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偌大的永恆造化場內,二百多萬名弟子,議論紛紛,在他們看來,接下來的四術博弈,與其說是三大古老宗門大比,倒不如說是,永恆仙宗與神魂仙宮之間的較量!

一刻后,高台之上。

澹臺玄仲回首看著諸葛雨、汝嫣無極,道:「兩位開始和我一同見證吧。」

「好。」諸葛雨、汝嫣無極應聲間,目光期待。

澹臺玄仲捏起手中的紫色丹藥,操控靈識化成百股,分別進入百枚玉簡后,宣佈道:「此丹乃是上品靈丹:滋補心血丹。」

「永恆仙宗45人答題正確,得450分。」

「神魂仙宮49人答題正確,得490分。」

澹臺玄仲宣布結果后,心中一緊,以此便能判斷出,永恆仙宗有45人,至少是聖階煉丹師!

神魂仙宮的50名弟子,丹術造詣,幾乎都達到了聖階煉丹師的水準!或許,裡面大部分人已經是大丹師,也不一定!

聽到這個結果,下席中的沈素冰,心都涼了半截。

她清楚,自己丹脈的50名弟子,只有8人是聖階煉丹師;僅有羅樊、宋宏兩名低階大丹師!

唐馨盈亦是如此,萬萬未想到,今年丹術大比,自己內門丹脈弟子,與對方差距會如此之大!

「呵呵呵呵,諸葛宮主,本宗主佩服佩服。」汝嫣無極笑道:「請!」

「好。」諸葛雨徐徐起身間,無須她多言,高台上皇甫聖宗50名弟子,與永恆仙宗50名弟子,便合上了眼帘。

諸葛雨彈指間,一顆烏黑丹藥凌空飛向百名弟子,在眾人鼻尖下方,逐一停留一息之長后,飛落於諸葛雨手中。

登時,令永恆仙宗二百多萬弟子,嘲諷的一幕出現了。

但見永恆仙宗參加大比的50名弟子,幾乎都顯得風輕雲淡。反觀皇甫聖宗50人,多數人愁眉苦臉,臉上寫滿了焦慮之色,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

在接下來的一刻內,皇甫聖宗八成的弟子,渾身被汗水濕透。

由此可見,他們的壓力究竟有多大! 「一刻時間到,考核弟子上交玉簡。」諸葛雨命令道。

「是前輩。」永恆仙宗、皇甫聖宗,100名丹脈弟子,將考核玉簡,放在了玉桌上。

這一刻,永恆仙宗五十名弟子,幾乎每個人神采飛揚。

而皇甫聖宗50名弟子,除了羅樊、宋宏等十數人神色淡定外,其他三十多名弟子,皆垂頭喪氣。

將皇甫聖宗弟子表情看在眼裡,澹臺玄仲無須諸葛雨宣布考核結果,他便知道這次輸的很慘!

諸葛雨靈識掃過玉簡后,捏起手中烏黑丹藥,道:「此丹乃是上品靈丹:嗜血丹。」

「永恆仙宗50人,其中48人答題正確,得分480分,加上方才的450分,暫時永恆仙宗累計得分930分。」

聽聞已得分930分,永恆仙宗下至二百多萬弟子,上至數百名長老、汝嫣無極,紛紛面帶笑容。

這時,諸葛雨又宣佈道:「皇甫聖宗50人,其中12人答題正確,得分120分。」

聞言,偌大的永恆造化場內噓聲一片。

澹臺玄仲和八位首席,以及所有皇甫聖宗弟子,紛紛面上無光。

「這差距也太大了吧?」譚雲心聲嘀咕。

「呵呵呵呵。」這時,汝嫣無極看著臉色鐵青的澹臺玄仲,「澹臺宗主,看來貴宗內門丹脈弟子,真是一度不如一度了啊!」

澹臺玄仲置若罔聞,心中怒火熊熊燃燒。

汝嫣無極起身,道:「神魂仙宮、皇甫聖宗弟子閉眼,繼續考核。」

如今永恆仙宗弟子已經考核兩次,神魂仙宮、皇甫聖宗弟子,還剩最後一次。

100名弟子閉上眼睛后,汝嫣無極右手一翻,一顆通體青色的丹藥,從掌心騰空而起,在百人鼻尖下,分別停留一息后,丹藥便飛回他的手中。

「嘀嗒、嘀嗒……」

皇甫聖宗50名弟子中,多數人眉頭緊鎖,額頭上的汗水,不停地滴落在檯面上,在根據丹藥氣味,極力思忖著究竟是何丹。

反觀神魂仙宮50名弟子,僅有幾人愁眉不展,其他人神色平靜……

「有那麼難嗎?不就是上品養神靈丹嘛!」譚雲看著皇甫聖宗的50名弟子,心中有些無語。

「一刻時間到!」汝嫣無極話落,百人先後將玉簡放在了玉桌上。

汝嫣無極靈識沁入百枚玉簡掃視過後,聲若洪鐘道:「本宗主手中的乃是上品養神靈丹。」

「此次,神魂仙宮50人,答對47人,得470分,加上之前的490分,累計得分960分。」

「此次,皇甫聖宗答對13人,得分130分,累計得分250分,咳咳,沒錯剛好250啊!」

此話一出,澹臺玄仲臉色難看至極,但他依舊未吭聲。此刻,輸了便是輸了,多說無益!

