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但是,江寂塵不是自封修為了?

所有的人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而韓青似早有準備,在小月兒出現那一刻,已經飛身上去將她救走,遠離了何峰等人。

只是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江寂塵處,他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並沒有人注意到韓青的動作。

山間派七師弟要毀掉江寂塵的靈穴,最後竟然生生被震飛,一身骨頭盡碎,這一幕太讓人震撼了。

而且,此刻從江寂塵身暴發出來的氣息,竟然達至了九級凡士境。

但之前江寂塵明明只是四級凡士境而已!

「是秘法,江寂塵動用了上古秘法,封靈脫困術!」

有人來自古世家,見識不凡,此時大叫起來到。

封靈脫困術,拍擊靈脈,封絕靈穴,但靈力不絕,依舊不斷地湧入靈穴,直到靈穴被無窮的靈力沖開,可以在短時間內暴發遠超平時數倍的戰力。

但唯一一個前提是氣海需要足夠的廣闊,有取之不盡的靈力,如此才能支撐到沖開封鎖的靈穴。

而封鎖靈穴之力越強,最後暴發出的戰力越是可怕。

江寂塵先是自封一次,再被山間派七師弟封鎖一遍。

兩次封鎖,都擋不住靈力的衝擊,最後以恐怖的氣勢脫困,暴發出更加可怕的力量。

「也就是說,江寂塵將擁半刻鐘九級凡士境的修為?」

「這不是絕對,時間長短,取決於個人的體魄和氣海強度!」

觀眾中有一些人驚嘆地說道。

而這樣的逆襲轉,讓很多人臉色變得不好看起來。

當然,臉色和心情最難堪的無疑就是何峰,他反應過,凝著無盡靈紋之力的一掌拍向江寂塵。

若只有四級凡士境的江寂塵,面對這一掌必然無法安然接下,但此刻已不同!

金色的靈力如浪潮奔騰,在靈脈之中涌動不息,讓江寂塵有種力量無窮的感覺。

面對何峰這一掌,他淡漠一笑,抬手一指點出。

殞靈指!

依舊是之前的靈修武技,但此刻展現出來威能卻讓何峰臉色一片慘白。

他那一掌還沒有來得及收回,便已出現了一個血洞。

「江寂塵,你今天逃不了的,哪怕我現在一時殺不了你,但只要拖到長老們到來,你也必死無疑。」

縱然擁有先天二重境的修為,何峰此刻心中也生出驚懼之意。

那一身金光不滅的少年,如同一尊戰神,擁有無敵之勢!

江寂塵卻如惡魔一般的冷笑道:「那我就在他們到來之前,殺光你們!」

說著話,已經再次出手,向前逼去。

金蛇派金木離得不遠,看到江寂塵殺上來,臉色驚懼地道:「你再敢上前一步,我就踩爆這小子的頭顱。」

江寂塵卻是連眼皮都不抬一下,淡淡地道:「對待自己的同門都如此殘忍無情,果然無人性到極點,如你之人,留在世上有何用?」

「你…..你不在乎他的死活?」

「我只要讓你先死就行了!」

話還沒說完,江寂塵再次踏出一步,身影驀然出現金木面前,然後直接整個身子撞了上去。

「轟!」

生生把金木撞得四分五裂,血水紛飛,場面殘忍血腥到極點。 ?局面瞬息即變,江寂塵從被動變主動。

所有的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而江寂塵根本不顧身上染血,提起張小羽丟給了身後的韓青

「跟在我身後,我來殺出一條血路,我倒要看看誰敢阻我?」江寂塵借著擊爆金木的強悍氣勢,霸氣無雙地叫道。

現在的江寂塵真的很強,全身暴著金光,氣勢還在不斷地攀升,一擊暴殺先天一重初境的金木,著實讓人看得心驚膽寒。

何峰臉色難看,想不到這次他作繭自縛,讓江寂塵自封修為,卻不想對方竟然會封靈脫困術這樣的上古技法?

