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但能說嗎?眼瞅就要到手的常務副廳長這次是從手指間溜走,可惜啊遺憾啊。她要是說能夠邁出這步的話,對她的前途有著非常大的幫助。如今只能是望洋興嘆,欲哭無淚。

稍等下,我雖然說是保住了位置,但這事背後還牽扯到一個人,依著吳晗的能耐宋本英不相信他會看不到宋曉軍的存在。既然知道宋曉軍也會被牽連,那麼後果會很嚴重嗎?

宋本英欲言又止。

她這種為難的神情被吳晗捕捉到后,直接問道:「是不是想要問問宋曉軍會不會被這事波及?」

「是,我想要知道這事會不會影響到曉軍。這事從頭到尾都是我在做,和他是沒有一點關係的。吳省長,我希望您能看在咱們兩家交好的面子上,幫幫曉軍。他要是沒事最好,真的要是有事希望您能出手相救。」宋本英急聲道。

吳晗無奈的搖搖頭,嘆息道:「你我還能說上話,但宋曉軍那邊我是沒有辦法再去管,我能保住你就算不錯,真要再對宋曉軍力保的話,是會犯忌諱的,這點相信你也清楚。」

宋本英臉色唰的蒼白。

「其實你也沒有必要這麼緊張,就像你說的,這事是你做的,和宋曉軍沒有關係。即便是嵐烽市那邊想要動手的話也不會太過分的,你就放寬心吧。」吳晗勸慰道。

真的是這樣嗎?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見過我女兒,沒有和她溝通過?」表特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了,雖然那股子貴族式的禮儀依然還保持著,但他的神情卻是想要把陳銳給從三十三樓扔出去般,末了他的話鋒一轉:「我不知道你對凱瑟琳做過什麼,說過什麼,她整個人如同被洗腦了一般,就那麼的維護你,在這一點上,我很佩服你,不過若是你想借著這個機會來得到什麼,那麼我不會讓你如意的。」

「侯爵,我只個平凡人,既沒有三頭六臂,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超能力,就算你不相信自己的判斷,也應當相信凱瑟琳的感覺吧?她是我所見過的最聰明的女子了。而且,如果我真想要得到什麼,還不屑於採取這種手段,話我就說到這裡,如果你真想採取什麼手段,那麼我只能接受了,不過如果你想撕毀合約,那麼我想損失最大的不會是和基金,想來蒙多力家族賠付給我們的錢,足夠我們再做三年了,當然,或許對蒙多力家族來說,你不會在意這一點點的小錢。」陳銳眯起了眼睛,神情越來越是散淡輕和。

表特侯爵的臉抽了抽,這話說到他的軟處了,凱瑟琳和陳銳簽訂的合同,還真是太標準了,標準到他絕不會主動去解除合約,畢竟那筆賠償金的數目讓他想想就有那麼點心痛,說到底,他就是那種堅持家族利益絕對至上的人,再沒有什麼比家族利益更重要的事情了。

「陳銳,你確定你想這麼做嗎?雖然我是一名貴族,但我們蒙多力家族不可能每個人都是貴族,所以有時候,為了保護自己,總是會採用那麼一點不貴族的手段,你明白了嗎?」表特的臉容收起了所有的表情。頗有點陰沉沉的。

陳銳的食指輕輕敲了敲桌子,這時黑旋風地腳步音輕輕泛入了他的耳內,到這時他才吁了口氣,心道總算是不用我自己動手了,這下子,想來以表特侯爵的保守聰明,一定會選擇一條對他有利的道路。

「侯爵。你還是放手吧。這件事你根本就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給凱瑟琳一點自由,也是給自己一個機會,不是什麼事。都非得按照你的設想去做,現在這世道。已經不是幾十年前了。保守陳舊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件事你再想想吧,我先走了。」

表特搖了搖頭,看著陳銳站起身來,他輕輕拍了拍手,這時包房的門瞬間被推開了,四名幹練的男子慢慢走了進來,身體強壯。孔武有力。每個人地身上都帶著一股子迫人地壓力,那也是一種證明。他們都是真正的好手。

