一股強大的自信,慎之嘉看了以後微笑的點了點頭,這才是他「鷹神」弟子該有的模樣。

當他的目光轉移到魚青蓮的身上,心裡的愧疚不禁更深一層,場面此時忽然變得平靜下來,眾人的目光頓時都放在兩人的身上,只見魚青蓮率先開了口:「為什麼,你離開前不告訴我你傷勢惡化的情況,選擇一個人默默的離去…」

「對不起,我不想讓我心愛的人難過,更不想因為我的緣故而耽誤你的幸福,與其讓你痛苦,不如我一個人默默的離開,可能這樣,你心裡才不會太悲傷…」

「那你知道我得到你身死的消息,我是什麼感受嗎?我的心裡除了你之外,還是你的影子,你讓我怎麼忘得了你…」魚青蓮再次痛哭的喊道。

「對不起!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說完慎之嘉忍住悲痛的心情,轉過頭來看著一身暗藍色披風的維吉爾:「你是這一代的暗魔族人吧?」

「不是,是這小子,可惜他還沒完全成長起來。」維吉爾指著一身白衣的龍天說道。

「看來我的傳人還有希望成為你征戰魔族的夥伴,希望在以後征戰魔族的路途中,你能多多提拔一下天泣這小子。」

「放心,我會的。」龍天此時表情恢復正經的回答道,「天泣這傢伙蠻有前途的,適合成為我征戰魔族的同伴。」

「各位,我接下來還有點時間要和青蓮,天泣兩人聊聊,請你們暫且迴避一下,可以嗎?」慎之嘉看著下方的眾人問道道。

「那守矢,你先把這小丫頭帶回去,我也有點事要和這小子說。」維吉爾看著守矢,淡淡的說道。

「好吧!」說著守矢撕開一條空間裂縫,帶著慕容紫嫣走了進去…

「小子,跟我來吧,現在是時候該讓你知道關於種族另一股黑暗力量的信息了。」維吉爾說著向山谷的一個方向踏空而去,龍天見此收起摺扇,緊隨其後。

幾十秒后,維吉爾與龍天來到山谷的另一端,這裡距離孤天泣他們談話的地方有上千米的距離,不必擔心談話被人打擾…(未完待續。。) ps:小貓曾經說過,要寫出一種不同風格的小說,小說中有刺激,熱血的打鬥元素,不過近期沒多大靈感,而且上班太繁忙,休息時間不夠,所以碼字慢了很多,但如果真正喜歡這本書的人,我希望能諒解本人寫書的不易!!!

當兩人站定后,維吉爾在自己身邊的周圍布下一個堅固的結界,以免自己說活的信息或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泄露出去。

「維吉爾大哥,就是一個談話而已,不用這麼小心吧?」龍天看到對方的舉動,頓時不解的問道。

「我們如果只是聊天的話自然不用這麼小心,再說你覺得現在命運大陸上,有什麼人能靠近這附近而不被我發現的嗎?」維吉爾淡淡的說道,龍天想想也是,就維吉爾那日罡境界的實力與暗魔族靈敏的感官,現在除了那傳說中的魔界之主外,沒有人能接近這裡而逃脫得了維吉爾的察覺。

「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種族的另一種黑暗力量—惡魔之手!怕散發出去的強大氣息被人察覺」說著,一股和變身成黑暗騎士的相似的氣息從維吉爾的右臂傳出來。

只見他那白色的皮膚迅速變得漆黑,一條條紫色的經脈暴突出來,整隻手臂顯得十分的猙獰,手掌的指甲也迅速變長了十幾厘米左右,手肘骨頭處斜長出個尖尖的利角,看上去尖銳無比,顏色都如同手臂的顏色一樣漆黑無比,整隻手臂看起來就像是惡魔一樣,讓人看起來都會忍不住打個寒顫。

接著,手臂上紫色的鬥氣順著經脈流淌到手掌之上,使上半面的手掌看起來像是個發光體一般。發出紫色的光芒…

龍天此時能從維吉爾那變化成惡魔狀的手臂上感到一股極強的爆發力與破壞力,就算他全力防禦的話,估計一兩拳就會落個重傷的下場,甚至有可能會當場死掉,可見威力有多強大。

「看見了吧!這就是我們種族的另一股黑暗力量—惡魔之手,當年我只有偽日罡境界的時候,就用惡魔之手的力量重傷一個追殺我的日罡境界的強者,那傢伙聽說還是魔翼族的族長,不過最後他還是因為傷勢太重,死掉了…」維吉爾舉起變化成惡魔之手的右臂。淡淡的說道

