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他的臉上出現了些汗水,不知道是因為剛剛的爬樓運動,還是因為胸口太疼了。茉兒心疼的伸出小手,用指尖輕輕的揩去他額頭上的汗珠。

「下次不要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他緩緩抬眸,語氣不同於適才的平淡,而是感性低沉,從未離開過她的視線,暗藏著一簇邪魅火焰:「就這麼擔心我?」

「…………..嗯。」每當對上他的視線,體內的電流就會大肆奔躥,沒一次例外,只怪他完美的星眸中極具勾魂攝魄的能力,稍一凝視,便輕易教人為之茫茫然。

俊美臉上的笑意則更加濃郁,明顯的嘴角上揚:「那就…….安慰一下你吧。」

他的語氣就像是她撿到了多大的便宜,給了她多大的施捨。看著眼前愈發放大的俊顏,茉兒睜大眼睛,想要逃離,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纏在柳腰上的手臂,愈收愈緊。

小手微微抗拒地抵在強壯的胸膛,推了推,得不到松放,反而得到更強硬的摟抱。

「你」

剛開口,熱燙的舌巧妙地探人她口中,灌注狂野,勁地擷取其芳香。

她震撼的屏住呼吸,再次抗拒,厚實的大手便按著她後腦,不讓她有任何逃開的機會。

唇辦教他牢牢吸吮,火熱的舌纏繞著她,逼她逸出生嫩的羞赧呻吟。

「唔……….」她雙手無力的垂擺,僵硬的嬌軀早已軟倒在他寬大胸懷裡。

他的吻,是那麼狂野、那麼令人招架不住,幾乎要教人窒息昏厥。還有那雙游移在身上的大手,摸得她如火在燒,渾身飄飄然…………

意亂情迷之際,忽然房門被人敲響,茉兒像是從睡夢中驚醒的人,立刻伸出手推開男人。

但是看到男人臉上劃過沉痛的神色,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推到的地方恰好是他受傷的位置…………

「小姐,你在裡面嗎?」

---

【今天春春有事只能更新一章了,抱歉,明天會盡量恢復六千字更新的。】 ——晚上來電了——匆匆忙忙傳上去——也沒有仔細看,竟然卡了網頁,沒有真正的傳上去——抱歉——今天更多多點——

「若是心誠,妹紙無處不在!」

「即便是沒有妹紙,也有好基友伴一生。」

「不錯,為了裁決,為了妹紙,為了基友,咱們必須要聽從教主大人的吩咐。」

在未知的恐懼下,很多人都想要用一切方法來強大自己。

現在他們有了這個機會了,他們能夠從一個乾屍一樣的男人手中得到強大的武器。這就代表了他們可能會在危險的亡者之地中活下去。

「當我拿起裁決的時候,我的心靈在顫抖。」

「冥冥之中有聲音告訴我,告訴我這裁決才是我最終的追求,才是我最終的歸宿。」

「所以,為了裁決,為了棒子,我必須要緊隨教主大人的步伐,跟隨了教主大人,在這罪惡的塵世中,成就無上的輝煌。」

「狗剩,快去殺了那個傻×,他手中有三根脊椎骨了。」

「叼哥,那個傢伙很壯啊!」

「廢話,要是不壯,他怎麼能夠搶奪了三根脊椎骨?快上去,你在他前面晃屁股就可以了。」

「好的,叼哥……」

「叼哥……這是三根脊椎骨,還有一根在我菊花中。」

「幹得好,再接再厲……」

越來越多的人拿起了裁決棒子,當數十個拿著裁決棒子的大漢站在通天身邊時,整個牢房都陷入了混亂當中。所有人都知道了通天製作的裁決棒子很厲害,因此,他們都想在進入到亡者之地時,儘可能的擁有這種武器。他們都知道,自己擁有的武器越是強大了,越有可能在危險的亡者之地活下去。

所以,為了活下去,他們開始殺戮其他人,然後掠奪他們的脊椎骨,來成為自己活下去的根本。

或許是因為牢房中的人數不夠的緣故,也或許是因為其他的緣故,大量的犯人不斷的補充到通天所在的牢房中。只是這種補充沒有持續多久,當第一千人拿起通天煉製的裁決棒子后,下面的傳送光束突然閃爍起來,下一個剎那,傳送光束就帶著他們這些人一下子降臨到了亡者之地中。

