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他沒有發現,當離開妖蘭蛇花這片世界那一刻,佛骨分明劇烈顫抖了起來,有著一抹悲傷以及複雜情緒頃刻間瀰漫整個天地, 「嘩啦啦,」

虛空如流水般響動,而後被撕裂扭曲一般,兩道身影出現,正是陳落二人,周圍灰濛濛霧靄逐漸減弱,沒了之前那種令人窒息且極為不舒服的毀滅氣息,

「一些殘缺道則,」

秦月皺眉,感到了一些殘缺的道則痕迹,旋即釋然,這些應該都是昔年在真魔池修鍊之人所留,對此陳落輕輕一笑,點頭確認,

真魔池不同凡響,各個修鍊方式皆不同,不過都是霸道無比,一入其中少有人能活著出來,皆是喋血,

至於陳落,若不是因為神魂過於特殊,擁有太古金烏印記,此刻恐怖早已屍骨無存了,這一點,其實他本人異常清楚,驚險無比,

「那是……塔影,」

微微瞥了一眼深處,陳落與秦月相互對視一眼,皆是露出一抹驚疑不定,真魔池深處黑霧瀰漫,許多古屍沉浮,讓人頭皮發麻,恍惚間二人看到一道巨大塔影一閃即逝,僅僅一瞬間便是消失,旋即再去感應,什麼也沒發現,就連那些古屍此刻都是變得若隱若現起來,似是隨時消失一般,

「那裡不簡單,」

似是察覺到了什麼,秦月秀眉皺起,眼中微微閃出一抹毫光,旋即便是露出凝重無比,

「好重的陰魔氣息,」

微微點頭陳落表示同意,旋即狐疑看了一眼真魔池底部,陳落若有所思一般,但更多的則是驚異,他分明感到了一股陰煞之極的魔氣,

那種波動氣機雖然一閃即逝,可是若猶如烙印神魂之上,莫名的陳落感到真魔池底部深處可能藏著什麼大秘密,可是出於謹慎他沒有涉足,誰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他可沒那好心情,真若遇到什麼不好的東西恐怕逃都逃不了,

「不能久留,」

眉頭一挑,四處掃視一下周圍,陳落感到真魔池之內的封困神禁陣法氣息竟是變得微弱無比,旋即陡然臉色一變,便是環抱後者腳底紫芒一閃,便是破出真魔池,瞬間離開:「那是什麼,」

秦月臉色一變,拉住陳落一隻手臂旋即看向真魔池,此刻二人處在半空,真魔池表面驟然騰起了一陣光芒,劇烈無比,陳落恍然這是之前的神禁,而最為驚人的便是,神禁陣法騰起那一刻,陡然一道身影出現,旋即便是被神禁瞬間阻隔,只能怨毒無比的盯著外面的陳落與秦月二人,

「嘿嘿,」

森冷殘酷的笑容傳來,讓人不寒而慄,那道身影全身灰白,透著一股腐敗氣息,遠遠盯著二人,旋即嘴唇微微蠕動,瞬間便是潛入真魔池深處消失不見,

「這怎麼可能,」陳落臉色難看無比,分明看穿了對方消失前的口型是什麼意思,正是「你已經死了,」而那道生靈最令人悚然的是竟是另外一個陳落,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便是對方渾身上下充滿死亡的氣息,

「沒事吧,」

秦月也是震驚無比,對此她隨即壓下思緒,略微擔憂的看了一眼陳落,當然知道那個生靈肯定和陳落之間有著某種聯繫,不過給人的感覺太過邪惡,

「沒事,」

陳落搖搖頭,旋即深深看了一眼真魔池,便是轉身離開,秦月神色複雜,對於那道與陳落幾乎一模一樣的生靈感到一絲怪異,不過至於怪異在哪裡,她卻無法看出,隨即便是緊跟著陳落離開,

「都不見了,」

玉台依舊,但瀚海帝經卻是蹤跡全無,皇女更是消失,與此同時陳落皺眉,虛空有著至強氣息波動,這裡曾經發生過大戰,血腥味瀰漫,有人受傷,幻琪九龍丹蹤跡亦是全無,包括焚山人,

