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他突然感覺有人拉了拉他,就抬頭看了看,只見男孩兒又到了他面前,伸出手來。

見他沒反應就說:「快點,否則我就告訴妹妹說,你說她無理取鬧。」

器塵子肉痛的又一下子拿出了三件低階下品荒器,男孩兒滿意的道:「這還差不多,好了,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了,放心吧!看在這麼多寶貝的份上我也會幫你們辦好的。」

器塵子他們都鬱悶的笑了笑,陣塵子忍不住問道:「小幻兒,你怎麼知道老器會這麼說?而且特地來找他麻煩?」

男孩兒嘿嘿笑道:「這是我娘教的秋後算賬。」

突然話音一轉道:「這都是二娘教的,他說你們肯定會這樣,所以都已經教好讓我們怎麼做了,嘿嘿……你們想不到吧?」

丹塵子幾人心想,這二師伯也太黑了吧?不就是想回去一趟嗎!至於這樣宰人嗎!

司馬召青三人破口大罵道:「丹塵子,你們三個想回去,也不能把我們扯進去啊!你們得賠償我們。」

幻卻介面道:「不用,我娘說了,你們也可以去的,而且塵緣帝國大典一過,你們就輕鬆了,會得到很多好處的。」說著又伸出手做出要東西的樣子。

正好濟世城落地,一陣晃動,也使得六人以人手不足前去幫忙溜走了。

孩子們又玩鬧起來,有的向男孩兒要東西,但男孩兒就是不給,這讓他們都有點不高興,結果都被那什麼紅藥罐給瞪了回去。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那女孩兒自來到這起不是不停的說,就是哭,但卻絲毫不見她累。

突然她和幻兩人同時看向了同一個方向,那裡有著四對身著素服的青年男女腳踏虛空向著濟世堂大殿而去,他們有說有笑,還有意無意的向著孩子們這看來,兩兄妹彷彿有些害怕一樣,帶著一群孩子躲到其它地方去玩。

濟世堂外,十大長老親自出來迎接,忘情谷四大長老也笑呵呵的走了過來,剛剛溜走的六人也在。

八人見那麼多人都在等他們,就立馬見禮道:「參見眾位長老,眾師兄,我們幾個奉夫人之命前來觀禮,沒想到晚一步,希望師兄別介意。」

眾人還禮,濟世堂眾長老連稱不敢,倒是器塵子不滿:「我看是你們幾個修為高了,不把我們這些老傢伙放在眼裡了。」

幾人也不生氣,而是向丹塵子三人又施一禮道:「師兄嚴重了,我等絕不會忘本的,我們之所以修為為何提高如此之快,難道師兄還不清楚嗎?還要來諷刺我們,我看倒像是師兄修為已達准陽元境,煉器之術卻並未有所長進吧!」

器塵子一聽就氣的七竅生煙,還想反駁,卻被雷長老打斷道:「夠了,還要商量大事,都別再無理取鬧了,秋兒,你也是的,夫人做事自有其道理,幹嘛說那麼多氣話,都別忘了,我們的命是怎麼來的,我們能有今天,是誰給的。」