「這麼厲害?」龍天一臉驚訝的樣子,偽日罡境界強者和日罡境界的強者的差距有多大,傳承了暗魔族記憶的他十分清楚,但對方依舊被維吉爾使用惡魔之手的力量打得重傷致死,力量真是太可怕了。」

「小子。你不用這麼驚訝,等你得到這股力量之後也會和我一樣。以前不告訴你。是因為你的實力不足,通過不了繼承這股力量的考驗,而考驗失敗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現在,你的實力應該足夠了。如果你現在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不要去參加考驗。」

「你這樣說我就更有興趣了,現在我都開始有些迫不及待了。」龍天身上開始爆發一股戰意,體內的血脈也忍不住沸騰起來。暗魔族本身就是個好戰的民族,越有挑戰性的事情越感興趣。

然而他們也是一個很「懶惰」的民族,對一些提不上興趣的小事總是想辦法找理由推脫出去。

「真拿你沒辦法,我現在和你說一下這股黑暗力量獲得的位置及考驗…」維吉爾看著龍天的樣子,嘴角微微翹起,這才是他們暗魔族應有的個性。

……

兩個月後,在某個山脈的中的一片葯谷前,出現了一個暗紅色披風,黑色長發的青年男子,此時男子看著空無一人的葯谷,失望的說道:看來我回來晚了,想不到你已經離開了…」語氣中包含一些歉意。

這出現的男子正是龍天本人,他現在所在的葯谷,則是他曾經歷練時所待在的獸嶺鎮附近的山脈,也就是韓寶兒在他離開之前所待在的葯谷。

他昨天就離開了慕容府,而在離開時,孤天泣曾對他說了一句話:「龍天,你有我做夢都不一定得到的強大實力,而且你會用它來保護身邊的人,但是,現在整個命運大陸的人類都需要你的幫助,他們需要你暗魔使者的帶領才能打敗魔族,恢復大陸之前的和平。」

「以你現在的實力,可能還不行,但你不能等著讓他們來找你,所以當你決定踏上征戰魔族的路途時,記得讓我知道…」

此時龍天前方的葯谷中,除了茂密生長的藥草和空氣中充足的靈氣之外,一個人的氣息也沒有,說明韓寶兒已經不再這片葯谷中,至於去哪裡了,沒人知道。隨後他也不再葯谷中停留太多時間,他這次回到這片山脈中,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據維吉爾所說,另一股黑暗力量傳承位置的入口,就在這片山脈最深處的地方。

大約十分鐘的時間,瘋狂趕路的龍天一路上釋放他那不弱於聖獸級別的強大氣勢,導致沒有一隻獸類敢來找他的麻煩,而神獸在命運大陸上十分的罕見,只要別人不亂來找它們麻煩,它們也懶得出現,所以龍天可以說是一路無阻。

他降落在一塊比較荒蕪的大地上,這裡是山脈內部的一個偏僻地方,在龍天前面有條七八米寬的深淵,從中傳來一股讓人有些心寒的氣息,導致很多低級的獸類都不敢靠近這裡。

據說這條深淵很久以前就出現了,至於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無人知曉。在山脈中,只要實力強大的獸類都知道這條深淵的存在,曾經有幾隻天獸級別的獸類想下去探查一下深淵內有什麼東西,但它們下去后就再也沒上來了,導致很多高級獸類都不敢來這深淵附近,怕一不小心掉下去,結束自己美好的小命。

人類強者雖說時不時會有一兩個來到這片山脈的內部地區來斬殺獸類,然而只要是正常人,一般是不會閑著沒事跑到深淵邊緣來一探究竟,他們可不願為了弄清楚深淵裡究竟有什麼而丟掉自己的小命,除非被人追殺到這裡,被迫逃下去…