自己說的越多越丟人!

沈素冰、唐馨盈臉色泛白。未想到,大比一開始,皇甫聖宗便落後,神魂仙宮、永恆仙宗這麼多比分!

汝嫣無極說道:「好了,本宗主宣布,首次交鋒,神魂仙宮960分暫時領先,永恆仙宗930分落後,皇甫聖宗250分倒數第一。」

「現在進行,丹術第一場第二局,靈藥極速辨識搶答。」

「神魂仙宮、永恆仙宗、皇甫聖宗各派一人,代表三大古老宗門博弈。」

「搶答者必須準確說出,靈藥品階以及名稱,共計60道考核搶答題,答對一題加10分,答錯一題扣50分!」

「當然,搶答途中,各宗允許換人。」

話罷,汝嫣無極看向,永恆仙宗內門丹脈大長老,道:「我宗出戰之人,由你安排吧。」

「是宗主。」丹脈大長老應聲后,看向50名弟子,道:「煉丹之人,靈藥識別是最基本的常識,我相信諸位在靈藥一途見識多廣,但若要快速搶答,且準確回答出考核靈藥的品階、名稱,則是難上加難。」

「這丹術第一場第二局,考核的便是諸位對靈藥熟悉程度,這樣吧,杜凌應戰!」

聞言,一名風流倜儻的青年男子,身影一閃,出現在高台中央,「徒兒,絕不讓師父失望!」

「嗯,為師看好你!」丹脈大長老笑道。杜凌是他的親傳弟子,丹術造詣更是達到了高階大丹師。是50名永恆仙宗煉丹天才弟子中的最強者!

也是唯一一名高階大丹師!

對於杜凌,神魂仙宮50名丹脈天才弟子,並不陌生。

因為三年前,杜凌便是中階大丹師,在上度搶答之戰中,共搶答對了26題,僅僅比神魂仙宮,煉丹天才弟子殷水靈,少搶答了一題!

同樣,杜凌,對於皇甫聖宗多數丹脈弟子,也不陌生。

當初皇甫聖宗應戰的弟子是段武昌,其只搶答對了7題,只是如今段武昌,已進入仙門,此刻,重擔壓在了羅樊、宋宏二人的身上。

「既然貴宗派出了杜凌。」諸葛雨微微一笑,「那我神魂仙宮,就由殷水靈應戰吧。」

「弟子遵命!」白裙勝雪的殷水靈,麗影一閃,與杜凌並肩而立。二人相視一笑,大有英雄相惜的意味。

這時,沈素冰看向羅樊、宋宏,娥眉淡蹙,「你二人誰來應戰?」

「回稟首席,弟子在靈藥鑒定方面不及羅師兄,還是由他來應戰比較好。」宋宏如實道。

「嗯。」沈素冰目光希冀的望著羅樊,道:「別讓本首席失望。」

「弟子遵命!」羅樊深深鞠躬,深吸口氣,上前數步,與杜凌、殷水靈並肩而立。

「羅師兄加油,您一定可以的!」皇甫聖宗眾丹脈弟子,異口同聲!

血色鳳冠 其他器脈、符脈、陣脈弟子,雖然嘴中也為羅樊助威。但內心並非如此。

儘管器、符、陣、丹四術大比的總成績,決定皇甫聖宗與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博弈的最終排名,可四脈私下裡,會將自己脈得到的分數,與另外三脈進行比較。

雖然四脈接下來都會全力以赴,但彼此之間,都想自己一脈的得分,是為皇甫聖宗爭得分數最高的一脈! 這時,汝嫣無極又道:「依照大比規則,上度排名第一神魂仙宮,接下來先出題三十道。」

「接著我永恆仙宗出題二十道。」

「最後皇甫聖宗出題十道。」

「當然諸位放心出題的公正性,本宗主、諸葛宮主、澹臺宗主都立下誓言,每度大比時,所出的考核題,絕不會私自泄露給各自宗門弟子。故而,這很公平。」

「好了,言盡於此,諸葛宮主請吧。」

聞言,諸葛雨從席位上起身,來到羅樊、杜凌、殷水靈身前。

「若三位準備好了,那本宮主要開始了。」諸葛雨戴著乾坤戒的右手平伸,說道。

「準備好了!」三人凝視著諸葛雨的右手,全身神經緊繃了起來。

「好,開始。」諸葛雨話音甫落,乾坤戒藍光一閃,一株通體藍色、生有四葉的靈藥出現在手中。

「七階靈藥:藍靈玄草!」杜凌搶先開口。

「回答正確,永恆仙宗得10分!」諸葛雨說話間,右掌內一株粉色靈藥憑空而出。

「五階靈藥,陽心仙草!」

「五階靈藥……」

「五……」

這一次,殷水靈搶先回答完畢時,杜凌才說出四個字,反觀羅樊僅說出一個「五」字!

