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伴隨著震天的怒吼聲,武儒已是看見一名手持長槍的男子對著自己急速飛馳而來,半空之中還有一個穿著全身鎧的男子舉著一柄碗口粗的大槍對著自己砸下。

而在這兩人旁邊的,還有一人身著重鎧,手持閃耀著白色光芒的大劍對著自己劈下。

趙信,嘉文四世以及蓋倫三人組!

別說這一會武儒剛剛用光了所有保命技能,就算是在全盛狀態下碰見這草叢三基友也是瞬間要掛的節奏。

於是武儒掛掉了,毫不拖泥帶水的掛掉了,就連屍體都當場就被這三人給撕成了數段。

……

「嘖,之前我還一直好奇我死了以後到底會觸發哪一個復活機制……現在看來還是我這邊更優先嘛……」

回過神來的武儒正站在易大師的屍體旁,回憶著剛剛發生的事情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已是被那三人給蹲死了一波。

可是結果並沒有像武儒想象的那樣直接回到血池復活,反倒是再一次回到了剛剛擊殺易大師的這個時候來。

「這樣也好,總比回血池浪費時間要來得強,嗯……而且還有一種紅buff沒有人被搶走的迷之愉悅感是什麼情況?」

前思後想一番,武儒最終還是決定先換個方向前進,雖然他很想去找那三個人好好的「聊一聊」。

但是光是一對一的擊殺易大師都已經頗為不易,想要和那三人正面硬碰硬的話,他的贏面完全就是零了。

「不過如果知道了他們三個的大致方位的話……不,還是先等找到自己人之後再說了。」

在叢林之中漫步著,武儒心中卻是已經有了一番針對那三人的計劃。 這一次武儒卻是終於沒有走錯,花費了一小時不到的時間就見到了一條筆直的大道,將茂密的叢林分割成了兩半。

沿著這條大道走了沒多久,武儒便看見了一座高約五十餘米的巨型雕塑,在前方還有個牌子標註著【第一防禦點】的字樣。

什麼?為什麼他這麼肯定是五十多米?因為這塔就和他之前才親手爬過的瑪利亞之牆差不多高啊,一抬頭立馬就有感覺了!

「不行……看著高的東西就想爬,這是什麼毛病。」

甩了甩頭,把腦海里那莫名其妙的想法丟出腦海,隨後武儒就開始在四周觀察起來。

這巨大的雕塑毫無疑問就是英雄聯盟之中的防禦塔了,只不過比起那個單純的塔來,武儒卻是發現這個防禦塔看上去就像是曾經記憶之中的自由女神像一樣,外面雖然是雕塑,裡面卻是中空的,可以讓人進去那種。

而至於防禦塔的效果,他估計其實就是來自防禦塔頂端那顆巨大的魔法寶石,至於下面這個「塔座」其實修成什麼樣都無所謂的。

毫無疑問,也只有召喚師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了,畫風時間去打造這麼巨大而精美的雕塑,顯然實用性和花費是不可能比得上直接在這裡修個堡壘的。

但是畢竟人家有錢有閑,武儒也只能對這種奢侈的無用功表示一丟丟的不屑,順便還從門邊那看著像是刷了金粉的牆上掏出刀子颳了一層。

不過武儒沒想到的是,他在這裡遇見的卻是一對老熟人,或者說老仇人,錘石與盧錫安。

不得不說,這兩人雖然關係用勢同水火來說都顯得輕了,但是他們兩個配合起來卻還真是相當強,這也導致常年在召喚師峽谷之中能看見這個組合。

當武儒走進了雕像之中時,盧錫安正在大廳里包紮傷口,看上去受傷不輕,但是也沒有傷到根本。

而在盧錫安身旁不遠,錘石則是站在那裡一絲一縷的從自己的燈籠之中吸收著靈魂,他本身就是靈體生物,受傷之後自然是不能靠繃帶和草藥治療的。

只不過這種畫面在遊戲之中卻是看不到的,武儒一時也是好奇的盯著看了半天。

「你來這裡支援也沒用啊哈哈哈哈哈哈。」感受到武儒的目光之後,錘石扭過頭來卻是嘎嘎大笑起來,顯然對於自己等人快要輸掉的事情並不怎麼在意。

不過想來這也正常,原本是他們符文大陸上的人為了裁決爭分的戰鬥,如今已是變成了毫無內涵與靈魂,僅僅供召喚師們娛樂的遊戲,他們來參加戰鬥的人又有幾個會在乎輸贏的呢?

