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何況他還見到寶萱對父母的抗拒。

趙寶萱哼了一聲:「他們就找個跟他們一樣的人來保護我啊,想繼續遙控我啊,哼,想得美!」

恨恨之情浮在臉上。

張無為好笑的搖搖頭,把話題轉回去:「後來你又看到了什麼?」

他沒有忽略剛才她臉上一閃而過的猶豫。

那是有話想說又不想說,從直覺回到了思索的狀態。

而這個狀態,似乎是跟他有關!

(稍後) 這位侍衛眼神有些銳利地盯著面前的東方修哲,直覺告訴他,面前的這個少年有問題。

「你不讓我進去?為什麼?難道我手上的不是令牌?」東方修哲的眼神開始轉寒,他沒有直接硬闖,就已經夠仁慈的了。

「對不起,我現在對你的身份表示懷疑,等一下我會向上面請示一下,希望你能夠耐心在此等待。」侍衛一步不讓地說道。

「放肆!」老管家大喝一聲。

然而侍衛就是不肯讓路,就算因此惹惱了老管家,他也不怕。

能夠在這裡守護的人,可都是家族中的直系子弟,並且無不是精英中的精英,由於守護位置的重要,只有杜家家主和那幾位長老才有權調派他們。

是以,就算在這裡得罪了老管家,他們也是有持無恐。

「如果我沒有等待的耐心呢?」東方修哲微眯著雙眼,向前跨出一步。

「那就對不起了,杜家禁地,外人不得入內!」

「如果我要硬闖呢?」東方修哲的嘴角彎起一抹弧度,眼中精光閃爍。

那侍衛一驚,他從來沒有想過少年敢說出這樣的話來,當下一張手臂,冷冷說道:「那你可以試試了,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就算你真的來自皇宮,膽敢硬闖的話我們也有權……」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身體竟然在一瞬間顫抖了起來。

東方修哲的陰陽眼,竟然毫無先兆地開啟,先是對其展開一番威壓,然後便封住了他的五感。

「我要想進去,你以為你們可以攔住我么?」

東方修哲冷冷一笑,不過他的這句話無法被眼前的侍衛聽到,因為此時的這位侍衛,正身處於無盡的黑暗之中。

不再理會一動不動的侍衛。東方修哲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由於其他人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他們見東方修哲手中持有一塊令牌后,雖然心中詫異,不過並未阻攔。

就這樣,東方修哲順利地進入到了地下倉庫。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東方修哲心情愉悅地從裡面走了出來,對著等候在外面的老管家說道:「走,我們去下一個倉庫!」

大概花了一個多時辰,東方修哲將所有的倉庫都光顧了一遍,沒有人知道他進去之後都做了什麼。只是看到他出來后的表情越來越開心。

期間,菲米莎曾用「靈魂傳音」的方式聯繫過他,說白顏顏已經被救出來了,除了受一點外傷外,並沒有什麼大礙。

東方修哲已經讓她們先行離開。

「你也可以回去了!」心情不錯的東方修哲,沖著老管家說道。

他不用出手懲治這位管家,相信杜家也不會輕易放過他。

「好了,下面的時間,自己應該去拜訪一下那位杜激公子了。不知道他把錢準備好了沒有?」

離開了管家之後,東方修哲沿著一條小路,向著那位杜激公子的別院走去。

一處精緻的小院,幾位僕人正在苦苦相勸著。

「公子。您就別為難奴才們了,老爺可是吩咐過了,沒有他的允許,不讓您走出杜府大門。」

「是啊公子。聽說現在外面很不太平,萬一再遇到壞人怎麼辦,公子千金之體。豈可有所閃失。」

「公子你看,杜府裡面什麼都有,何必再到外面走,如果您想要什麼,只管吩咐……」

幾位僕人說盡了好話,就是為了讓這位杜激公子回心轉意。

「都給我閃開!」杜激卻是不把他們的話當回事,憤憤地說道,「我已經有幾天沒有出去了,都快悶死了,難得父親不在府上,你們快給我閃開,不然的話,別怪本公子跟你們不客氣。」

幾位僕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已經說盡了好話,卻依舊無法讓杜激回心轉意,看來再說什麼也是沒有用了。

哎,等老爺回來之後,我們又該挨罵了!

幾位僕人非常了解杜激的脾氣,如果此刻再繼續相勸下去,那他們現在就要挨揍了,不得已,只好退到了一旁。

杜激有些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一伸手喊道:「把我的那枚新納戒拿過來,本公子今天要好好逛一逛。」