「最後一個機會,陳銳,要是你現在答應,那麼我先前說的條件也不會改變,否則我就先走了,剩下的你就自己和這幾位溝通吧。」表特地手指也輕輕點了點桌子,一臉的自信。

陳銳還沒有說話,心下默數了幾聲,黑旋風地腳步恰恰在此時停在了門口,末了他黑漆漆地臉露了出來,看到眼前的狀況,他臉上的橫肉一抖,末了遞給了陳銳一個放心的眼神,接著扯著嗓子喊了句:「兔崽子們,你們膽子還真是大,竟敢在我的地盤上搶東西,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說完,黑旋風大步走進來,黑漆漆的拳頭直愣愣轟了出來,那四名保鏢還沒有反應過來,其中的一人便直接被干翻了,直停停的倒在地上,暫時昏迷了過去,另外三人這才反應過來,回身撲向黑旋風,但卻在短短地幾分鐘內,一個接一個被撂倒在地上,每個人地眼圈都現出一個圓圓的黑印,就躺在表特地腳邊,就如同是四隻大熊貓般。

到這時黑旋風才拍了拍手,手指還頗有那麼點痞里痞氣的在鼻孔下面蹭了蹭,瞄著表特道:「老小子,你剛才是不是很囂張?在我們的地盤上,也不是你想幹嘛就幹嘛的,現在你知道該幹什麼了吧?」

表特侯爵的眼睛瞪得很大,他的腦海中全是一片的空白,他從來就沒有想過,會有這麼個長相粗魯、行為粗魯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說著這些流里流氣的話,而且他帶來的四名保鏢,都是國際傭兵中真正精英,他也是花了大價錢請過來,怎麼在這個黑大個的手裡,就像是紙糊的似,被他三下五除二就給收拾了,但他也是個聰明人,眼角瞄向一側的陳銳,看到他正帶著淺笑看向他,他這才醒悟過來,這個人十有**和陳銳有關係,而且關係還很不一般。

「陳先生,這又是何必呢?我們都是貴族,不管有什麼事,都是可以談判的,有必要整這些粗魯的動作嗎?」表特貴族式的笑容又泛了出來,他果然也是個極其理智的人,在關鍵的時候,總是明白要做什麼。

「侯爵說的是,只不過剛才是你要動手,我好像沒什麼動作吧?既然侯爵有事情,那麼我就不奉陪了,想來這位朋友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談,那麼我就先迴避一下吧。」陳銳故作什麼事也不知道,直接向前走去,他的心裡卻有點好笑,這又是何必呢,不經過這種動粗的,他還真是沒有那種覺悟。

黑旋風嘿嘿嘿笑了起來,大手用力握了幾下,關節處傳來一陣陣的響聲,看起來粗暴有力,大牙也似乎閃著點亮光,但在表特侯爵的眼裡,卻不啻於面對著洪水猛獸,末了他直接向陳銳伸出手去,很有幾分不滿道:「陳先生,我們先不談凱瑟琳的事,我總是你們和基金的客人吧?現在這種場面,你是否應當盡一下地主之誼?」

陳銳停下腳步,接著又慢慢向後退了幾步,微笑道:「侯爵說笑了,這位兄弟我還真不認識,而且你覺得我這樣的,是他的對手嗎?與其受辱,倒不如主動迴避,反正解決問題的法門,也不會只有一種,我相信你一定行的。」

這話擺明了是另有暗示,示意表特,也該著下定決心了,不管如何,黑旋風的威懾力還是挺足的,想來表特也沒有那麼硬氣。

黑旋風像是極其配合陳銳的說話,拳頭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手心,一邊還似是在想著什麼,末了才把手張開,重重拍在表特面前的桌子上,哼了聲道:「老小子,究竟是不是欠揍啊,你是不是也該早有定斷。」

表特嘆了聲,他根本就聽不明白黑旋風在說啥,但在這種情況下,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的態度絕不是要和他交好,所以他只能搖了搖頭,再看了黑旋風的拳頭一眼,這才瞄著陳銳道:「好吧,你贏了,既然這件事我沒得選擇,那麼凱瑟琳的事就按照她自己的意願生活吧,或許你說得對,我不可能管著她一輩子的,說起來,我這個當父親的,還真是一點都不稱職啊。」