傳送光束消失不見,通天他們一干人真正的踏足在了亡者之地上。

「滴水結冰,特么的,這地方是讓咱們成為人形冰雕的嗎?而且還是後現代主義的冰雕?」

通天歪著腦袋,仔細的觀看四周圍的環境。

他發現,自己這些人所處的位置是一片荒漠,天色暗淡,除了幾顆星辰若隱若現外,看不到其他任何景色。

「天色剛剛暗淡下來,現在就滴水結冰,一會等真正的夜幕降臨后,恐怕更加寒冷。」

「到時候若仍然沒有找到一個藏身之處,或者說是沒有足夠的衣物,恐怕所有人真的會變成冰雕。」

「本教主可以抵擋零下四五十度的嚴寒,但是,再寒冷一下,本教主恐怕就真的抵擋不住了。到那個時候,本教主還怎麼去鎮壓那個龍傲天去?」

「無法鎮壓龍傲天,本教主將來又怎麼可以讓截教發揚光大,讓我大截教成為這星空之下的救世主?」

就在通天思索的時候,殺戮再一次開始了。不過這一次,是那些手持裁決梆子的人對那些沒有武器的人的殺戮。因為很多人早就在降臨到這裡的時候,就察覺到了自己必須要搜集更多的衣物來遮擋寒冷,否則他們絕對活不下去。

特別是一些沙漠中的種族更是如此,他們曾經在沙漠中生存過,知道沙漠中的夜晚是寒冷無比的。而現在他們被流放到亡者之地,想必這裡,恐怕比其他地方的沙漠更加的寒冷和殘酷。否則這裡也不會被稱之為亡者之地了。

失去了武裝的支持,他們真的只是比普通人強大一些而已。除非那些在身上載入了武裝技能的人,否則,一般的失去武裝的人想要在這裡活下去,真的十分的艱難。

一根根裁決棒子高舉,然後砸碎了一個個人類的腦袋或是身軀。

等一具屍體掉落在地上,立刻就又一群人衝上去想要扒光這些人的衣服。可惜很多人不等搶奪到死者的衣服,自己本身就被人斬殺了,而他們也貢獻出了自身的衣服。

有人在這殺戮搶奪衣服,但是更多的人在察覺到了情況后,以最快的速度朝遠處跑去。

「在這種地方,最危險的不是別人,而是同類。」

「不過這裡我喜歡,因為這裡是屬於我的世界,我要讓這亡者之地的一切,都要成為我的。」通天高舉雙手,享受著空氣中瀰漫的血腥氣息。這血腥氣息,讓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想起了當年斬殺那些異族的事情。

一個犯人殺紅了眼睛,直接拿了裁決棒子朝通天殺了過來。

「你太弱小了,竟然敢對偉大的教主出手,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通天獰笑一聲,直接催動了入夢**降臨到他的腦袋中,念頭流轉,強行收取了他的智慧在自己的入夢空間中,在哪裡把對方的智慧化作了智慧投影來廢物利用。

一具乾屍掉落在地上,這讓那些殺紅了眼的犯人們明白了通天其實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強大存在。像這樣的強大存在,他們最多也只是遠處躲避著,絕對不能以為自己擁有了力量就可以挑釁他。除非,除非他們同樣也擁有強大的異能才有那個資格這樣做。

撿起裁決棒子,感受著裁決棒子中蘊藏的一絲絲的火力,通天咧嘴怪笑起來。

乾枯的臉上露出的笑容,讓他看起來異常的猙獰和可怕,四周圍的犯人們,躲避的更遠了。甚至有拎了裁決棒子的人打算找個機會離開通天,離開這裡。

「都給本教主住手,他們全都是本教主的人,誰要是再殺人,本教主不介意把誰殺了。」

通天的聲音不大,但是,殺戮卻以他為中心,快速的朝四周圍蔓延著,短短不過幾個呼吸時間,沙漠之中除了一些受傷的人發出低聲的**外,就再也沒有其他任何聲音了。 茉兒回過頭,相比於她的緊張,身旁的男人彷彿悠閑極了,他對著她微笑,扣住她的後腦又深吻一陣,然後走過去看床上熟睡的兒子。