龍天走到深淵的邊上,看著那毫無盡頭的深淵以及感受那令人寒顫的氣息,嘴角微微的翹起,接著他張開雙臂,背部朝向深淵處,緩緩地向後倒去…

維吉爾說過,那個傳承之地的入口就是在這深淵內部,是幾萬年前先祖親手設在這裡的,以前龍天從山脈某個洞穴的枯骨中得到的地圖,坐標指向獸嶺鎮附近的山脈,但對方不知道具體的位置,找了好多年依舊無果,只能含恨死去,但他絕對想不到,那最終的位置就是這條他曾探尋過,但毫無收穫的深淵(因為他沒下到太深的位置,觸及傳承之地的空間所在入口)

刺骨的寒風刮在龍天的臉上,讓他有些生痛的感覺,身上也因為這股寒風的侵襲而有些發寒的感覺,於是不得不運轉鬥氣抵禦這股寒意的侵襲。

下降了將近二十多分鐘,突然,他感到周圍的空間一陣波動,知道自己觸及到了傳承之地入口的禁制,頓時感到頭腦傳來暈眩的感覺,傳承地所在的地方是斯巴達自己創建的一個空間,日罡境界的強者就有創建獨立空間的能力了。

不一會兒,龍天出現在一個一望無際的土地上,天空一片無雲,十分的蔚藍。看到這一幕,可能很多人心裡會感嘆道:「終於來到了。」但龍天絲毫不敢大意,據維吉爾所說,這裡只是繼承那股黑暗力量的三大考驗之一的所在地,也是種族最強大的陣法—四魂之地。

暗魔族共有三個強大的大型陣法,分別為四魂之地、迷妄之境、殺戮之城。曾經有個關於四魂的傳說,而魔帝斯巴達,則是根據這個傳說,創造出這強大的「四魂之地」。

傳說天地間有個連接生界與死界的地獄門,守護著這個地方的有四大神獸,分別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人們稱它們為—四魂,然而卻因四者之中的一者的暴走,發生了空前未有的天災、以及地獄門的開啟而導致世界的混亂…

最終暴走的神獸看到世界的一片混亂,恢復了理智,和三個同伴一起聯手平復這世界的混亂,然而地獄門的開啟想要再次封閉可謂難上加難,最後四者付出生命的力量徹底毀了地獄門,恢復世界原有的和平。

世界恢復了平靜,而四者的魂魄也轉化為七種元素的力量,存在這片天地之間…所以這四魂之地,也可以稱之為元素之境。

在這個四魂之地中,一共會有七個考驗,分別對應上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種元素的攻擊,這個陣法內沒有任何陣眼,所以說毫無讓任何途徑可以走,你只有在一定時間內承受或躲避每種元素的攻擊,直到元素攻擊的結束…

等到七種元素的攻擊都結束了,如果你還活著,就說明你完全通過了四魂之地這個考驗。

突然,龍天發現自己失去了與閻魔刀的聯繫,這意味著在這裡,他將不能是用閻魔刀,他想了一想也就釋然了,閻魔刀畢竟是他暗魔族的神器,擁有強大的空間之力,如果一不小心用閻魔刀把這片空間斬出裂痕,到時修補就難上很多,這裡是斯巴達進入魔帝境界才創建的空間,出問題可不是他和維吉爾兩人能解決得了的。(未完待續。。) 龍天來到暗魔族的大陣「四魂之地」后,四周一片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感覺就像是暴風雨來臨前夕的平靜似的,對此他不得不神情警惕起來,否則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丟了,那就虧大了。

沒讓龍天等太久時間,天地間突然吹起一陣微風,涼爽的感覺讓人十分的舒適,然而這時,龍天知道他第一個要面臨的考驗元素,風元素!