陳銳看了他一眼,且不管他這話說的是真是假,但既然他說出了口,那麼這件事就好辦了,看起來他還真是挺明智的。

緩步走到黑旋風的身邊,陳銳拍了拍他的肩頭道:「這位客人是我的朋友,有什麼事,我替他擔著,這位兄弟,你究竟想要什麼?」

黑旋風嘿嘿一笑,臉上的橫肉就那樣一抖,再瞄了表特一眼,這才哼了聲,扭頭就走,只是拋下一句話:「這件事就先這麼算了,可能是我找錯人了,我也過完了手癮,那就先走了,有什麼事你們談吧。」

表特深吸了一口氣,瞄著陳銳道:「陳銳,這件事我可以放手不管,只不過凱瑟琳絕不會脫離出蒙多力家族的,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們兩個真得好上了,那麼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什麼時候和基金的資產超越了蒙多力家族,那麼我就徹底放手,再也不管凱瑟琳的事了,隨便她怎麼折騰都行,如果你答應這個條件,那麼我會和凱瑟琳簽一個合約,她也會隨即成為蒙多力家族的家主,我也到了退休的時候了。」

陳銳微微一笑,說到底,表特雖然在黑旋風的淫威之下,放棄了分裂他和凱瑟琳的念想,但卻一點也沒有放縱,無論怎麼說,他的首選條件都是家族,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只要和基金超越了蒙多力家族,那麼他也是值得表特討好的人了,也無所謂以前的某些約定了。

當然,表特這麼做,能夠退讓到這一步,實際上也是因著陳銳的表現很有彈性,讓他很是滿意,這樣的男人,應當是一個真正有能力的男人,甚至能請得動黑旋風這樣的男人,這也需要相當大的本事。

「這個條件對我來說,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其實這件事這樣處理多好,又何必整出那些非貴族的動作呢?咱們都是貴族,侯爵說是不是啊?」

「那當然,我們都是貴族啊,其實看到陳先生,我就知道或許是我想錯了,凱瑟琳曾經和我說過,你是個真正的紳士,也是個很有味道的男人,我剛剛只不過是想試探你一下罷了。」

陳銳和表特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這就是貴族啊。

今天兩更,請書評區那些別有用心卻很是鼓噪的聲音消失吧,就書說書,不要扯上一些罵人的字眼,說真的,就你那兩下子,還打擊不了人,我也懶得刪除,看你能折騰多久。 日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去了,自從陳銳的傷好了之後,他和幾位女子之間的關係變得似乎有那麼一點長進了,有些事情,需要時間的調節,當一切已成習慣時,很多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發生了。

當然,表特侯爵已經回英國了,凱瑟琳雖然已經成為了蒙多力家族的家主,這件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陳銳和她的預期,誰也沒有想到表特侯爵會做出這樣一個決定。只不過陳銳卻依然沒準備接受她,她也沒再提這方面的問題,但也沒打算離開陳銳家,就這樣一直僵持著,看起來她也是在打著自己的算盤。

和基金若是想超越蒙多力家族,絕不是短短几個月的事情,那需要時間的積累,只是隨著耶魯古茲和駱剛的離去,銀河集團再沒有了同和基金競爭的資格,大多數的產業被和基金慢慢蠶食,市場經濟有時候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切入點,會改變很多的結果,耶魯古茲在金融市場上的念想甚至在沒有動手之前就破滅了。

當然了,最讓陳銳覺得舒坦的是,唐婉和他之間的關係,慢慢發生了質的變化,他們的婚事在唐黎生和秦雨的期盼中,也總算是定下來了。時間就這樣慢慢遊走,漸漸進入了年底,再過幾天,就是新年了,陳銳和唐婉的婚禮,就選在那一天。

此時的陳銳,正躺在床上,家裡只剩下他和凱瑟琳以及小王離了。葉小凡去了北美很長時間了,卻遲遲未歸,池嫣然回老家到現在也沒回來,陳川也不知所蹤。但不管如何,他結婚的當天,池嫣然和陳川是一定會在場地,這也是他們特意打電話應承陳銳的事情。

念想的當下,手機響了起來。陳銳慢慢接了起來,燕赤雪微微有些興奮的聲音傳來:「陳,聖誕快樂。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一聲,我們剛剛成功收購了百立集團,現在和基金已成為國內最大地房地產商了,這件事情老燕子可是出了很大的力氣,怎麼樣,你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獎勵?」