而至於一旁的奧巴……盧錫安,這會更是連和錘石互懟的興趣都沒了,或者說可能是有這種想法,但是卻是被召喚師強行制止了。

「嘖,白痴嗎,我的左手都還沒恢復就讓我回戰場。」突然間盧錫安低聲罵了一句,隨後便站起身向著前方走去。

武儒眯著眼看去,卻是發現盧錫安的左手正軟趴趴的慫拉著,看樣子不是脫臼就是骨折,對於一名使雙槍的神射手來說,這無疑是讓他的戰力降低了一半有餘。

「去吧去吧,一會我會去給你收屍的哈哈哈哈哈哈……」錘石揮舞著手裡的鎖鏈鐮刀和引魂燈誇張的大笑著,然而突然間他的笑聲卻是卡住了,反倒是陰森森的詛咒起來,「總有一天我要把你收進我的燈籠里的,召喚師。」

罵了一句之後,錘石卻是也起身跟著盧錫安向外走去,顯然也是被召喚師控制著準備拖著殘軀繼續去前線戰鬥了。

看著兩人的身影,武儒也只能跟了上去,畢竟他來這裡就是因為有些計劃打算要在這裡實行,總不能放任那兩個人死在這裡。

武儒比盧錫安兩人落後了一小段,當他來到正面戰場的時候,卻是看見兩波人已經打了起來。

那群只知道站在原地和對面你一拳我一拳的魔法人偶戰士不提,還有兩個顯眼至極的人影正在那裡和盧錫安他們打得不可開交。

一名手持巨大長柄戰斧渾身肌肉虯結的中年男子,此時正一邊大吼著一邊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戰斧,正是諾克薩斯城最強大的戰士,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

大斧橫掃而過時,無論是自己方的人偶戰士還是敵方的人偶戰士都是一片一片的倒下,那當真是可以說一句戰力無雙。

而在德萊厄斯身後,卻是一名身高大概直到普通人胸口的藍皮膚小女孩,正是這個世界特有的人種,約德爾人的特徵。

約德爾人是一個普遍身高最高也只在一米四上下的,類似於矮人的種族。

不過比起武儒所知道的奇幻故事之中的那種粗獷豪放的矮人來,約德爾人卻是要「可愛」得多。

約德爾男性普遍有著動物的特徵,且渾身都是毛茸茸的,看上去就像是小動物一樣,但是女性約德爾人外表上除了膚色和只有四根指頭之外,整體卻是和人類區別不大。

此刻站在德萊厄斯身後的就是一名女性約德爾人,一個在戰爭之中成名已久的神射手,麥林炮手崔絲塔娜。

單手夾著一支炮筒的崔絲塔娜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可愛的小蘿莉一樣,但是一發發的炮彈轟擊之下,人偶戰士往往被打得支離破碎,場面端是獵奇無比。

之前雖然也見過對方的英雄,而且還和易大師打過一場,但是這會親眼看見了盧錫安兩人和敵人的戰鬥之後,武儒才對召喚師們的能力有了一個較為直觀的理解。

儘管雙方都是在圍繞著人偶戰士進行戰鬥,一邊避免被對方攻擊一邊找准機會就給對方來一下狠的,再加上人偶戰士會對戰鬥起反應的情況,雙方都想將己方的人偶戰士的仇恨引導到對方身上去。

但是比起對面德萊厄斯在人群之中遊刃有餘的模樣,盧錫安和錘石經常性的會突然往不該走的地方踏上一步,或是該進攻的時候突然後退一截。 相比德萊厄斯那邊的精妙走位和配合,自己這邊不合適的攻擊時機,胡亂的以傷換傷,錘石和盧錫安之間更是幾乎沒有然後配合。