「是泥鰍留下的,」

地面淡金色鮮血一灘,觸目驚心,秦月皺眉,俏臉煞氣閃過,很顯然這段時間九龍丹遭遇到重傷,本命精元損失嚴重,

「你確定這裡沒有其他人來過,,」

地面一塊淡紫色鱗甲被陳落憑空拘禁手中,旋即眉毛一挑掃視四周的同時便是詢問秦月,不過看到後者茫然的樣子,陳落搖頭頓時臉色微微一沉,知道這裡之前恐怕還出現了一個極度強橫且善於隱匿氣息的生靈,連秦月當時都是沒能察覺出來,

「這種鱗甲氣息,」

秦月露出一抹擔憂,旋即皺起秀眉看向後者手中那塊淡紫色鱗甲,陷入思索,不過陳落卻是開口道出來歷:「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很可能便是來自萬獸大界的半獸人所留,氣息不會錯,只是不知道這裡怎麼會有半獸人出現,」

陳落深感疑惑,五界之一的萬獸大界向來神秘,百分之八十都是被神秘未知的無垠大荒山脈所覆蓋,其中妖獸縱橫,更有半獸人時而閃現蹤跡,作為太古罪犯半獸人被流放那裡,歷來很少踏出萬獸大界,陳落不解,這裡怎麼會出現半獸人,

「半獸人以力破天,曾經一度差點擊敗諸神統御太古,這若真為敵的話,泥鰍他們恐怕情況不容樂觀,」

秦月凝重美目掃視周圍,希望發現些線索,

「一擊崩碎,」

一柄巨斧斷為兩截,旁邊石塊人形殘骸零散灑落,殘留著道道微弱氣息,陳落凝重,這應該便是秦月口中的那個巨斧生靈,不過此刻卻是被強絕力量擊殺,身體四分五裂,顯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單單這一點陳落便是感到麻煩,那名半獸人絕對是個恐怖對手,連他都無法比擬,

「看來焚山人以及泥鰍幻琪都落入了那名神秘半獸人手中,又或者雙方陷入貓追老鼠的遊戲,」

陳落眉毛微微一跳,旋即身形橫移玉台近前,發現其上殷紅刺目鮮血流淌,氣息極為熟悉,屬於皇女:「看來半獸人的目的很明確,」

陳落喃喃自語道,

「走,跟上,」

既然已經知道幾人出事,陳落立即出發,虛空被撕裂同秦月身形瞬間便是沒入其中,當再次出現之時,正是之前那處三岔路口之地,也不猶豫,認準一個方向,陳落便是再度上路:「那邊,」

「聖種之門,」

秦月詫異,

「泥鰍很滑溜,加上幻琪的層出不窮幻境不見得會出現什麼問題,至於半獸人定然針對瀚海帝經而來,」

陳落點頭,旋即便是感到前方一種無形的龍氣瀰漫,同時還有著劇烈打鬥痕迹,沒多久眼前便是有著一些屍體出現,皆是破爛無比,法器神兵斷裂被擊碎,流轉微弱氣息:「看來已經有不少人發現了聖種之門,」

「哧,」

身形陡然劃過,虛空震蕩,一道冷芒出現,陳落眼中冷色一閃,徒手將一隻陰冷箭矢擊碎,旋即再度向著某處陰影狠狠一拍,一道身影跌落,眼神大駭,旋即望著陳落二人遠去的身影充滿不可思議,而他胸前則被洞穿,沒多久便是氣息萎靡直至死去, 「自古凡是和真龍以及天鳳這些傳說中的禁忌生靈沾染上關係,一般都是極度不尋常,這裡有龍氣散發,雖然不是真正真龍氣,但也足夠可怕,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前方淡淡龍氣瀰漫,雖然微小並不純正,但僅僅瞬間就是讓人心中悸動,神魂更是微微不適,秦月嬌軀修長,白皙皮膚若雪,面容姣好,眉心一枚青月印時而閃現,雖然初經人事,但仍有一絲神秘氣息環繞,盯著前方美目微微閃爍,顯然是對之前一晃而見的龍形生靈極為戒備,預防其再次出現,

