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但這還不是時候,在有能力清算一切之前,顧雲軒忍得下去,這是數年間如臨深淵所帶來的心性變化。所以顧雲軒可以用平淡的,甚至有些調侃道:“二叔,我在武安王府已經耗用了不少寶材,怎麼能一走了之。”

雖然在有外人在的時候,李苑英一直都是一副嚴肅認真的表情,但是處事一直公平大氣。而今天她有些奇怪,即使聽到顧雲軒這有些怪異的話,也沒有表態。

顧寧國擡手一揮,就從腰間的儲物腰帶中放出兩個大箱子,說到:“雲軒,你願意迴歸家族就好。郡主殿下,這箱子中的東西,算是爲我侄兒的叨擾,做些補償。”

李苑英端坐在主位上,沒有表態,顧雲軒卻走上前去,急吼吼地打開了箱子,一個個地檢查:“隕冰芝、皇焰草、雪山參,還有這是什麼,五百年的生身果。嘖嘖嘖,還有這個,鑄器奇珍雲母精金……”

一邊看着價格不緋的天材地寶,一邊發出“嘖嘖”聲。顧寧國看着圍着箱子不停轉圈的顧雲軒不悅地皺了皺眉,但還是和顏悅色地說:“雲軒,血濃於水,大兄也一直惦念着你。”

背身露出嘲諷的笑,顧安國惦記自己,怕是還沒有自己那個好大哥“惦記”自己吧,至少現在,顧雲起怕是日思夜想地想要幹掉自己了。

轉身後,顧雲軒已經換上了有些驚訝的面容:“真的嗎,父親他……。”

“咳咳。”重重咳嗽了兩聲,李苑英插話了,“一些資源都是小事,但事關本郡馬,需待父王回來纔可決定,把這些東西都拿回去吧。來人,送客。”

不待顧寧國再說,李苑英招來兩個僕人,半是強迫地送客了。這時候,顧雲軒纔想起,自己這麼虛與委蛇是不對的,李苑英需要的是不與英國公府沾關係的自己。而自己這般作態傳出去,可能會讓人誤以爲武安王府的與英國公府有了聯繫,這對李苑英穩定態勢很不利。

回顧自身,顧雲軒才發現,即使歷經數年冷嘲熱諷練就的心性,也無法完全掩蓋對顧家的恨意。這不是一朝一夕間發生的,而是自前身身死,而後自己在顧程兩家數年間積累的,要將顧家燃燒殆也不能罷休的感情。縱使明知其中原委,顧雲軒依舊被影響到了。

“抱歉,有些失態了。”顧雲軒沒有解釋自己的作爲,但他知道,李苑英猜的出來。

“剛剛的情形可能會傳出去,我需要你去斬下顧寧國一臂,作爲解釋。”李苑英卻是語出驚人。

“這是向國公府宣戰了吧!”顧雲軒驚呆了,這是什麼腦回路,但是看到李苑英堅定的眼神,他明白她已經決定了,“可以是可以,但是顧寧國是真丹境宗師,我不是對手。”

“菡薇會幫你的,你去吧。”揮了揮手,李苑英將身後閃出的溫菡薇與顧雲軒一併趕了出去,而後一直呆坐在主位上。

出來以後,溫菡薇悶頭跟着英國公府的馬車,顧雲軒雖然略有好奇,但是他識相地沒有問。

良久沉默過後,馬車終於到了城外的小道。溫菡薇出手了,整個人“嗖”地衝至馬車上方,如潮精神力量瘋狂涌出。顧寧國察覺不對,趕緊持槍迎戰。

這一站,展現出了溫菡薇人榜天驕的真正實力,一雙肉掌力敵已經跨入真丹境數年的顧寧國,且穩佔上風。不,如果不是順手拍死了十數位亂跑的神藏御氣修士,顧寧國根本連落於下風都做不到。

