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但對於紀羽來,這些畫豈能不熟悉?天人,他豈能不熟悉?

這根本就是上一個時代毀滅的場景!

上一個時代,戰火紛飛,天人入侵,無數的巨獸與天人大戰,最後打得天崩地裂。

而這些壁畫,每一幅都有一場戰鬥,不知道刻在這裡到底有什麼意義,不知道為了什麼……

「紀羽,我覺得好黑暗……」林仙兒站在紀羽的身邊,同樣跟紀羽一起看著這些壁畫,她渾身都有些顫抖,對於這些戰鬥,她感覺到了一種陰暗與恐懼。

紀羽緊緊的握了握林仙兒的手:「別當心,這只是當年重現,現在,不會發生。」

「那……以後呢?」林仙兒下意識的問道。

「以後……我會保護你……」貓撲中文 ?「我想跟你並肩作戰」林仙兒握住紀羽的手,喃喃道。紀羽重重的點了點頭,之後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武俠之戰盡群雄 他知道,若是未來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林仙兒肯定會站在自己的身邊,陪自己生,陪自己死。

但這些都不是他願意想的,他並不想就這麼死去

「天吶,這些戰鬥還有這些,這些壁畫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在告訴我們天人的戰鬥方法,好讓我們知道等會要怎麼跟天人殘魂戰鬥不成」青玉在這陵園轉了一拳,最後喃喃道。

聽到這句話,紀羽渾身一震,而後雙眼大睜的朝著青玉的方向望去,心中有無數的可能性浮現而起這樣戰鬥戰鬥

「是啊也許真的是這樣呢」紀羽心中又驚又喜。他一直在想這些壁畫是什麼意思,說不定創造這個壁畫的人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後人知道,讓後人了解天人的戰鬥方式呢

「不過這到底是誰畫的呢那個人未免也太恐怖了吧,難道每一場大戰他都經歷過嗎竟然還刻畫得這麼詳細」冷冷那有些狐疑的聲音傳來。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嗎 誰畫的紀羽還真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他發現這些壁畫所描繪的都是當年末日的時候,他心中便已經是震驚無比了,哪裡還會有心思去想這些,但現在經過冷冷的提起,他又是有些奇怪了,是安么人,到底是什麼人畫的這個陵園,到底是誰建造起來的呢末日的戰鬥,那絕對不是遊戲,而且據他所知,當年參與了這辰斗的人,應該都已經死了才對,沒有能存活下來的畢竟,當時的滅亡,是整個時代的滅亡啊。

「這些壁畫是有順序的,你們仔細看,從最後的太平開始,然後戰爭的點燃按照規矩看下去,我覺得有可能能找到鎮魂鐘的線索也說不定。」 特種兵王在山村 此時,白切忽然說道。

「是了,慢慢看下去」眾人就像是馬上受到了啟發一般,開始順著壁畫一張一張的看去。

無數的戰鬥,紀羽心中有鬱悶,有興奮,有熱血,但當他看到最後的時候,卻又化成了一種悲憤,一種無奈。

最後難道都是要滅亡的么

「沒了不會吧」他們順著方向一路看去,再轉過一圈,即將回到原來的位置的時候,壁畫,卻忽然消失不見了牆上什麼都沒有。

就是一副普通的牆。

「就是這裡」就在此時,孤門風忽然一聲大喝,長劍出鞘,一劍便朝著眼前那空無一物的牆上斬去。

這一變化太突然了,紀羽他們急忙退開一步。就在他們退開一步不過一會兒,他們原本所站立的地方忽然變有黑氣繚繞而起,陰森而又恐怖。

鏘一聲鏗鏘之聲迸發而出,孤門風一劍斬在牆上,牆上沒有出現任何的刮痕,但卻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青藍色煙霧。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么」青玉幾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這發生得太突然。

「小心些,天人來了」孤門風忽然喊道,他雙眼猩紅,整個人就像是要發狂了一般,一把劍耍的出神入化,直接將周圍的青藍色煙霧斬開,整個人變得凌厲無比,像是見到了大敵一般。