陳銳慢慢從床上坐起來,心下頗有些感嘆,百立集團被收購了。那麼劉京想來也算是成了和基金的股東之一了,但這種股東,估摸著也只是小股東,在百立的最終決策上,沒有任何地拍板權。

「你想要什麼獎勵呢?我記得我們剛剛還一起吃了晚飯,而且你離開的時候,不是已經走不動了嗎?還是我把你送回去的,這件事還特意瞞著老燕子,怎麼這一會兒。又想要獎勵了?難道你就不怕老燕子心裡有什麼想法嗎?」陳銳笑著說道。

平安夜,他是和燕赤雪一起過地,這個他最看重的紅顏知己,在某些特殊的時期,他最想和她一起渡過,當然,唐婉就要和他結婚了。這些天也不方便不見他了。張青青的肚子雖然還沒大,但卻是要靜養。至於蘇珊和司徒雅靜,還在忙著電影的拍攝,根本就沒時間回上海,整個劇組現在還在南美晃蕩著。謝清蘭則不適合這種場合,她也壓根就不在意什麼慶祝日子,葉小凡也還沒有從美國回來。

至於那個最讓人頭痛的程綺瑤,也很長時間沒有和陳銳聯繫了,自從程光明移民美國,開始進行伴讀之後,兩人的關係就需要迴避了,畢竟這檔子事,還真是不能被程光明接受,剛和人家的外甥女上了床,再去折騰他女兒,估摸著被他知道,真要氣得住院了,有些事,需要一個合適地切入點。

當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和燕赤雪的關係,也面臨著某種尷尬,畢竟這件事還沒有告訴老燕子,以老燕子的性子,想想這件事就讓人覺得頭痛,兩人在床上已經折騰過不知多少回了,甚至今天晚上也剛剛折騰過,卻還沒告訴老燕子,似乎有那麼點說不過去,畢竟大家也都在一個公司里,總是會經常見面的,也就是以陳銳處事不驚的性子,才把這檔子事瞞了下來,但總有一些特別的時候,他和燕赤雪忍不住眉來眼去的,所以這件事還是得從長計議。

燕赤雪輕輕啐了一聲,頗有點撒嬌道:「你這人怎麼就這樣了,誰想著那事了? 逑婚 都被你折騰到散架了呢。其實我想要的很簡單,你和唐婉的婚禮,我來給你們當伴娘,這件事應當很容易接受吧?」

陳銳一愣,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一個簡單地要求,這根本就不算是什麼特別的獎勵。「沒問題,這件事很簡單,不過你剛才說到百立集團,我想起一個人,我們的老朋友張哲文過得是否還挺好?」陳銳摸著下巴說道。

燕赤雪撲哧一笑,充滿了喜滋滋的味道,末了才輕柔的說道:「我已經有段時間沒聽到他的消息了,其實百立能走到被收購的這一步,他也出了不少力,選擇和銀河集團合作,讓百立虧了數十億,而且聽說他也離婚了,在外麵包了好幾個情人,被劉京趕出了家門,聽說他身邊地錢也被那幾個情人卷著跑了,那個堅持金錢至上地男人,還真是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陳銳嘆了聲,世事難料,張哲文喜歡地女人十有**也都是看上他的錢了,隨著他的失勢,那麼結果自然就不消說了,他那樣的人,還真是缺少點東西,沒有點本事,卻在女人堆里折騰,而且那些女人,沒有一個善茬,那就是在找死啊。

沒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這混在女兒堆,也需要極大的能力和手腕,不是什麼人都能折騰到點子上,只是這個消息也讓陳銳心下泛起幾分的滿足,畢竟這樣的妙人,還是不要多見為好。百立集團也成了和基金地產業,若是他還在,那麼往後見面的機會也太多了點。

再和燕赤雪閑扯了幾句,陳銳這才掛上了電話。末了又想起和唐婉之間的婚事,他不由有那麼點微微的失神,只不過她地性子,還得慢慢培養著,否則婚後的生活。還真是可以預見,天天吃著唐婉出品的食物,也就不用特意減肥了。

少女離漢堡也已經成功進入了美洲市場。有了蒙多力家族的參與,這款漢堡終於成功置入了人們的腦海中。這種置入式營銷地策略,也是起到了很大的效果,而它的市場口碑也是極好,當然,這一切都來自於王離地天才廚藝。