說著不管愣在那的一群人,當先一步進了大殿,想來那雷長老威信極高,眾人也不再說什麼。

畢竟說的也是事實嘛!他們大多是孤兒,被救回來,還這樣培養他們,那恩德不淺啊!有續的走向了大殿,把其他人全支了出去,商討了起來。

那兩個孩子帶著一群孩子又跑了一大圈,沒有見到其它的任何像他們一樣大小的孩子了,就躲開一會兒。

互相點了點頭,拔下頭上的一支簪子,簪子向著大殿上空飛去。大殿上空突然出現似鷹似鳳的巨鳥,赫然和簪子上的鳥一模一樣。

大殿內的眾人都面露無奈之色,濟世堂大長老開口道:「看來小傢伙們玩夠了,那我們也準備吧!」

走出大殿,他們二十四人向著空中的巨鳥行了一禮后也腳踏虛空,與巨鳥形成陣勢,鳥兒一上一下,眾人處於中間位置,分別以**、八荒、十方大陣而立。

濟世堂大長老開口道:「諸位道友有禮了,今天我濟世堂正式成立之日多謝諸位前來捧場,我烏雲子帶濟世堂謝過了。」

說著就向下方眾人行了一禮,其餘九大長老同樣如此。

之後道:「我濟世堂以扶危救世為宗旨,今立根基於赤煉沙漠,共建……」和男孩兒說的並無差異,只不過更為詳細罷了。

那巨鳥不知為何,急不可耐的均口吐一件縮小無數倍,城池一樣的東西,上歸上,下歸下,並且慢慢變大。

下面的深入大地無人知道到底如何,而天上的卻如變的比濟世城還要大,懸浮於濟世城上千丈之處,與下方的形成乾坤大陣,把濟世城護在中間。

乾城不再增長之後,兩鳥也隨之淡化消失。

空中二十四人同樣分別拿出相同的東西,以同樣的方式丟出,分別在赤煉沙漠,濟世城外圍相隔數千里之遙的地方落下,大地一陣顫動。

同樣形成大陣之勢,把濟世城護在中間,十方十城在最外圍,其內的赤煉沙漠慢慢發生了變化。

自乾坤二城出現之後,本來在濟世城內的人都來到了天上的乾城,除了那些孩子,其餘前來祝賀之人全都來到了乾城之內,那些小輩也被各自的長輩帶了上去。

那乾城內看似荒涼,但卻是氣勢磅礴,靈氣絲毫不下於那些一般門派的宗門所在,而且還有些山峰點綴,儼然就是一座移動洞府。

就單單這份財力、和魄力也不是一般勢力可比的。

本來那些還準備找機會使絆子的一些勢力也隱忍了下來,並且慢慢打消了念頭。

突然又是一陣震動傳來,只見一群群飛禽在一群人的帶領下來到了乾城,向濟世堂眾人大聲招呼就在那些人的面前徑直的佔據了乾城四分之一的範圍。

「這些妖族怎麼現在那麼答大膽?不是一直躲著人類嗎?現在怎麼那麼大膽全都聚集起來了?」

「是啊!難道說,濟世堂還真準備給妖族劃一片地方?」

……

聽著這些議論紛紛,那些陽元境的高手齊齊回到濟世堂找眾長老討要說法去了。

你不給個讓人滿意的說法,此事就別想善了,因為風靈洲人、妖兩族還是有爭鬥存在的,而風靈洲又以人類為主。

現在濟世堂這樣大張旗鼓的幫助妖族,怎能讓人輕易接受?畢竟忘情谷因為低調,影響並不大。

在他們前去討要說法的時候,一群孩子正在聽著小女孩兒的解釋,突然法華門的魯子復不耐煩的推了小女孩兒一下。

把她推倒在地道:「你說個不停,煩死了,還有,說什麼都說是你娘告訴你的,難道你沒有爹嗎?還是你爹又有了別的女人,不要你娘你們了?哼!看你還說,走,我們走。」

說著就要帶其它四人走,但卻被一臉煞氣的紅藥罐等人圍了起來。

他出手準備打出一個出口,卻發現那群塵緣國的孩子也不還手,只是組成陣法,困住自己。

而身後的四人都已經被清理出去,陣法之內只有那對已經滿臉煞氣的兄妹,和他本人在。

他本想仗著自己化雲初期的實力先打那男孩兒,因為他看得出男孩兒的修為才入微中期,而女孩兒是入微後期,但剛一出手就發現自己無發動彈。

而女孩兒卻已經衝上來連打帶踢的打了起來,並且哭道:「不是這樣的,我爹爹不會不要我們的,只是有事沒時間陪我們,爹爹不會不要我們的,不會的……」 紅藥罐等人也嚴肅了起來,不停的轉換著陣勢,那幾位準備進來勸架的五行境高手都被攔在了外邊。

