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8 日

但是手被傅藝橫拉住了。

「安安,不要追,不能讓自己再陷進去!」

傅藝橫的手很用力,李安安掙脫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褚逸辰的車子遠去,不知怎麼的,她心裏有點疼!

「只有這樣,你才能擺脫他的糾纏!」

李安安抬眼看着傅藝橫,真的能嗎?她不知道!低頭,眼眶有點濕潤!

「好了,安安我送你回去,好好睡一覺,重新開始,以後你的生活我來照顧!」

傅藝橫手摸在她的柔軟的髮絲上,他很高興,他能這麼維護他,褚逸辰輸了。

「嗯」

李安安閉眼,強迫自己笑,但笑不出來,她想過和褚逸辰一刀兩斷,但沒料到這麼突然!

完全沒有給她準備的機會。

「安安,換個房子住,住我那裏去,我擔心你住原來的地方,會想起不開心的事!」

傅藝橫準備安排人幫她搬家。

這個機會是褚逸辰送上門的,他會好好把握!

李安安拒絕了「不用了,孩子們已經習慣住那裏了,而且我想褚逸辰應該不會纏着我了,天底下漂亮的女人那麼多,他不是非我不可。」

「再說了他擁有那麼的財富那麼高的地位,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你說是不是!」

李安安閉眼,就這樣吧,這樣孩子們也更安全。

「好,我送你回去!」

傅藝橫牽着她的手上車,給她繫上安全帶,忍住心裏的難受,送她回去。

關上門,李安安無力躺在沙發上,從昨天到現在像是做夢一樣,昨天還和褚逸辰滑雪,今天就吵架,就褚逸辰的驕傲,應該不會再找她。

她閉眼,讓自己冷靜一下,很久后,睜開眼,她已經想清楚了,原本他們就一個錯誤的開始。

就這樣吧,現在李崇的手上還握着她的視頻,不知道哪天會被曝光出來,如果到時候他用那種厭惡的目光看着她,還不如現在就斷了。

下午李安安打起精神去幼兒園接孩子。

現在和褚逸辰鬧掰了,他一定不會派人來接孩子的,所以她要自己去接。

但是等她到的時候,發現李程站在幼兒園門口,看着她的目光頗帶着幾分埋怨。

「總裁讓我來接孩子!」

李安安迴避他的目光「不用,我自己會接,而且以後也不用麻煩他!」

李程「李安安你真的喜歡傅藝橫!」

問這話的時候,他都替總裁不值,李安安真是不知好歹!

「沒有,說了我們只是朋友!」

這時候幼兒園門也開了,李安安快步去接孩子!

「媽咪,爸比呢?」

寶寶沒有看到爸比的身影,委屈。

李安安不知道怎麼和孩子說。

李程哄「總裁在開會,不忙了就來陪你。」

李安安卻是聽懂了,這是敷衍的話!

酒吧。

包廂龍庭被抓過來喝酒,就他和褚逸辰兩個人。

「李安安維護傅藝橫,真是品味差,就傅藝橫之前那風流樣,有什麼值得她喜歡的!」

龍庭冷笑,剛剛接手傅家就要和他哥斗,沒死過!

。零點中文網] 「厲害!」

秦荷朝着他豎起了大拇指,燕九的話,真是說的太好了,別說村民們了,就是她聽了,也覺得是未來格外值得期待。

「還要謝謝爹。」燕九陪着她坐馬車,凝視着她的笑臉,如果不是她說動了秦正松,事情也不會這麼順利。

「我爹。」

秦荷糾正。

「也是我爹。」燕九提醒。

秦荷湊上前,眨了眨眼說:「燕九,我們還沒成親呢,你就改口了?」

隨着她的湊近,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不斷的往鼻子裏鑽,他的眸色微暗:「早晚都得改口。」

「我爹要是聽到,肯定又要酸了。」秦荷想到秦正松酸溜溜的樣子,就忍不住想笑。

燕九望着她的笑容忽然加深,眼底透著不解。

「咳。」

秦荷清了清嗓子說:「如果你女兒馬上就要嫁給別人了,你酸嗎?」

女兒馬上要嫁給別人了?

