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他聽張夢月說過,蕭凡也是個醫生,而且還開了個小診所,聽說生意不錯,不過這些在他看來都不過是小打小鬧,畢竟蕭凡這種窮鬼赤腳醫生,沒接受過專業培訓,頂多也就只能治療一下感冒發燒流鼻涕!

蕭凡懶得理他,本來覺得祝青陽是個海龜有點文化有點素質的,結果接觸下來他發現這人一會一個臉色,跟個傻子一樣,還故意揚頭,好像自己很牛逼一樣。

蕭凡沒理他,而且繼續問道:“唐先生,你確定是這藥方救了你父親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父親看過不少名醫都沒治好,如果不是祝少的方子有用,我父親到現在還在昏迷!”唐昭神色微微一愣。

蕭凡解釋道:“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比較好奇,是什麼方子這麼牛逼,畢竟祝少是個海龜嗎,哪是我這種赤腳醫生可以比的,要是能看到這方子一眼就好了。”

蕭凡說完故意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聽到他的話,祝青陽立刻笑開了嘴,高傲說道:“看來你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知道我這個海歸是有水分的就行,不過你是真的比不上我。你那垃圾診所我聽夢月說了,最多看看感冒發燒流鼻涕,一點意思沒有。”

張夢月也附和道:“就是,蕭凡,你現在知道我表哥多麼牛逼了嗎?”

蕭凡繼續開口:“要是能看一眼這神奇的方子就好了!”

唐昭眉頭皺起,片刻後開口道:“既然你救了小瓊,剛好這方子我也帶在身上,那就給你看看吧!”

話音剛落,唐昭便從口袋掏出一張A4紙,上面清楚的寫着這個方子的藥材和效果。

蕭凡緩緩接過,只是淡淡的掃視一眼,隨後開口問道:“請問唐老爺得的是什麼病?”

唐昭皺了皺眉,好像在思考要不要告訴蕭凡。

接着,他想了想咬牙回答道:“我父親得的是被害妄想症引發的冠心病!”

他的話剛出口,蕭凡目光森然,冷冷開口:“那唐先生恐怕要失望了,據你所說,唐老爺是有被害妄想症和冠心病兩種病了,而這副方子只是單純的安神補腦的,最多也只能讓唐老爺精神上輕鬆一些,跟本不可能治療冠心病這種大病。”

見唐昭疑惑皺眉,蕭凡繼續說道:“唐先生若是不信的話……可以拿這副方子隨便找個診所詢問一番便知!”

“而且,這方子可能還對有冠心病有害有衝突!”

蕭凡說着,唐昭的眉頭越皺越緊,他的眸子掃了一眼祝青陽,已經收起之前的笑意。

祝青陽頓時內心一咯噔,顯然唐昭懷疑他了。

他剛回國就被一位朋友推薦給了唐昭,唐昭見他是海歸,而且身份也不俗,於是對他很是信任,所以給他了一次機會。

結果,祝青陽真的讓他父親醒過來了。

所以,他才誇下海口不管什麼忙都會忙祝青陽,同樣如果他唐昭以後繼承了家主,那麼也少不了祝青陽的好處。

唐門各子嗣爭先恐後爲唐老爺治病。誰治好就有機會以後繼承家主地位,唐昭自然不會放過這等機會。

此刻,見蕭凡說的有模有樣,唐昭思慮片刻後對後面一位唐家人吩咐道:“你去附近找兩個醫生來,隨便給他們打發一點錢讓他們過來!”

“是!”

接着,這位唐家人就匆匆離開。

十分鐘後。

兩名白大褂匆匆趕來,可看到並沒有病人時,他們一愣,還以爲有急診。

沒想到就是認個方子這麼簡單!

“給唐先生說一下,這張藥方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蕭凡對一位醫生淡淡開口道。

這位醫生立刻和另一位醫生,眯起眼睛打量這張藥方。

片刻後,其中一位白大褂醫生一腳踏出說道:“這張藥方是鎮神安腦的,僅此而已!”

唐昭心一沉,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問道:“那…這張藥方對被害妄想症和冠心病有用嗎?”

另一名醫生搖了搖頭說道:“剛纔我們將這藥方上的每一味藥都仔細的研究過了一遍,發現除了鎮靜外,沒有其他功效,更不可能對這兩種疾病有用,而且這味藥方本身還和冠心病有些衝突,不建議使用!”