顧寧國肝膽俱裂,真氣瘋狂燃燒,出招便是國公府祕傳極招——九天星落。

極招,極少數武學所有,解除自身所有限制,一招間燃燒爆發自身潛能,換來的威能大增的武學。

極招威能爆發,恍如羣星墜落的寒芒蜂擁而上,強橫如溫菡薇也不能無視,連連後退。看着來敵被迫退,顧寧國不敢戀戰,轉身就要逃竄。

就在轉身間,顧雲軒動了,身法如龍,雙刀寒芒先至。真丹武修心血來潮,危機間顧寧國先一步有所感應,揮槍攔下來突襲之招,真氣勃發迫退來敵,但是風中捉刀刀勢臉面,縱然一沾即退,也在身上留下了數道傷痕。兔起鶻落間,顧寧國行動受阻,而旁邊的溫菡薇也已經接下了九天星落,站到了一旁。

“二叔,可別急着走啊。” “顧雲軒,你居然敢……”看清眼前之人,顧寧國面色大變。

“二叔,別那種臉色,就憑顧家對我的養育之恩,這些不是我應該做的嗎。”顧雲軒轉動手中雙刀,帶着令人生寒的微笑,點頭說到。

在此時,溫菡薇已經破去九天星落,來這與顧雲軒並肩而立。但是聽着顧雲軒平平淡淡的話,忍不住不自在地動了動身子,往旁邊挪了一步。

“好,好啊,果然是背祖忘宗的逆種。”閒話不多說,看見了顧雲軒,怒氣直衝腦門,逃生都不願意了,提槍就殺來了。溫菡薇不知爲何沒有動手,束手旁觀。顧寧國見此,攻勢再度凌厲了幾分。

“嘖嘖,二叔,都這麼多年過去了,看來你對我的印象還是沒變呢!”

小碎刀步閃轉騰挪間,盡顯變化手段,縱使顧寧國槍勢迅捷異常,也總能即時閃避,甚至有空嘲諷出聲。

顧寧國眼看無法拿下這個逆種,旁邊又有強敵在側,真元大損下逃生無望,終於決定放手一博。真氣再聚,一槍攜磅礴真氣刺出,將顧雲軒擊飛。旋即擎槍在手,逆轉真元,出招就是——九天星落。

然而未及出招,顧雲軒身法突變,拋卻小碎刀步稀碎綿密的纏身步伐,而是迅捷凌厲的突襲之招,十數米距離一瞬走過。

“不可能,大成……”驚呼出聲,顧寧國措手不及,遭受小碎刀步絕殺之招,身受重創。極招之勢被破,真氣反涌,內傷下嘔血連連。

“踏步殺·碎夢、掠步殺·疏狂、回步殺·蕭索、橫步殺·驚鴻、極步殺·寂靜、縱步殺·虛影。”沒有理顧寧國的呼喊,顧雲軒招式連綿,翻飛雙刀變幻莫測,直至顧寧國身中十數刀重創倒地,方纔收手。

靠着對手的小視和出其不意的變招,顧雲軒成功重創了真元大耗的真丹宗師。以御氣境界跨兩階橫擊宗師,這是放到任何地方都是無上壯舉,是可以被衆口相傳的武道奇蹟。這不僅是顧雲軒廢寢忘食地修行,也是因爲王府高深武學的幫助,讓顧雲軒能短時間將閹割的小碎刀步補全。如果一直宅在程家,顧雲軒可能數十年纔有可能做到這一步。

這驚人戰績,即使以溫菡薇的天賦也覺得震撼莫名,顧寧國更是幾乎失聲,只能費力地吐出“你,居然,大成…”

“那麼現在呢,要幹掉他嗎?”感覺顧寧國有些奇怪,顧雲軒皺着眉頭問溫菡薇。

“不了,只要完成任務就行。”溫菡薇搖頭。

“呀,就這麼放過他,這樣可是會暴露的。”磨磨唧唧的,不過酣暢淋漓地打了一架,順便狠狠削了顧寧國一頓,顧雲軒着實心情不錯。

“孽種,背祖忘宗,顧家不會放過你的。”片刻後,捂着斷臂傷口的顧寧國怒斥出聲。

“二叔,千萬不要這麼說,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顧雲軒心情舒暢,還很有閒情地替顧寧國處理一下傷口,而後說道,“二叔,別在嘰嘰歪歪的了,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你看你如果再罵下去,我一時想不開把你給宰了,你看你多虧啊。”