一陣敲門聲響起,末了凱瑟琳推門而入,她的手裡正舉著兩個紅酒杯子。優雅的倚在門邊處,對著陳銳遙遙舉杯,那對碧綠的眸子中閃著幾分的暖意。最近這段日子,每到這個要睡覺的點,她都會主動過來找陳銳,一起喝上一杯紅酒,並聊上幾句,這也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每當在這個時候。她向來理性的眸子中,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暖意,甚至讓陳銳感覺到了真誠地味道,也慢慢溫暖了他的心。

陳銳伸手接過她手裡的杯子,她身上穿著一身絲質的旗袍,也透著幾分貴族式的保守,但相比起以前。已經有了十足的長進。將她修長曼妙的身材完全體現出來了,在暖色的燈光下。金髮雪肌,出落得有如仙子般。

「陳,聽說你要結婚了,那麼我先恭喜你了,不過和基金收購了百立集團,這幾個月的發展真讓人吃驚,看起來你有個很好地幫手,我想大概到明年夏天,或許你就可以完成我爸爸和你之間的約定了。」凱瑟琳慢慢坐在床沿處,輕輕和陳銳碰了一下酒杯,雪白的肌膚上掠過幾分的紅色,這番話顯然另有所指。

生活系游戲 陳銳眯起了眼睛,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末了頗有點好奇的問道:「聽你的語氣,似乎我結婚你好像特別高興,難不成你就沒有一丁點別地情緒嗎?亦或是你現在已經心回意轉,想通了這層關係,要回英國了?」

「陳,我沒有開玩笑,我這個人向來很認真,而且還有點保守,從來不會隨便改變自己地決定,你是我喜歡的男人,我就會一直喜歡下去,這和你結不結婚沒有關係。更何況,這件事要說是傷心,也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地事,那麼多優秀的女人都沒有在意,我又何必著急呢?就算是你結婚了,也不代表你不可以繼續折騰,反正唐婉也挺縱容你的。」凱瑟琳頗有點狡猾的瞄了陳銳一眼,末了紅艷艷的嘴唇慢慢把杯中的紅酒喝了下去,酒體的顏色也掩不去她嘴唇的艷麗。

只是雖然她喝得優雅從容,但仍然有一滴酒液自她修長的脖子處滑落,形成一抹艷麗的紅色印痕,直到深深的胸脯之間,留下了無限的遐想,這混雜在優雅之中,頗有幾分驚人的媚態。

陳銳無語,把紅酒杯放在床頭柜上,這才再慢慢躺下,仰頭看著她那張精緻的臉容,微微一嘆,看起來,這也是一根筋到底的女人吶,怎麼樣也不會輕易就放棄了某些事,她也變得和葉小凡那麼執著了,或許她本來就比葉小凡還要執著,這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女子。

「噢,陳,外面下雪了,這是一個白色的聖誕節,我很長時間沒看到這麼美麗的雪花了,真讓人興奮。聖誕快樂,陳。」凱瑟琳突然驚呼似的喊了一聲,末了紅艷艷的嘴唇在他的臉上輕輕一點,眼睛卻直愣愣看著窗外,一臉的驚喜。

鵝毛般的雪花漫天飛舞,路燈的光線也被掩映住了,僅僅護住了小小的範圍,如同螢火蟲的光芒,昏黃極了,但一切卻又那麼安靜和諧,整個天地間似乎只剩下雪片落在地面上的聲音,很快就堆滿了地上厚厚的一層,上海還真是好久都沒有下這麼大的雪了,相比起來,這樣的聖誕節,對凱瑟琳的意義遠遠大於陳銳,畢竟這本來就是屬於西式的節日,遠在他鄉,想來她也很希望在這裡找到一份認同。

陳銳輕輕摸了摸臉容,末了頗有點感嘆道:「說真的,這是我收到的最美妙的聖誕禮物,這個吻真夠意思。」

凱瑟琳的雙臂就那樣撐在窗檯的位置上,微微彎著腰,一隻手還撐著臉,屁股挺翹著,光溜溜的小腿閃著幾分圓潤的光澤,很有點勾人的味道。

聽到陳銳的話,她扭過頭來,優雅的笑了笑,就算是這種姿勢,也沒有給人那種庸俗的感覺,反而很舒服,很動人,有如冰天雪地中突然綻放的花朵,閃著心人心顫的魅力,這讓陳銳心下動了動,這日子,再這麼整下去,估摸著還真是抗不了多久,她越來越感性了。

