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倒是軒轅峯笑了笑,“鄒忌,你們兩個還不快去?”

“哦……好,知道了。”

鄒忌兩個人無奈地點了點頭,然後也順手拿了幾塊麪包,然後苦着臉起身朝着門外就走了出去。

“跟我來!”

剛一出門,鄒忌兩個人就嚇了一大跳,原來戈子浩就在門口等着他們呢。

鄒忌兩個人反應過來後趕緊跟了上去。

戈子浩帶着鄒忌他們兩個走到了院子中,還是早上鄒忌他們鍛鍊的那個院子。

“你們兩個,繼續早上的鍛鍊,一刻都不能休息,知道嗎!好好練,中午我來找你們吃飯!”

說完,戈子浩轉身就要離開。

“哎,你幹嘛去?”

申大龍問道。

戈子浩轉過身來,打了個哈欠,然後晃了晃他手中的麪包,“我要去吃完麪包然後在補一覺!”

說完,戈子浩直接朝着他的房間就走了過去,看都不看鄒忌他們了。

“媽的,這個耗子,遲早爆了他菊花!”

申大龍舉起中指,惡狠狠地說道。

“好了,大龍,我們開始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耗子那丫就是這樣,懶得不能行,我們練我們的,來!”

鄒忌說完,直接紮了個馬步就開始運功了。

申大龍也紮了個馬步鍛鍊起來了。

就這樣,兩個人直接鍛鍊到了中午,兩個人根本一點都不累,吃過午飯,補充了一點力量,然後按照戈子浩說的,繼續運功。

戈子浩說完後就屁顛屁顛地跑走了,貌似是去找軒轅峯去了。

至於鄒忌和申大龍,只有繼續運功……

————

下午三點的時候,劉叔已經帶着人都回到了軒轅家,包括蒼臣和李子龍。

軒轅家是很大的,這幾百個人住下來根本不是問題,軒轅峯直接讓他們都住到了之前軒轅劍的院子中。

“家主,參加比賽的前五百名我都通知了,可是隻來了四百人,其他的一百人都有各種原因不願意來。”

劉叔低着頭對這椅子上的軒轅峯說道。

軒轅峯點了點頭,“四百人就夠了,不過,就算是四百人,也一定要排查清楚,不能讓別的家族安排奸細進來,要知道,我是最痛恨叛徒了。”

劉叔點了點頭,“我知道的家主,我之前的時候已經把每個人的身份都調查了一遍,有嫌疑的我都沒讓他們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軒轅峯揮了揮手,“不能掉以輕心,你想啊,安排他們進來的人,肯定是做好了完全準備的,我敢肯定,這裏面肯定有奸細,而且還不少!我們肯定是不能全部都清楚的,一定有漏網之魚!”

“那家主,我們怎麼辦?”

軒轅峯皺着眉頭,“這樣好了,等等明天的時候你讓他們都準備好,我親自一個一個地看看,如果還有漏網之魚的話,那也真的是他幸運了。”

“那辛苦家主了,我現在就通知去,讓他們做好準備。”

說着,那劉叔轉身就要走。

“等等”

軒轅峯立刻叫道。

“家主,還有什麼事嗎?”

劉叔轉過身來疑惑地問道。

“你這樣去肯定是會打草驚蛇的,我要的就是出其不意,讓那些奸細沒什麼準備,那樣纔好揪出他們,你現在去肯定讓他們有所準備,那明天就不好辦了。”

“啊,是,是我考慮不周。”

劉叔一低頭,愧疚地說道。

軒轅擺了擺手,“沒事,這樣好了,現在天也不早了,你吩咐下去,讓那些人今天晚上好好地玩一玩,算是對他們的歡迎,好酒好肉都上,讓他們好好地玩玩。”

劉叔聽完一點頭,“是。”

說完,劉叔轉身就要走。

這時候,軒轅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等等!”

【PS:16點有一更,今天還加更!~】 劉叔聽到軒轅峯叫他,立馬就停住了腳步,然後疑惑地轉身看着軒轅峯。

軒轅峯皺着眉頭,也是滿臉的疑問,“張小兵呢?他不是要和你一起回來嗎?怎麼不見他人影?”

“哦,小兵啊,他跟我說他明天上午回來,對了,家主,你記不記得那個女的,就是最後前三名那個非主流的小妹妹。”

軒轅峯看着劉管家,疑惑地點了點頭,“記得啊,那丫頭刁蠻得狠,怎麼了?你沒通知她嗎?”

劉叔搖了搖頭,“不是,通知了,可是她跟我說她不來,而且還說什麼要和張小兵在一起,還要我轉告你,說她和張小兵永遠都不回來了。”

“啊!”

一聽這個,軒轅峯頓時愣住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叔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我通知她的時候她這麼跟我說的,我在想問的時候電話已經掛了,我也很疑惑啊,家主,這件事是不是要和鄒忌他們說說?”

軒轅峯緊緊地皺着眉頭,片刻之後,軒轅峯看着劉叔,“這件事還是我自己和鄒忌他們說把,你先去吩咐廚房吧,哎,到底是怎麼搞的,這個張小兵!如果張小兵要出了什麼事,那張家還不跟我拼命啊!真是讓人不省心!”

