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來自鐵血戰門的兩名三宮境的紋者,此刻只有目瞪口呆的看著那白袍女子與足有三階級別的巨靈魔蛛硬碰硬的戰鬥著!

若非肉眼所見,他們甚至會以為那白衣女子不是人類,而是一頭紋獸!

那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小拳頭,每每轟在巨靈魔蛛的蛛腿上,都清晰聽到巨靈魔蛛痛苦的嘶吼聲!

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下,兩名出身名門的三宮境紋者淪為看客。但二人卻沒有任何不滿,因為換了他們任何一個人上,只怕在三招內便會變成巨靈魔蛛的口中食物。

胡念一躍而起,那踏足之處,地面塵土飛揚。

白袍飄飄,那右掌間卻是充斥著浩瀚而強大的紋力。在袍裡間,胡念右手臂間、胸口、右足都亮起紋力的光芒。

一掌打出,彷佛耳邊傳來滔滔巨浪的聲音!

那等威勢,看得兩名三宮境的紋者無比心悸,內心暗暗盤算換了是自己能否抵擋這一掌。而得出的結論是──哪怕二人合力,受此一掌,只怕也是重傷而回。

巨靈魔蛛也是感受到危險,蛛腿抬起,竟是泛著深紅色的紅芒,只是劃過空間,便留下陣陣紅色的殘影!

轟!

彷佛浪濤般的一掌,打在變得通紅的蛛腿,竟然紋絲不動!

胡念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她知道巨靈魔蛛的強大。

看似她一直壓著來打,但其實她知道,巨靈魔蛛血脈高貴,往往不會有紋獸敢於挑戰。所以它的戰鬥經驗並不豐富,一些天賦的能力在歷史流逝下都忘記了。

而隨著戰鬥,那藏於高貴血脈里的本能,會慢慢的浮現。

到那時候,才是真正那曾經立於紋獸巔峰的存在!

「胡念,回來吧,學生們都回來了。」

胡念耳邊傳來卓觀的傳音,面上終於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她的身形陡然暴退,走到兩名三宮境的紋者身後,然後一手拉著一人的后領,像是掐著雞仔般暴退!

「吼!!」巨靈魔蛛的蛛腿一根根的赤化著,看到胡念的逃跑,它馬上緊追而來!

胡念再次雙足猛地用力一踏,地面彷佛都狠狠地震動一下!

整個人高高躍起,穿過了濃密的樹冠。

而窮追不捨的巨靈魔蛛同樣速度極快,八根巨大的蛛腿猛地一曲一伸!

轟!

龐大得足有六米多高、看起來略顯笨拙的身體,竟然卻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彈射而起,四周的氣浪把禁忌森林的巨樹一株株的吹散! 第三百章──重傷

胡念皺起了眉頭,也是沒想到這巨靈魔蛛竟然如此鍥而不捨!

身在空中,下方巨靈魔蛛極速的靠近,胡念甚至看到在空中的巨靈魔蛛,那八根蛛腿都快要完成赤化。那赤化后的蛛腿,面對著自己的紋技都是紋風不動,可見其堅硬程度!

巨靈魔蛛的八目泛過一抹暴虐,吐出蛛絲!

蛛絲覆蓋足有約百米之廣,甚至胡念看到其蛛絲上泛著點點青綠色,那股腥臭味兒哪怕只是略略一嗅都感到腦袋微昏!

好可怕的紋獸!

就在兩名像雞仔般被提在手的鐵血戰門紋者,面上都露出駭然之色時,胡念的右足與右胸都是泛起紋力的波動。

如淋清風喜不自勝 轟!

雄渾的紋力,自右足噴射,甚至把她的靴子都震得粉碎。但換來的卻是一股巨大的衝力,令她的身影在空中憑空向上移!

嘎!!!!

巨靈魔蛛暴吼嘶叫,其叫聲中儘是不甘之意!

縱是再多不甘,巨靈魔蛛躍勢已盡,身影緩緩的墜下。

叫聲彷佛仍猶在耳,而胡念與兩名三宮境的紋者已經被一道道紋力光芒包裹住,消失不見。

…………

徐焰倒在雲上,顧不得體會那軟綿綿的觸感,大咳幾聲,血像不用錢般的吐出。

面色蒼白的夢詩身形微微一顫,想要上前。只是片刻后,她還是沉默下來。

「徐小子!你瘋了嗎?」金千機連忙跑上前,查看徐焰的傷勢。

出奇的是徐焰咳了幾口血后,面上都是露出驚喜之色:「哈哈!老子沒死!哈哈哈!那臭蜘蛛還是殺不掉老子!」險后餘生的他也顧不得周遭的人以古怪的目光盯著他,在手舞足蹈起來。

就連徐焰自己都感到無比驚訝。

在硬扛巨靈魔蛛那一擊時,徐焰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

只是沒想到,自己竟然大難不死!

