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你住就住,不住就不住,也不看看我們這是什麼地方,沒錢還來這裏!”那打扮的妖嬈的男子翹着蘭花指一臉不屑地看着林毅幾人。

倒是身後的水天玥和嫣然吸引了不少的眼球,說實話對於水天玥雖然臉上的表情總是很嚴肅,整個人如那九天玄女一般,給人一種淡遠寂寞,如曠野煙樹,空谷幽蘭一般。

林毅相信只要水天玥笑一笑,必定會迷倒一干衆生。

相比之下嫣然就要好上許多,雖然在容貌之上不及水天玥,但那一張清秀的臉龐反倒是更加的惹人戀愛。

“唉,你說這是什麼男人啊?空坐擁兩大絕世美女,卻沒想到竟然是一個窮小子!”

看着林毅和那男子討價還價的樣子,在場的衆人已是有不少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突然,一道極爲有磁性的聲音傳來,道:“這三位的房錢就由我出了吧!”

轉頭望去,只見一襲白衣站立與衆人的面前,手持摺扇,青絲搖曳,臉上更是白淨如面。

看着這男子,林毅雖然心中有些感嘆,但還是極爲警惕,再加上那張帥氣的臉龐,反而心生芥蒂,誰叫這傢伙比自己帥呢!

而此前那和自己討價還價的妖嬈男子看着此男人登時眼冒金星,直接一扭腰,“哎喲喂,這不是李家公子麼,怎地今日有空光顧小店?”說着,便是一臉的媚象朝着那李家公子靠了上去。

“吭吭”後者並沒有理會那妖嬈的男子,反而用手中的摺扇輕輕將靠上來的身影一撥,便是走了上來。

“幾位,如不嫌棄,這一次的房錢就由小生來出可好?算是交個朋友。”說罷,對方便是雙手一抱拳,低着頭。

見着對方這般模樣,林毅心中驀地升起一股怒火,心中暗罵:“你這毛頭小子哪裏來的?無事獻殷勤,定然有詐!”

正欲開口回絕,卻是隻聽見身後的水天玥突然說道:“店家,這是此次的房錢,我想應該足夠了吧?”說罷,便是同時自手中的空間指戒中取出一枚紫色的幣狀物。

“這是?”看這那被水天玥拿出來的東西,林毅頓時瞪大了眼睛,這不正是傳說中的魂幣麼,當初《魂籍》之中看着此物時煞是羨慕,如今卻是不想在水天玥手中看見了。

所謂魂幣,原本是取自一些上品的魂石打磨而成,閒時作爲通行的貨幣,當然也可以被魂者吞噬補充體內的魂力,其功效往往比一般的魂石還要來的迅猛。

而那妖嬈的男子見着此魂幣,眼睛登地冒了出來,嘴角流出不少的液體,連連呼道:“好好好,足夠了,足夠了!”說罷便是接過了水天玥手中之物。

看着那男子的樣子,林毅不禁是心生一股厭惡,暗道:“這鬼東西倒是算的精明,這一枚魂幣可是相當於百枚金幣,如此算來這傢伙還賺了不少!”

心中越發的不爽,林毅直接扯起櫃檯上的一份菜單,指着其中的一道“天龍青須”的菜說道:“給我來上一份整個!”

天龍青須標價爲三十金幣,當那男子看着林毅手指之物是,頓時臉都綠了,顯然是不願意。

看着對方如此表情,林毅頓時心中一橫,怒斥道:“一枚魂幣價值百枚金幣,而加上這道天龍青須你也能憑空賺取十枚金幣,難道還不夠麼?”

看着那男子一臉委屈的樣子,林毅如同一頭鐵公雞一般,再次得來周圍人的一通鄙夷。

“行還是不行?給個話!”

此時的林毅完全佔據優勢,大不了再去找別家就行了,而至於其他人的看法憑着林毅的性格,根本就不會去理會。

“好吧!”

最終那男子還是同意,但臉上的神色似乎是丟了什麼一般。

而一旁站立這的那白衣男子卻是眉頭微皺,說道:“諸位等等!”對於林毅幾人斷然拒絕自己的邀請,這男子顯然有些惱火,卻是奈何面對着兩大美女,只能問道:“幾位真的不願意接受小生的邀請?”

