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10 日

但現在只要是入坑《泰坦》的新玩家,只要花38元就能拿到限定皮膚,雖然一個賬號只能選擇一件,卻也大大打擊了這些老玩家的滿足感。

誰也不願意花398塊錢買來的皮膚,在其他人的眼中只值38元,這就好比你明明花大價錢買了一輛豪車,但在其他人看來,這車子的價值就跟共享單車差不多,有什麼可豪橫的?

並且造成這種局面的,還是賣給你車子的人,這對於買家來說,無疑是一種欺騙跟背叛。

正因為如此,很多《泰坦》的核心玩家紛紛脫坑,跑到《守望先鋒》了,然後他們就跟發現了新大陸般,深深地愛上了一款遊戲。

就像是一個人流落荒島,很久都沒有吃過像樣的東西,突然有一天獲救,能夠吃得上一餐飽飯,並且這頓飯還是滿漢全席,不管是誰都會喜極而泣。

經過凍雪高層的這一波騷操作后,《泰坦》的玩家數量確實略有回升,但代價卻是流失了大量的核心玩家。

以至於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泰坦》排位賽高分段的玩家,在匹配的時候不管選什麼位置,都是半天都排不到人。

好不容易匹配到人,並且能夠開始遊戲了,又會因為謾罵、甩鍋等各種問題,整得一點遊戲體驗都沒有。

漸漸的,這些因為不差錢,或者說對金錢沒有什麼概念,進而留在《泰坦》的玩家也是紛紛脫坑,跑到《守望先鋒》去了。

只剩下新入坑《泰坦》的玩家,還有一些苦苦堅持的老玩家,然而他們的堅持並沒有什麼作用,依舊無法改變《泰坦》的環境越來越群魔亂舞這個事實。

看着《泰坦》是一天不如一天,荀澤也知道他該製作什麼新遊戲了,那就是《泰坦隕落》! 「你知道墨白在哪?」

聽到玉天恆的話,小舞連忙向玉天恆追問起來。

「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說的就是那個人了!」

「那個人也是12歲32級,名字也叫墨白,只不過沒人知道他的武魂是什麼!」

「你們口中的墨白,現在已經成為了武魂殿教皇的弟子了!」

玉天恆接着就把他知道的說了出來。

「什麼?」

「墨白居然加入了武魂殿了?」

「而起還成為了教皇的弟子?」

「這怎麼可能……」

聽到玉天恆的話,小舞他們都驚訝了起來。

不,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了起來。

皇斗戰隊這邊的人,驚訝於史萊克的眾人居然認識武魂殿教皇的弟子。

「那個傢伙,居然加入了武魂殿成為了教皇的弟子,難怪不願意加入我們史萊克學院了!」

「對比起武魂殿來說,我們史萊克學院確實太小了!」

弗蘭德神色有些不好。

當初他還以為墨白鐵定會加入史萊克學院的呢,誰知道是他被墨白給忽悠了,人家話說的那麼好聽,結果轉頭就走了。

所以對墨白,弗蘭德也是印象深刻的,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忽悠過。

一般都是他忽悠別人的!

唐三聽到墨白居然加入了武魂殿這個斗羅大陸最強的宗門,還成為了教皇的弟子,一下子也感覺到了壓力。

同樣是藍銀草武魂,同樣是先天滿魂力,同樣是雙生武魂,加上小舞的關係,他一直都在暗暗的和墨白較量的。

如今得知墨白的情況,唐三當然有壓力了,有了那麼好的背景,墨白的修鍊速度想必會更快吧?

「墨白怎麼可以加入武魂殿,而且還成為了那個女人的弟子?」

其中最為傷心的,就是小舞了。

她實在沒想到,墨白居然成為了她的殺母仇人的弟子。

枉她一直還在擔心對方呢!