祝青陽忍不住了,直接站起來瞪着這兩位醫生罵道:“不可能,你們是哪裏來的鄉野村醫,這藥方怎麼可能沒用?沒用的話,唐老爺怎麼會醒過來?”

第二位醫生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高傲說道:“這藥方對這兩種疾病本來就沒用,相反還衝突,不信你去第一醫院找白聖手問,若是我說的不對,我此生退出醫學界!”

說完,這位醫生還冷哼一聲,很明顯祝青陽對他的質疑讓他很是不爽。

蕭凡聽到白聖手一頭霧水,該不會白炳春憑藉他傳授的鬼門十三針已經進入聖手級別了吧?

“祝少,你還有什麼可以辯解的麼?”唐昭這時面色冷冽,目光冷然,若是他父親在他手上死了,那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蕭凡也玩味的看向祝青陽。

此刻,唐小瓊才知道自己的爺爺竟然得病了。

她離家出走已經三個月,之前還好好的。

而且聽唐昭的意思,她爺爺的病好像還很難治,不少名醫都治不好。

頓時,讓她心中一抹悲痛。

如果,能救她爺爺,她…真的要對不起徐文軍了!

畢竟,從小到大,爺爺就對她特別好,可以說是爺爺將她一手帶大。

因爲她的父親唐三藏很久以前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去哪了,至今杳無音訊!

此時,祝青陽咯噔一下,有些慌張的結結巴巴道:“唐…先生,你要……相信我呀!我…怎麼可能…害您呢?”

“我看是這兩個醫生不懂瞎說,你別相信他們!” 此刻,唐昭皺着眉頭看向祝青陽,很明顯,他要一個說法。

唐小瓊皺了皺眉也是俏臉冰冷,她作爲籌碼救治爺爺也就罷了,如果祝青陽還欺騙了唐昭欺騙了所有人拿個假藥方害人,那是肯定要給個說法的。

蕭凡和陸嫣然還有徐文軍三人此刻也是全都盯着祝青陽。

這時宴廳內一片死寂……空氣中,有一股無比森冷壓抑的氣氛醞釀,讓祝青陽根本喘不過氣。

張夢月也是疑惑的盯着祝青陽,她可不希望祝青陽是忽悠唐昭的,如果真的是,估計連她也會一起倒黴。

祝青陽深吸了口氣,掃了一眼蕭凡和身後的幾位白大褂醫生,撇了撇嘴,“你這是在……置疑我的藥方?質疑我的學歷?”

“而且…藥方怎麼樣不重要,關鍵的我的藥方讓唐老爺醒了過來!”

唐昭沒有說話,雖然祝青陽治好了他父親的病,但是此刻幾位醫生都說這藥方沒啥用,反而有衝突,他不得不重視起來。

唐昭神色平靜,祝青陽緩緩站起身,突然冷笑一聲:“唐先生,你別忘了,是我的藥方救了你父親,你怎能聽信蕭凡的一面之詞?而且,你父親已經醒過來了!也確定是我的藥方起到作用,我相信在休養一段時間,你父親就會徹底痊癒了。”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鎮靜藥方,能治冠心病和被害妄想症,你真是海龜啊!”蕭凡笑道。

這時,唐昭瞪着祝青陽:“祝少,你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說法嗎?”

祝青陽內心實則已經慌亂,這個藥方是他隨便寫的,碰碰運氣的,沒想到唐老爺真的醒了。

現在讓他給個說法,他怎麼說?

祝青陽神色一滯不知道如何回答,蕭凡抿了一口酒,不屑一笑,“唐先生,如果唐老爺真的醒過來了,那也不是吃了這個方子,也有可能是祝少剛好運氣好碰上了也說不準。無論如何這個垃圾方子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而且這兩位醫生也說了,這個方子裏的一味藥材還和冠心病有衝突!”

聽到蕭凡貶低他,祝青陽神色冷然,一腳踏出,厲聲喝道:“蕭凡,你什麼意思?唐老爺明明就是吃了我的方子才醒過來的,你休要胡言亂語!”

“我胡言亂語??難道你不知道你的方子對冠心病有害嗎?如果唐老爺繼續服用這個方子,隨時可能猝死!”蕭凡掃了祝青陽一眼,雙眸開闔,一道駭人的寒芒投射而出!那是一道讓人心驚動跳的目光!嗜血可怕!宛若猛獸之視!

聽到蕭凡的話,唐昭和唐小瓊心頭猛顫,祝青陽的方子原來還危及到唐老爺的生命安全!