不一會兒,風元素的攻擊降臨了,很輕鬆的被龍天躲開了,它的攻擊方式和暗魔族傳承考驗的第二關,逃跑生涯的方式一樣,無影無形,令人捉摸不透,但它能在你意識最薄弱的時候,瞬間化成殺傷力巨大的利刃,給與你致命的一擊…

躲避了大約半個時辰,龍天感到天際間的風力驟然加劇,似乎有種暴風雨即將來襲的感覺,讓他不由得更加警惕起來,風力越強說明攻擊不會太弱,忽然,他察覺到一絲細微的空間波動,急忙迅速逃離到另一個地方。

轟…龍天先前所站的地方那有塊高大的岩石被無形的風刃攔腰斬斷,石塊「無力」地倒在地上,這一幕讓龍天表情有些震驚,剛剛他撫摸了一下岩石的硬度,發現自己全力一擊都不能把岩石完全打碎,而風刃卻輕而易舉的將岩石攔腰斬斷,可以猜測出風刃的殺傷力究竟有大大…

幸好龍天之前接受過對「氣」的感應考驗,所以這次躲避起來沒多大難度,不過在風刃的雙重夾擊或多重夾擊的情況下,他還是受了點不輕的傷勢,然而這些傷勢在暗魔之血的強大恢復能力之下並不算什麼,但有些痛是真的。

龍天在風刃的攻擊下快速的不斷進行閃躲。他可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的鬥氣能量,但有時在實在來不及躲避的情況下,迫不得已使出鬥氣跟風刃硬生生的來次碰撞,都被震得有些氣血起伏的感覺。

在不斷閃斷與對抗的情況下,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掉。隨著一天的時間過去,天際間的風力開始緩緩變弱,不一會兒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龍天知道這時風元素的考驗終於結束了。

此時他身上的衣物有些殘破不堪,他沒想到風之力的攻擊竟會這麼密集,搞得他做出很多高難度的動作。自己的腰差點挨扭,不過這次考驗下來,他身體的靈敏性大大提高了不少。

隨著風元素的消失,地面上被摧殘出現的大坑以及岩石斷臂處突然亮起一道光芒,接著那原先被摧殘的地方瞬間變得完好無損。龍天知道這是在陣法裡面,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平靜的場面維持幾分鐘后。原本晴朗無比的天空開始下起毛毛細雨。隨著雨勢的漸漸增大,不一會兒便是成為了一場傾盆大雨,將龍天身上淋個濕透,此刻他身上的傷勢在暗魔之血的幫助下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為下一次戰鬥做好了準備。

實際上,他可以用鬥氣把落下的雨滴隔絕在身外。但那樣做的話,就不能準確快速的感應出空氣中產生的細微波動。

冰冷的雨水順著龍天的發角流到臉上,可以看到一條條細小的水痕,此時他緊閉著眼睛。定定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在細細感應著什麼,突然,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身形快速的向後暴退,緊接著,他原先所站的位置被一條水箭砸出一個小坑,隨後落下的雨水快速填滿了這個剛出現的小坑。

龍天在雨中連續躲開了好幾支水箭的攻擊,不料異變突起,他還在可快速躲避向自己飛射而來水箭攻擊時,一隻從其他地方暴射而來的水箭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瞬間,重重地擊中了他的胸口之上,讓體內的氣血忍不住一陣翻滾,幸好水元素的傷害力不強,而且他的身體強度不弱於低階寶器的硬度,否則水箭就會刺穿進他的胸口。

「大意呀!」還在龍天心裡微嘆的時候,又有一條水箭對著他飛射過來,龍天在之前的風元素的考驗中計算過,如果每一個元素的考驗時間都一定的話,考驗的時間應該是在一天左右就結束了就是說,他還要在這裡經歷六天的考驗時間。

然而龍天預測時間只過了一半左右,天空中的大雨卻漸漸停了下來,不一會兒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地上的一大片水漬,照映出龍天那清秀的臉龐。

「不會就這樣結束了吧?「正當他有些疑惑的時候,天地間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很多,讓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對此不得不運轉身上的鬥氣進行禦寒,而地面上大坑中的雨水開始結成一塊塊厚實的堅冰。

「我靠,居然連變異屬性都出現了。」龍天表情頓時有些驚訝,他沒想到考驗中連水元素的變異屬性,冰元素都出現了。

正當龍天還在感嘆這裡無奇不有的時候,幾條冰錐從四個方向飛射向他,對此他立馬向空中跳去。

「呯…」一道玻璃碎開的聲音在龍天的身下響起,但他還來不及放鬆時候,突然強行止住上升的身形,向另一旁閃去,接著見到一枚晶瑩閃亮的冰錐猛的插在結實的土地上,隨後又有幾枚冰錐不同的方向快速的射向龍天…