燕九一想到這一點,立刻握着她的手道:「以後我們生兒子。」

「重男輕女。」秦荷低笑着。

燕九喃喃:「我可捨不得女兒嫁給別人。」

因着這一件事情,燕九一有空的時候,就帶禮物過來秦家,陪秦正松聊天,年前還陪着秦正松去了一趟後山打獵呢。

燕九非常高明的讓著秦正松,把秦正松哄的高高興興的。

一轉眼,又是一年。

十七歲的秦荷,如同盛開的花兒一般,傾城絕色。

如果不是因為秦荷已經訂親的話,只怕秦家的門檻,早就被踏平了。

「朱三姑娘和牧秋要訂親了?」秦荷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以為自已聽錯了呢,銀環的事情處理完了之後,牧秋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她也就當作不知道了。

「對,朱家現在是歡天喜地的,為此,還特意設了粥場,給下人發了雙倍的月錢。」夕照打聽到的消息,也是非常可靠的。

「哦,那正好。」

秦荷對他們的消息是一點都不感興趣的,她喃喃道:訂婚做什麼,還不如直接成親呢。

「牧秋,應該不會再來了。」

夕照這般說着,誰知道,不過幾天的功夫,就再次碰上牧秋了。

幾個月的時間沒見,牧秋依舊是那一副貴公子的樣子,只不過,他的身旁,帶着他的未婚妻,朱三姑娘,朱文芳。

「恭喜朱姑娘訂婚之喜,祝你們早日成親,白頭到老。」秦荷真誠的祝福着,最好別來找她的麻煩。

「謝謝。」

朱文芳含羞帶怯的看了牧秋一眼,隨即問:「秦姑娘也是來游湖的嗎?」

春天來了,陽光明媚,正是游湖的好時機。

「不是。」

秦荷反駁的格外乾脆,今天的她,可不是來游湖的,是去找燕九的,不過,這裏離約定的地方,就隔了一條街,她就在湖邊站着,看看風景了。

「天氣尚好,要不,秦姑娘隨我們一塊游湖?」牧秋的話音方落,朱文芳的臉色就變了。

牧秋悄悄在朱文芳旁邊耳語幾句,朱文芳才硬擠出一點笑容,說:「我還不知道,原來秦姑娘是牧秋的救命恩人呢,謝謝秦姑娘。」

「舉手之勞。」

秦荷默默的退了一步道:「我就不打擾你們游湖了,我還要等我未婚夫,失賠。」

秦荷利索的轉身離開。

牧秋看她的眼神,讓她十分的不喜,當着朱文芳的面,說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船上,風景優美的船上,朱文芳和牧秋對面而坐,徐徐春風吹來,還帶着絲絲寒意。

朱文芳攏了攏身上的披風,視線在牧秋的身上轉了一圈,她的眼底,是痴情又纏綿的。

能和牧秋訂親,朱文芳特別的高興,她喜歡牧秋身上那種貴公子的氣息,喜歡牧秋的俊朗,更別提牧秋的身份,更讓朱文芳覺得能和牧秋訂親,是她的福份。

這些日子,朱文芳覺得像是泡在蜜罐里一般,就連她最不愛做女紅,也耐著性子,做了大半個月,一想到要穿上嫁衣,嫁給心愛的男人,她這心裏呀,就格外的甜蜜。

今日牧秋特意約她來游湖,為了今天,她衣裳都不知道換了幾套,和牧秋一塊去吃了幸福奶茶,又吃了點心,如果不碰到秦荷的話,她肯定會一直的幸福下去的。

秦荷……

朱文芳的眼眸閃了閃,她和秦荷算是認識的,以前經常施粥,再加上錦繡坊的衣裳好看,也見過很多回,秦荷從一個鄉村的丫頭,後來成了錦繡坊的東家的乾女兒,朱文芳對秦家,其實是看不起的。

和朱家幾代富庶相比,秦家明顯是近幾年才發展起來的。

不少人傳秦荷是豐安第一美人的時候,朱文芳更是不喜的,明明她也生的很美。

再後來,知道她和京都的燕家,長公主的嫡子訂親的時候,她還嫉妒過,她在心底許下誓言,一定要嫁得比秦荷還要好。

現在如願了,牧秋看秦荷的眼神,還有今日的介紹,提議一起去游湖,就像是一盆涼水,將她潑了一個透心涼。

「文芳,小荷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真的很想報答她,才會邀請她游湖的,你不會介意吧?」牧秋的聲音不疾不徐。