一見幾十個孩子如同一體的把自己等人攔在外邊,心驚的同時又佩服萬分,難怪塵緣國敢接下帝國稱號,也不是繡花枕頭,只是這些孩子,修為最高的也才凝魂境,卻能藉助陣法把他們阻擋在外。

雖然他們沒有全力出手,但也不是那麼好應付的啊!所以在沒有結果后,就開始向著濟世堂的大殿傳話去了。

魯子復只有挨打的份,就嚷嚷道:「你們就知道藉助外力,有本事和我單打獨鬥,這樣才公平,藉助別人的力量,你算有什麼本事……」可沒人理他。

不多時前去濟世堂大殿通信的人也到了大殿外,但大殿之內突然傳出了打鬥的聲音,聽到有人說話。

「我說雷長老,你就帶頭服個軟同意了吧!否則對誰都沒有好處。」

「哼!靈虛子,就評你那陽元境圓滿的修為,還沒辦法讓我服軟,更何況,我也只能代表忘情谷的罷了,濟世堂的事可還輪不到我來管,既然諸位不給面子,那我們就得討教一番了。」

不管對面那表情各異的數十人,制止了正在爭鬥的丹塵子幾人,首先向著乾城上空而去。

那數十人中也立馬有著三十多人跟了上去,剩下的,要麼就是準備看熱鬧,要麼就是擔心濟世堂將來的報復,而不敢去,不過也都跟隨了上去。

在雷長老他們騰空而去的同時,濟世城各處都有人也追了上去。

又有濟世堂內的一百零八人,修為全為五行境,在他們與雷長老等人匯合的同時,雷長老等人也知道了那兩個孩子的事,都是心疼的看著兩個孩子,並且暗暗的怪那法華門的小輩太過放肆。

但除了丹塵子傳信讓法華門主趕快過去之外,其他人都沒有任何反應,因為他們知道,孩子那有人在,風靈洲,沒人能奈何的了他們兩人。

在虛空之上眾人擺開陣勢之時,幻突然也受不了魯子復的辱罵,拉開夢說:「好了妹妹,我來。」並把夢交給紅藥罐照看。

幻對著剛恢復自由的魯子復說:「永遠別怪世不公,其實只是你不行,所以你說什麼藉助外力,只是你的一種借口罷了!別太高看自己了,其實你什麼都不是!」

「其實,可以藉助外力,也是自己能力的一種表現,而且,我不用藉助任何外力也能打倒你的。」

「我知道對於十歲的你來說,現在化雲初期的修為的確不錯,但我要告訴你,我在我娘不讓我修鍊的情況下,還有四天才八歲的我,已經入微中期了」

「不要說我的待遇好,我修鍊沒有藉助於任何其它東西,全是我三年多以來自己的努力,而且我所修鍊的地方,元氣還不如那些三流宗門的山門。」

一直都是男孩一個人在說,但說完給魯子復扔過去了一枚丹藥,等著他恢復。

聽著他那稚嫩的話語,周圍那些圍觀的人都非常震驚,聽他所說,他的修鍊天賦該有多高啊!

而且他那一句句話,和做事方法,更是讓人對他那年齡有所懷疑。

懷疑他到底多大,那份心智,那處事不驚的態度,那沒有趁人之危的坦蕩,皆是讓人敬佩,於是都喚來小輩前來觀看,甚至為了得到一個好的位置大大出手,但無人再去闖進去。

於是濟世城出現了奇怪的一幕,除濟世堂的人外,大多數聚集兩處,在乾城之上,觀看濟世堂最後的考驗;濟世城內的一座山上等著觀看兩個小輩爭鬥。

看著夢還爬在紅藥罐身上哭,幻就一陣陣的心疼,而且他自己也想哭,但被他強忍了下來。

同時看著天上乾城和魯子復,很快就露出狠歷之色,並且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一樣,手忽然向上一揮,眾人看著也是非常奇怪,但卻沒有任何發現。