先前他的那枚納戒,已經「送」給了東方修哲。

時間不大,一位僕人端著一個精緻的木盤走了過來,木盤之上蓋著一塊綉有吉祥圖案的金邊紅布。

杜激伸手將紅布掀開,一枚碧綠色的納戒立即呈現在他的面前。

「先前的那枚納戒就算是喂狗了,這一枚納戒更是不錯。」杜激將木盤上的納戒拿起,放在掌心端詳了一會兒后,最後戴在了他的右手中指上。

抬起手臂,杜激又對著天空端詳了一下這隻手掌,沉默少許后,他突然問道:「你們覺得這枚納戒如何?能不能配得上本公子的氣質?」

「這枚納戒實在是太完美了,戴在公子的手上,簡直就像寶刀配英雄,將公子高貴大氣的氣質襯托得更加明顯。」

「公子的這枚納戒當真是高貴大氣上檔次啊,小的估計這輩子也不可能擁有這樣一枚納戒,這種納戒只有戴在公子的手上,才能顯現出它的價值來。」

幾位懂得溜

須拍馬的僕人,立即奉承起來。

杜激嘴角一笑,道:「說得不錯,看來跟在本公子的身邊,你們也長了不少知識。」

「我等都是受到公子的熏陶,能夠跟在公子的身邊,實在是我等的福氣。」

這些僕人的心理素質還真不是一般的好,說出這種令人作嘔的違心話,竟然可以面不改色。

杜激笑得更加開心了,他覺得今天將會是一個不錯的開始,至少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給本公子召集十位精英侍衛,不,還是召集五十位吧,保護本公子左右!」

杜激大手一揮。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從庭院的外面響起。

「召集那麼多侍衛,杜公子可是要外出,既然如此輕閑,想必那些錢已經準備好了吧?」

聽到這個聲音,杜激一愣,忙大聲喝斥道:「什麼人在外面,給本公子出來!」

「你那麼想見我么?」說話間,東方修哲已經從外面緩步走了進來。

當看到東方修哲的那一刻,杜激整個人都蒙了。身體僵硬地站在那裡,完全說不出話來。

「你們杜府還真是夠大的,走到這裡我竟然用了半個多時辰!」東方修哲笑了笑,神情自若,就好像見到老朋友一般,向著杜激走來。

其實他之所以用了這麼常時間,實在是因為來得路上,他曾多次逗留,也不知又搜颳了多少好東西?

「你……你……你……」

杜激聲音顫抖。他此刻的神情就好像看到了鬼。

「見到我你怎麼會如此意外?你們杜家不是一直在找尋我的下落么?」東方修哲此刻離著杜激的距離已經不足十米。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這不是真的,你不可能出現在這裡。幻覺,這一定是幻覺!」

杜激整個人就像是丟了魂,不住地後退。

四周的一些僕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完全不理解他們的杜激公子,怎麼會如此激動?

而他們也不清楚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是誰,怎麼好像跟公子很熟的樣子?

正是因為搞不清楚狀況。所有的僕人都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

「你……你不要過來,你……快點離開我……」

杜激不住地後退,一不留情。腳後跟頂在了石階上,整個人頓時向後仰倒。

「公子!」

僕人們一驚,正欲準備上前攙扶,只覺得眼前一陣涼風吹過,那個神秘的少年,竟然一下子到了杜激的跟前。

不過,少年並沒有伸手攙扶快要摔倒的杜激,反而一臉戲謔地站在那裡。

撲通一聲,杜激摔倒在地,不過此刻的他因為驚恐,根本就感覺不到疼痛,嘴上不住地叫喚著:「你是誰,我不認識你,護衛,護衛過來……」

東方修哲眯著一雙眼睛,含笑問道:「杜公子,你應該不會這麼快忘了我吧,你親手寫下的欠條,也應該不會忘吧?」

「護衛?護衛快來救我!」杜激大喊,整個人完全不顧形象,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嚇破膽的瘋狗。

在場的僕人們,都被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給嚇到了。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杜激如此撕心裂肺地大喊,就好像有誰正把他怎麼樣似的。

「杜公子還真是健忘啊,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了。」東方修哲的臉上,始終掛著讓人琢磨不透的笑。

幾乎就在這個時候,聞聲趕來的護衛一擁而入。

「大膽小賊,快點放了我家公子。」護衛大喝一聲,直衝而來,那殺氣應該是準備將東方修哲就地正法。

「杜公子,你可要睜大眼睛看好了,接下來我就給你點提示!」

東方修哲說著,緩緩抬起手臂,四周的水元素,瘋狂地向著他的位置彙集。

「冰棺送葬!」

剎那間,刺骨的寒氣將衝到眼前的護衛們冰封成一個個長方體,然後緩緩升空,輕盈得就像是隨風飄起的蒲公英。

「碰!」

「碰!」

「碰!」

「……」

一陣連珠般的聲響接連傳出。

赫然就見,升到半空中的冰塊,連同冰封在裡面的護衛,瞬間爆裂,變為無數碎塊從空中落下。(未完待續。。)

… 「顏顏,前世今生是騙人的!」

趙寶萱從來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尤其是輪迴約定這回事,根本就不科學嘛!

「你理智一點!你流幾滴淚,無可厚非,作為朋友,我還會幫你找很多類似的給你看!要是你在電視劇或者電影里扮演這樣的角色,我絕對會捧你的場!

但,但是,你千萬要搞清楚,是,看完了把書一扔悲劇就結束了,演戲是演戲,工作結束了洗把臉就可以笑,該吃就吃該玩就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