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但是……

“那我可就過去了啊。”

江沉的身後,猛的展開一對火焰雙翼,然後他的身形輕飄飄的就落在城牆之上。

城牆之上的武者瞬間大亂。

“既然知道是我還敢挑釁……難道就沒人告訴過你們,爺會飛嗎?”

江沉一步一步的來到方纔喊話的那人面前。

這是個滿連大鬍子,五大三粗的壯漢,倒是十分符合江沉心目中,威武雄壯的漢子人設……嗯,將他掛在城牆之上吊着打,絕對能彰顯自己的男子漢氣概。

“你你你……敵襲!!!”

“沉大大殺上來啦!”

“快點放開陣法,將這個惡魔轟下去!”

然後,這個大鬍子就開始扯着嗓門尖叫起來。

“你不是讓我過來嗎?怎麼現在又要將我轟下去了?”

江沉一把抓住他的衣領。

“你你你……你快放開我們太子!!”

就在這一刻,周圍的武者並未退去,而是把江沉團團圍住了。

“太子?”

江沉看着手上的這個大鬍子,歪着腦袋問道:“你是哪國太子?”

“我我我……”

大鬍子哆哆嗦嗦,‘我’了個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來。

“身爲太子,你不能自稱爲‘我’!”

驀地,江沉想到了某兩個老陰貨,情不自禁的糾正道:“按照禮法,太子殿下你應該自稱爲‘孤’!”

“好了,你是哪家的‘孤’?”

江沉再度問道。

“我……孤是大同王朝太子……”

大鬍子幾乎要哭了。

閒着沒事挑釁這個魔頭作甚?

這貨竟然會飛!

所有人都不能施展神通的情況下,他竟然弄出了給飛行神通,‘嗖’的一下就飛上來了!

這還讓不讓孤活了!

江沉從儲物戒指裏拿了一根小麻繩,把大同王朝的大鬍子太子困住,吊在了身後的城牆上。

雖然周圍的武者一直都在大喊大叫大聲嚷嚷,但卻誰都沒敢上前。

他們當然也都認出了江沉手指頭上戴着的是什麼東西,傳說中的儲物戒指!神界之中,也只有大富豪才擁有的寶貝……這貨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帶進了諸神領域,他就不怕被人給爆了?

這一個多月來,很多人都已經理解了諸神領域的規則。

一旦被人擊殺送回家去,他的寶貝無論是什麼,就統統變成了無主之物!

哪怕是在現實世界中,以元神,以真氣煉化的寶器,一旦在諸神領域中被人爆了,也將化作無主之物。

誰都能拿,誰都能搶。

所以,在非必要的情況下,很多人都避免帶着重寶進來。

畢竟,現在所有人都是煉氣十重,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的。

對於武者來說,煉氣境只是基礎,打磨真氣的時候,雖然可以施展武技……但他們真正強大的,卻是神通。

武技,技巧再如何強大,也無法與神通相提並論。

若是一對一,某些天才或者絕世強者不懼怕任何人,足以橫掃無敵……但是在諸神領域之中,誰和你一對一?