聽着顧雲軒平淡的話語,顧寧國噤聲了,他不想也不敢刺激這個看着有些瘋癲的侄子了。

手腳很快,顧雲軒包紮好了傷口,不過小碎刀步的創傷太多,就包紮好了其中幾處,剩下不重要的傷口以真丹境的自愈能力,流血已經止住了。

順手拿走了顧寧國的儲物腰帶,顧雲軒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叔,此去萬里,一路上許多險阻,兵器我就不拿了。”

看着顧雲軒好似送友人遠行的模樣,顧寧國沉默許久,說道:“你終究是顧家人,留着顧家的血,你逃不開顧家的。”

“曾經的顧雲軒也是這麼想的,但他已經死了!顧大人,慢走!”顧雲軒起身,稍微頓了一下,說出了以上一番話。

是真的已經死了!

“你這次的行爲,族老不會放任,且看武安王府會不會保住你吧 ”顧寧國沒有繼續多言,拾起長槍,邁着蹣跚步伐離去。

“怎麼可以一直想着讓別人保住自己呢,人終究是要靠自己的啊。”嘴角微動,細小聲音隨風而逝,縱使近在咫尺的溫苑英也沒有聽清。

少頃,顧寧國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視線之中,顧雲軒轉頭對着溫菡薇問道:“任務完成,該回府了吧?”

“啊…嗯。那個。”溫菡薇少有地躑躅了一下,然後還是開口問道,“就這麼打傷你的二叔,你就沒有什麼想法嗎?”

“需要什麼想法,只是打斷了一隻手罷了,以英國公府的底蘊,恢復斷肢的天材地寶也不是沒有,只是死了一些不值錢的下人而已,國公府不會有什麼大反應的。”顧雲軒沒有聽出什麼,無所謂地回答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這樣一來,你就再也回不了顧家了,甚至可能從此成爲死敵,你不在乎嗎?”

“噗哈哈哈,你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顧雲軒失笑,平淡地說着,“第一,我並不是不能回顧家,只要我展現出遠超顧寧國的天賦,顧家族老會綁着顧寧國來請求我的原諒,並且風風光光地把我迎回去。而我,有這個能力。

第二,我不會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回去的,絕不會。”

顧雲軒轉身,平淡語氣中盡是憤恨,縱使時間流逝,縱使心性修爲一增再增,也無法磨滅這怒火。加上前身,在顧家一共十數年歲月,縱使用盡千方百計也無法求得一條生路,成爲了如同“籠中鳥”一樣的存在,直到最後像丟垃圾一樣扔給了程家。

現在,隨意扔了兩根骨頭,就要自己咬着尾巴回去。縱使沒有系統,顧雲軒也絕不,這不是恩典,是**裸的羞辱。

“無謂的話別說了,話說苑英怎麼會下這種腦殘的命令,這不是明擺着要向英國公府宣戰嗎?”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了,顧雲軒轉換話題,問道

“因爲,因爲……”出於對顧雲軒天賦以及實力的尊重,溫菡薇沒有再隱瞞,但這理由讓她有些難以啓齒。

“因爲,這是武安王令。”一道身影踏空而來,佳人難再得,風華絕代。 “會做出這麼腦殘的決定還真是對不起,不過這是父親的命令,沒辦法拒絕的。”不遠處,李苑英踏空而來。