軒轅峯滿臉的愁容。

劉叔也嘆了口氣,然後對這軒轅峯一鞠躬,轉身離開了。

軒轅峯自己坐在凳子上又想了一會,然後猛地站了起來,朝着外面就走了出去,雙手背後。

—————-

幾分鐘後,軒轅峯就出現在了鄒忌他們的那個院子中。

“戈子浩呢?怎麼不見他的人影?”

鄒忌和申大龍一聽見這個聲音,趕緊停了下來,然後轉過身對這軒轅峯說道,“耗子他在他房間裏呢,說什麼在研究你給他的東西。”

軒轅峯一愣,然後笑了一下,走到了鄒忌他們的面前。

“鄒忌,你們練什麼呢?”

“哦,這個啊,我們在運功呢,練習內氣的控制呢。”

鄒忌笑着說道。

“哦?”軒轅峯眼睛一亮,“練得怎麼了樣了?你能全部調動你身體中的內氣了嗎?”

鄒忌失落地搖了搖頭,“沒有,還是隻能調動三分之二而已。”

軒轅峯點了點頭,拍了一下鄒忌的肩膀,“這個不着急,慢慢來,不要失落,你這三分之二也很厲害了。”

鄒忌點了點頭,“峯哥,你來這找我們幹什麼?肯定不是單純地看看我們吧?”

軒轅峯笑了一下,“被你看出來了,我的確不只是來看一下你們,我來着確實是有事情找你們。”

鄒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

“什麼事?峯哥你說吧!”

軒轅峯點了點頭,“鄒忌,你記不得記得我們在首都的時候,我讓你找小兵的事情?”

鄒忌一聽,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我記得啊,你之前讓我找小兵的事情嘛,他不是說跟着劉叔今天一起回來的嘛。”

軒轅峯點了點頭,“沒錯,但是他今天並沒有回來,小兵告訴劉叔說他明天上午回來,但是之前那個非主流小妹妹卻告訴劉叔說他和小兵永遠都不回來了,所以我來問問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鄒忌一聽,頓時驚訝了,然後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

之後鄒忌沉吟了一下,“對了!之前你讓我找小兵的時候,也是那個女的接的電話!嗯……峯哥,我想這件事你不用擔心了!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反而我們應該高興!”

鄒忌突然笑着說道。

軒轅峯一聽,頓時疑惑了,“怎麼會高興?到底怎麼回事?”

軒轅峯疑惑地問道,申大龍也是疑惑地看着鄒忌。

鄒忌神祕地嘿嘿一笑,“我估計啊,小兵他是找到了情人了!所以可能會回來的晚一點!嘿嘿!”

“啊……”

軒轅峯和申大龍這麼一聽,頓時都驚訝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吧,我也不算是特別清楚這件事的,但是我猜測,小兵和那個女的有一腿!就算沒有一腿,那也肯定不是什麼正常的關係,因爲上次的時候,我打電話的時候也是那個女孩接的電話,這次您說劉叔打電話時也是那女孩接的電話,所以我就懷疑了,懷疑小兵跟那女的肯定不是什麼普通關係!”

聽鄒忌這麼一說,申大龍也是恍然大悟,“忌哥你說的有道理啊!你看這張小兵在首都又沒有房子之類的,而且我敢肯定,小兵他一定不會去張家了,那小兵昨天是住的那裏呢?那肯定就是那個女孩家了!對不對!不過……我聽你們這麼說,好像小兵想回來,但是回不來啊,這是怎麼回事呢!”

“廢話,這還用想啊,肯定是那女孩不願意回來了,而小兵現在肯定是在勸他,肯定是這樣的,好了!不管怎麼樣,我們明天等着他的好消息就行了!哈哈~”

“嗯,你們說的有道理。”

軒轅峯點了點頭,“好了,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這樣的話,那你們跟着我去看看新人好了,反正戈子浩在研究那個東西,你們今天下午就不要鍛鍊了,明天繼續吧。”

“好!”

鄒忌和申大龍立馬就答應下來了。

“哎峯哥啊,話說您到底是給了耗子什麼啊,他爲什麼突然就願意教我們了呢?”

軒轅峯笑了一下,“你們別看戈子浩他外表挺帥的,可是他的內心啊,可齷齪的很啊!”

“啊……那峯哥,您給他的到底是什麼啊?好奇死我了。”

鄒忌睜着好奇的大眼問道。

“呵呵,那我告訴你們好了,不要亂說啊,不然的話也關係到我的名譽的。”

鄒忌兩個人立馬點了點頭。

隨後軒轅峯神祕地一笑,“其實,我給戈子浩的就是一部最新的,我在首都弄來的,最清晰的!還是**的!愛情動作片!記好了啊,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否則的話,可是關係到我的名譽的,其實這個片是戈子浩託我弄得,咳咳……”

鄒忌愣愣地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

緊跟着,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噗……”一聲就大笑了起來。 鄒忌兩個人跟着軒轅峯一起去看了一眼那幾百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