而就在此時,紀羽他們自然也感覺到了一股不同的氣息,陰森無比。

「是天人」紀羽眉頭一皺,臉色凝重至極。他對天人的氣息實在是太熟悉了。

此時青玉,冷冷以及白切也很快就進入了戰鬥的狀態,他們知道,眼下出現的這個天人,就是他們最終的敵人,一個不小心他們都會徹底的死去。

「桀桀桀桀沒想到你竟然能認出我來,可惜你沒有**,我的目標並不是你啊」一陣桀桀怪笑的聲音傳來,讓人毛骨悚然。

果然是天人殘魂紀羽心中一冷,他自然是感覺得出來,石碑人影也幻化過一次天人殘魂啊。

「哼我怎麼可能認不出,當年我師父可就是死在你的手上的」孤門風手持長劍,戾氣極重。

眾人這才明白為什麼孤門風會這麼快發現天人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師父呵呵看來你是當年的餘孽啊,也罷,今日我便讓你灰飛煙滅吧,也算是為了慶祝我能得到肉身重生」忽然,一陣青藍色的煙霧慢慢的聚集而起,最後化成了一個面目猙獰的中年人模樣,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三隻眼睛,第三隻眼根本就不是人眼,而是一隻鷹眼

「當年的仇,今天我就要你千百倍的償還」孤門風冷哼一聲。下一霎,他戰力全開,一劍站出,幻化出無數的劍影。

「不過,只是你還是差得遠了」天人笑了笑,微微彈指,那強橫的力量直接便將孤門風幻化出來的無數劍影給打散了。

紀羽心中一凜,看來這天人吸收了無數人的靈魂,現在已經變強了不少要勝利,有困難了。

「紀羽,你跟仙兒趕緊去找鎮魂鍾,這裡我們來牽制」白切推了推紀羽,說道。

「恩,好」紀羽點頭,留在這裡沒有用,他的任務是將鎮魂鍾取出,鎮魂鍾,也只有他能夠取出這裡的戰鬥,只有暫且先交給孤門風他們了。

「嘿嘿,天人孫子,就跟你爺爺我打一打吧」青玉大笑一聲,一手持蕭,沖向了天人殘魂。

「冰之力,封」冷冷哼了一聲。一道寒冰的力量釋放而出,不斷的朝著天人殘魂侵蝕而去。

而白切則是念念有詞,一個個金黃色的字也跟著朝著天人殘魂鎮壓。

「先交給你們了,等我回來」紀羽看著眾人,點頭說道。他拉著林仙兒便欲朝著天人身後的那個房間衝去。

「別做夢了,你是我的肉身,你哪也去不了」天人又哪裡可能會讓紀羽離開,他朝著紀羽大吼一聲,隨手一揮,很快便有斑駁光點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

「糟糕,紀羽小心」

「麻煩了快避開」此時,孤門風幾人見狀,急忙朝著紀羽大吼道。本書來源品&書網:[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斑駁光點的速度非常快,根本就來不及阻止,一下子就鋪天蓋地般朝著紀羽的身上落下。

孤門風幾人甚至連救都來不及,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一瞬間,紀羽以及林仙兒的身上便落下了無數的光點,直接黏在了他們的身上。

「快逃你們快逃,我們拖住它」青玉沒有想太多,只有急忙朝著紀羽吼道。

「桀桀,想逃你可是我的肉身啊,別想走」天人殘魂桀桀怪笑一聲。下一霎,他便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等擁有了肉身,我再好好的收拾你們。」

「你做夢」

「休想得逞」孤門風他們又哪裡會讓天人殘魂這麼簡單就得逞,馬上便跟著出手,然而天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攔下,僅僅一瞬間,天人化成一道青藍色光芒,便衝到了紀羽的眼前。

「糟糕」

「完了」青玉等人臉色一變,甚至連孤門風的臉色都不好看了。一旦天人殘魂有了肉身,那他的實力絕對會強大無數倍

「怎麼我一開始就忘了告訴紀羽這件事情呢」

「哎,完了」連白切都有些懊惱了。這樣下去,他們肯定是完蛋了。只是他們卻都沒有發現此時的紀羽,臉色依舊是那樣的淡然。

在天人到來的一瞬間他的確做出了一副有些驚慌的表情,但很快,他又恢復了那種冷意。

「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肉身我來接管,我會讓它釋放出最耀眼的光芒的」那天人殘魂殘忍的看著紀羽,下一霎,他嘴巴大張,便要將紀羽的靈魂吞併。