凌空虛踏,本是真丹境強者打通內外連接,引天地之力纔可勉強做到,她卻信手拈來,豪不勉強,盡展人榜絕頂高手的無上風采。容顏傾城,武道修爲也是強橫至極。

另一邊,顧雲軒卻毫無性質觀賞這曼妙一幕。酣暢大戰過去,體內的熱血戰意冷卻了下來,智商重新上線的顧雲軒終於發現了自己乾的蠢事了。

問這些是想幹什麼,知道了原因又想做什麼呢。事實上,繼續無知裝糊塗纔是上策。而剛剛一時嘴快,恐怕接下來就不好脫身了。

看着顧雲軒憋屈懊悔的神色,李苑英莞爾一笑:“父親命令,必須由你顧雲軒親手摘下顧寧國的一隻手臂。”

“想必其中必有深意吧。”平復了內心複雜的思考,顧雲軒冷靜回問。他總感覺戰鬥之後自己的智商似乎容易下線,這似乎關乎體質的問題。

“沒錯,這恐怕是想絕了武安王府與英國公府的合作,父親不想在這種時候刺激周帝,斷顧寧國一臂,即表明心跡,又不至於翻臉,畢竟斷肢重生對英國公府不過小事。”李苑英說道。

“恐怕不止如此吧。”顧雲軒冷笑,郡王府高手如雲,想做到這一步,隨意派幾個高手就可做到,卻偏偏要顧雲軒親至,其中當然有更多深意。

看着顧雲軒的神色,李苑英收起笑意,繼續說道:“當然,這只是明面上的說法。其實傷顧寧國是這個意思,但是派你就是想讓我和英國公府翻臉。”

頓了頓,李苑英繼續說道:“世家重利,只要禮儀足夠,區區顧寧國輕易可棄。但是,如果是你動的手,國公府絕不會放手,這是以下犯上的忤逆之舉,事涉家族聲譽,國公府絕不會放過你。到時候,不保你,手下會人心離散。保你的話,勢必與國公府勢成水火。”

關鍵時刻,重責你這個繼承人,必定可乘勢交好國公府。顧雲軒在心裏默默地補完了上面一席話。

“到時間,拋棄我這個王府繼承人,就能順利與國公府化解因果,更可再進一步……”

“苑英!”溫菡薇大聲打斷了李苑英的話,這些東西不應該讓其他人知道。

而顧雲軒這時已經驚呆了,我艹艹艹艹艹艹艹,李苑英你這是耍流氓啊,完全不給機會,上來就掀桌子了。

原本顧雲軒就能推理到李苑英可能身陷奪嫡危局,但天地良心,他絕對沒有參與其中的想法。雖然李苑英容姿端麗,傾國傾城,雖然她的脾氣合自己的胃口,雖然藏書閣書藏萬卷令人沉迷,但自己絕對沒有摻和奪嫡的想法。

原本,如果李苑英繼續試探的話,顧雲軒裝傻充愣或許可以矇混過關。但現在她一記直球,根本就不給顧雲軒閃轉騰挪的機會。而她說的越清楚,對顧雲軒的挽留也就越重。事實上,今天之前顧雲軒還能貨比三家,但是在李苑英合盤拖出的情況下,顧雲軒知道自己走不掉了。知道了這麼多祕密,要麼加入其中,要麼跪地唱涼涼。

無奈地拱手行禮,顧雲軒說道:“郡主殿下不必這麼多解釋,顧某……”

“都說了不用那麼見外,平常時喊我苑英就行了。”聽到顧雲軒說的“郡主殿下” 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重新回覆了平時活潑的樣子,姿勢甚至顯得有些俏皮可愛。

就在顧雲軒看着郡主有些發呆的時候,溫菡薇強勢擠入兩人之間,狠狠瞪了顧雲軒一眼,將李苑英扯到了一旁。瑣事解決了,溫菡薇有故態復萌,對顧雲軒有些戒備。

看着兩人相擁的美好景色,不由得讓顧雲軒想到了一句俗語“百合無限好”,甚至有一點想高呼“哈利路亞”。

如果是之前,可能顧雲軒嘴皮子一快,就說出口了,到時候就會面臨溫菡薇和李苑英的混合雙打了。還好是冷靜下來的現在,顧雲軒正好問一些不解。

“爲什麼現在就這麼不遺餘力了。”話說的有些沒頭沒尾,但顧雲軒知道她明白。

果然,李苑英回答:“一開始只是想讓你做個擋箭牌,並沒有其他。人榜150的排名其實不能代表什麼,許多人濫竽充數也能排在這裏。”

