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但是卻不敢說出自己非酋的身份,生怕被這位好不容易認識的大腿打死。

「墨哥,我相信你。」 曹魏所住的小屋內。

曹魏帶著黑眼圈,準備起身去巡查。

這時同樣帶著黑眼圈的馬克推門走了進來。

「老大,你讓我弄的名單列出來了。」馬克取出一份表格遞給了曹魏。

曹魏接過表格,讓系統給名單上的人全都加大擼圈擼的難度係數。

系統很快就照辦,在短短几秒就完成了更改。

「老大,我困死了,我要先回去補個覺。」馬克非常疲憊的走了。

曹魏站在門前打了個哈欠,頓時困意襲來,重新躺在床上睡去。

遊戲廳內。

某個七殺客棧的獸人樂呵的進入遊戲廳,將黑金放入機器內后,單手放在登陸器的上方,心裡尋思著今天可以拿到幾個寶箱時,進入了遊戲。

「三秒后請出戰。」熟悉的聲音響起。

獸人和另外四個路人隨隨便便買了件裝備就出發了。

…半分鐘過後。

獸人黑著臉,和四個同伴重新回到了營地。

就在幾秒鐘前,他們遇到了一群可怕的傢伙。

這群人動作敏捷,刀刀致命,而且速度快到飛起。

「兄弟,看樣子我們這局要輸了呀。」一個路人隨口說了聲。

獸人表示不服,拿著手裡的雙頭錘再次趕往了戰場。

幾秒鐘過後,獸人再次回到了營地。

「他喵的!這群人到底是什麼鬼?怎麼這麼強?」獸人心裡很絕望。

看著頭頂顯示第二個關卡被攻破的消息放出,第一次感覺到了無力。

…幾分鐘過後,黑方營地被攻破。

獸人的戰績也停留在了05。

「咻!」獸人回到了擼圈擼子機器前。

這次他沒有立即進入遊玩,而是扯上了四個同樣屬於七殺客棧的兄弟后,一起進入了遊戲,準備五黑虐菜。

數分鐘過後。

五個人很絕望的看著自家營地被人攻破。

說實話,這局比賽毫無爭議。

五人全場被虐。

特別是對面那個拿著長劍的劍客,更是三次1v5打的七殺客棧的水友們心態爆炸。

「難道今天我出門沒看黃曆嗎?怎麼遇到了這麼強的人?」獸人重新回到登陸器前,心裡默默的想著。

與此同時,一群七殺客棧的人,基本上都遇到了同樣的狀況,被大神血虐。

…正午時分。

曹魏剛剛睡醒,起身來到了遊戲廳內。

只見其中沒了昨日那種歡樂的狀況。

反倒多了很多一臉苦愁模樣的人。

曹魏打開掃描,這群人頭頂立即顯露出了名字和所屬勢力。

發現大半都是七殺客棧的。

而這群人也被非常凄慘的虐了一個早上。

「啊…我要瘋了,為什麼我隊友這麼坑,對面這麼神?」一個獸人大聲咆哮著。

曹魏站在一旁笑嘻嘻的看著,心裡別提多舒服。

「叮玲玲,叮玲玲,帥氣的曹魏請接電話…」大哥大的呼叫聲突然響起。

曹魏掏出大哥大,只見是甘小雞呼叫自己。

「喂,小雞啊?啥事啊?」曹魏詢問著。

甘小雞講道:「老大,你能來一趟雜貨店嗎?這裡有一群人找你。」

「好的,馬上過來。」曹魏說完,掛斷了大哥大,獨自離開了勇者遊戲廳。

…有名雜貨店內。

小二帶著幾個人站在那裡,看樣子很著急。

「小兄弟,曹老闆還沒來嗎?」

甘小雞收起了大哥大,講道:「師傅馬上來,要不您坐下來等會?」

小二心急如焚,又怎麼可能坐的住。

「算了,我還是站著等吧。」

…幾分鐘后,曹魏走進了雜貨店。

眼見是酒館的地精小二,覺著他是來買米酒的。

「小兄弟,又來買米酒?」

小二見到了曹魏,急忙湊了上去。

「曹老闆你老實告訴我,米酒你是不是賣給別人了?」

「別人?」曹魏一臉的疑惑。

「小兄弟你可別瞎說,我曹魏做人是有原則的,在加上我們還簽了合同,我怎麼可能會賣米酒給別人。」

小二聽罷,直接掏出了一瓶酒。

曹魏一臉好奇:「這是什麼?咪酒?」

小二解釋道:「最近市面上出現了這種酒,盒起來味道和我們的米酒很接近,並且價格還比我的米酒便宜太對,對我的生意造成了嚴重的打擊。」

「味道差不多?怎麼可能!」曹魏好奇的接過「咪酒」打開瓶蓋喝了小口。

說實話,味道很接近。

不過曹魏卻總感覺什麼地方怪怪的。

「怎麼樣曹老闆?我說的沒錯吧?」小二詢問著。

