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他拿出來一看,是默默發的消息。

「五叔,你和四叔不準通風報信。」

路雨生無語扶額,將消息也給林深看了一眼。

兩人:「……」

這小孩是魔鬼嗎?

路雨生問:「他們怎麼會知道程燃來這裡的?」

林深無奈:「大概是兩個孩子又去找程燃的哪個親兵去哭訴了。」

「額……」

「三哥你自求多福吧!」

兩人在心裡都不由為程燃抹了一把同情淚。

江念在包廂中等了十幾分鐘,服務員才是慢慢上菜。

清一色的豬蹄,各種口味的擺了一桌子。

她:「……」

服務員恭敬的道:「老闆說,讓三位吃好。」

想想倒是躍躍欲試的拿起了筷子,夾了一塊豬蹄,開始認真的啃,邊啃邊道:「媽咪,我記得你很喜歡吃甜點,四樓今天有很多甜點的,你要不要上去?」

江念也吃了一塊,讚歎:「味道不錯,咱們吃完了一起上去。」

她目光幽幽的朝著默默看了一眼,小傢伙已經開始吃了,一口一口,也不著急,很是優雅的姿勢。

這小小年紀她就已經招架不住,也不知道再大一點,是不是就要上天了。

「好。」

……

程燃喝了一點酒,此刻正靠在角落裡,臉頰泛紅,目光都有些迷離。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一喝酒就醉。」

女人穿著白色的軍裝,倒是這萬花叢中唯一一個瀟洒至極的人。

修長的手指端著酒杯,輕輕抿了一口,她站在了程燃的面前,身影修長。

其實程燃沒有喝多少酒,大部分的酒都被擋掉了,有一小部分必須喝的,也都是兌了水的,酒味很淺,但也不知道怎麼就醉了。

衛之幸看著程燃的模樣,不由輕笑出聲:「你真的像個小孩子,喝醉酒之後,真的很可愛。」

她曾有幸見過一次,印象很是深刻。

因為,沒有哪個男人喝醉酒之後,會變的萌萌噠。

冷麪夫君惹不得 三杯就醉,醉了之後安安靜靜的,你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還會對著你笑,與平時的凌冽簡直判若兩人。

這樣的反差感,簡直萌出一臉血。

程燃蹙了蹙眉,似乎對於別人用可愛來襲形容他很不開心。

「你不是念念,不要用可愛來形容我。」男人的聲音罕見的很溫柔,尤其是說出念念兩個字的時候,簡直溫柔的能讓人溺進去。

衛之幸笑著,聲音卻微微有些驚訝:「念念是誰?」 夜千羽黑線,躺著也能中槍?

秦沐風當即冷了臉:「馮氏,她是來找爺爺談事情的,不是我找的人,你嘴巴放客氣點!」

馮氏還是不相信,一個小姑娘能和老東西談什麼事情?

豪門枕邊人 休想糊弄她,別以為她不知道他們在謀划什麼!

「行,那你們談,我和小海就在這裡看著你們談!」

馮氏整個一無賴潑婦。

秦沐風氣得要死,秦老宗主同樣也是。

夜千羽壓低聲音問秦沐風:「她是你爹的小妾?」

秦沐風鬱悶地點了點頭。

夜千羽扯扯唇:「你爹的眼光有點……」

一般來說,娶妾不都是娶如花美妾么,秦沐風的老爹竟然娶了個潑婦回來,還真是稀奇。

秦沐風更鬱悶了:「不是我爹要娶她,是她在我爹喝醉的時候爬上我爹的床,特么的,我爹只要了她一次,她就有了身孕,我爹沒辦法才納她為妾的。」

一次中獎?夜千羽心裡一咯噔。

「你怎麼知道你爹只要了她一次?」

秦沐風這才反應過來,和小殤的媳婦兒說這種話有些不太合適,輕咳了一聲:「她自己說的,那時候我娘遲遲懷不上,她就在我娘面前得瑟,說她一次就懷上了。」

夜千羽本來快忘了,她有可能懷孕這件事。

這會兒,重新擔心了起來。

她可是整整十次,可千萬別懷孕了……

對了,算一下日子,她上次來月事是在……

不算還好,這一算,夜千羽臉都白了。

她的月事一向很準時,二十八天一個周期,但是從上次來月事,到今天,已經整整三十三天了!

已經超過五天了,她還沒來月事,她該不會真的懷孕了吧?

秦沐風見她臉色不對,問道:「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夜千羽搖搖頭,笑了下:「沒。」

手卻悄悄攥緊。

怎麼辦,如果她真的懷孕了,那男人會怎麼說?

他雖然說過,會對她負責,還送了定情信物給她,但是她隱隱有一點不安心。

在發現她的那層膜恢復了之後,他明明已經進入她了,卻強行退了出去。

在中了烈性春~葯的狀態下,他都能忍住,是不是意味著,他其實並不想對她負責?畢竟那一夜,只是一場意外。

她的那層膜恢復了,是不是正好幫他解脫了?

而後來的種種,似乎也可以證明,他在最生氣的狀態下,都沒有真的要了她。

馮氏看著兩人交頭接耳地說著悄悄話,在心裡嗤笑,還說沒有姦情,她倒是要看看,他們要裝到什麼時候!

反正她今天不走了,就賴在這了!