「封靈脫困術只傳承於上古的世家,小小的天珠國根本不可能存在,便如風國這樣的大國也未必有,只有如南州四大強國的那些古世家門派才可能擁有,而江寂塵只不過是江府的一個子弟,他怎會擁有?」

何峰此時與花雨派的大師姐退了一段距離,而從深潭中飛出的四名門派精英,各立四方,手中持劍,圍住了江寂塵幾人。

四周的遠處,還源源不斷地有年輕的靈修者接近,包圍四周,似乎鐵了心要把江寂塵留下。

這些年輕的門派子弟雖然震撼於江這寂塵一擊之力的強大,瞬殺了金木,但他們也都是各門派的精英,心志過人,此時心中雖有懼意,但也絕不會退縮。

今日只要拖住江寂塵,等那些門派前輩到來,江寂塵自然就可以手到擒來。

眾門派子弟之中,何峰身為山間派的傳承大子弟,自然就是以他為首,此刻,何峰已經完全鎮定了下來,聲音在山間回蕩道:「諸位師兄弟,我剛剛已收到了門派前輩的傳音,只需半個時辰,他們就可以趕到,所以,江寂塵這個眾派之敵,今日插翅難飛,必死無疑!」

半個時辰!

江寂塵聽到何峰的話,卻只是冷冷一笑,然後等韓青靠近他身後之時,猛然向前走去。

「半個時辰,足夠我殺你十次了!」

說著話,江寂塵已經一指點向一名持劍的門派精英,剛才正是他們從深潭中出現,偷襲了自己和韓青。

他們四人都是劍道高手,九品大圓滿凡士境,戰力卻極為可怕,何況,四人聯手,演化劍陣,威力更盛,是這裡除何峰之外,最有威脅的一股戰力。

金光殞靈指!

那名黑衣青年劍客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長劍橫擋在身前。

「鏘!」

殞靈指光竟然被這一名黑衣劍客擋住了,但殞靈指力強大的力量生生把黑衣青年劍客震退了五步,手中的長劍差點脫手,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一指力量,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眾門派子弟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與此同時,何峰、另外三名黑衣劍客也出手了,從四個方向殺來。

若說現在最憤怒的人,無疑就是何峰了。

「好狂、好囂張,我倒要看看你半個時辰如何殺我十次?」

何峰怒喝一聲,滿身殺氣的攻擊江寂塵。

他手中靈紋交織成神秘印結,如狂風怒濤般拍擊過來。

另外三名黑衣青年劍客身影一閃,長劍挽寒光,破空斬來,直指江寂塵各處要害,且連小月兒也沒放過,都被強大的靈紋印結和無情的劍氣籠罩。

與此同時,山雨派大師姐媚然一笑,聲如嬌吟地道:「小弟弟,你的封靈脫困術,有時間限制,是以傷害身體的代價換來強大,維持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無需姐姐出手,你自己就先倒下了,到時你就只能任由姐姐來蹂躪了哦。」

笑語嫣然,但山雨派大師姐身影飄渺,剎那已出現在江寂塵身後,一道靈紋掌印無情的擊殺向小月兒。

花雨派大師姐連小孩也不放過,艷若桃花,心如毒蠍,也莫過如此!

這一時刻,在場最強大的一群人,幾乎同時出手,圍殺向江寂塵。

這種情況,那怕是一名先天二重境強者恐怕都要飲恨,何況還需要照顧小月兒幾人。

江寂塵神情依舊一片漠然,但眼中已經充滿了冰冷絕情的殺意。

這一刻,他是真的怒了,殺意如冰,冰凍了他一身的體溫。

這些人可以對他用任何的手段,他並不在乎,也絕不會有憤怒,但面對一個無的小孩,他們竟然也下得了手。

血已冷,但戰意更濃,殺氣更重。

江寂塵一步未動,立於原地,只伸手對著虛空一握,暴喝一聲:「劍來!」

聲落劍在手!

而遠處,一名門派子弟手中的劍卻驀然消失。

隔空奪劍術!

又一式震撼眾人的上古技法,根本想不到江寂塵竟然會如此多的上古之不傳術法,讓人開始憚忌於他身後的傳承。

「八方風雨,天地飄搖!」

長劍揮舞,金色劍影搖曳,如八方風雨來襲,由遠而近,剎那之間,籠罩一片天地。

快、疾、狠、亂……似雜亂無章,毫無規則,如風中暴雨,不知會飄落何處,但自會蓋壓一片天地,無人無物可躲。

何峰、花雨派大師姐、四位黑衣劍客等人,臉色驀然之間變得無比難看。

心中震驚,亦有了不安之意。

此時,攻擊已出,再也收不回,只能生生抗住這八方風雨劍意。

但這劍法太可怕了,何峰等人已經感受到來自八方風雨劍的可怕威脅。

只是,江寂塵何時又成了劍道高手?