「陳,那你打算送給我什麼聖誕禮物呢?以前在英國的時候,每過聖誕節,我總是會收到許許多多的禮物,剛開始還挺新奇的,但久了,也就沒有了任何感覺,在我看來,那只是一個節日罷了。只是現在在中國,我卻又感受到了節日的氣氛,我還真是挺想得到聖誕禮物了。」凱瑟琳頗有幾分動情的說道,聲音娓娓動人。

陳銳應了聲,末了想了想,長長吁了口氣道:「還好我今天有準備聖誕禮物,家裡有一大一小兩位美女,我若是空手而回,也太有那麼點不浪漫了。」

說完,他的手向前一伸,手指輕輕動了動,一枝玫瑰花便出現在手指間,接著他的手遞到凱瑟琳的面前:「聖誕快樂,白色的聖誕節,希望你心想事成吧。」

凱瑟琳淡淡一笑,接著挺直腰桿,伸手把花接了過來,臉上浮起喜滋滋的神情,把花湊到了鼻前,深深吸了口氣道:「謝謝了,那就晚安吧,這個聖誕節我總算找到了家的味道。」

說完,她扭著腰徑直出了陳銳的卧室,關門聲輕輕傳來,只餘下一抹淡淡的體香。陳銳到這時才接著躺下,心下泛起幾分的感觸,還好回來的時候,在路邊的花店裡買了兩支玫瑰花,否則這一時半刻,也真不知道拿什麼東西來送人了,另一支在回來時就送給樓下的王離了,想來那小丫頭正在房間里守著那支花端詳著吧,她是一個很容易被感動的小丫頭。

看了兄弟們的書評,心裡很感動,其實真要收尾,我心裡也很捨不得,畢竟這本書也陪了我和大家近乎一年的時間,但唐婉的劇情,在下一章會有一個真正的大碰撞,結束也是真的差不多了,至於程綺瑤,其實我另有安排,暫時先不透露,在最後一章里會有一個很好的收尾,這是一早就想好的結局,其實看過我以前書的兄弟都知道,我不是一個寫悲劇的人,總是以喜劇收場,而且這次的結尾我也醞釀了很久,相信還很不錯,呵呵,後面一章可能會比較長,也許明天更不了,但我盡量,反正最後幾章了,我還要多琢磨一下,不過該支持的,大家還是要支持,什麼票都來一點吧,也就是最後的衝刺了,上不上榜不重要,重要的是俺們之間在這段時間裡一起走過的時光,《女警》也感染了一大批的兄弟,嘿嘿,別的不說啥了。 這次衛生檢查事件來得快也去的快,所以帶來的餘波倒也算不上多大。

即便嵐烽市這邊想要動宋曉軍,也不可能說在沒有充足理由的情況下就貿然行事。所以說宋曉軍暫時還是不會出現什麼變故,至於說到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就沒有誰敢保證。一個像他這樣有野心的人,不安規矩出牌的人,不會有任何上級喜歡。

富山飲料那邊也沒有大動靜,只能靜觀其變。

周末就在這種看似動蕩不安實則風平浪靜的氣氛中悄然度過。

周一上班后,蘇沐接到了兩個電話,一個是白雅打過來的,她在電話中說的就是電子競技那事。就像是蘇沐所猜測的那樣,任憑白雅如何做,甚至就連高枝的人脈都發動,結果還是不如人意,依然沒有被她們找到合適的參賽隊伍。

「你都不知道,這次雪蓮市那邊舉辦的是魔獸爭霸這款遊戲的電子競技,而我們找到的人,他們要麼是水平一般,要麼就是對這款遊戲不在行,我們是真的沒轍。蘇沐,你說過的,我要是沒辦法你會幫我做這事,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白雅嬌嗔著說道,心中充滿著焦慮,她實在是沒有別的路可走,只能將希望寄托在蘇沐這裡。