而到達此處近前,放佛受到了什麼影響一般,陳落髮現後者眉心那枚青月印記竟是有著微微青芒閃爍,散發神秘波動,這令陳落若有所思,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一位白衣若雪不似人間生靈的仙子翩翩起舞,一舉一動間都是透著可怕道則,旋即便是消失,

「玉兔,,」

眉頭微微一皺,心中低語,陳落最終似乎看到一隻潔白晶瑩似晶玉的玉兔出現,伴隨著那名仙子飄然而逝,

「小心,」

秦月沒有發現後者的異狀,旋即陳落思緒被拉回,便是感到了前方不同尋常的波動傳來,與此同時還有著一股濃郁至極的血腥味道,

「這裡發生了混戰,」

陳落說道,看向這處通道橫陳了足足數十具屍體,虛空殘存著靈氣波動,這些人全被殺死,且臉上還帶著詭異且享受無比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是她,」

秦月詫異,對這些屍體並沒有多看一眼,反而知道了這是幻琪所為,不遠處一條五彩長鞭暗淡,且早已斷為數截,殘留著濃郁的靈氣波動,對此陳落也是詫異,證明幻琪九龍丹多半沒有落入半獸人手中,不過情況也不怎麼樂觀,

「奇怪,皇女在這裡出現過,」

再往前一段距離,聖種之門出現,依舊神秘,皇女氣息殘留這裡,還有那名半獸人氣息,二人曾發生大戰,皇女修為以及實力達到了一個相當可怕的層次,即便面對涅槃高階都是絲毫不落下風,

肢體破碎,血腥味濃郁,入眼可見皆是屍體,但卻殘破不堪,顯然被強橫力量在剎那間震成碎片,陳落皺眉與秦月對視一眼暗暗心驚:」是帝經,「

對此虛空之中依舊殘留帝道威壓,而到底是皇女操控還是帝經復甦守護皇女,這一切還未可知,不過不論哪一點都是讓人心驚,

這絕對是個竟然信號,

「那個女人瘋了,」

「快走……,」

「來不及了,」

驚慌聲伴著驚悸,殺伐氣息瀰漫,周遭石柱林立,幻琪手掌印法接連打出,美目之中閃現一抹痛苦隨即被一抹五彩之色取代,周圍瞬間變得蔚藍一片,海浪傾天,同時大雨滂沱而下,可以發現每滴雨滴竟是蘊含著極為可怕的殺伐氣息,數十道人影眼神驚慌,茫然看著周圍,

「這種傷人傷己的幻術都施展而出了,她不要命了,」

海浪之中,焚山人周遭烈焰升騰,眼神陰沉看向四周,烈焰碰到雨滴便是嗤嗤作響,氣息帶有竟然殺伐力,對此焚山人顯然多了一絲深深忌憚,

「吞下它,」

九龍丹氣息萎靡,不過眼前浮現一團金色液體,馨香瀰漫,再一看幻琪此刻神情早已大變,變得高深莫測,不斷嬌軀卻是隨著蔚藍海洋的升起,逐漸變得劇烈顫抖起來,顯然承受著不小的代價,故此九龍丹的丹液後者沒有絲毫拒絕,直接吞下,俏臉才是恢復一絲紅潤,旋即聲音沙啞道:「泥鰍注意周圍,別讓那蠍獸人鑽空子,那位皇女雖有帝經護持,也不見得是其對手,我先解決他們,」

「那小子再不出現,本大爺可就真完了,」

九龍丹點頭,旋即擔憂看了一眼幻琪,而後心底焦急道,

……

「千幻殺術,她瘋了,」

還未離近,陡然秦月俏臉微變,感到了熟悉的波動,這是幻琪修習最為可怕的幻術,陷入其中殺機四伏,動輒便是喋血隕落,不過卻是殺敵傷己,對施術人傷害極大,造成血氣虧空,嚴重者甚至傷到根基,從此修為停滯,秦月極為了解後者,雖然彼此不對付,但她卻是知道幻琪那魔女般的執著,甚至說是執拗,

這樣的敵人固然可怕,可一旦執著起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出來,想到此處,秦月微微瞥了一眼陳落,總覺得幻琪和其有著極為類似的地方,