不僅他們,此時宴會上的其他幾位唐家人也驚慌不已!

“祝少,我希望你說實話!”

這時,唐昭緩緩起身,一腳踏出,渾身瞬息間有滔天的恐怖氣勢瀰漫而出!

此刻,整個私人宴廳的溫度急劇下降,蕭凡也淡淡的掃過祝青陽,眼神如劍般凌厲!

祝青陽就這麼站在那裏,目光驚慌,甚至有些顫抖,唐昭的氣場太強大了,不愧是唐門的人!

就連旁邊的張夢月也身軀顫抖,她從唐昭的目光中,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殺意,無比清晰!

祝青陽咬了咬牙,狠狠說道:“唐先生,我實話告訴你,這方子就是我隨便寫的,你別管房子怎麼樣?”

“但是,是不是把你父親就醒了?至於蕭凡等人說方子對冠心病有衝突,你大可以去醫院查,如果真有……那也是我沒注意,你讓你父親不要繼續服用不就行了?再說你父親不是已經醒了麼?”

祝青陽一口氣說完,怨毒的瞪了蕭凡一眼。

都是因爲這個蕭凡,一而再再而三的壞他的好事。

如果不是蕭凡,他相信陸嫣然早就成爲她的禁臠,而且唐家他也會高攀上。

現在卻是陸嫣然對他置之不理,唐昭也對他心懷怨恨了!

這一切都是因爲蕭凡,此刻他已經恨透了蕭凡!

唐小瓊抿了抿嘴,說道:“二叔,我爺爺到底怎麼回事?你爲什麼不要告訴我?他現在怎麼樣了?”

在唐小瓊心裏,還是最擔心她的爺爺。

唐昭淡淡說道:“放心,他現在沒事!只是差點有事!”

蕭凡說繼續服用祝青陽的方子,他父親隨時可能暴斃。

他此刻心慌意亂,冷汗連連,如果在他手上出事,那麼家裏的其他幾位肯定也不會放過他!更別說爭家主之位了!

所以此刻他眯着眼睛盯着祝青陽。

很明顯,祝青陽剛纔的解釋,他一點也不滿意。

什麼叫隨便?

唐門家主的生命安全,他竟然說隨便!

祝青陽自知沒話可以辯解,正苦思冥想時,張夢月突然開口道:“唐先生,既然你們不相信,你可以將唐老爺帶出來,我表哥親自給他看病,你總相信吧?我表哥可是海歸,各種中西醫他都會,還會一些鍼灸,怎麼說也比那些只會裝逼的赤腳醫生強吧?”

唐昭一愣,蕭凡卻是一笑:“就怕到時候就知道到底誰纔是赤腳醫生了?”

祝青陽是何曾高傲的人,怎麼可能忍受蕭凡這樣的挑釁,毫不猶豫便囂張開口道:“唐先生,我覺得我表妹說的沒錯,既然如此,你倒不如將唐老爺帶出來,讓我們診斷,到時候我定會徹底治好他,那時候你就知道誰纔是醫學高手,誰纔是赤腳醫生!”

唐小瓊此時盯着唐昭,雖然神色平靜,但美眸之中,卻是遮掩不住的焦急慌亂。

她不知道爺爺到底嚴重不嚴重,但是她非常擔心,因爲唐昭說過許多國外名醫都束手無策!

唐昭皺了皺眉,張夢月的提議打動了他,但是家中不止他一個人,那些人怎麼可能讓他將唐老爺帶出來!

這簡直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辦法就是帶這兩人去唐門!

但是,唐門素來隱蔽,帶此二人去,必須做好萬全之策,不能暴露行蹤才行。

片刻後,唐昭緩緩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帶你們去見我父親!” 雖然還要他們去,祝青陽一點也不覺得麻煩,畢竟他是個海歸高材生,而且相當有信心,隨隨便便一個方子就能讓唐老爺醒過來,那再隨便扎幾針,唐老爺不就徹底痊癒了?

就這麼僵持了幾分鐘之後,那兩個醫生已經離開,唐昭冷冷的掃視了衆人一眼,方纔說道:“你們都得一起跟我去!”

說實話,他做了很長時間的決定才最終這樣說,一是因爲祝青陽的藥方的確讓唐老爺醒過來了,二是他想讓祝青陽試試,萬一行了呢?那他可是真撿到寶了,到時候家主之位還不是穩穩當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