明明雙方在戰鬥技巧和戰力上相差無幾,但是因為雙方召喚師的差距,戰況卻是呈現出了一面倒的現狀。

「嘖嘖,所以說電子競技菜就是原罪啊……」武儒雖然在一旁說著風涼話,但是他也不敢放任盧錫安他們就這樣被幹掉。

畢竟他的計劃想要實現的話,也得讓對面的人好好聽他說話才行。

而要讓他們安靜下來聽自己說話的話,那毫無疑問唯一的途徑就是先把他們打趴下,之後再利用召喚師們刻意留下的那段復活前的時間了。

儘管心中訂好的計劃,但是武儒卻是沒有第一時間衝上戰場,而是直接站在戰場邊緣的位置,抬手就對著崔絲塔娜斬出幾道劍氣。

明明是從對方視線死角之中發出的攻擊,但是崔絲塔娜卻像是腦後長了眼睛一樣,將手中巨大的加農炮直接按在地面之上,隨後猛的一開火。

伴隨著火光四溢,崔絲塔娜那嬌小的身體便直接被后坐力給轟上了天,看似可愛甚至好笑的動作,卻是精確到毫釐的躲開了武儒的攻擊!

崔絲塔娜的超長距離位移技能,火箭跳躍!

隨後身在半空中的崔絲塔娜看也不看,直接轉過手中的加農炮就對著武儒連發數枚炮彈,逼得武儒不得不跑動起來,騰挪閃躲著那滿天的炮彈。

僅僅是在一瞬間就能做出這樣的反應,王者級別的召喚師的戰場掌控力可見一斑!

比起盧錫安他們那邊的時不時的還能給他們添點麻煩的蠢貨來,無疑崔絲塔娜她們這邊才是真正的如虎添翼。

眼見自己的偷襲無功而返,武儒索性也放棄了遠程優勢,合身向著崔絲塔娜撲了過去。

畢竟他手裡拿的是刀不是槍,就算這把刀稍微特殊了一點,但是顯然近戰還是要比遠程攻擊強上不少的,憑藉這種方式去和一名真正的射手玩遠程戰鬥,那估計武儒是真的活膩歪了。

不過雖然是面對著由王者召喚師操控的英雄,但是武儒心中卻是沒有多少擔憂的情緒。

用餘光打量了一眼正在衝過來的德萊厄斯,武儒卻是撇撇嘴冷笑一聲,顯然沒有把他的救援放在心上。

畢竟無論再怎麼強,他們也依舊不是同一個人,而且英雄們對於召喚師的控制,更多的是抱著反抗的情緒的,因此行動之中多有偷懶摸魚之嫌。

畢竟原本英雄們自己就可以戰鬥的,但是卻有個人非得在你腦子裡強行指揮你,這種情況還能覺得舒坦才怪了。

結果就是雖然召喚師可以強行命令他們和什麼人打,也可以命令他們使用什麼技能怎麼打,但是這攻擊能出三分力就絕對不出四分,走路能用五十分鐘走完的路程就絕對不用四十九分鐘。

畢竟有的東西就算是召喚師也控制不了的,因為既然他們要用大量的規則來束縛英雄的話,他們自己也就要准守自己定下的規矩。

用另一種說法,那就是遊戲平衡。

既然這個英雄可以瞬間跑過半個戰場,那麼憑什麼別的人不行呢?既然有人可以一擊秒殺對手,為什麼別的英雄不可以呢?

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所有人戰鬥的時候其實基本都多有留手,基本只是在不違背召喚師命令的情況下,強行將自己的實力壓制到最低的樣子。

