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倘若不是想起醫生說過的話,東方玉卿肯定不會輕易鬆開秦菲。

為了避免尷尬,東方玉卿借故去書房查收郵件,實際上是躲在客卧里沖了十幾分鐘的冷水澡。

特么的,再怎麼說他東方玉卿也是個再正常不過的男人。更何況他們夫妻二人分開了四年多,這還是久別重逢后第一次吻得這麼過癮。

就在東方玉卿沖完澡返回卧室的時候,突然發現房門被反鎖了。

東方玉卿輕輕敲了幾下房門,「菲兒,開門,我有事跟你說。」

秦菲不想搭理東方玉卿,但房門一個勁地被敲響,實在讓人感到煩躁。

於是,她氣呼呼地打開房門,只露出一個腦袋:「什麼事?」

東方玉卿憋住笑意,煞有介事地轉移話題:「是你出來,還是我進去?」

「說重點,不要偷換概念!」秦菲皺眉,顯然不想引狼入室。

東方玉卿似笑非笑地回應,「重點就是布魯克已經被停職候審,至於那個女人的處分,就看你的態度。」

短暫的驚詫后,秦菲有些不敢置信地開口詢問,「他怎麼會被停職候審?我昏迷的這個時間段,還發生了什麼事情?」

饒是秦菲不願承認,但也心知肚明,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幫她扭轉乾坤的人肯定是東方玉卿。

幾乎是話音剛落的下一秒,東方玉卿就乘機將秦菲從房間里拽出來,然後迅速摟住她的腰身,邪肆一笑:「真想知道?」

順著東方玉卿的視線看去,秦菲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領口,瞬間就有些惱羞成怒。

幾乎是出於本能地推開東方玉卿,「你個變態,你竟然……」

饒是秦菲再氣憤,也不好意思直接說出「耍—流—氓」三個字。

「你倒是說說看,我幹嗎了?」東方玉卿明知故問。

秦菲狠狠剜了一眼某人,然後趕緊轉身關門,試圖落鎖,卻被東方玉卿突然伸出來的拖鞋給阻止了。

秦菲用力的關,東方玉卿卻紋絲不動的看著秦菲在那折騰,好似在欣賞她此刻窘迫又無能為力的樣子,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菲兒,莫非你一點都不好奇布魯克為什麼會突然被停職候審嗎?」東方玉卿試圖轉移秦菲的注意力。

「突然不想知道了,大不了我也捲鋪蓋走人唄!」

無奈之下,東方玉卿只能拋出新的橄欖枝,「呵呵,傻丫頭,那麼完美的設計方案,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果然就看到秦菲眸光微閃,自然聽出了東方玉卿的言外之意,「你是怎麼知道的,你真的願意相信那個方案是我自己設計出來的?」

斂住眸底殘存的笑意,東方玉卿試探性地追問:「如果我說,你方案中的那些不明來歷的數據是我親手給你補充上去的,你會不會以身相許?」

王的寵妃 原本以為會接收到秦菲欣喜若狂,亦或者是感激的眼神,不曾想看到了截然相反的神情。 有些人,有些勢力,「名不虛傳」簡直是為其所寫。

比如青衣門。

傳聞中青衣門的人好鬥,三言兩語就能動手,現在果然如此。

看青衣門這個大師兄的出手,青衣門這人真的名不虛傳,真的在彼此並沒有任何仇怨的情況下,三言兩語中他們就可以有出手的理由要人性命。

實際上,青衣門的人出手,其實已經不需要什麼理由。

蠻王部跟青衣門向來沒有任何恩怨,青衣門大師兄出手居然就要殺辰天,完全不怕掀起蠻王部與青衣門的全面開戰。

似乎對青衣門的人來說,只要順自已的心意現在爽了就行,至於是什麼後果完全不計。

「啊!」

「小王子,小心。」

「可惡!」

辰敬等幾個來自於蠻王部落的人,勃然色變之時第一時間施展殺招轟向青衣門大師兄,阻擊對方。

「可惡!我本不想惹你,你卻欺人太甚!」

辰天身為蠻王部的小王子,身份不一樣,考量也不一樣。

錦繡良醫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跟青衣門的人結下大仇。

但他不想,別人卻欺上他的頭,容不得他不想。

辰天本來也不是怕事之輩,也不是別人隨意就可以欺負的存在,面對這一巴掌也是怒了。

對方是天人境二重強者又如何?