朱文芳揚起嘴角,哪怕心底再不願,此時,卻是一點都沒表現出來,她手裏的帕子都快絞破了,她笑道:「當然不會介意,聽說秦姑娘學醫,是她的醫術救了你嗎?」

「對。」牧秋把之前受傷,又被秦荷碰上,所救的事情說了出來,他道:「要不是小荷,我怕是不能站在你的面前了。」

小荷。

這麼親呢的稱呼,朱文芳心底不高興,她是女子,從小在後院長大,牧秋看秦荷的眼神,她太清楚了,她道:「那我要好好放謝謝秦姑娘,聽說她和燕公子訂親了,長公子的嫡子,也是現在的縣令,他們可真般配。」

朱文芳似對一切都沒有察覺,繼續道:「等她成親的時候,我一定送上一份厚厚的添妝禮,以表達對秦姑娘的感謝。」

「嗯。」

牧秋聽到她成親的事情,語氣淡了幾分,說:「文芳,要不下回設宴請秦姑娘吃飯,就當感謝她的救命之恩?」

。 紫蘭在跟隨七彩花仙眾人一同與秦楓道別後,立在後方默默地望著,到了最後,也沒有說出心裡想說的話。

「各位,多謝你們了,明日一早,我們便要走了。我想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末了,秦楓沖眾人說道。

「靈界比武!」白衣真君吐出四個字,眼中射出道道精光,「到時恐怕整個靈界的天驕都將匯聚聖靈,可以見識一下外界的天驕了。」

「呵呵,沒錯,聖靈與仙靈的已是見識一些,不知浩靈以及其他諸多海島的天驕又如何?」星游淡笑道。

「星兄,你忘了還有天靈,天靈的天驕絕不會輸於任何大陸!」秦楓立即接道。

「哦?」聽得此言,星游目光微閃,似乎終於是明白了。

眾人也都紛紛一愣,但他們都是魔靈當代最傑出的一輩,都極為聰慧,聯繫種種,終究是明白了。

沒有再多說什麼,眾人紛紛離去,而秦楓與冥雎也為明早的離開準備著。

秦楓將藍妖宗宗主之位傳於藍火魔尊,玄夜魔尊、藍林妖尊、葛獻等人都已戰死,留下的尊級強者實在不多。

戰天在得知秦楓要離開后,便也決定在之後離開藍妖宗,繼續獨自遊歷四方,去各處戰鬥,提升自己。

秦楓與冥雎一同回到房中,秦楓從界王鼎中取出了被一絲春之力封存的地獄血蓮。

冥雎的目光不由凝聚在那血蓮之上,當初幽冥宗便打算讓其服用這朵地獄血蓮,以此進一步激發她的幽土靈體,以便溝通幽冥之界。

精神海的封印被破除,卻不影響她對之前的記憶,在回來的路上,她便是對秦楓稍微提及了一些。

幽冥宗以及血龍谷、修羅門的人的確是魔族後裔,幽冥宗內核心人員都是魔族,只有外圍部分強者是魔靈大陸上的人類。

當初遠古大戰以魔族敗退為結局,但魔族雖退,卻也有部分被打散的魔族來不及撤退,在各地隱藏起來,同時,魔族高層也派遣部分人馬遺留下來了,潛伏在靈界,為下一次的進攻做準備。

這些魔族最終大多匯聚於魔靈大陸,經過數十萬年的積累,漸漸形成了幽冥宗等三大勢力。

當初,九幽殿的人正是看中冥雎特殊的冥土靈體,將其進化為幽土,以此溝通魔族密地幽冥,想與魔族高層取得更為密切的聯繫,並搭建通道。

他們帶她去的山谷便是通向幽冥的一個通道,但目前只能傳遞消息,卻難以來往。

「小雎,這地獄血蓮頗具神效,本來是屬於你的,但我這有著重要的原因,需要大半……」秦楓望著身旁終於回歸的冥雎,有些歉意地說道。

冥雎打斷了他的話,道:「楓,你我之間還何須客氣,若是你要,這地獄血蓮便全歸你了。」

秦楓搖搖頭,道:「這倒不用,這對修者有益,我希望我們都能變得更強。」

隨即,秦楓將這地獄血蓮切開,一小半給了冥雎,剩下的則歸他,當然,真正能被他所服用的恐怕一半都沒有,因為他靈魂深處的存在需要這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