怪不得,對比了一下人榜天驕的戰績,排名100之後的玩家,他們的戰績一般都是“可與宗師一戰”、“從某某宗師手下全身而退”等模糊不清的話語。但一旦到了99名以上,戰果就寫的清楚利落,通通都是斬殺了某某有名聲的前輩大豪。顧雲軒有此發現了人榜前百對後來人的印象,就是些湊人數的渣渣那種。

“經過此次事件,你的天賦展露無疑,這纔是一個值得拉攏的強者,而不是因爲一個注水排名”李苑英意態輕鬆,回覆了以上一番話。

所以,是自己手癢,把自己捆在了武安王府了嘍!顧雲軒有些唾棄自己,點背不能怨社會。

他本來只需要攔住顧寧國逃跑,然後等待溫菡薇破解極招,合兩人之力將顧寧國重創。但是,當戰鬥來臨之後,顧雲軒立刻拋下了種種規劃,洶涌的戰意鼓動胸腔,直接短兵相接了。這種戰鬥中石樂志,智商強行下線的情況,似乎有着不同。

思考間,李苑英走到了顧雲軒面前朝着他笑了笑:“雲軒,事情辦完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啊,奧。”剛被從紛繁思緒中驚醒,顧雲軒下意識點頭同意。然後李苑英探手神來,將顧雲軒抓到手中假。

“等…等…等…,不要啊,放開我。”羞恥度報表,顧雲軒兼職無地自容。

“也可以啊。”李苑英垂首,靠近沖田總司吐氣如蘭,“只要你能打贏我,什麼都好說。”

顧雲軒徹底閉嘴了,夫綱不振。感受到李苑英的強橫無邊的真氣修爲,顧雲軒非常自覺地放棄了重整夫綱的不切實際的想法。

遠處,武安王府已遙遙可見。目光劃過,顧雲軒發現了兩個身影候在門口。直到衆人落地,這兩位迎了上來 了。 在顧雲軒三人來到武安王府門前時,站在門口的兩人也迎了上來。兩人都是便服打扮,但是其中一人掩飾不住的煞氣四溢,一看就知道是軍中猛將。另一人丰神俊逸,手拿摺扇,一種謀士幕僚的造型。

在兩人行禮後,李苑英爲雙方介紹道:“這位是林月汐,是我現在的管家和謀士。”

“姑爺好!”林月汐收起摺扇,彎腰行禮。

“這一位是慕鳳蝶,是我手下將領,掌管我麾下的穿雲鐵騎。”

慕鳳蝶沒有打招呼,她對顧雲軒的能力有所懷疑。而且軍中尚武,李苑英也是因爲高卓武力纔得到他的認同,而顧雲軒,至少現在絕無可能。

穿雲鐵騎,武安王府所有四大玄階道兵之一。

王府道兵兩大地階道兵,可困殺七階純陽仙尊。一支爲家主掌握,鎮壓內外不平。一支由宗族掌握,確保家族傳承。

四大玄階道兵,可困殺六階法相尊者,是一個世家建立的基本條件之一。

道兵對世家傳承的意義,以顧家爲例,即使以顧雲起得到上下承認的繼承人身份,國公府的三支傳承道兵也一個都拿不到手。

所以,以李苑英王府繼承人的身份,最多也就掌握一支道兵。而能掌握這隻道兵,證明慕鳳蝶必定是李苑英麾下武將最高位。而與之相對的,林月汐必定也是文臣高位,謀主的身份。

林月汐、慕鳳蝶一文一武,再加上溫菡薇四大豪商嫡女的身份,必定是李苑英麾下重要的支持者之一。

一眨眼,李苑英已經把麾下最重要的組成都介紹了,而看着她的眼神,顧雲軒知道自己也已經是其中一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