就算你是虛丹境仙師或是更高的存在,想要我辰天的命那就來拿,但我辰天絕無束手待斃的習慣。

轟隆!

辰天怒吼,心中怒火燃燒,身上氣息狂涌暴戾,拳頭一震,粗獷原始霸道蠻橫的拳浪便如狂濤駭浪一般的席捲而出。

面對強敵,辰天全力出手,隱約中,不敗蠻王拳的潛力似乎有所發揮,這一拳比他平時練千百次都要強大。

「轟!」

辰天的拳頭跟青衣門那大師兄的手掌撞在一起,發出陣陣轟鳴聲,一股狂暴氣浪席捲開來。

辰天身後的辰敬等人都是被氣浪撞的倒退,青衣門那些非天人境的弟子也是臉現駭色的退後。

「咦?」

青衣門那大師兄發出驚訝的聲音:「怪不得這麼狂,原來以元陽境八重的修為就用了抗衡天人境一重修為的實力。只是這點實力在我面前不夠看啊!」

驚訝聲中,青衣門大師兄眼中光芒再是一閃,手掌輕輕一閃便是如同一道風暴一般的拍擊而出,嘴裡同時喝起:「剛才我只是出一成的力量而已。現在你若是能接下我這一掌,我讓你有機會在擂台上見我!」

雖然青衣門大師兄剛才的話有點吹牛,剛才出手的那一掌絕不是他一成力量。

豔骨 但現在這一掌的聲勢雖遠不如他剛才的那一掌,但其中的力量確實比剛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強大到連方昊天的臉色都是有所變化。

方昊天看得出,這一掌看似普通,實則暗含狂暴力量,這個青衣門大師兄幾近全力,辰天絕對接不下這一掌。

就算辰天竭盡全力出拳與這一掌硬扛,最終都只有死路一條。

如此一來,方昊天不出手都不行了。

青衣門大師兄第一掌,方昊天看出辰天可以抗衡,自然能袖手旁觀。現在看出辰天抗衡不了,怎麼可能看著辰天去死。

「小王子,對付這樣的貨色還是我來吧,別髒了你的手。」

方昊天「唰!」的一下就站在了辰天的面前,然後一拳砸出。

「轟!」

方昊天身周的的空氣炸開,拳頭有著毀滅星辰的氣息,帶著令人心悸的轟鳴聲如同奔雷掣電一般的砸出。

轟天碎星拳!

方昊天的拳頭剎那就跟青衣門大師兄的手掌撞擊在一起。

「砰!」

氣浪再掀,這一次方昊天和青衣門大師兄都是紋絲不動,誰都不退一步。

「你……」

青衣門大師兄的臉色變了。

方昊天看似倉促出手,但還是輕易就擋下了他這一拳。

青衣門大師兄此時豈會不知道方昊天的實力並不在他之下?

既然方昊天有這等實力,青衣門大師兄一下子就知道剛才引起他注意但又被他忽略過去的傢伙才是蠻王部真正的天才。

但他身為青衣門大師兄,算是見多識廣,身經百戰的強者。

然而他對方昊天的實力「不在他之下」的評估實際上嚴重低估了,而且他很快就知道。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

青衣門大師兄還沒有下一步動作時,方昊天的手掌突然就摑在了他的臉上。

五指手印,悚目驚心。

那可是青衣門的大師兄,天人境二重強者的存在啊!

現在居然被人摑了一掌。

如果這一掌不是摑在臉上,而是變成其他狠毒的招式,會不會就殺了青衣門大師兄?