一聽此話,一旁的嫣然更是心生怒火,自己雖然長的清秀,但也並不代表者脾氣好,當即反問:“難道我們就非要接受你的邀請才行?”

在場的人皆是沒想到這嫣然看似楚楚可憐的外表下竟是這般伶俐的口齒,當即一陣唏噓。

而那李公子臉上表情立馬大變,可週圍的人實在有些太多了,爲了維護自己的形象,連忙說道:“這位姑娘你誤會了,小生只不過是好結交朋友而已,既然不願意,那就請接受小生這銅牌可好,只要有需要便可到城西的相府來!”

也許是害怕再次被拒絕,那李公子並沒有將銅牌遞予三人,而是將其放置在一旁的桌面上,當即轉身便離開。

然而,待得那什麼李公子離開,林毅幾人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徑直走上樓去。倒是林毅心中忍不住地暗道一句:“僞君子!”

三人的表現在場的衆人一直看在眼裏,還不等幾人消失,登時議論起來。

“這幾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竟是連相府內的公子都敢拒絕?”

“是啊,估計是什麼不知名的鄉野村夫吧!”另一名身着華麗服飾的男子接口道。

“胡說,鄉野村夫能生的如此美麗?”

聽着那樓下的議論紛紛,林毅卻只當這下帝都的漢子整天吃飽了沒事撐的,一進入自己的房間倒頭便睡。 旭日東昇,作爲繁華代名詞的帝都在這日光的潑灑之下顯得格外的耀眼,而在護城河邊的巡城士兵整齊劃一地前進着,一個個臉上神色儼然,作爲帝國最精銳的軍隊,每一個士兵臉上都洋溢着自豪。

睜開雙眼,發現晨光正照射在枕邊,見此情景林毅不禁大喜,整日待在青雲宗上難得一睹日光之美,如今有着如此美景,林毅騰地坐立起來,穿戴整齊。

快步行至整個驛館的屋頂,在這二樓的外檐有着一個佔地不小的陽臺式空地,期間擺放着不少的座椅,便是專供驛館旅客之用。

林毅走來卻是正好瞧見那水天玥一臉深情的看向那北城區高聳入雲的鏡月皇宮,眼眸之中柔情似水。

看着水天玥的深情,林毅不禁是啞然,這樣的水天玥還的確是少見,緩步上前道:“聽說師姐曾今也是青嵐劍宗的弟子?”

對於水天玥是青嵐劍宗弟子一事早就不是什麼祕密了,因此林毅現在方纔是敢於詢問。

後者雖然沒有回答,但林毅能夠看得出那曼妙、如婆娑古樹的倩影還是微微顫抖了一下。

看着水天玥並沒有出聲,林毅只當她是默認,旋即再次問道:“不知道師姐在青嵐劍宗可是認識葉風陽、林莫瑤等人?”從之前林毅便是知道這葉風陽等人曾今也在青嵐劍宗待過,現如今倒是可以打聽一些消息了。

然而,還未等林毅走進,卻是突感一股強勁猛地席捲而來,那水天玥也是驀地拔地而起,身形極快,轉眼間林毅便是隻感覺脖頸處一緊。此時水天玥那膚如凝脂的玉手已是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師……師姐!”

一時難以喘氣的林毅只能是聲音嘶啞道,只是現在全身無力,就算是想要反抗也沒多大的作用。

單手擒着林毅的水天玥雖然個子比林毅要矮上一個拳頭,但就憑氣力來說林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杏眼一瞪,對着林毅狠狠道:“你若是再跟我提起風陽那小子,就別怪我不念師門之情!”

說罷,便是一個甩手,脫離水天玥擒制的林毅頓時只感脖頸一鬆,但整個人卻是朝着那一側被甩了出去,最終“咚”的一聲砸在一旁的護欄之上。

感受到後背傳來的疼痛,林毅登時怒氣而生,就地一滾便是站了起來,玉淵劍更是“鏘”的一聲顯現而出,其中的火焰“呼呼”燃燒了起來。

“你們在幹什麼?”