「我草,不用來得怎麼頻繁吧!給我喘口氣行不行。」鬱悶的龍天立馬撥出背上的叛逆之刃,快速的擋下這幾支冰錐的攻擊,發出「鐺鐺」的聲音,而冰錐在叛逆之刃的劍刃下沒有出現絲毫裂縫,可見冰錐的硬度極其堅硬。

龍天落地後周圍再次連續飛來幾批冰錐,讓他手中的叛逆之刃從沒停止過揮舞,不過由於冰錐的硬度很大,導致他的手掌漸漸變的發麻起來…

就在叛逆之刃彈開一枚冰錐時,忽然有枚迅速飛射而來的冰錐,在他還沒來得及回過氣的瞬間插進他的左手臂,鮮紅的血液順著手臂流了下來。

「媽的,我跑還不行嗎?」龍天快速把劍重新插回背上,使用最快的速度閃斷冰錐的攻擊,他本來可以召喚出巨大的魔影幫他擋住冰錐的攻擊,但那樣的話,冰錐給予魔影的攻擊,也會降在龍天的身上,畢竟現在魔影和龍天一合為一體。

接著見到龍天一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眨眼間又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在閃躲的期間,他猛地把幾乎刺穿左臂上的冰錐拔了下來,劇烈的疼痛讓他皺了皺眉頭,鮮血隨著冰錐的拔出而濺撒出來

「他奶奶的,你們成功的把我惹火了。」龍天看著正在癒合的傷口,有些惱怒的說道,接著,一股狂暴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體外覆蓋著熾熱的火焰,導致堅硬的冰錐在接近他之後,表面便是被高溫融化成一片水漬,向地面滴落,體積也以肉眼的速度逐漸變小。

等冰錐到達龍天的身旁時,只剩原來一半的大小,威力也不弱了許多,被龍天一掌拍飛,砸在附近的岩石上破碎成一塊塊晶瑩的碎冰。

不過由於朝龍天攻擊而來的冰錐實在太多了,而且間隔的時間很短,再一直這樣下去的話,會消耗他自己體內大量的鬥氣,畢竟這才是第二種元素的考驗,後面還有五種,他不能在這裡浪費太多。

接著龍天猛的把身上的氣勢爆發出去,自己的身影也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另一個地方,然而冰錐失去龍天氣息后瞬間停頓了一下,等後者再次出現后立馬飛射向他的新位置…

龍天在接下來的冰錐攻擊中,不斷地閃躲掉,如果是月罡境前期境界以下的人,根本不能無法準確找到龍天位置的所在,跟他對戰的話絕對會被虐得很慘。然而是龍天實在來不及躲避的冰錐攻擊,他才會猛的爆發氣勢強行把冰錐打飛出去…

在幾個時辰之後,向龍天飛射而來的冰錐頓時化為一灘水漬無力地掉落在地面,地面上的冰錐也融化成一片片水漬,迅速的滲透到土地里,龍天看到這一幕,知道這水元素的考驗終於結束了。

於是他利用這短暫的休息時間,運轉暗魔之力快速的吸取天地間的能量來恢復消耗的鬥氣,自從他和魔影融合之後,就算不用靜靜盤坐著也可以吸取能量來恢復自身的實力。

兩三分鐘過後,地面上所有融化的冰水全部滲透入土地里,再也看不到一滴水的存在,整個地面看起來十分的濕潤,接著見到一根根小樹枝破土鑽出地面,開始瘋狂的茁壯成長起來…

大約一分鐘左右的時間,一片茂密的森林出現在龍天的眼前,面積十分的巨大,可以說是一望無際,到處綠油油的一片,看來,這一關,是木元素的考驗。

龍天在空中觀察了一會兒,絲毫不見有任何動靜,心中有些疑惑的他慢慢降落在森林裡,森林裡四周的樹枝縱橫交錯,密密麻麻的,如果晚上有膽小的人在這裡迷路的話,肯定會被這猶如鬼怪一樣的樹枝嚇個半死。(未完待續。。) 龍天降落在茂密的森林裡,看著周圍那縱橫交錯的樹枝,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這樣,考驗才會更有趣些。」上一次冰錐的考驗,並沒有讓他變得膽怯起來,而是更加的躍躍欲試,暗魔族本身就是一個好戰的民族,越有難度的事情越感興趣。