這也導致了控制整個召喚師峽谷的魔法能量一再變化,以至於英雄們的實力也越來越弱。

如今戰鬥在這裡的人,要是和數年前進入召喚師峽谷的自己打上一場的話,基本上是會被對方殺得連他媽都認不出來的。

當然,這些暫且和場上的形式關係也不大,我們還是回到武儒這邊來。

德萊厄斯雖然想要過來支援,但是這一刻就算盧錫安他們兩人的召喚師再蠢,也知道應該做些什麼。

盧錫安對著德萊厄斯前進的方向就是一槍射去,然而就在德萊厄斯扭過身子剛剛將這一槍躲過的時候,錘石手中的鎖鏈鐮刀卻是猛的一甩,剛好將他鉤個正著。

雖然剛才就不怎麼在意,但是此刻看見德萊厄斯被拖住之後,武儒心情大好,沒了後顧之憂他想要干翻崔絲塔娜就更簡單了。

嗯,這裡的干是指打敗的意思,不是別的什麼奇怪的事。

武儒的時間點掐得很准,剛好是崔絲塔娜跳躍之後從最高點落下的時機,她可沒有二段跳的本事,選定了著落點之後自然沒法更改,這一下卻是相當於直接落入了武儒的攻擊範圍之中。

一名射手被一名劍客近身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那是雙方都非常清楚的,崔絲塔娜身體還在半空之中,眼睛就已經瞪圓了,看上去萌得讓人心臟都要驟停了一般。

但是她手上的動作可是不慢,巨大的加農炮直接瞄準了武儒,隨後武儒只感覺有一團極其可怕的能量從加農炮的炮管之中迸發而出,隨後就看見一團巨大的火球向著自己飛射過來。

【毀滅射擊】!

那火球之中所醞釀著的,乃是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甚至都不需要接近,武儒就感覺自己的眉毛頭髮都被這上面所附帶的熱量給烤焦了些許。

作為崔絲塔娜的終極技能,這一炮的威力堪稱是開碑裂石,武儒要是正面硬抗一下的話,現在絕對是立馬回擋的結局。

但是武儒不但沒躲,反倒是腳下再次加速,以一種像是要和那髮帶著毀滅氣息的炮彈同歸於盡似的氣勢沖了上去。

遠處的德萊厄斯扭頭看到這邊的情況,嘴角已是扯出一個狠厲的笑容,反倒是打出這一擊的崔絲塔娜臉上卻是帶著一絲不忍之色。

就連盧錫安也是嘆息一聲,隨後開始向後撤去,沒有人相信武儒能在這一發毀滅射擊之下存活,因此也沒有人再去多關注武儒一秒。 就在那顆帶著死亡氣息的毀滅炮彈距離不到五厘米時,所有人都已經將武儒默認成了一個死人的瞬間,武儒卻是動了起來。

他的身影化作一團幻影,不帶一絲煙火氣息的穿過了炮彈,就像是一團實體化的夢境般,彷彿和這個世界沒有絲毫的牽連。

幻影繞過了炮彈,輕輕的纏繞在崔絲塔娜身體之上,彷彿是給她披上了一件夢幻般的薄紗一般。

然而這夢卻不是什麼美夢,而是會取走人性命的噩夢!

一道刀光閃過,白色的刀影彷彿要印在所有人腦海之中一般,久久沒有散去,當武儒的身影慢慢站起,崔絲塔娜的身體卻像是在配合著一般軟軟的倒了下去。

一擊必殺!

在被武儒近身的時候起,崔絲塔娜就已經沒有半分活下來的可能性了。

對於已經無法做出任何行動的崔絲塔娜,武儒連看也沒看一眼,轉身便準備應戰德萊厄斯的攻擊。

畢竟他也沒指望過盧錫安和錘石能一直牽制住那個瘋子。

然而當武儒轉過頭去,卻是正好看見德萊厄斯那一雙彷彿在冒著紅色火焰的雙眸時,心裡還是不由得咯噔的一下。

這特喵的是開血怒了啊!

在遊戲之中德萊厄斯的血怒開啟條件,比起大部分英雄的技能前置條件來說算得上是相當困難了,但是其效果也是強得沒邊,既可以增加大量的攻擊力又能將他的被動流血技能強化到頂層。

至於在這個世界里效果怎麼樣還不好說,但是想來也不會弱就是了。

此刻德萊厄斯擺脫了盧錫安兩人的牽制,武儒看著那個聳立在他身後的幽冥監牢此時還是完好無損的模樣,武儒心裡頓時明了發生了什麼。

錘石這貨空大了!