恰在此時,一道嬌喝傳來,林毅定睛一看,卻是那嫣然正疑惑地盯着林毅兩人。

看着來人,林毅頓時心中一驚,要是被這女人知道自己被打,那可就慘了。這兩人都是人魂境界的實力,倘若真的是一不小心就在這大街上打起來的話,恐怕那青嵐劍宗也不用再去了。

思及此,林毅心中一念,旋即將玉淵劍上的火焰熄滅,劍身收回,臉上的表情鬥轉,臉龐抽搐地笑道:“切磋一下罷了!”

聽着林毅如此一說,嫣然顯然是不相信,林毅的勢力有幾斤幾兩自然是極爲清楚的,旋即再次帶着疑惑的表情問道:“真的是這樣麼?”

看着如此表情的嫣然,林毅登時心中驚異,心中明瞭,眼珠子一轉,再次道:“昨日晚上又得了一些精進,故此到水天玥師姐這來試試威力如何。”

林毅自我認爲這謊言還過得去,因此臉上的表情也好了不少。那嫣然現在就算心中再懷疑,但也不能再說什麼,當即坐下不再說話。

此刻,街道上已是有着熙熙攘攘的人羣穿梭於其中了,而那遠在數十里之外的皇宮也在晨光的照射下顯得**肅穆。

……

約莫日中時分,林毅幾人再次整裝待發,而烏須踏雲駒現在也是恢復了不少!

正當林毅幾人想要出發之時,卻是隻見那昨日的什麼李公子再次來臨,身後還跟着數名家丁模樣打扮的男子。

“敢問幾位現在是要離開了麼?”那李公子走上前來,極爲有禮貌地說道。

林毅幾人卻是默不作聲,完全將此人漠視,這李公子從來就沒見過,現在卻是來無事獻殷勤,難免不說沒有什麼企圖。

但那李公子見着林毅幾人如此模樣,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是賠笑地走上來道:“幾位若是不嫌棄,小生倒是想要邀請幾位到府上一敘,算是做個朋友。”說着還“譁”的一聲將手中的摺扇打開。

聽着這李公子的邀請,林毅正欲拒絕,卻是沒想到旁邊的水天玥搶先說道:“公子 熱情了,只是我們行程緊張,還望公子不要見怪纔是!”說罷便是進入馬車,頗有逐客之意。

而那李公子聽着水天玥的回答,原本笑盈盈的臉龐瞬間漲的通紅,自己身爲相府公子,平日裏其他人巴結還來不及呢,現在卻是被林毅幾人三番五次的拒絕,就算脾氣再好也很難忍住,更何況這李公子本就不是什麼善人。

“公子,抱歉了,再見!”

看着眼前之人吃癟的樣子,林毅心中驀地感覺舒暢了不少,對着那李公子一抱拳便是直接踏上馬車朝着西門而去。

身後看着絕塵而去的馬車,那李公子雙拳緊握,青筋暴起,指節發白,自己何時受到過如此的委屈?頓時心中一怒,道:“派人跟上這幾人,伺機下手,那小子身上的東西本少定要拿到手。”

說罷,旁邊便是有着一名家丁抱拳道諾,旋即離開,速度之快,就連街道兩旁的行人都沒有察覺。

……

官道筆直,一路之上綠油油的良田,炎炎烈日高懸於九天,道路兩旁的白樺林不時的傳來幾聲蟬鳴,而隨着烏須踏雲駒速度的不斷加快,那一股股熱風灌進馬車之內。

林毅嘴叼着一根稻草,徜徉在這日光中頗爲享受。

然而,幾乎是同時,在那帝都的皇宮之內,雲雀臺,一名身着羅裙的女子負手而立,殷紅的嘴脣微微一抿,眼神之中盡是憂傷。

突然,身後的輕紗一蕩,只見一道黑色人影跪倒在這女子的身後:“公主,林毅來到帝都!”那黑影臉帶精鐵面具,身形極快,拱手說道。

而那站立着的女子聽着此話,身軀頓時一顫抖,藏匿於衣袖之中的雙手不察覺地抖動。這不是那葉尹洛還能是誰?