「紀羽」冷冷臉色大變,有些凄慘的喊著。

「完了完了」青玉的臉色也有無數的失望千算萬算,漏此一算。然而,就在此刻,紀羽的聲音卻忽然傳來

「謝了,不過我希望我能親眼看到這一幕所以,還是你去死吧」一道火焰的光芒綻放而開,讓得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而天人殘魂,此刻臉色更是劇變,他是殘魂,他怕火焰紀羽祭出了火靈變,卻直接往他的身上扔了過去,強橫的力量直接便讓他的靈魂都差點消散了。

「啊」天人殘魂發出了一聲慘叫,直接化成一道光芒飛離了紀羽。等得離紀羽一段距離的時候,他方才怒目橫睜的盯向紀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沒有被封印」這的確是顛覆了他的認知,這杏的修為還沒有到靈魂境界,不可能能躲過他的封印才對的但現在卻躲過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真可惜,是我太急了不然我直接將你焚盡。」看了看天人,紀羽一臉失望的搖了曳。

當然,他說這話只是為了刺激一下天人殘魂,雖然沒有了巔峰力量,天人殘魂依舊是非常恐怖的,就像剛剛的逃離,那種速度根本就不是他能夠企及的。

紀羽知道。要收拾這個殘魂,就必須要將鎮魂鍾拿來。好在有傳承的力量,否則這一次行動馬上就失敗了紀羽心中對那石碑人影還是有幾分感激的。

此時,孤門風他們都是鬆了口氣,沒想到紀羽還有這一招,沒有多想什麼,他們很快便將天人殘魂給包圍了起來,進行新一輪的圍剿。

雖然剛剛紀羽的攻擊並沒有起到太厲害的作用,但多少對天人殘魂也有了一些影響,在這一瞬間,孤門風他們竟然還隱隱佔據了上風。

戰鬥,再一次展開了、而紀羽拉著林仙兒,也慢慢的朝著那沒有壁畫的石門方向衝去。

「你確定是在這間嗎」林仙兒問道。畢竟這裡石室太多了,很容易瘍錯誤。

「沒錯的,我有直覺,相信我」紀羽點了點頭,拉著林仙兒便是沖了進去。

他現在忽然想明白了一些東西,那每一幅壁畫都是對應一辰斗不錯,他還特地注意了一下這壁畫的位置,跟著戰鬥的位置相對應一下,赫然發現,其實這其中的安排還是有些道理的。

當他剛進入陵園,看到橫立在中間的那副牆的時候,他便有了這種想法,那個祭壇,是在中央的,那隻巨手,也是在中央的也就是說,壁畫有著相對應的位置。

他相信,每一幅壁畫中那戰死的天人亡靈都肯定是存在於相對應的刻有那副壁畫的石室裡面。

而眼前的這個天人殘魂應該是最後一站的其中一人,他所在的位置就是鎮魂鐘的位置,極有可能鎮魂鍾就在這間石室之後。

所以紀羽才想要賭一把,要衝進這間石室。這一回,天人殘魂也沒能再阻止紀羽,一瞬間,紀羽拉著林仙兒便沖了進來。

一片黑暗籠罩而來,進入了石室,這裡沒有任何的光芒。紀羽祭出了一道火焰,點燃了這片黑暗。

「壁畫」林仙兒有些驚訝。紀羽此時也是驚訝的,壁畫進入是在裡面這一副壁畫也是刻畫著當年的戰鬥。

大陸已經是凌亂不堪了,幾乎所有的生命都死絕了,有的只有戰鬥,而且壁畫上顯示的戰鬥是異常慘烈的。

無數的天人,在圍攻兩個巨獸。想來這兩個巨獸應該是那個時代的巔峰強者了。

這場大戰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最後,死傷無數兩個巨獸強勢無匹,以強橫的力量鎮殺了無數的天人,血流成河,戰得天崩地裂。

但最後,那兩個巨獸卻還是精疲力盡,被巨獸打敗,但在死前,他們釋放了最強大的力量,幾乎將所有的天人拉下了地獄緊接著便是戰鬥之後的場景,有無數的惡靈覺醒在這片土地之上。