秦少海看著夜千羽,眼裡滿是驚艷,驚艷之中還夾雜著濃濃的不甘和嫉妒。

憑什麼秦沐風什麼都比他好,出身比他好,煉藥方面的天賦比他好,現在就連找的女人都比他娶的那個黃臉婆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時間一分一秒地慢慢過去,兩個試藥的雜役弟子終於將藥力煉化完畢,緩緩睜開眼睛。

秦老宗主急切地第一時間問道:「感覺怎麼樣?」 重獲新生的兩名雜役弟子顧不上身上排除出來的黏糊糊雜質,齊齊向秦老宗主跪下磕頭:「多謝老宗主賜葯!他日若有差遣,弟子萬死不辭!」

這反應,什麼都不用說了。

秦老宗主高興壞了,重塑丹是真的,先不論重塑丹的藥效有多逆天,對大陸的格局有多麼大的影響,一份上古五品丹方,足以助他和文遠突破到六品煉藥師。

秦文遠,自然是秦老宗主的兒子,秦沐風和秦少海的爹,青陽宗現任宗主。

秦老宗主捋了捋鬍子:「夜小姑娘,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吧!」

兩名雜役弟子退下去清洗去了,從馮氏旁邊走過,馮氏捂著鼻子,什麼味兒!

聽到秦老宗主說的話,還在那自以為是,終於不裝了?

馮氏狠剜了一眼夜千羽,那陰騭的眼神彷彿在說,小丫頭,你若是敢提不該提的條件,有你受的!

那不該提的條件自然是,讓秦沐風提前接任宗主之位。

夜千羽不爽了,人身攻擊還不夠,又威脅上了?

馮氏的情況,秦沐風跟她說了,似乎跟幾個長老有什麼私底下的協議,幾個長老都是站在馮氏那邊的。

她想成功在青陽宗佔有一席之地,就拿馮氏當踏腳石好了。

「我有兩個條件,第一,今後青陽宗煉製重塑丹出售,我要五成的利潤!」夜千羽說道。

秦老宗主微微一愣,這小姑娘不但膽色不錯,叫起價來也不帶含糊的。

「我出丹方,你們出人力,利潤五五分成,很公平不是嗎?」夜千羽繼續說道。

秦老宗主頷首笑道:「不錯,很公平,這個條件,我們青陽宗答應了。」

馮氏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真的是在做交易?

聽起來,這小丫頭手裡似乎有一份上古丹方。

她立刻開口了:「父親,這怎麼行呢,五五分成太高了!」

真的是太高了,這小丫頭一個人竟然想和他們整個青陽宗拿一樣多的利潤,開什麼玩笑?

秦老宗主皺眉:「有你插嘴的份嗎?」

馮氏毫不示弱:「這麼大的事,不是父親你一個人說了算的,這事得和幾位長老商議!」

這小丫頭和秦沐風一定有姦情無疑,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丫頭,老東西怎麼可能給這麼高的利潤?

秦老宗主正要說些什麼,夜千羽搶先道:「好啊,那就勞煩把幾位長老請過來一起商議吧。」

馮氏斜視夜千羽一眼,那眼神不屑的,小丫頭,你這是在找死!

夜千羽唇角不落下風地泛起一絲冷意,誰死還不一定呢!

「幫我跟你爺爺說,一會兒,不用插嘴,我來搞定他們。」夜千羽壓低聲音朝秦沐風道。

「你來搞定?」 夜上海 秦沐風微微有點遲疑。

「嗯。」夜千羽眼神堅定,她已經打定主意入駐青陽宗了,想以後不被看輕,這一仗必須由她親自來打。

秦沐風只得傳音給秦老宗主。

秦老宗主聽了,有些意外,眼中隨即流露出讚賞之意,這小姑娘雖然修為低微,但氣勢很好,必成大器! 第一次從程燃的嘴裡聽到一個女人的名字,她不由的有些好奇起來。

「念念是誰?」

程燃不悅的瞪了她一眼,看上去奶凶奶凶的,一點也沒有平時的氣勢。

「念念是念念,只能我這麼叫她,你不準。」

衛之幸揚唇,好笑的不行,眸光微微閃爍:「我就是念念啊,你沒認出來嗎?」

「你是念念?」

「你騙我。」

「念念比你好看千百倍。」

「……」她一口氣喝完酒,將酒杯放在了一邊,往程燃身邊靠近,聲音輕輕的:「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間?」

她嘗試性的扶上他的胳膊,也不敢用力,又問:「我送你回房間?」

她微微笑著,男人沒有推開她。

可是剛走了一步,她的身體就被男人狠狠的推開了。

穿著高跟鞋,猝不及防一下,直接摔倒在了牆上,抬頭時就看到男人有些兇狠的目光。

她微微一愣。

「女人,別碰我!身上的味道,真難聞。」

味道?

她身上有什麼味道?

她下意識的聞了聞自己的衣服,就今天噴了一點香水,味道也很淡,別人都說很配她,怎麼到這男人跟前,就這麼難聞了?

程燃晃著身體,踉踉蹌蹌的往前走。

衛之幸站穩了,看著男人的背影,目光輕輕閃爍,讓人有些看不透。

「之幸姐姐,你在看什麼?」蘇姬走過來,問。

大波浪的長發被攏至胸前,一襲白色的長裙,將她的優雅和幹練展現的淋漓盡致。

說著,她便順著衛之幸的目光看過去,只來得及看到男人的側臉,然後消失在拐角。

她眸光微微閃了一下,那抹驚訝很快被壓下。

她笑著問:「是程先生?」

衛之幸有些驚訝:「你認識?」

蘇姬眼角劃過一絲冷意,聲音很冷:「在月影摘星樓里見過一次,還有一個女人,與程先生很是親近,聽程先生說,似乎是一個叫江念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