想到墨白現在已經是比比東的弟子,小舞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冰冷了下來,不再追問其他有關墨白的任何問題了。

在場的還有一個人心中複雜難言。

那就是大師了。

他沒想到,通過墨白,他和比比東之間居然又有了糾葛。

墨白和唐三都是雙生武魂,都有藍銀草武魂,一個是他的弟子,一個成為了比比東的弟子。

唐三的未來,他敢肯定,未來一定會名動整個斗羅大陸的。

而墨白成為了比比東的弟子,那麼也一樣會名動整個斗羅大陸的。

最後,世人肯定會拿墨白和唐三兩人進行比較的。

「比比東,看來我們之間要有一場較量了,看看究竟是你的弟子更出色,還是我的弟子更出色!」

大師在心底默默的說了一聲。

而之後的劇情發展,在大師跟弗蘭德商量著要讓唐三他們參加兩年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事情,大師和弗蘭德發生了爭執。

大師要讓唐三他們加入天斗皇家學院從而獲得參加大賽的資格。

弗蘭德自然不願意,特別是在知道只要學院繼續辦下去,史萊克學院肯定能成功的前提下,他比原著更加不願意解散史萊克學院,讓唐三他們加入天斗皇家學院。

不過最後在大師的勸說下,說他不能太自私,要為了唐三他們着想等等等等,弗蘭德不願意和大師翻臉,最後還是同意了大師的意見。

對於史萊克學院的師生想要加入天斗皇家學院的想法,秦明知道后自然是樂意見成,就像大師保證回去後會跟天斗皇家學院的高層提出來的。

讓史萊克學院的大家,過段時間直接來天斗皇家學院找他就行了。

回到史萊克學院,大師就跟唐三他們說起了要解散史萊克學院,讓他們加入天斗皇家學院的事情。

唐三他們都十分不解,在大師解釋清楚是為了要參加兩年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后,眾人才明白了大師和弗蘭德院長的苦心。

這下他們就不反對了,清楚的知道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性質后,每一個人願意拒絕參加這樣的盛事。

除了小舞。

所有人中,就只有小舞一個人對這個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表示抗拒,完全不想去。

特別是在知道最後的決賽,是會在武魂城的武魂殿中舉行的時候,小舞更是抗拒。

雖然那裏有比比東這麼一個她恨不得殺死的敵人,可是小舞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幾斤幾兩,去了只要暴露自己就死定了。

別說報仇,自己的小命先不保了。

加上知道墨白成為了比比東的弟子給她造成的一些打擊,小舞找了個機會後,就直接不告而別,離開了史萊克學院了。

天斗皇家學院所在的帝都她都不是很敢去,更別說是武魂殿了。

特別是知道每次大賽最後的總決賽,武魂殿的教皇都會觀賽,小舞就表示堅決不去。

原著中她是因為喜歡上了唐三,去之前,其實已經做好了隨時暴露的心理準備了。

現在,小舞並沒有喜歡上唐三,自然就不會因為一個好朋友就冒着生命危險去參加大賽。

所以小舞直接不告而別了!

只給唐三留了一封信,就說自己家裏有事,她必須離開了。

「小舞!」

唐三得知消息后,直接懵了,他沒想到自己還沒表白小舞呢,小舞就離開了。

唐三隻覺得自己的心都空了。

不想就這麼錯過小舞的唐三,向大師請假之後,就去追小舞了。

不管怎麼樣,他覺得自己應該表明自己的心意。

「小三,不用追了,你就算去了那丫頭的村子,也會發現她並不在那裏的!」

只是唐三才剛剛離開史萊克學院,就被唐昊攔下了。

「爸爸!」

「為什麼?你知道小舞去了哪裏?」

唐三先是震驚於唐昊的出現,隨後理解了唐昊話里的意思后,連忙對他追問了起來。

「因為,她本來就不是從她名以上的那個村子出來的!」

「小三,她的身份不適合你,現在她離開了也好,你就把她忘了吧!」

唐昊說道。

……

PS:兩更,沒了! 「你是被什麼東西傷到了?」陳宇看著他身上近六成的骨骼都斷了,眉頭不由得一皺,傷井田的東西可不是一般的東西。

「我不知道,我只在水裡看到一條極長的影子。」井田感激的看著陳宇,剛才陳宇在他身上點了幾下,讓他感覺好多了。

「水裡,影子?」陳宇盯著井田道:「把你所知道的任何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吉武凌太是我仇人,我接近他是為了報仇。」井田不敢有所隱瞞,把他剛剛經歷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對陳宇說了。