就在這時,胡念與兩名三宮境的紋者的身形憑空出現在雲上。

嘎!!!

哪怕在高空上,仍然依稀聽到下方巨靈魔蛛那暴虐得令人心悸的叫聲。始作俑者的鐵血戰門宋巧更是身體微顫,一副害怕的躲在李白身後。

「人都到了。」卓觀的聲音響起:「那就走吧,這次歷練結束。」

「卓師。」一道聲音響起,徐焰下意識的看向,發現開口說話的人同樣不陌生,正是曾與金千機及徐焰在拍賣會中競拍過那顆無名火珠的胡孔,也是當今全清宮的御醫──權愜的親傳弟子。

只是很快,徐焰的目光便落在胡孔身旁的人。

左狂瀾。

…………

「卓師。」

「能否馬上傳送回南皇城?」

「左狂瀾的情況很糟糕,若一時三刻回不去的話,怕有生命危險。」

卓觀皺起眉頭,那本來懶洋洋的面孔,此刻難掩一抹疲憊:「剛才把你們傳送上來,我消耗了大半以上的紋力。暫時無法使用遠距離的傳送紋陣,你先儘力把他的情況穩定住。」

胡孔同時眉頭緊皺,但卻沒有說甚麼,面色凝重的看著左狂瀾。

「讓開。」

一股巨大推來,把胡孔都推得一陣踉蹌幾步。當他怒視過去,卻發現此人正是徐焰!

在場的人都是鐵血戰門及雲府外門的弟子,對此馬上露出饒有趣味之色。當中,雲府外門也有不少懂醫術的人,但畢竟權醫師親傳弟子名頭太盛,若是胡孔都認為只能找幫手,那他們也不會出來自取其辱。

但徐焰不同。

最近這段時間,徐焰因為「土豪系列」紋兵而聞名,更為不少外門弟子打造兵器。但這時,他們才想起來,徐焰可是那個怪醫賓士的親傳弟子!

論名氣,賓士可是一點也不遜於權愜。

這時,他們也顧不得這身處雲中的奇妙畫面,一個個看向徐焰與胡孔,像是在看熱鬧。

徐焰面色凝重,看著左狂瀾的情況。

確實很差。

一旁的胡孔冷笑一聲:「他左手宮紋被破,因紋圖破損而反噬。這可不是你這級數可以醫治的。」胡孔那副模樣,渾然忘了自己也只不過是未到大師境的醫師。

徐焰沒有理會他,看著左狂瀾的左臂。

也不知道怎麼形成的傷口,其傷口明明足以把左狂瀾整根手臂齊根咬斷,卻是憑空在中途斷了,彷佛被一頭兇猛的紋獸咬了半口,卻突然後悔的鬆口似。他又哪裡知道,那是巨靈魔蛛咬到一半被卓觀強行救下而來的傷口?

只是,左家世代相傳的紋圖【盤龍】,本來就是複雜至極。

現在左家弟子所刻紋入宮的紋圖,儘是經過簡化而成。

像【盤龍爪】、【盤龍頭】等等,都是把【盤龍】紋圖截取部份而成。

也因其複雜,其紋圖覆蓋的範圍也不會太少。

而此刻,其【盤龍爪】紋,足有三份一左右般毀掉。

紋圖,本來就是一個完整的存在。或者說,是一種天地力量的表相。只有透過刻劃出特定的圖騰,才能夠把這天地之力留住,化成一種力量。而當紋圖被毀,就代表以往穩定的力量被破壞,取而代之是一種危險而不穩定的情況。

像當年,追殺藍明心與靳行的紋者慕容光,正是因為紋圖被破而狼狽不堪,最後死在靳行的追魂刀下。

而此時,左狂瀾的情況更為兇險。

【盤龍】,雖以紋植【龍涎草】作材料,算是植派的紋圖。但其紋圖以「龍」為紋,兇悍無比。當紋圖被破時,那種反噬也比一般的紋圖來得兇險。

加上足足被毀了三份之一的部份,徐焰甚至隱隱感到那破損的紋圖傳來的凶氣,想要破紋而出。

「沒辦法了。」徐焰低聲道,手掌一拍腰間玉佩,一組針具落在掌心中。

胡孔看得大驚:「徐焰,你想要幹甚麼!」

徐焰面色平靜:「沒選擇了,只能補紋。」

胡孔面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補紋!?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大師嗎?」

徐焰沒有說話,只是徑自的攤開針具,夜月三十六針那淡黃色的月華,一起一伏如同呼吸。

而周遭的人彷佛也感受到徐焰的氣息,一個個下意識的屏起呼吸,哪怕鐵血戰門或一些與徐焰不對頭的雲府外門的少年,都沒有在這時找喳。

胡孔的面漲得通紅,他的目光四處張望,想要找到支持他去阻止徐焰的人。他的目光落在胡師身上,胡念卻只是閉目調息,沒有看他。胡孔的目光又看向卓觀,彷佛感受到他的目光,卓觀沒好氣的道:「看甚麼看,我又不會醫術。」