接下來,諸葛雨又拿出了八株靈藥,最終殷水靈搶答正確4題,杜凌亦是搶答4題。

而羅樊每次都認了出來,但總是慢了二人半拍!

澹臺玄仲、沈素冰、唐馨盈的臉色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自己的弟子羅樊,還是不如二人回答的迅速,總是落後!

諸葛雨還不忘指桑罵槐,嘲諷一下澹臺玄仲,她看著眼前的羅樊,漠然道:「不認識便是不認識,總落後殷水靈、杜凌,想必你也是聽到二人說的,才回答的嗎?」

「晚輩沒有!」羅樊不服道。

「哼。」諸葛雨冷哼一聲,正要拿出第十一株靈藥時,突然一道鏗鏘有力之音,縈繞於偌大的永恆造化場上空,「諸葛宮主且慢!」

「嗯?」諸葛雨等所有人,循聲望去,但見譚雲從隊伍中走了出來,朝沈素冰躬身道:「首席,羅兄最近身體不適才不如二人,懇請首席讓羅兄休息,讓弟子來應戰杜凌、殷水靈。」

沈素冰娥眉緊蹙,殷紅的嘴唇扇動,質疑道:「譚雲,大比事關我聖宗榮譽,你入靈山藥園時日尚淺,你……行不行?」

「噗……我是男人,你怎能問行不行呢?不行也得行啊!」譚雲看著沈素冰誘人的嬌軀,再看著沈素冰迷人的朱唇,心中暗道一聲后,躬身道:「弟子一定儘力!」

沈素冰還想說什麼時,澹臺玄仲擺手道:「譚雲昨日一戰有功,他想試試就讓他試試吧,不行再換下了便是。」

「屬下遵命。」沈素冰應聲時,大牛等靈山藥園的五十名弟子,一臉的懵逼。

譚師兄也能上?

譚師兄進入靈山藥園的兩年多中,可是一眼都未看過靈山藥園培育的靈藥啊!

更是從未請教過,靈藥知識啊!

在葯園弟子們暗忖時,羅樊有些不甘心的退出了賽場,他的不甘心,並非因為譚雲頂替了自己,而是恨自己,在方才辨認十株靈藥時,自己的反應速度,總是遜色杜凌、殷水靈二人。

譚雲拍了拍羅樊的肩膀,安慰道:「羅兄,我來給你出氣。」

「譚兄弟,我承認實力不如你,可這辨別靈藥,你真的行嗎?」羅樊垂頭喪氣的質疑道。

「不試試怎知行不行?」譚雲粲然一笑,「好了,你先歇息,讓我來。」

「嗯。」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羅樊長嘆口氣,回到了隊伍中。

譚雲略整長袍,與杜凌、殷水靈並肩而立。

杜凌、殷水靈瞥視譚雲,眼神中詮釋著何謂極度的不屑!

譚雲視若無睹,毫不在意兩個傻叉!

諸葛雨打量了一下譚雲,便道:「現在大比繼續開始!」

說著,諸葛雨平伸的右手上,一株七瓣花朵的靈藥憑空而出的剎那,譚雲淡淡道:「六階靈藥:七彩玄草。」

此話一出,席位上的澹臺玄仲、沈素冰、唐馨盈猛然一愣。譚雲居然說對了!

且還是諸葛雨剛把靈藥拿出來,譚雲便搶答正確!

諸葛雨眉頭一皺,心想,看來譚雲恰巧對七彩玄草了解,這才快速說對!

皇甫聖宗丹脈弟子、葯園弟子,望著譚雲的眼神亮了起來!

反觀杜凌、殷水靈僅僅只是淡淡一笑,心想只是搶答一題罷了!

「譚雲搶答正確,皇甫聖宗得10分。」諸葛雨話罷,將七彩玄草收入乾坤戒的瞬間,右手中一株烏黑的三葉靈藥,憑空而出之際,譚雲口吻依舊淡漠,搶先道:「五階靈藥:三葉劍草。」

譚雲回答的速度著實太快了!

快到杜凌、殷水靈還未開口便搶答成功!

快到諸葛雨靈藥剛出現在手中,正在觀看的永恆仙宗、皇甫聖宗、神魂仙宮觀戰的一百多名丹脈弟子,還未看清,譚雲便率先說了出來!

「他一定是碰巧對三葉劍草很熟悉,才會這麼快回答的!」杜凌、殷水靈,心聲安慰自己!

「譚雲搶答正確,再得10分!」諸葛雨說著,將三葉劍草收入乾坤戒后,一株青色靈藥自右手出現的瞬間,一道語氣確定之音,驟然響起,「九階靈藥:青仙石葯。」

「嗖嗖嗖!」

澹臺玄仲、唐馨盈、沈素冰自下席中霍然起身,目光震驚而激動的望著譚雲!

「怎麼會這樣?他的速度怎麼這麼快!」杜凌、殷水靈臉色蒼白了起來!

二百多萬人,險些誤以為,諸葛雨和譚雲串通好了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