「你剛才說什麼?蔓越流心?」陳宇和葉清凝聽到這裡,兩眼頓時放光。

「對,這是吉武凌太說的,他祖父在對華戰爭時是位將軍,名下有一個隊伍,專門搜羅華夏大地的天材地寶,他認得那東西,那東西能救他的命。」井田一五一十的說。

「你的真名叫王昱?」陳宇盯著井田:「華夏人?」

「對,這是真的,如果我有半句假話,我不得好死,我泉下父母不得安寧。」井田信誓旦旦地說。

「吉武凌太已經立下遺囑,把杜松社的位子傳給了你?」陳宇問。

「是,只要我出去,我就是杜松社的老闆。」井田,或者說王昱重重的點頭。

「杜松社,挺大的一個社團。」陳宇沉吟片刻,他盯著王昱道:「你的傷很嚴重,我不知道你是靠什麼撐到現在的,但如果我不出手,你最多活半個月。」

「因為傷你的東西不是一般的東西,你的骨頭斷掉只是外傷,內傷才是最致命的。」

「救我,我求你救救我。」王昱哀求的看著陳宇:「雖然吉武凌太是混蛋,但他女兒不是,她現在是我老婆,懷了我的孩子,我想回去看她們一眼。」

「救你,可以,但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陳宇道。

「你說,我都答應。」王昱連忙點頭,現在不要說是幾個條件,只要能活命,幾百個條件他都能答應。

「第一,帶我們去找蔓越流心。」陳宇道:「你們運氣真好,誤入一個洞穴就能看到那種天材地寶。」

「沒問題,我被擊傷后爬著去喝水,不料落入水中,我是順著河一路被衝到這裡的,我們從這裡向上遊走,就能找到蔓越流心,只不過…那地方水裡有東西,它不讓我們靠近。」王昱想想那河裡的黑影,還是心有餘悸。

「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陳宇淡淡的說:「第二個條件,你掌控杜松社以後要聽我的,如果能做到我馬上救你。」

「聽你的?」王昱微微一愣,對於陳宇的這個條件,他還是有些抵觸的。

「如果你想不通,那就當我沒有來過。」陳宇淡淡的說。

「我聽,我聽你的。」王昱連忙點頭。

陳宇取出一把匕首,劃開了王昱的手,然後右手一引,王昱的一滴鮮血就浮在半空中。

陳宇右手虛空連動,半空中出現一個血色符號,突然轟的一聲響,那滴鮮血炸成一團血霧,陳宇一把將血霧抓在手中,半空中的符號隱藏消失。

「我這是控血之術,剛才取你一滴鮮血,等於取了你一縷魂識,如果你是個好人,多做利國利民的事情,三年之後我自然會放你。」

「但如果你上位以後,敢再做對不起華夏的事情,即使是在千里之外,我也能要了你的命。」陳宇喝道。

「陳先生請放心,我如果做對不起華夏的事情,我以後無顏去見列祖列宗。」王昱信誓旦旦的說。

陳宇這才點頭,上前為他療傷。

王昱身上的骨頭幾乎斷了六成,要是換在以前,陳宇也頗要耗費一些麻煩,但是現在陳宇已經是修法者,一入元氣境,體內的真氣轉換為元力。

再加上山洞裡得來的靈藥靈草,所以治癒他很快,一個小時不到,王昱就行動自如了。

「我,我能動了?」王昱撫著自己的雙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快就能站起來,當下對於陳宇的實力,他是又敬又畏。

「回去以後,靜養幾天就行,對於杜松社社長之職,你有幾成把握?」陳宇問。

「我有吉武凌太立下的遺囑,有六成把握,吉武凌太帶來的心腹現在都在盛京。」王昱道:「我最大的威脅,是來自吉武凌太的弟弟,吉武小郎,他會奪權。」

「六成把握足夠了,有什麼事情,我替你解決。」陳宇道。

其實陳宇是有意把杜松社收入麾下,畢竟杜松社的勢力也挺大,而且他們名下的神源公司也是自己母親名下科技公司的重要布局。

雖然他控制了神源的老闆,但畢竟神源幕後的勢力就是杜松社,為了防止有什麼意外,乾脆就一勞永逸,只是看著王昱後面聽話不聽話了。

「謝謝陳總。」王昱一喜,陳宇的實力他是看在眼裡的,有陳宇支持,他的把握一定會更大的。

陳宇和葉清凝的目的是蔓越流心,所以王昱帶著兩人沿著河岸向上遊走去。

走了足足一個小時,終於,在河岸一側,一個巨大的平台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