這種感覺令胡孔快要抓狂,他暴吼一聲:「姓徐的,給我滾!別在這裡侮辱醫道!」他狠狠的一推,把徐焰膝上的針具推倒在地。

「你再動,老子馬上便殺了你!」 第三百零一章──補紋(上)

黃秋葉自從到了雲上,他的目光只是死死的落在左狂瀾的身上,誰都不知道他的內心在想著甚麼。他雖然不懂醫術,但他畢竟是大家出身的紋者。

紋圖被毀,對於任何紋者紋師而言,都是危險非常。

修練一道如同逆天而行,想要獲得非人的力量,便需要付出非人的代價。

他的雙眸通紅,如同被逼得絕處的幼虎。

哪怕胡孔說出左狂瀾的傷勢時,他面上看似毫無變化,但其實那緊握著的雙拳,指甲已經深陷在掌里,血悄悄的流下。

直到徐焰來到,二話不說便準備動手醫治左狂瀾,黃秋葉的面上終於有了變化,看向徐焰的目光有了一絲希冀。

而當胡孔暴怒的想要推走徐焰,黃秋葉那頭枯黃如落葉的頭髮隨著紋力的波動,無風自動。看向胡孔的目光,如同凶獸:「你再動,老子馬上便殺了你!」

胡孔瞬間全身毛孔直豎,被黃秋葉這麼盯著,像是被甚麼可怕的凶獸盯著。他有種感覺,若自己真的向徐焰動手,這黃秋葉真的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殺掉!

場面在一瞬間變得尷尬。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既然都是無計可施,何不讓他試試。」

眾人下意識的看向,驚詫的發現,開口者正是夢詩!

他們可是知道夢詩高傲如同鳳凰,而當徐焰初次進入雲府外門的班房時,第一個開口要他滾的同樣是夢詩。任誰都沒想到夢詩會替徐焰開口。

只是他們的目光落在夢詩身上,夢詩那嬌柔絕美的容顏,卻仍是帶著冷冰冰的表情,在說出一句后,便如同老僧入定般閉起雙眸。

…………

「好了,吵甚麼。」

胡念終於裝不下去了,只見她睜開雙眸,開口道:「讓徐焰試試,死馬當活馬醫。」

連胡念都開口,在場任誰都沒有人比胡念更有資格作出決定了。胡孔只得重哼一聲:「我看你把左家的人醫死後,怎麼向左家交代!」語畢,他便重重拂袖,走到一個角落一語不發的坐下來。

黃秋葉的目光從胡孔的身上離開,看向徐焰:「徐兄,我相信你。救下他!」

只是黃秋葉那激動的神態,落在徐焰耳里卻只換來一句淡淡的:「嗯。」然後便聚精會神的盯著左狂瀾的左臂,手中已經從身前針具中,拈起一根金針。

針尖微顫,金光輕吐,像是一條金光閃閃的小蛇,不斷吐出陽光般的蛇信。他深呼吸一口氣,下一刻金光一閃!

噗!

金針落在左狂瀾的左肩上,卻好像因為緊張而刺得有點深了,有血微微滲出。

一旁的胡孔看得心裡暗暗冷笑:「真是門外漢,連金針刺穴的基本都能幹成這樣。穴位是沒錯,但竟然刺出血來?而且這等部位,與左狂瀾的傷勢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就在胡孔在內心想著的時候,徐焰卻是沒有猶豫,手中金針連落,已經下了六針。

三針刺在左肩膀上,呈三國鼎立。

三針刺在左手腕邊,如三星捧月。

看起來胡亂落針,仔細看起來卻有著別種味道。

徐焰的動作只是停頓了半秒,右手如同閃電般從針具套中抽出兩根金針,分別一左一右的落在左狂瀾的左臂肘子兩邊!

轟!

那本來已經狂暴想要反噬的【盤龍爪】紋,卻是變得越發可怕,那當中略顯破損的紋圖作欲破體而出,可怕之極!

胡孔同樣看得心驚,心裡更是怒不可遏:「門外漢!門外漢!」心中對著左狂瀾可惜萬分,他還是醫者仁心,對於左狂瀾如此一個天才,被徐焰這等庸醫搞死,內心婉惜不已。

…………

看著想要翻天的【盤龍爪】紋,徐焰冷哼一聲:「作反了不成!」隨著他的一聲冷哼,那刺入左狂瀾左臂的八根金針,卻是突然冒出一縷縷紅焰。

火焰極細,若非仔細留意,更是難以察覺。

但就在這難以察覺的火焰亮起之時,那如同暴走的盤龍爪紋猛地一顫,然後悄悄的收縮並平靜下來。

這等變化,看得在場略懂醫術的人都是心頭微顫!

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