見男人半依在床頭,高頎的身材在那張大床上彰顯無遺。他一手支撐著頭,拉了拉霸天身上的被子。男人仍舊是一貫的優雅,連他此刻小心翼翼的動作都充滿著邪魅的氣息和另一種讓人舒服的感覺。

茉兒收回目光,將房門打開一條小小縫隙,未免傭人看到床上的一大一小。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顯然,茉兒的儘力遮擋顯得有些可笑,因為--

「抱歉小姐,是大少爺他--」傭人的目光彷彿落在茉兒身後的房間里,才緩緩道:「大少爺請房間里的那位先生去見他。」

倏地,茉兒怔住了。

她大哥是有千里眼還是能掐會算?

「呃,我房間里?」茉兒佯裝不解:「我房間里哪有什麼男人………..」

傭人一副『少騙我了』的神情,抿抿唇:「小姐,大少爺已經等了很久了。如果那位先生再不去見他,我怕大少爺會很火。」

茉兒這下連裝都不必裝,顯然大哥已經算準了Eric現在就在她的房間。

忽然,身旁的門板被人打開,茉兒回過頭,Eric已然一手插著褲帶,渾身上下散發著慵懶的氣息。

「皇大少要見我?」

傭人乾脆不理,茉兒不解的回過頭,只見面前前一秒還在和她義正言辭的小女傭此刻雙眼正化成桃心狀,張著嘴巴,一瞬不瞬的盯著面前的男人。

好了,又一個被這男人皮相矇騙的無辜少女…………

Eric彷彿沒有察覺,反而對著面前發獃的女傭微笑,伸出一隻手瀟洒的撥了撥額前的劉海,動作狂放又帥氣。撥動劉海的剎那,他身上那股好聞的古龍香水味道瞬間散發出來。

小女傭立刻又呈痴獃狀。

「你可以收回下巴了。」男人微笑,唇角上揚的弧度堪稱完美。

聞言,小女傭立刻把掉下來很久的下巴合上。

「告訴我,皇大少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要來?」再微笑。

小女傭目眩神迷,獃獃的點點頭:「已經等先生三個小時了。」

「那麼,皇大少手邊有沒有手槍?」笑容加深。

小女傭咽了咽口水:「好、好象沒有。但是,棒球棍好像有一根。」

倏地,男人唇角的笑容不再那麼自然,彷彿僵硬了一下。

「那個……….不會是用來對付我的吧。」

小女傭仍舊沉浸在男人的美色里,機械的搖搖頭:「不知道,但是二少爺剛才得知先生要去,又在棒球棍的旁邊放了一把菜刀。」

這下,不僅男人臉上的笑容僵凝,連身邊的小女人都緊張的要死。

「天啊,大哥二哥不是要殺人泄憤吧。」茉兒在旁邊聽的心驚肉跳,伸手拉回男人:「算了,Eric,我看你還是原路返回吧。」

「你大哥既然算準了我會出現,還準備了那麼好的『道具』『迎接』我,你覺得,他會留條後路給我走嗎?」擺明了他今天就是來送死的。

茉兒搖了搖頭,但是很快又想到什麼:「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大哥在十二歲的時候就已經是全國跆拳道和武術冠軍了?還有我二哥,曾經打敗過三個泰拳世界冠軍。」