下面因有人需要恢復,所以眾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上空,雖然因為太高看不真切,因為濟世堂二十七城所組成的大陣阻隔,也沒辦法用神念前去探測。

但也可以看到在下方存在五個光團,藉助於濟世堂的大陣防守,但卻處於下方,上面像是有著三四十個小太陽一般,對著下方的五個光團不斷攻擊,不過短時間內也沒發攻破。

不過變故突然發生,只見二十七座城池內各自飛出一人,向著乾城上空而去。

其中濟世、乾、坤三城內飛出之人都有著不下於陽元的威壓,其餘的也都有著陽元氣的波動,想來都是已經有著准陽元境的修為了,他們一出現,濟世堂的略勢一下子挽回了過來,而且穩壓上邊之人一頭,但一時並不能很快取勝,所以又僵持了下來。

就在上面僵持的時候,下面的魯子復也完全恢復了過來,但圍在外圍的那些孩子還是沒有散去,而是又變換了一下陣勢,看的眾人一陣感慨。

感慨塵緣國內部不是一般的團結,否則就是陣法再高明,也不可能被如此熟練的布置出來,這些孩子可不是屬於一股勢力,而是七八個勢力共同組成。

「謝謝!」

幻見魯子復道謝,心中的怒氣消散了不少,但看了看仍在哭泣的夢,就忍住了好感和同情,冷冷的說:「用不著謝我,我只是不想趁人之危罷了,你既然恢復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言罷不由得魯子復有所反應就出招了。

開始兩人都沒有出太大的殺招,而且或許知道是自己錯在先,魯子復只是一味的防守。

幻應該是第一次真正和別人戰鬥,技巧什麼的都不知道如何運用,雖然都看得出他所用的身法、武技雖然級別不高,但絕對都是同階裡面最好的存在,可他使出來總讓人感覺著彆扭。

不過很快他就適應了,也可以說運用自如了,魯子復也不再一味的防守了,兩個人這才激烈的打了起來。

幻也不直接出招,他看魯子復用什麼招式,他也用差不多的,不過相比之下他用的要高明許多。

他們也都不用法器,只拼武技,但魯子復都被壓的死死地,因為他的元氣雖然雄厚,但卻不如幻的精純,直到最後兩人都不耐煩了,像是約好了一樣,都用出了最大殺招。

魯子復怒視著幻道:「這是我現在所能使用的最強武技了,就讓我們一招定輸贏吧!」

說著只見他手訣連打,在身前形成一朵朵浪花,而只凝聚不到五朵,他體內的元氣就抽幹了,他猛地向前一推。

「水浪滔天!」

雖然是幾朵浪花,但卻如漫天水花般向著幻飛去,之後他本人累的蹲到了地上,大口喘息,狼狽至極。

幻聽到魯子復提醒就迅速做出了反應,只見他面前出現了數道光刃,他同樣向前一推。

「幻影千疊斬!」

之後他同樣被抽幹了元氣,一屁股蹲在了地上,表面上顯的沒有魯子復狼狽。

只見水花和光刃一觸碰就互相抵消了,噗噗之聲不斷,直到最後噗的一聲,竟然同時消失不見了。

兩人都在那坐著喘息,眾人卻看得都愣了,雖然兩個小輩打的並不高明,但看的眾人一愣一愣的,那些身法、武技不說,單單是最後的那武技,就讓人嘆為觀止。

雖然級別都不高,但都看的出,那武技卻是都非常高明的,特別是幻所使用的。

最沒想到的是,兩個孩子竟是平手結局,而且心中暗暗的拿自家同樣大小的孩子做比較,也都只和那魯子復差不多,和那幻相比,卻是差了不只一籌,因為他才八歲,能有這樣的戰力,已經算是不凡了。

雖說凝魂之前就是你不修鍊都有可能達到那麼高的境界,但也絕非易事,而一個八歲大的孩子,竟然有如此戰力,而且那些武訣也都非同一般。

夢兒也不哭了,只是氣呼呼的對著魯子復說:「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