「魔獸爭霸啊。」蘇沐喃喃自語,儘管早就知道會是這個遊戲的爭霸賽,但再聽到時,心裡仍然是有些溫馨和感動。

說到遊戲的話,蘇沐自己也是熟悉的很。以前在江南大學讀書的時候,做過很多兼職的他,其中有項兼職就是網游代練。做遊戲代練有很多好處,比如說時間充裕,比如說你要真的喜歡遊戲,不但能玩還能賺錢,這是兩全其美的好事。

只是後來因為這種兼職實在是太耗費心神,蘇沐才沒有去做。

但本著不做是不做,只要做就要做好做精的原則,蘇沐對這款遊戲是掌握的爐火純青。魔獸世界的升級,魔獸爭霸的對戰,他都是信手拈來。而且最驚人的是,沒有多少人清楚蘇沐是全系戰將。

人族,獸族,不死亡靈,暗夜精靈,他都能玩轉。甚至在如今的魔獸爭霸世界,他的世界排名都沒有多少變化,可惜這些都是秘密,知道這事的人屈指可數。

「到底怎麼說,你也給個話啊?」

「這麼說你是沒辦法了?」蘇沐的心神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后微笑著問道。

「是啊,這不是找你求援了。」白雅承認道。

「放心吧,這事我已經給你安排好,那支小隊現在也在雪蓮市那邊候命,我給你他們其中一個聯繫人的電話,你直接過去找他就成。 歐雪看着蘭姐,“我做夢了。” 有他和那支小隊在,相信應付起來不會有什麼問題。」蘇沐隨意說道。

「好啊,趕緊給我號碼,多謝啊。」白雅急切道。

蘇沐掛掉電話后就將葉錦榮的手機號發給白雅,那邊收到號碼后的白雅,蹭的就從沙發上站起來,笑容滿面,「高枝,咱們現在就動身吧,去雪蓮市,儘快將這事敲定。」

「這就成了?」高枝有些狐疑的搖搖頭,「你就這麼相信蘇沐嗎?我這麼說不是懷疑你的眼光,只是想要提醒下,這事不簡單,不是說你懂就能夠奪冠的。咱們手頭所掌握的資料已經能證明,這次參加這個電子競技的團隊真心不少,三十六支小隊要比拼到最後,只能有一支小隊獲勝。這些小隊的實力都不容小覷,都是參加過很多大賽的。」

「再加上雪蓮市這次竟然給出第一名一百萬獎金的重賞,他們這些小隊還不使出渾身解數啊。要是蘇沐找到的這支小隊資格不過關,咱們想要一戰成名的美夢就泡湯了。我想你應該有個心理準備,這樣的話也不至於到最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高枝是好心,是作為搭檔該有的善意提醒。

「我就是相信蘇沐,我也相信他不會隨意應付咱們,走吧,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咱們總要看到人家才說別的。只要那支小隊能夠幫助咱們將雪蓮市的市場打開,只要他們能奪冠,不就是一百萬的獎金嗎?咱們再給他們一百萬又能如何?」白雅豪氣干雲道。

「聽你的,咱們現在就去雪蓮市。」高枝不再遲疑。

兩個人立即殺向雪蓮市。

蘇沐將白雅安撫住后,倒是沒有相隔多久,就接到了第二個電話,這個是葉錦榮打過來的。他已經收到白雅的電話,所以說想要和蘇沐確認下。在知道是白雅無誤后,葉錦榮的語氣平淡冷靜的很。

「你都不知道白雅剛才問我時候流露出來的探索口氣是什麼樣的,那意思好像是在懷疑我帶過來的這支小隊實力到底行不行。我拜託,我這支小隊可是身經百戰的,是在國際上都名列前茅的。不是跟姐夫您吹,只要他們出面,那些參賽的隊伍統統都要退避三舍。還懷疑我的能力,一會我要見識下,這位白雅白總到底是何方神聖。」

「裝,繼續給我裝,你敢說沒有收到我給你發過去的信息嗎?你會不知道白雅的底細?這事也難怪她會多想懷疑,畢竟人家是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當初要是沒有答應這事也就算了,既然答應就要做好。我不管了,這事你想著處理好就成。記住我的要求只有一個,低調奪冠,將重心定位在為白雅她們進行宣傳。」蘇沐笑著說道。