心裡嘆息一聲,武儒頓時已是持刀沖了上去,看見他的動作德萊厄斯卻是將手中戰斧向後伸去,充滿力量的肌肉塊也開始握著斧柄瘋狂蓄力。

看見對方的動作之後,武儒連忙停下了腳步,這一記起手式太過明顯,正是德萊厄斯的大殺四方的前置動作,他自然不會傻乎乎的衝上去找死。

然而下一秒,武儒就看見了德萊厄斯臉上那猙獰的笑容,血炎雙瞳之中更是露出了駭人的精光!

還沒等武儒想明白髮生了什麼,雙臂蓄力到最高點的德萊厄斯的身影已是突然消失在了前方,隨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的出現在了武儒面前,而那巨大的戰斧更是沒有絲毫延遲的橫斬而來。

「召喚師居然還有閃現技能的?!」

原本以為這裡的召喚師就只是類似於指揮官的角色,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是可以使用召喚師技能!

這一番變故打得武儒措手不及,但是一直以來他也沒放鬆警惕,雖然德萊厄斯突然出現嚇了他一跳,但是也幾乎是同一時刻武儒就直接對著地下撲了過去。

一記勢大力沉的橫斬頓時擦著武儒的後腦勺劃了過去,武儒單手在地面上一撐,身體卻是頭下腳上的對著德萊厄斯的下巴就一腳踢了過去。

「嚯……?這麼拚命,原來是新來的嗎?」

對於這番變故德萊厄斯雖然頗為驚訝,但是卻是不閃不避的吃了武儒一腳,反手已是一斧頭就對著武儒斬了下去。

他和易大師那樣的劍客本就不同,德萊厄斯向來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不講究絲毫花巧的純粹力量的較量,無論是躲避還是卸力之類的技巧別說是從來就沒研究過,就算學了他也絕對不會去使用的。

看著那帶著血腥氣息的一斧劈下,武儒連忙向身旁一滾,隨後白晝微抬已是挑在了德萊厄斯手臂之上。

儘管對方身著重甲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這一刀還是打偏了德萊厄斯的準頭,戰斧再一次的擦著武儒身子劃過,直沒地面數十厘米之深。

「真是麻煩,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膽小懦弱的傢伙了,就不能爽快的打完就算了嗎?」

再度劈空一斧頭,德萊厄斯眼中血光更甚,光是放出的氣勢都讓武儒感到他只怕又強了幾分。

「誰都跟你一樣莽的話我還玩個屁。」武儒對於德萊厄斯的咆哮卻是沒有絲毫感覺,只是按照自己的步驟向後一躍,打算先脫離對方的攻擊範圍。

「給我回來!」

然而武儒還在半空之中,德萊厄斯卻是伸出戰斧猛的一鉤,他那戰斧之上頓時傳來一股莫名的吸力制住了武儒的身形,隨後連二連跳都使不出來就被強行鉤到了德萊厄斯身旁。

「煩人的小蟲子,給我死吧!!」

將武儒帶到身前之後,德萊厄斯卻是大吼一聲,隨後整個人都舉著戰斧跳上了半空之中,一瞬間彷彿有無盡的血海從他的戰斧之中流出一般,濃郁到讓人作嘔的血腥味頓時籠罩了整個戰場。

「諾克薩斯……斷頭台!!!!!」

瘋狂的咆哮聲,德萊厄斯最強大的攻擊掀起了一陣陣的力之狂瀾,這一瞬間武儒眼前的世界彷彿被染成了血紅色,而一柄仿若開天闢地的巨斧正對著自己斬來。

「這一次我看你要這麼躲!!」

血怒狀態下的德萊厄斯這一擊,其威力甚至還在崔絲塔娜的毀滅射擊之上,然而此時此刻得自易大師的阿爾法突襲還在冷卻之中,已是不可能再度靠它來躲開這一擊。

至於到現在都還沒能跟上來的盧錫安兩人就更是指望不上,德萊厄斯眼中的嗜血慾望已是翻湧而出,彷彿自己已經看見了眼前的敵人被自己一斧斬成兩半,自己沐浴在他的血和內臟之中的場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