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你們那裏怎麼樣了?”曲恆問道。

“您放心,我們收了錢,就會辦事的,這小子不是才進去嗎?只要你們給信號,我就帶人衝進去。”電話另一頭說道。

曲恆滿意的掛斷電話,此時他的臉上已經寫滿狠毒。

當姜衍走進包房,眼前熟悉的面孔都在這裏,他心裏也是開心起來。

“喲,姜衍啊,這包房裏這麼暗,就別帶墨鏡了,摘了吧,還有這位美女。”一名長滿臉麻子的男人邪笑道。

“唉,可惜了,少了三個人,這個遊戲看來沒意思咯。”姜衍摘掉墨鏡嘆息道。

那些少女看到姜衍摘點墨鏡後,臉上的花癡樣表漏無疑。

那小心臟砰砰直跳,內心就一個字:“帥”!

“MD,還是這麼帥。”一個油膩的胖子嘀咕道。

“別這麼說嘛,少三個人一樣玩的,你這女朋友身材不錯嘛。”麻子臉男子微笑道。

這時蕭棟也從包間外面走了進來,他剛纔接到陸影的電話。

“大家先喝,一會人就到齊。”蕭棟微笑的看向姜衍。

姜衍拿起杯子,朝着蕭棟擺了擺,然後一口喝下。

雖然大家都知道今天是要幹嘛,但是該玩還是要玩的。

“姜衍,你這女朋友怎麼總是戴着個墨鏡呀,摘下來吧,看身材就知道不錯。”麻子臉男人繼續慫恿道。

“她是我老婆,你想看啊?我怕你看完就後悔,你願意嗎?”姜衍玩味的說道。

“槽,嚇唬誰呢?要不是等人,我現在就打斷你狗腿。”麻子臉男叫囂道。

姜衍不屑一笑,手指微微一動,麻子臉男就好像被人擊中一拳,瞬間倒在沙發上。

“哈哈,範青,你這戲演的太好了,下次去燕京時,我介紹個導演給你認識。”油膩胖子笑道。

衆人也開始大笑起來,麻子臉男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忍着疼看向姜衍。

就在這時,包房的門被打開,陸倩和胡來走了進來。

“喲,你們怎麼纔來啊,這好戲馬上就要上演了。”油膩胖子調侃道。

陸倩和胡來現在也不敢開口,只能微笑的點了點頭。

當他們看到姜衍時,心中的憤怒也掛在雙目之上。

“行了,我們也知道怎麼回事,來坐下等最後一位客人吧。”油膩胖子繼續說道。

搗蛋寶寶:制服總裁爹地 胡來朝着姜衍豎起一根中指,然後不屑的坐到沙發一邊。

陸倩剛要坐到曲恆面前,就被曲恆狠狠的抽了一個巴掌。

“離我遠點。”

衆人也當做沒看見,這裏的女人,哪個不沾顏色呢,只不過沒有陸倩那麼過分而已。

陸倩捂着臉,憤怒的坐到一邊,她在編輯一條短信發送出去。

姜衍和萬娘根本不在意他們做什麼,兩人就好像沒事人一樣,有說有笑的聊着天。

這時,包房的門再次被打開,蕭棟牽着陸影的手走了進來。

衆人看着陸影那小鳥依人的樣子,也是歡呼起來。

“還是我棟哥厲害,校花都能追到手。”油膩胖子起鬨道。

陸影微笑的向衆人點頭問好,可是看到姜衍那一刻,她愣住了。

“小影你怎麼不認識了?他是姜衍啊。”蕭棟微笑說道。

“哦,姜衍你還好嗎?”陸影回神說道。

姜衍和萬娘聊的很開心,根本就在意陸影的話。

“看來人都到齊了。半年前,在這酒吧樓下發生一幕很血腥的畫面。不知道諸位,還記得不記得了!”蕭棟意味深長的說道。

“哈哈,誰能不記得呀,某個人好像被打的下身癱瘓了。”曲恆大笑的附和道。

“我知道啊,當時他還要救那個女的,沒想到那美女卻被另一位男神救了。”油膩胖子得意的說道。

姜衍轉過頭去,搖了搖頭,又繼續和萬娘說着悄悄話。

“嘿,我去,這小子竟然無視咱們。”油膩胖子說道。

“行了,別管他,咱們繼續喝酒,等會估計還能有好戲看。”曲恆得意笑道。

陸影看到姜衍身邊坐着一個身材好到爆的美女,也是靜靜的走了過去。

“對不起,姜衍。”陸影低着頭說道。

“哦,是你啊,沒事了。”姜衍頭的沒擡,繼續和萬娘聊着。

陸影搓着手,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就那麼傻傻的站着。

那面的曲恆喏了一下,蕭棟也看向姜衍那裏。

“你好,我是姜衍的老婆,我叫萬香香。”萬娘微笑說道。

“你好,我叫陸影,是姜衍的…同學。”陸影尷尬的迴應。

蕭棟和曲恆看到萬娘身材時,嘴角也是露出一絲淫邪之色,兩人同時舔了一下嘴巴。

“姜衍,讓你老婆把墨鏡摘了吧,這大包房的光線本來就不好,傷到怎麼辦。”蕭棟大聲說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代價有些大,我怕你們玩不起。”姜衍聳了聳肩膀說道。