動輒成百上千,用人堆堆死你。

江沉強大,可以在正面對抗數萬武者,就是因爲他可以施展神通。

城中城的城外,無數武者依舊在相互廝殺,大黑狗的神器徹底勾起並且無限放大了這裏武者心頭的欲.念和仇恨。

這座廝殺不斷的戰場,已經徹底化作一座魔陣。

源自未來世界,妖界神王的魔陣。

乾坤護衛隊組建的時間並不長,相互之間並沒有很好的磨合,他們的戰陣僅僅持續了百餘個呼吸,就被諸多悍不畏死的武者攻破。

在後世,這支大軍本應該鎮壓整個諸神領域,就算是千年之後,神界的武者降臨,在他們面前也不敢太過放肆。

但是現在……在某隻狗子的陰招之下,已經潰不成軍。

當然,這一切單靠那些鬆散的武者自然是不行,大黑狗那肥胖的身軀縮成一團,一個又一個詭異到極致的銘文通發從它的狗嘴裏吐出來,每一道銘文通法,恰好落在戰陣運轉的節點。

大黑狗一共出嘴了八次,這座以十座戰陣爲陣基的神級戰陣,就被徹底瓦解。

大黑狗可是未來神界的頭號賊頭子,守護神帝寶庫的陣法它都能破開,更何況是區區神級戰陣了。

然後,大黑狗又好似沒事狗一樣溜溜達達的回來了,露出天真純潔的表情,繼續看戲。

一旁的廚子和鏟屎官雙雙無語,他們都能看到大黑狗的所作所爲……不愧是來自神界的狗!簡直比主人還要強悍。

站在城牆之上的江沉把大同王朝的大鬍子太子掛在城牆上之後,就朝着城中殺去。他已經預感到了危機……這座城確實一件神器,一旦神器發動,他立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必須要在神器發動之前,殺進城去。

這是第六感的指引,也是江沉自己的想法。

想要化解神器帶來的危機,必須打入神器內部……雖然這座城就是神器,但城牆,只能算是神器的殼子而已。

神器發動,依舊可以攻擊到江沉。

江沉將那位太子爺掛在城牆上,並不是想要讓他出醜,而是讓主持神器的人投鼠忌器,結果……對方好像並未將大鬍子太子當成一回事。

神器依舊在蓄力。

江沉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殺入城中。

但是,讓江沉感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城中城最多的並不是武者,而是傀儡。

無窮無盡的傀儡從四面八方涌現而來,它們雖然不如真正武者那般靈活,卻也悍不畏死,前赴後繼,很快就把江沉入城的腳步拖住了。

整個城池都開始顫抖。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江沉有些手忙腳亂。

這些傀儡的實力,雖然只相當於普通的煉氣境十重武者,但是,但是它們的身體實在是太硬了。

就算是江沉找到傀儡的弱點,但那也只是相對的弱點而已。

江沉一拳打出去,差點把手震骨折了。而那些傀儡,也僅僅稍稍退後幾步,然後就繼續呼喊着江沉聽不懂的口號衝殺過來。

這根本就是作弊!

煉氣境十重的實力,配上堪比神海境強者的身體,這怎麼打?

而且還不是一個,而是一羣……一大羣!

放眼這座不過五里方圓的小城之中,除了城牆之上掛着的那位太子爺,與那零星幾個武者之外,就全部都是這些傀儡了。

一時間,江沉有種掉進坑裏的感覺。

陷阱嗎?

“可是第六感和我自己的判斷沒錯啊……若是出了城,我必死無疑,安全之地就是這城中!”

一旦出了城……不是回家,而是死。

這是江沉腦海中的感覺……這件神器,擁有在諸神領域之中殺人的能力。這並不奇怪,神界的那羣老傢伙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江沉在諸神領域中打了他們的臉,他們自然也會想辦法打回去。

漸漸的,江沉也發現了,這些傀儡的攻擊力並不高,它們的主要目的,就是把他推出城去。

“拳頭打不動你們,但是小爺我也有神器呢!”

“看小爺我家傘大大的厲害!”

江沉的手一抖,羅天傘出現在他的手中,而後他以傘爲刀,一刀就劈了出去。

轟——

火焰,伴隨着真氣,在這些傀儡之間肆虐。

一瞬間,方纔還堅不可摧的傀儡,就在江沉這勢如破竹的一刀之下化作灰燼。

連碎片都沒有留下。

“還是我家傘大大給力!”

江沉哈哈大笑。

然後,畢方神鳥的影像在他的身上浮現出來,此刻,江沉雙腳踏住城牆,一步一步的朝着小城之中走去。

他並沒有飛行。

江沉有一種感覺,若是他的雙腳一旦離開這座城,那麼他就再也進不來了。

這是神器,可不是普通的城池。

江沉不斷的揮舞着手中的破紙傘,漸漸的就靠近了城牆的裏面,那裏有一道長長的臺階,直通城內。

咔嚓嚓——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陣一陣清脆的響聲在城中響起。

那些還未等衝過來的傀儡,身軀開始發生改變,用一種看似緩慢,但實則異常迅速的速度組合到了一起。

沒錯,就是組合……合體!

很快,一個身高足有十丈的巨型傀儡,在小城的中央站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