曹魏再次喝了口,突然有種想要繼續喝下去的衝動。

「不對,這東西有古怪。」

曹魏立即打開了系統,對這瓶「咪酒」進行了全方位的檢查。

發現這「咪酒」的配方非常簡單。

只不過裡面好像多了一種名叫「幻粉」的東西。

「小二,你知道什麼是幻粉嗎?」小二聽完后,表情大變。

「我明白了,原來是那幫人在搞事。」小二想到了什麼。

再次喝了口「咪酒」頓時感覺這東西,和普通的垃圾酒味道一模一樣。

「曹老闆,不瞞你說,這幻粉是賭徒幫的一種秘葯,服用后可以讓人產生心中想到過的味道。」

「而我們之所以喝了咪酒,會產生米酒的味道,就是因為我們心中想著米酒,所以才產生了幻味。」

曹魏聽完,露出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小二這時也跟身後的幾個跟班說了些什麼,幾個跟班立馬小跑出了雜貨店。

「曹老闆,這次真對不住您,既然懷疑到了你頭上。」小二顯得非常不好意思。

曹魏笑了笑講道:「能理解,能理解。」

小二:「其實我這次來,第一是問清楚咪酒的事,第二是想和曹老闆您簽訂一個長期合同,今後好讓我手下可以定期來取米酒。」

曹魏聽著,感覺沒毛病。

所以也就同意了小二的提議,雙方簽訂了長期合同。

曹魏每個星期都得給小二的酒館,提供50單位的米酒,價格為每月250黑金。

當然,曹魏不僅僅只有米酒。

所以也就扯著小二,坐在一旁后,取出一杯新鮮的黑橘果汁,推給了小二。

「嘗嘗,美容養顏的,喝完你絕對不會後悔。」 小二看了眼黑色的黑橘果汁。

從賣相上看,還真別說,不錯。

所以也就直接端了起來,用鼻子聞了聞。

「幹什麼?怕我毒害你啊?」曹魏在一旁笑著說道。

小二沒有回答,眯著眼喝了一小口黑橘果汁。

「這…這實在是太美味了。」小二發出了感嘆,連喝數口果汁,眯著眼好像在回味什麼。

一旁的甘小雞看的一愣一愣的,好奇的走上前,端起黑橘果汁也喝了小口。

「哇…這東西真好喝。」甘小雞已經徹底被黑橘果汁所征服。

小二這時也睜開了眼,見到自己的黑橘果汁在甘小雞手裡,立馬搶了回來,一口飲盡。

「曹老闆,這果汁怎麼賣?」

曹魏笑呵呵的講道:「這果汁不貴,兩滴一黑金。」

小二坐著尋思了會。

雖說這個黑橘果汁,不能像米酒那樣和其他東西摻雜在一起賣。

但是這東西對女性客戶的吸引力顯然是巨大的。

「好,這東西有多少,我要多少。」小二豪爽的說著。

曹魏直接將儲物空間內的幾百滴黑橘果汁,放入一個儲物戒內,遞給了小二。

「這裡總共三百六十滴,你查收一下。」

小二並未查驗,直接掏出了一張黑金卡。

「曹老闆,這張卡里有一千黑金,多出來的就當是對今後收購黑橘果汁的定金。」

曹魏笑呵呵的收起黑金卡。

小二也收起了儲物戒,眼見已經沒有事,就和曹魏告辭,回酒館去了。

「師傅,我有件事要跟你說。」小二剛走,甘小雞立馬湊了上來。

曹魏回頭看向甘小雞:「說吧。」

甘小雞講道:「明天就是我外公的生日,所以我想請假。」

曹魏一聽,當然沒問題。

畢竟自己身為老闆中的楷模,怎麼可以干出虐待員工的事情。

「沒問題,明天你去就是了。」

甘小雞突然顯得很猶豫,站在原地看起來很彆扭。

「那個,師傅…其實我想讓你陪我一起去。」

「一起去?」曹魏尋思了會,心想明天也沒啥重要的事情,也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在去之前,曹魏覺著應該給自己和小雞買套衣服。

不然就這樣過去,估計還沒進去,就被門衛給趕出來。

「小雞,走,今兒本神子帶你去買幾套衣服。」曹魏扯著甘小雞向著店外走去。

甘小雞原本想要拒絕。

但是在曹魏的一番勸導下,還是關了店門,跟著曹魏去了墮落城內的某條豪華街。

傳聞,能來豪華街的人非富即貴。

好像曹魏和甘小雞穿的這麼樸素的,還真沒見過。

當然,這裡的人素質還算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