“切,有什麼啊,我家裏有的是錢,多大代價都沒問題。”蕭棟得意的說道。

姜衍微笑的對萬娘點了點頭,萬娘也是明白怎麼回事,直接拿下蛤蟆鏡。

“哇~!”包房裏的人全都是目瞪口呆,這美貌也是驚爲天人啊。

什麼明星,什麼名模的,和這美女相比都是渣渣。

最近距離的陸影也是捂住了嘴巴,她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美女。 “咕咚”一片吐煙口水的聲音,所有人的目光都呆滯了。

這是仙女下凡嗎?怎麼會這麼漂亮呢?要是能……嘿嘿。

姜衍玩味的看向這羣人,此時他們的想法全都暴露在姜衍的神海中。

看來這一眼的代價要加稅了,不過想想也對,先弄小的,在研究老的。

“姜衍,以前的事情呢,是我們不對,我們也向你賠罪,這杯酒我先乾爲敬。”蕭棟說着,直接拿起一杯酒。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也是連忙拿起面前的酒杯。

“姜衍,以前的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以後只要是你的事情,我們絕對幫你。來我們先幹了!”

衆人七嘴八舌的說道,就好像誠心悔過一樣。

姜衍看着這羣人的嘴臉,也是樂了,真是狗幹不了吃屎,又想故技重施。

陸影也是剛回神,偷偷瞄了一眼姜衍,然後悄悄的坐在萬娘身邊。

萬娘明白自己夫君要做什麼,只是這身邊的女人好像要說什麼話,又不敢說。

陸影微笑的端起酒杯,然後的敲了敲杯底。

萬娘這纔看到,是一個“走”字。

萬娘根本不在乎這些凡人,微笑的舉起杯子和陸影碰了一下。

陸影也是着急,又敲了敲杯底,她想讓萬娘看清桌面的字。

“陸影,你這就不對了,怎麼能和美女單獨碰杯呢。”曲恆說着就要走過去。

“哦,那個…我只是想和這位美女親近一下,畢竟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美女。”陸影生澀的說道。

就在在她起身之際,萬娘微笑的拉住了她,然後示意,讓她坐着不用動。

“既然你都碰杯了,那我也碰一個,姜衍,你不會不同意吧?”曲恆淫邪的說道。

衆人就好像在看好戲一樣,等着曲恆過去。

“好啊,但是代價我怕你付不起啊。”姜衍玩味的說道。

“切,有什麼代價,難道你還能……”

沒等曲恆說完,一個酒杯瞬間飛出,直接將他砸飛去。

衆人愣愣的看到這一幕,魔術嗎?一個酒杯竟然能被人砸飛?

“我去,姜衍你想找死是吧?”曲恆摸着頭上血跡說道。

“唉,這多半年多了,你說你們還玩這套老掉牙的東西幹嘛?”姜衍搖晃着酒杯說道。

蕭棟眯着眼睛看向姜衍,怎麼感覺哪裏有點不對勁,這傢伙也太冷靜了。

而且這酒杯怎麼會打中曲恆又沒碎呢?這一切顯得額外詭異。

曲恆憤怒的看向姜衍,他看向蕭棟一眼,蕭棟立即點頭。

雖然不知道姜衍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一羣人打他一個應該沒有問題。

“記得多叫一些人,少了不夠我出手的。”姜衍微笑說道。

“哼,你少得意。今天你休想走出這個酒吧!”曲恆說着,直接撥通電話。

電話響了三聲後,曲恆得意的站了起來,直接推開包房大門。

那些不知道情況的少女也是害怕起來,她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哈哈,好,今天不僅可以嚐嚐鮮,還能一起爽。”油膩的胖子說道。

胡來和陸倩也是得意的看向姜衍那裏,最開心的還是陸倩。

因爲她得知姜衍還有一個妹妹後,就一直想給那女孩弄出來,結果那女孩太聰明,直接從學校後牆跑了。

姜衍就好像看一羣傻子一樣的,搖了搖頭,然後回頭與萬娘微笑的碰了杯。

“我去,這時候還要裝。上一次裝英雄救美,結果成全了棟哥。這一次你要成全誰呀?”油膩胖子繼續囂張道。

麻子臉男人這時候也是好多了,沒有之前那麼疼了,也是加入討伐姜衍的隊伍中。

“老婆,你說這羣人的代價應該要出多少呀?”姜衍微笑的問道。

“既然他們選擇作死,就讓他們記住今天的教訓吧。”萬娘配合着姜衍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