「真是慘烈的戰鬥。」紀羽喃喃道。

「我們也會經歷這麼嗎」林仙兒看著,不禁問道。紀羽沉默,沒有說話會嗎肯定是會的,但,他並不想將這種事情告訴林仙兒啊

「看,鎮魂鍾出來了」就在此時,林仙兒忽然說道。順著林仙兒的指尖,紀羽的確是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鐘鼎出現,鎮殺了無數的亡靈

「這是鎮魂鍾」紀羽心中巨顫。而就在此時,一個光芒同時釋放而出,照亮了整個石室。

本書來源品&書網:[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光芒點燃了整個石室,那原本的陰森氣息在此刻也徹底的消散而去,隱隱之間,紀羽甚至聽到了幾聲慘叫。

光芒散去之後,一個充滿著古樸氣息的鐘鼎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此鍾高約兩米,要有三五個人合抱才能將其薄,鐘身上有無數的條紋,每一條的條紋上都有一種古怪的符文,一道道古怪的氣息從那符文上散發而出,卻讓人有種心神寧靜的感覺。

「這便是鎮魂鍾?」紀羽看了看石壁上鎮魂鐘的樣子,又看了看眼前出現的這個鐘鼎。

毫無疑問,眼前這個定然就是那鎮魂鍾,不過紀羽還是覺得有些玄幻竟然這麼簡單就出現了?

「那我們現在就將它抬出去嗎?」林仙兒站在紀羽的身邊,轉頭看向紀羽。

紀羽沉默著看著眼前的鎮魂鍾,他的確是打算直接搬出去,但這又似乎太過簡單了一些那天人殘魂不可能會這麼容易就讓自己得到鎮魂鍾吧?

「也罷,試一試再說!」想到這裡,紀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便走到了鎮魂鐘的面前,不管這是不是陷阱,試試看就知道了。

他一手抓著鎮魂鐘的一邊,雙腿站成馬步狀,做好了發力的準備。

「喝!」

下一霎,他一聲大喝,猛地一用力,要將這鐘鼎舉起。

然而,就在此時,鐘鼎上那古怪的符文開始散發出陣陣光芒,那光芒慢慢的飄散而去,最後竟然附著在紀羽的手臂之上,沒多久,紀羽便感覺自己手臂上的力氣開始慢慢的消散而去

「這,不會吧?怎麼回事?」

紀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那光芒沒有任何的傷害性,但卻能將他的力氣全部化解?

「不,不知道我就看到那些光。」林仙兒在一邊也異常的不解,這怎麼回事?

「再試一次!」

沒有辦法,紀羽只有慢慢的再來一次。

一手抓子鼎的一邊,猛地一用力。

械,m.

而就在此刻,同樣的事情竟然又一次發生了,鐘鼎上的符文開始慢慢的飄散而起,最後落在了他的手上。

在這一瞬間,紀羽只覺得自己的力氣像是瞬間被抽空了一般,完全沒有了任何的力氣。

無奈,他只有放開雙手,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個鐘鼎。

他還一點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仙兒,要不你來試試看?」這時,紀羽看向林仙兒,說道。

「恩。」

林仙兒點了點頭。

便見她慢慢的走到這鐘鼎的旁邊,兩隻手抓子鼎,正欲用力。

同樣的事情在此刻便又一次的發生了

「符文,是符文!」

這時,紀羽驚訝的喊道,這一回他算是看清楚了,是符文的力量!

只見一個個古怪的符文從鐘鼎上慢慢的釋放而出,最後落入林仙兒的雙手,而也就在此時,林仙兒的手就慢慢的收了回去。

「那道光芒一落到我的手上我就沒有任何力氣了。」林仙兒也有些苦惱的說道。

紀羽摸了摸鼻子,有幾分頭疼的看著眼前這鐘鼎。

鎮魂鍾,不是只對靈魂有作用嗎?怎麼還能將他們的力氣給化解掉呢?這樣他怎麼驅動鎮魂鍾啊!

「我再看看。」

這時,紀羽想了想之後,又一次站在了鎮魂鐘的面前。

只見他身上慢慢的燃起了幾道戰氣,最後那戰氣慢慢的流動到他的手臂之上,將他的手臂慢慢的包裹起來,形成了一道保護層。

「起!」

紀羽大喝一聲,旋即便開始不斷的用力,想要將鐘鼎舉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