「江寂塵,我承認你的劍法攻擊很強大,出乎我們的意料,但你不顧防守,如此拚命,也改變不了你慘敗的結局。」

何峰大叫一聲,身上湧出層層靈紋,把自己包裹起來。

「花開若夢,雨落心田!」

花雨派大師姐也動用自身最強大的防禦,要抗下江寂塵的八方風雨劍。

但如此一來,江寂塵這一方自然也要正面相抗這些圍攻者的必殺一擊了。

且,江寂塵不僅要守護自己,還有張小羽,韓青、小月兒。

韓青的土靈之體很不凡,且重於防禦,但境界太低,根本無法擋住這些人的必殺一擊。

在所有的人看來,江寂塵這一方的人必死無疑!

然而,江寂塵這時候劍勢卻是一變。

「三丈紅塵,我為天地!」

劍影飄渺,只落身前三丈地,剎那之間,三丈之處,劍影重重,以江寂塵為中心,凝成一片金色的劍影光罩,把江寂塵,小月兒幾人都籠罩在其中。

(新書急需支持,請大家幫忙收藏,投票,謝謝!) ?「轟!」

靈紋印結,絕殺劍氣,靈力掌印,這些恐怖的攻擊同時落下,暴發出燦爛的光華,照耀一片天地。

這數道攻擊,何峰的靈紋印結最為可怕強大,劍氣的攻擊也無比凌厲,靈力掌印攻擊雖然不強,但力量陰柔,可以無息的穿透一些防護光幕,也極為可怕。

然而,當光芒消盡,天地一片靜寂,那片由金色劍影凝成的防護罩依然不滅,雖然金光黯淡,但也擋下了何峰等人合力的一擊。

這一幕震撼所有的人,但震撼卻不僅於此。

八方風雨劍影,重重不滅,如風中飄雨,滴落四方,無處不在地拍擊向眾人。

此時,劍影終於落到了他們的身上。

「噗噗噗……」

除去了何峰和花雨派大師姐,四名黑衣劍客身體直接被無數的劍影洞穿,那傷口細小,如同被無數的雨滴穿透,剎那已命絕,化成冰冷的屍體倒下。

何峰和花雨派大師姐畢竟是先天境修者,有靈紋防禦之道,此時終於擋下了八方風雨劍影的攻擊,但身上靈紋光芒暗淡,隨時都要破滅。

「如此可怕的攻擊,這才是真正的上古劍術!」

「八方風雨,天地飄搖,三丈紅塵,我為天地……天哪,這是上古攻守劍術,如此可怕的劍術也會,江寂塵太過妖孽了。」

「想不到,竟是如此結果,不過,如此劍術,需相應的境界才能催動,江寂塵強行催動,待封靈脫困術的效果一過,只怕要立刻身死道消,沒有人能夠承受強行催動上古攻守劍術的副作用。」

……

很多人失聲驚呼道,絕然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但也覺得江寂塵是真正的豁出了性命,若不然,也不會強行催動如此可怕的攻守劍術,只是結果恐怕依舊難以改變,因為哪怕江寂塵現在可以逃出去,最後也是身死道消的下場,已不需要任何人出手。

如眾人所言,一式上古攻守劍術,確實是江寂塵強行催動,此時他身體一陣顫動,出現了細微的裂裂,臉色蒼白,身上金光暗淡,狀態很不妙。

然而,江寂塵毫不在意,繼續持劍向前,又一式劍招指向何峰。

「一劍奪命術!」

一劍指出,未有真正的出劍,但何峰已感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之意。

這劍術?他要與我以命博命,同歸於盡?

何峰臉上終於出現了驚恐之色,之前劍術,以群攻之意,滅殺四名青年劍道高手,乾淨利落,強大而震撼。

但此時一劍,為單一的必殺劍技,氣機完全鎖定他,不顧周圍一切攻擊,誓死要斬殺他。

何峰相信,這一劍若刺出,江寂塵必死無疑,但自己恐怕也要陪葬。

但江寂塵已是必死無疑,自己卻有大好前程,又怎麼可能與之陪葬?

所以,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何峰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退走,避開江寂塵,絕不讓他暴發出這博命的一劍。

「我何峰身為山間派傳承大子弟,身份比你尊貴百倍千倍,江寂塵,你想讓我陪葬,我不會讓你得呈的!」

邊說邊跑,何峰根本不敢正面面對江寂塵。

這一幕讓人看得一直無語,想不到何峰竟然被江寂塵一劍逼得奪命而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