「……」

四周都是一下子靜下來。

辰天等人愕然中很興奮。

青衣門其他的人則是個個不敢置信自已強大的大師兄竟然被人扇了一巴掌。

隨之青衣門的人反應過來,個個怒吼。

「大膽!」

「放肆!」

特別是那兩個天人境一重修為的弟子勃然大怒,身形一動聯手出擊。

「砰砰!」

但方昊天更快,不等那兩個傢伙的招式施展出來就暗中施展魂術讓得他們的反應變慢些許,然後一人一拳的砸在他們的胸口將他們砸飛。

「轟!」

方昊天隨之一拳砸向青衣門大師兄,嘴裡喝道:「滾!」

喝聲如雷,青衣門大師兄頓時感到腦袋出現些許的暈眩。

「聲波攻擊?」

青衣門大師兄臉色劇變,雙臂一下子就錯在了他的胸前,反應之快,倒是不愧為一門大師兄。

「砰!」

方昊天的拳頭砸在青衣門大師兄的手臂上,磅礴的氣浪一涌,青衣門大師兄便不受控制的倒退,將他身後的兩個師弟撞飛,蹬蹬蹬……直退到對面街才臉色有點發白的停下來。

「對於狂的人,我也一向不喜歡。」方昊天沒有追擊,長發飛揚,輕描淡寫對此時正一臉駭色但又一付不敢置信的青衣門大師兄道:「如果你再敢招惹我蠻王部,我殺了你!」

「好,好……」

青衣門大師兄緩步上前,每走一步他臉上的蒼白便消去幾份。等他站到了街道中間里已經恢復了常態,他怒極而笑道:「小子,藏得夠深的,但我青衣門從來都不是別人可以欺負的存在,你有膽子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如此表現,任誰都能看出他聲厲內荏,不敢再向方昊天出手了。

不然的話,以青衣門出名的好鬥,若不是看出實力遠不如人家的話,他會這麼「好說話」?

如果讓他認為他的實力跟方昊天不相上下的話,現在早就瘋狂拚命了。

大凡雙方衝突后,但凡是一方說「你有種就等著」、「有種就將你的名字告訴我」這類的話時,這一方絕對就是實力不如人但又死要面子的戰敗者。

現在青衣大師兄就是屬於那一類戰敗者的人。

「不要告訴他。」辰天對青衣門還是很有忌憚的,在方昊天的身邊輕輕的說了一聲,然後看著青衣門大師兄說道:「你的嘴巴比你的實力厲害多了。明明是你先欺負我們蠻王部,現在打不過我們就說我們欺負你,原來青衣門就是這樣成為大門派的。」

青衣門大師兄沒有說話,沒有理會辰天,神色陰沉如滴血的盯著方昊天。

「方昊天!」

方昊天淡然說出了自已的名字。

「昊天哥!」

辰天大急。

「姓方的,你有種,我們走!」

青衣門大師兄得知方昊天的名字后便大手一揮,帶著他的一眾師弟離開。

雖然走之時他仍然威風八面,擺足了青衣門大師兄的威風。

但看著他們的背影,一些人卻是看出了其中的狼狽。

方昊天不以為然的笑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我們肯定引起了各方人馬的注意。明天就要去城主府報到,報到時我們自然要說出名字,到時不也是人人皆知嗎?與其這樣,還不如現在大方說出來,至少可以不要弱了我們蠻王部的勢。」

辰天想了想,還真是這麼一回事,頓時一笑道:「還是昊天哥考慮的周到。」

方昊天臉色突然一沉,道:「辰天,不敗蠻王拳是屬於至剛至猛的拳法,如果你沒有一往無前的心態,怕且你無法完全駕馭得了此拳,不能將其威力完全發揮。」

辰天一怔,臉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沉思。

一會,辰天身軀猛的一震,對著方昊天突然抱拳一揖:「昊天哥,謝了!」

方昊天眼中閃過欣慰與讚賞,笑著用手拍了一下他的頭:「臭小子,跟我還這麼客氣。」

辰天撓頭傻笑兩聲。

其他人也許看不出辰天因為方昊天的一句話有什麼變化,但方昊天能感覺得出。

變臣 方昊天知道,至此,世上再也沒有讓辰天退縮的人或事!

一往無前,不敗蠻王!

方昊天等人轉身走進客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