「你想說明什麼?」

「說明你今天活著走出來的幾率。」

「多少?」仍有一絲希望的問。

茉兒咬了咬唇,艱難的告訴男人這個不爭的事實:「零。」

男人難得的垮下雙肩,不過片刻便又恢復原本瀟洒自如的神情:「沒關係,我想你大哥二哥應該沒有那麼狠,畢竟把唯一的未來妹夫毆打致死,他們的妹妹會守寡的。」

小臉頓時彤紅羞澀:「什麼妹夫……….我們又沒什麼……….」

「沒什麼?」男人不惱,只是微微挑眉。那模樣簡直………簡直讓人怦然心動。

忽然,他俐落地微傾嬌軀,俯首再度吻上了她的唇瓣,深深吮吻,狂野挑逗,完全實現要她透不過氣的驚人責罰。

「唔…………」美眸無力微張,唇瓣受到勁地的吸吮,酥麻的電流竄邊了全身,逼得讓他吻到紅腫的嘴唇逸出誘人的聲音,腦子昏沉沉的。

「還說我們之間沒什麼嗎?」男人巨大的手恣意地游栘在散發淡淡清香的嬌軀身上,隔著單薄的衣服,飽含難以抵擋的魅力,自平坦小腹經由渾圓的胸前間危險經過。

「別,還有人再看………」她喘了喘,連續多次快要窒息,螓首無力微仰,小小紅唇不自主地張開,因那醉人的撫摸深深嘆出熱氣。

男人偏了偏頭,看到一旁顯然已經陷入獃滯狀態的小女傭。挑眉,放開柔軟的嬌軀:「帶我去找你們的二位少爺。」

感覺到自己脫離了溫暖的胸膛,茉兒眨眨眼睛。Eric挑起茉兒小巧的下巴,輕輕咬上一口,才道:「不用擔心我,等我回來。」

說罷,他便走出房間,邁著那雙修長的雙腿。

直到男人走了幾步,小女傭才恍然驚醒,小跑著追了上去--

「先生,這邊請……….」

………………………………………………….

雌性生物啊,每個月總有幾天疼得要死的幾天。很抱歉這兩天段更,讓親們久等了。明天會恢復六千字更新,今天只更新一章。 「收拾一下屍體。」通天拎了裁決棒子,一步走到一個大漢面前:「以後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可以再殺人了。你們都是本教主的子民,你們每一個人的死亡,對本教主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為了讓本教主的心情愉快一些,為了讓本教主對你們好一點,你們絕對不能再大肆殺戮了,因為這有傷天和,這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亡者之地,十分的兇險,你們這些凡人們想要活下來,唯有依靠本教主的智慧才可以做到。」

通天揮動了染血的裁決棒子,大聲的咆哮著:「現在,所有人都上前,把你們身上的食物交給本教主。」

「教主,我們身上沒有任何食物啊,在進入到這裡的時候,所有的食物都被人搜走了。」有人在人群中吼了一句。

「大膽,本教主讓你說話了嗎?本教主讓你們交出食物,你們就交出食物。沒有食物?那麼,讓我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食物。」說話間,通天拎了裁決棒子朝那個人走去。

那個人根本沒有想到通天在人群中可以發現他,然而,不等他思索出什麼對策時,通天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

白骨鑄造的裁決棒子揮動,然後敲在這個大漢的腦袋上。火光閃爍,在刺鼻的焦糊味中,有人討好的翻動地上的屍體,在那個大漢的屍體上找出了一小罐能量液出來。

為了一瓶能量液,通天親手殺死一個人,這完全是為了修鍊火山秘法所需要的。

他在牢房中的時候,只是單純的依靠自身的血氣,就重新演化了一座火山出來。

只是他的血氣雖說強悍無比,但是,如果沒有充足的營養物資的補充,再強大的血氣也好像是無根之木一樣,根本成長不起來。

所以,通天不得不想盡一切辦法,來收集營養物資,從而加快自己的血氣恢復,重新鑄造火山秘法出來。

陸陸續續有人把能量液交給了通天,然後他們看著這個乾枯的好像是古屍一樣的人快速的把他們賴以生存的能量液吞了下去。

有人敢怒不敢言,有人卻另有計較。

「教主大人,這些人當中,絕對還有人藏著能量液的。」

「我來這裡的時候,可是把我所有的財產全都捐了出來,然後跟那些該死的蛀蟲們兌換了三個能量液。」

「這裡有錢的人絕對比我多,他們身上的能量液也絕對比我多,甚至還有可能會出現其他好東西。」

「所以,偉大的教主,為了讓這群卑賤的人們知曉你的偉大,請賜給我權杖,讓我代替你收繳能量液去。」

「是嗎?那麼,我賜給你權杖,拿著我的權杖,你可以斬殺認可敢於反抗你的人。」通天看了看手中的裁決棒子,又看了看那個人手中的骨頭,隨手就把裁決棒子丟給了對方。

「教主千秋,教主板載!」得到了通天親自給予的裁決棒子,這看起來一臉狡詐的年輕人笑了起來。

他揮動了手中的裁決,哪怕是知道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被封印禁錮了,但是,他仍然可以感受到這裁決棒子中蘊藏的強大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