「沒問題。」葉錦榮說道。

「對了,這次只有你過來嗎?米莉沒有陪著你?」蘇沐問道。

「哪能啊,米莉就在我身邊,我們是一分一秒都捨不得分開,要不讓她給你說兩句話?」

「別介,搞的那麼正式做什麼,行,知道你們在一起就好,好好的玩吧。等到這次電子競技活動結束后,你帶著她來嵐烽市,我陪著你們去門羅樂園玩玩。」蘇沐笑道。

「沒問題。」

不管是蘇沐還是葉錦榮,都沒有迴避嵐烽市這個現實問題。雖然說他們心裡想到,米莉對這裡可能是會有心理陰影,畢竟這裡留給她的是不好回憶。但與其讓這個陰影無條件的存在,倒不如乾脆點打破。

堵不如疏。

況且誰說嵐烽市對米莉就只有壞事,難道說在這裡重新收穫屬於自己的愛情不是好事嗎?要沒有嵐烽市這茬兒在,她能夠和葉錦榮再次遇到,兩個人能陷入愛河?

要不就說這凡事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星期一作為工作日的開始,想必是會很忙碌的,拖延兩天的工作都要在這天完成。蘇沐同樣如此,作為市長的他需要從大局觀上對嵐烽市的工作統籌安排,這幸好是不用出去調研,不然他的時間將會更加捉襟見肘。

上午忙碌,下午亦然。

直到快要下班的時候,蘇沐才將手頭所有工作處理的差不多,站在辦公室中伸了個懶腰后,臉上露出滿足笑容。這種最忙碌卻非常充實的生活狀態是他喜歡的,每天這樣他都不會有半句怨言。

人就要如此,該工作的時候工作,該休息的時候休息。

叮鈴鈴。就在蘇沐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他的手機響起,看到是老媽打過來的后趕緊接通,「媽。」

「蘇沐啊,今天吃餃子沒有?」葉翠蘭關心的問道。

「吃餃子?」蘇沐有些意外。

「你這孩子,不會工作的都忘記今天是冬至了吧?」葉翠蘭抱怨道。

冬至?蘇沐這才從懵神中清醒過來,敢情今天是冬至啊,難怪老媽會問吃沒有吃餃子。就沖這個,怎麼都要吃碗餃子。

為了不讓葉翠蘭擔心,他連忙說道:「媽,正想要和你說,我這就準備去吃餃子了,鄭牧和我約好一起去的,您就別擔心了。您和我爸吃過餃子沒有,什麼餡的?我過兩天陽曆年的時候會回家給您過生日,正好順帶著過年,到時候您要給我包餃子吃啊。我最喜歡吃您包的餃子,想想就饞得慌啊。」

「這麼大的人,還是這麼貪嘴,好啊,等你回來我給你包餃子吃。」葉翠蘭笑著道。

兩個人又隨意聊了兩句,在葉翠蘭的千叮嚀萬囑咐中,蘇沐答應會下班后就吃餃子,才結束通話。冬至啊,差點都要忘記這茬兒,蘇沐摸了摸腦袋,想著鄭牧應該還在這裡,就拿出手機打過去,誰想那邊傳來的卻是有些驚愕的應答。

「我已經回家。」

「什麼時候的事情?你不是說會在這裡住幾天的嗎?」蘇沐無語道。

「我說你不會忘記今天是冬至了吧?別狡辯,我知道你,你肯定是忘記了,然後不知道被誰提醒才想起來。你身邊吧恰好是沒有誰陪著你吃餃子,這就想到我了。我沒有猜錯吧?哈哈,可惜啊,我被老媽一個電話就喊回來吃餃子。是不能陪你了。」鄭牧哈哈大笑起來。

「怎麼聽著你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我成孤家寡人你很高興?」蘇沐故作咬牙切齒狀。

「嘿嘿,別說真的是有些高興。誰讓你和李樂天兩個都結婚,只剩下我這麼一個光棍,你還好意思說我不夠意思。」鄭牧想到這個就崩潰,真以為他是心甘情願回家的嗎?大老遠的從這裡回到江南省為的就是吃幾個餃子,當然不是,是被逼婚,閻傾之非要逼著他去相親。

「你這是典型的羨慕嫉妒恨。」

「笑話,我會嫉妒你們?我單身我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