「想什麼呢,還不快走,不然接下來可就真麻煩了,」

輕語一聲,捏了捏秦月的瓊鼻,陳落率先掠出,後方秦月俏臉微微一紅,

「咦,本大爺這不是幻覺吧,怎麼感到那小子真的出現了,不對啊,這種氣息就是他啊,」

幻琪身旁,九龍丹氣息也極度萎靡,不過眼神卻是犀利無比,以防那名半獸人突然出現,隨即放佛感到什麼一般,頓時嗷嗷亂叫,懷疑自己出了幻覺,

「千幻斬,」

幻琪早已露出真容,擁有一張絕美的娃娃臉,初始便是給人一種古靈精怪的感覺,眉宇間有著一枚紅痣,平添一分嬌媚,不過此刻臉色慘白,受到了重傷卻是顯得極為憔悴,

「轟,」

伴隨著幻琪冷然的聲音響起,頓時間藍色海洋之內雖然數十人皆是不知道外面情形,但均是感到周圍氣息陡然一變,瞬間那些雨滴便是猶如天劍一般,散發著冰冷且森寒的氣息交織縱橫而下,僅僅一個照面,便是有五人連悶哼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是慘死,其餘嗅到濃鬱血腥味的人,頓時間眼中出現一抹駭然,

「無法看穿,」

焚山人眼神陰沉,眉心一道赤色神眼睜開,熾烈神火在其中閃現,似乎窺透一切虛妄,可是緊接著後者便是失望,發現眼前幻境極為詭異,殺機蟄伏竟是斬盡一切窺視,

對此焚山人無奈,並不想施展亮出底牌,所幸臉色恢復平淡,頭頂一隻赤紅若瑪瑙般的權杖浮現,將那些殺伐氣足以撕裂洞穿山嶽的雨滴阻隔在外,旋即便是雙目緊閉,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竟是直接忽略了眼前殺機一般,

「幻琪么,嘿,有味道,我喜歡,」

一道陰柔身影距離焚山人不遠,立身藍色**,體表光幕盪起,頭頂懸浮一株藍銀相間的怪異小草,同樣也不懼周圍縱橫交錯的肆虐的可怕雨滴,視如無物,其一只左眼極為詭異,呈現那株怪異小草的顏色,藍銀相間,焚山人天眼無法看穿的東西,對方似乎瞬間看透,眼神落在幻琪顫抖的嬌軀之上,充滿一股淫邪的笑容,

對此分焚山人皺眉,雖然知道身邊不遠處有人存在,可是對方氣息過於陰柔,令他極為不舒服,也沒有聯手的意思,所幸便是一副看戲的模樣,

「麗人谷的氣息,」

已經看到了幻琪,還不待陳落上前,秦月便是瞬間嬌軀一閃出現在幻琪、九龍丹身邊,而陳落卻是似感到什麼一般,臉色一凝,沉聲道,

而幻境之中的焚山人以及陰柔氣息之人則是第一時間臉色一變,而那陰柔之人隨即便是略微皺眉,旋即藍銀相間的眼珠子詭異光芒一閃透過重重幻境便是落在秦月身上:「有意思,有意思,若是抓回去,那麼就不虛此行了,哈哈,」

說著對方頭頂那株怪異小草光芒一閃,虛空被撕裂,便是看到那陰柔男子瞬間破開千幻幻境二人,一臉淫邪看向秦月二女,

對此陳落眼中森然殺機閃過,察覺到了此人的不簡單,瞬間便是欺身上前, 「滾開,」

淫邪目光移開,旋即森寒陰冷看向陳落,目光略帶一絲戲虐,同時陰柔男子殺機閃過,對於陳落他顯然瞬間便是動了殺機,旋即嘴角扯出一抹輕佻的笑,指了指秦月二人:「我要她們二人跟我回去,做道侶,」

「你……,」

秦月俏臉微微變色,旋即一抹美目煞氣露出,至於幻琪臉色蒼白,由秦月扶著,不過美目之中依舊閃過一絲冰冷的嗤笑,

「哈哈,小子,有人在挖你牆角,」 復仇撒旦別愛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