這時龍天的臉色突然一變,一陣咕嚕的聲音在平靜的樹林間響起,隨後他摸了一下肚子,表情顯得有些無奈,原來是因為戰鬥太久,肚子有些餓了。

接著他從項鏈儲物空間中拿出一個還有些溫熱的大號雞腿,準備一口咬下,這時候異變突起,他身邊原本毫無動靜的粗壯樹枝忽然迅速變長,瞬間搶過龍天手上的雞腿向樹榦拋去,而樹榦還化出一個人形大口把雞腿吞了進去,發出咬嚼的聲音。

龍天發現自己手中的雞腿居然被搶了,頓時變得滿腔怒火,身形向前暴沖而去,想立馬搶回來,然而其他地方那毫無動靜的樹枝也開始瘋狂的變長起來,阻擋龍天前行的路線並向其攻擊而來,導致他被迫向後閃躲,眼睜睜看著那將要入口的雞腿居然被樹「吃」掉,真是痛哭無淚呀!

「媽的,敢搶我的肉吃,我看你們活膩了。」龍天快速拔出身後出現的叛逆之刃,身形漸漸加速的再次沖向那棵敢搶他雞腿「吃」的樹榦,然而周圍的很多樹枝也再次瘋狂的攻擊龍天前進的身影,連地面都有樹枝破土而出,向他攻擊而來…

龍天在前進的途中快速揮舞手中的叛逆之刃,打退樹枝的襲擊,不過交手了一會兒,龍天的手掌變得2有些紅腫起來。他發現這裡的樹枝硬度和鐵石差不多一般堅硬,不由得感嘆這裡無奇不有。

幾個時辰后,龍天的身影迅速的從森林裡逃竄了出來,樣子顯得有些狼狽,身上還有幾條沒有消失的傷痕,暗紅色的披風上也破了幾個大口,而他身後則跟著幾條瘋狂伸長的的暗綠色樹枝,隨即龍天回頭看著那緊追著自己的樹枝,心裡無奈道:「我又沒欠你們的錢,不用追得這麼賣力吧?」

忽然龍天的前方和兩邊也出現朝他攻擊而來的大量樹枝。讓得他被迫停了下來,趕緊向上飛去,向他攻擊而來的樹枝瞬間猛的撞在一起,發齣劇烈的撞擊聲,然而龍天還來不及放鬆。撞擊在一起的樹枝就迅速的擴散開來,在他的身影還沒逃得太遠的一瞬間。將他快速的包裹在一個巨型的圓球里。外來的粗壯樹枝繼續加粗圓球的體積。

在園球的內部,樹枝正不斷地對龍天進行擠壓,此時他快速的閉上眼睛,身上散發出熾熱的氣息,接著他猛地睜開眼睛,雙眸頓時變得猩紅如血。狂暴的氣勢猛的向周圍震散出去,夾帶著熾熱的高溫,導致他周圍的樹枝開始冒出縷縷青煙,帶有一種燒焦的味道…

在外界。一個巨大的,由粗壯的深綠色樹枝包裹而成的圓球,正被從森林的四個方向伸長而來的粗壯樹枝支撐在空中,情景十分的壯觀。突然,從圓球的頂部飄出一縷縷的青煙,隨著煙霧飄出的濃度越來越濃,一個小型如火球般的物體從圓球的頂部猛的飛出來,還夾帶著燒成灰燼的樹枝,仔細一看,飛出來的正是全身覆蓋著火焰的龍天本人。

這時,圓球外圍的樹枝像是感應到龍天的氣息,絲毫不畏懼他身上覆蓋的火焰,向其爆射而去,對此龍天伸出雙掌一握,抓住沖在前面的兩條粗大樹枝,隨後樹枝上開始燃起熊熊火焰,接著他猛的一拔,

「咔嚓!」樹枝折斷的聲音頓時響徹天際,接著龍天把折斷的樹枝拋向天空,被熊熊火焰燃燒的樹枝不一會兒便化為灰燼,向空中飄散而去…這時候,龍天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到處都感應不到他泄露出來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