聽到這個消息的葉尹洛猛地轉身,一聲華麗的服飾更是和那絕美的容顏相互襯托,似涓涓溪流,也似那飄忽不定的青雲。

“你說的可當真?”聽着那黑衣人說着,葉尹洛明顯有些激動。

“千真萬確!”

再次得到確認,葉尹洛臉上的神情立馬變得更加激動,但旋即神色又再次黯然下來。

看着葉尹洛神色稍顯平靜,那黑衣人方纔是說道:“公主,今日日中時分,林毅幾人已是離去前往青嵐劍宗了!”看看葉尹洛的表情,依然是沒有發現什麼特別,方纔再次道:“相府二公子李天傲派人跟着林毅,似乎欲圖不軌!”

聽着黑衣人如此一說,原本還是一臉平靜的葉尹洛瞬間再次緊張了起來,連忙問道:“這李天傲又想要幹什麼?”嬌喝一起,頓時如千里寒冰一般。

看得原本脾氣溫婉的公主突然變得如此,那黑衣人身形更是微微顫抖,連忙伏地說道:“屬下不知,只是這林毅現在身懷古帝傳承,那李天傲如此,恐怕是想要奪取傳承吧!”說罷,那黑衣人的身子瞬間伏地更低。

“李天傲!”

此時葉尹洛也是滿眼通紅,貝齒緊咬,再次道:“月天,跟着林毅,務必確保他們的安全!”說完便徑直離去。

“是!”那伏在地上的月天一聲應諾,轉眼便是消失在原地。

夏風微蕩,鏡月帝國的中部平原正是忙碌的季節,一陣陣稻香傳至馬車之內,弄得林毅鼻翼奇癢難耐,這種氣息是收穫的季節,更是讓人容易產生暴躁情緒的季節。

此刻的林毅端坐在馬車的外面假寐着,突然識海中的噬魂道:“小子,小心了,有人盯上你了!”

聽着此話的林毅心中一驚,睏意全無,問道:“是誰?”

這噬魂現在雖然實力銳減,但對於原有的感知能力卻是沒有多大的變化,早就發現有人跟蹤,只是直到現在纔敢加以肯定。

旋即道:“是那相府的李公子的人!”

林毅沒想到這李公子看起來彬彬有禮的樣子,竟會做出這般勾當,心中頓時又將他鄙夷了一番,但前進的方向依然是沒有改變。 一路上烏須踏雲駒行進的速度極快,雖然知道身後有人跟蹤,但林毅依然是不動聲色,而在馬車之內的水天玥和嫣然兩人顯然沒有察覺到外面的不對勁,只覺馬車的速度陡然加快,但也只認爲林毅是爲了趕路而爲之。

帶着炎熱氣息的夏風像牧鞭,裹着濃綠,揚着燦爛。而烏須踏雲駒的速度也在不斷的加快,雖然官道極爲平坦,但看着兩側急速倒退的樹影,車內之人還是不免有些顛簸。

感覺有些顛簸的嫣然對林毅道:“林毅,車速放慢些!”

然而,手持着繮繩的林毅卻並沒有理會,現在也是夕陽西陲,不出半個時辰,中部平原整個天際就要籠罩在黑暗之中了。

車內兩人見林毅並不答話,相互對視,立即警覺起來,嫣然手中武器騰地衍化了出來,掀起車簾。

嫣然嘴角微張,無聲地對着口型問道:“怎麼回事?”

見此,林毅方纔是同樣無聲張嘴道:“身後有強者跟蹤,只怕來者不善!”

對於身後的強者林毅並不知道對方的實力,但相比之下,心中極爲清楚,既然對手敢現在追上來,就說明實力比自己一方要高上許多。

見此,那嫣然心中一驚,對於這跟蹤之人極爲好奇,能夠悄無聲息的跟在兩大人魂者的身後,着實不易。但同時對林毅的感知能力又有着幾分敬意,能夠搶先發現確實不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